当前位置: 首页公共考古
公共考古
挖掘生态项目和考古项目的文化价值——意大利世界遗产总数全球第一的秘诀
发布时间:2017-07-26    文章出处: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杨雪    点击率:
  七月初在波兰召开的第四十一届世界遗产大会,最大的悬念是中国与意大利谁会成为世界遗产的第一大国。中国申报的可可西里和“鼓浪屿:历史国际社区”双双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使遗产总数达到了52处。而意大利则凭着一项扩展项目和一处联合申遗使自己世界遗产总数继续保持第一。
 
  意大利的扩展项目是2007年的“喀尔巴阡山脉原始山毛榉森林”。这一项目在2011年已经扩展成为“喀尔巴阡山脉原始山毛榉森林和德国古山毛榉森林”,今年增加了意大利托斯卡纳大区、阿布鲁佐大区、拉齐奥大区、巴西利卡塔大区和普利亚大区的山毛榉森林,还有欧洲其他一些国家的山毛榉森林,于是就再次更名为“喀尔巴阡山脉原始山毛榉森林和欧洲其他地区古山毛榉森林”。
 
  喀尔巴阡山脉是欧洲中部山系的东段部分,起自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发附近的多瑙河,向东南延伸成一个巨大的半圆形,止于罗马尼亚奥索瓦附近的多瑙河,全长超过1500公里,整个山系面积19万平方千米,是仅次于阿尔卑斯山脉的欧洲第二大山系。这里的山毛榉原始林是全球重要的珍稀森林,也是欧洲分布面积最大的原始林,更是未受人类干扰的温带森林的典型代表,展示了欧洲山毛榉纯林最全面的生态格局和演化过程。当年申遗时选择了沿线10个国家的连续遗产,沿着从乌克兰拉希夫山脉到斯洛伐克的近185公里的轴线,包含着宝贵的山毛榉基因库和与这些森林栖息地相关并依赖其生存的许多生物。2011年,德国古山毛榉林的加入,为展示冰河时代后期陆地生态系统提供了范例。
 
帕尔马诺瓦城堡示意图 资料图片
 
  而今年申报成功的遗产项目威尼斯15至17世纪的防御工事,包括15座位于意大利、克罗地亚及黑山的防御工事,同样横跨1500公里,从意大利的隆巴多地区延伸至亚得里亚海的东海岸。陆地之国的防御工事在西北方向保护着威尼斯,而海洋之国的防御工事则保护着亚得里亚海通往东方黎凡特的海洋通道及关口。这些防御工事对维护古代“威尼斯共和国”的力量和扩张必不可少。
 
  这些遗址中最著名的遗址是帕尔马诺瓦要塞,它是意大利星形要塞的早期代表。星形要塞是在火药时代来临后,为了应付大炮而逐渐发展出来的建筑防御形式,最初出现于15世纪中叶的威尼斯。到了16世纪,已经在欧洲被广泛采用,一直使用到19世纪。星形要塞的特点在于其众多相互掩护的棱角,不论从哪个方向被进攻,都可以从侧后方用火枪、弓箭等武器对攻城的敌人进行打击。相比原本平直的城墙,星形城堡的棱角使得敌人即便用重炮也很难轰开一条开阔的缺口发动攻城。侧斜的墙面使得炮火的威力大为减小,而星形的棱角又难以通达到城墙之后。即便花大力气打开缺口,也仍然要面对通过缺口的、来自各个方向的棱角的射击,这使得破坏城墙发动攻城几乎成为不可能。帕尔马诺瓦城堡是九角形的,有九个突出的棱角来抵御奥斯曼和奥地利的侵犯的。
 
  意大利的联合申遗项目一直非常有特色,还有一个例证是2008年与瑞士联合申报高山铁路文化景观。去过瑞士旅游的人都不会忘记他们建设于20世纪初的高山铁路。绚丽夺目的红色火车,或是盘旋在陡峭的山崖之间,或者穿过一座壮丽的桥梁,开满鲜花的原野和宁静古朴的城市不断掠过。百年前为了发展旅游业而兴建的铁路,今天依然在繁忙地运营着。这段成为世界遗产的窄轨铁路,共计有196座桥梁,55个隧道,修建过程中克服了很多当时属于世界性的技术难题,它不仅体现了19世纪中期到末期人类建筑和科技发展的水平,也见证了那一时期阿尔卑斯地区旅游业的迅速发展;而且从一开始,人们就立志要通过这条铁路将那些最能吸引游客的风景连接在一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阿尔布拉与伯尔尼纳的雷蒂亚铁路以及沿途的风景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单。
 
  笔者印象最深的则是意大利人2011年联合瑞士、奥地利、法国、德国和斯洛文尼亚五国申报的阿尔卑斯山史前干栏建筑。
 
  这一遗产包括位于阿尔卑斯山区内、外的湖边、河岸及湿地边的111处史前干栏建筑。这些小型定居点建于约公元前5000年至公元前500年。对部分遗址的考古挖掘,已为我们提供了了解史前新石器时代及青铜时代欧洲阿尔卑斯山地区人民的生活以及人类社区与周围环境的互动情况的证据。
 
  考古学家将这些遗址也称为湖居聚落。它们最初是于1854年在苏黎世湖发现的,那一年该湖水位下降到异常低度,考古发掘找到了数百个深深插入泥土中的木桩,以及各种保存完好的有机物品。由于湖水与湖边的沙土为保存这些大规模史前遗迹创造了绝佳条件,早先人类使用过的有机材料,例如木头、兽皮、骨头、布料,甚至遗留的食物如干果等,都得到了比在别处更好的保护,水下的环境令它们不致受到空气与恶劣气候的侵蚀及人类的破坏。
 
  这一发现引起全欧洲的关注,因为在取得这一发现以前,对史前人类的考古调查找到的多是人类生存遗迹,如坟墓、武器与军事据点,而湖岸居民聚落遗址提供了公元前5000年至公元前500年欧洲人日常生活的首批佐证。在此后数十年中,其他欧洲国家的多个湖岸也发现了类似的居民点遗址,它们主要集中在阿尔卑斯地区。阿尔卑斯地区的湖岸干栏建筑遗迹的发现,为专家们提供了重现几千年前由农民与牧人构成的早期社会生活景象的可能性。
 
  遗址中的木制与石制工具,特别是陶器、车轮、独木舟和冶金工艺的初期制品,包括树皮制作的鞋和衣物,都见证了湖岸居民的生活技巧。这些房屋其实并不是建在露出水面的平台上。那时的湖比现在要小,村庄是建在干地或沼泽地上的。这些木桩的真实用途是保护居民不受湖水泛滥的困扰。
 
  这项联合申遗的成功使考古得以继续进行,并建立起介绍湖岸干栏建筑为主的博物馆,相关的保护方案也陆续通过。
 
  人类活动的遗迹如何留存至今,一直是考古学探讨的重要课题。俄罗斯旷野的冻土使巴泽雷克墓葬中的木头、皮毛、丝织品保存完好,我们才得以发现中国的丝绸曾经到达过那里。而阿尔卑斯山的湖居遗址,因为水分太多而导致人类的生活场景与空气隔绝,有机物得以保存,我们才得以了解当时生生不息的生活场面。极端的温度、湿度是导致漫长的岁月中哪些东西可以留下来、哪些将永远消失的重要因素。这也是这个史前湖居干栏遗址的伟大之处。
 
  所以,我们从意大利的申遗项目中不难看出,原始山毛榉森林这样的生态项目和史前湖居聚落这样的考古项目,也得到了应有的重视。意大利的世界遗产数量是与其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相匹配的,无论是佛罗伦萨这样的洋溢着文艺复兴气质的城市还是庞贝这样的灾难遗址,都是世界遗产中无可替代的瑰宝,而那些与周边国家合作、充满文明交流与互鉴的跨国申遗项目,由于体现出宽广的国际视野和谦逊的开放心态,则更具示范作用,也为世界其他国家的联合申遗提供了清晰的思路。

(原文刊于:《光明日报》2017年07月26日13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公共考古

挖掘生态项目和考古项目的文化价值——意大利世界遗产总数全球第一的秘诀

发布时间: 2017-07-26

  七月初在波兰召开的第四十一届世界遗产大会,最大的悬念是中国与意大利谁会成为世界遗产的第一大国。中国申报的可可西里和“鼓浪屿:历史国际社区”双双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使遗产总数达到了52处。而意大利则凭着一项扩展项目和一处联合申遗使自己世界遗产总数继续保持第一。
 
  意大利的扩展项目是2007年的“喀尔巴阡山脉原始山毛榉森林”。这一项目在2011年已经扩展成为“喀尔巴阡山脉原始山毛榉森林和德国古山毛榉森林”,今年增加了意大利托斯卡纳大区、阿布鲁佐大区、拉齐奥大区、巴西利卡塔大区和普利亚大区的山毛榉森林,还有欧洲其他一些国家的山毛榉森林,于是就再次更名为“喀尔巴阡山脉原始山毛榉森林和欧洲其他地区古山毛榉森林”。
 
  喀尔巴阡山脉是欧洲中部山系的东段部分,起自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发附近的多瑙河,向东南延伸成一个巨大的半圆形,止于罗马尼亚奥索瓦附近的多瑙河,全长超过1500公里,整个山系面积19万平方千米,是仅次于阿尔卑斯山脉的欧洲第二大山系。这里的山毛榉原始林是全球重要的珍稀森林,也是欧洲分布面积最大的原始林,更是未受人类干扰的温带森林的典型代表,展示了欧洲山毛榉纯林最全面的生态格局和演化过程。当年申遗时选择了沿线10个国家的连续遗产,沿着从乌克兰拉希夫山脉到斯洛伐克的近185公里的轴线,包含着宝贵的山毛榉基因库和与这些森林栖息地相关并依赖其生存的许多生物。2011年,德国古山毛榉林的加入,为展示冰河时代后期陆地生态系统提供了范例。
 
帕尔马诺瓦城堡示意图 资料图片
 
  而今年申报成功的遗产项目威尼斯15至17世纪的防御工事,包括15座位于意大利、克罗地亚及黑山的防御工事,同样横跨1500公里,从意大利的隆巴多地区延伸至亚得里亚海的东海岸。陆地之国的防御工事在西北方向保护着威尼斯,而海洋之国的防御工事则保护着亚得里亚海通往东方黎凡特的海洋通道及关口。这些防御工事对维护古代“威尼斯共和国”的力量和扩张必不可少。
 
  这些遗址中最著名的遗址是帕尔马诺瓦要塞,它是意大利星形要塞的早期代表。星形要塞是在火药时代来临后,为了应付大炮而逐渐发展出来的建筑防御形式,最初出现于15世纪中叶的威尼斯。到了16世纪,已经在欧洲被广泛采用,一直使用到19世纪。星形要塞的特点在于其众多相互掩护的棱角,不论从哪个方向被进攻,都可以从侧后方用火枪、弓箭等武器对攻城的敌人进行打击。相比原本平直的城墙,星形城堡的棱角使得敌人即便用重炮也很难轰开一条开阔的缺口发动攻城。侧斜的墙面使得炮火的威力大为减小,而星形的棱角又难以通达到城墙之后。即便花大力气打开缺口,也仍然要面对通过缺口的、来自各个方向的棱角的射击,这使得破坏城墙发动攻城几乎成为不可能。帕尔马诺瓦城堡是九角形的,有九个突出的棱角来抵御奥斯曼和奥地利的侵犯的。
 
  意大利的联合申遗项目一直非常有特色,还有一个例证是2008年与瑞士联合申报高山铁路文化景观。去过瑞士旅游的人都不会忘记他们建设于20世纪初的高山铁路。绚丽夺目的红色火车,或是盘旋在陡峭的山崖之间,或者穿过一座壮丽的桥梁,开满鲜花的原野和宁静古朴的城市不断掠过。百年前为了发展旅游业而兴建的铁路,今天依然在繁忙地运营着。这段成为世界遗产的窄轨铁路,共计有196座桥梁,55个隧道,修建过程中克服了很多当时属于世界性的技术难题,它不仅体现了19世纪中期到末期人类建筑和科技发展的水平,也见证了那一时期阿尔卑斯地区旅游业的迅速发展;而且从一开始,人们就立志要通过这条铁路将那些最能吸引游客的风景连接在一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阿尔布拉与伯尔尼纳的雷蒂亚铁路以及沿途的风景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单。
 
  笔者印象最深的则是意大利人2011年联合瑞士、奥地利、法国、德国和斯洛文尼亚五国申报的阿尔卑斯山史前干栏建筑。
 
  这一遗产包括位于阿尔卑斯山区内、外的湖边、河岸及湿地边的111处史前干栏建筑。这些小型定居点建于约公元前5000年至公元前500年。对部分遗址的考古挖掘,已为我们提供了了解史前新石器时代及青铜时代欧洲阿尔卑斯山地区人民的生活以及人类社区与周围环境的互动情况的证据。
 
  考古学家将这些遗址也称为湖居聚落。它们最初是于1854年在苏黎世湖发现的,那一年该湖水位下降到异常低度,考古发掘找到了数百个深深插入泥土中的木桩,以及各种保存完好的有机物品。由于湖水与湖边的沙土为保存这些大规模史前遗迹创造了绝佳条件,早先人类使用过的有机材料,例如木头、兽皮、骨头、布料,甚至遗留的食物如干果等,都得到了比在别处更好的保护,水下的环境令它们不致受到空气与恶劣气候的侵蚀及人类的破坏。
 
  这一发现引起全欧洲的关注,因为在取得这一发现以前,对史前人类的考古调查找到的多是人类生存遗迹,如坟墓、武器与军事据点,而湖岸居民聚落遗址提供了公元前5000年至公元前500年欧洲人日常生活的首批佐证。在此后数十年中,其他欧洲国家的多个湖岸也发现了类似的居民点遗址,它们主要集中在阿尔卑斯地区。阿尔卑斯地区的湖岸干栏建筑遗迹的发现,为专家们提供了重现几千年前由农民与牧人构成的早期社会生活景象的可能性。
 
  遗址中的木制与石制工具,特别是陶器、车轮、独木舟和冶金工艺的初期制品,包括树皮制作的鞋和衣物,都见证了湖岸居民的生活技巧。这些房屋其实并不是建在露出水面的平台上。那时的湖比现在要小,村庄是建在干地或沼泽地上的。这些木桩的真实用途是保护居民不受湖水泛滥的困扰。
 
  这项联合申遗的成功使考古得以继续进行,并建立起介绍湖岸干栏建筑为主的博物馆,相关的保护方案也陆续通过。
 
  人类活动的遗迹如何留存至今,一直是考古学探讨的重要课题。俄罗斯旷野的冻土使巴泽雷克墓葬中的木头、皮毛、丝织品保存完好,我们才得以发现中国的丝绸曾经到达过那里。而阿尔卑斯山的湖居遗址,因为水分太多而导致人类的生活场景与空气隔绝,有机物得以保存,我们才得以了解当时生生不息的生活场面。极端的温度、湿度是导致漫长的岁月中哪些东西可以留下来、哪些将永远消失的重要因素。这也是这个史前湖居干栏遗址的伟大之处。
 
  所以,我们从意大利的申遗项目中不难看出,原始山毛榉森林这样的生态项目和史前湖居聚落这样的考古项目,也得到了应有的重视。意大利的世界遗产数量是与其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相匹配的,无论是佛罗伦萨这样的洋溢着文艺复兴气质的城市还是庞贝这样的灾难遗址,都是世界遗产中无可替代的瑰宝,而那些与周边国家合作、充满文明交流与互鉴的跨国申遗项目,由于体现出宽广的国际视野和谦逊的开放心态,则更具示范作用,也为世界其他国家的联合申遗提供了清晰的思路。

(原文刊于:《光明日报》2017年07月26日13版)
 

作者:杨雪

文章出处:光明网-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