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人物学者风采
学者风采
良渚文化实证中华五千年文明—访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朱乃诚
发布时间:2015-10-19    文章出处: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春海 王广禄    点击率:
  良渚文化距今5300—4300年,是中华早期文明的一种重要模式,其丰富的遗存类型和完整的格局、规模,解释了中华文明起源阶段的丰富信息。有学者赞叹说,中华文明的曙光是从良渚升起的。

  围绕良渚文化的总体情况及其在中华文明起源中的地位等相关问题,记者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朱乃诚。


  遗址发掘研究经历三阶段

  《中国社会科学报》:良渚文化遗址的发现、发掘和研究主要经历了哪些不同的阶段?分别有哪些典型的遗址和成果?

  朱乃诚:这一问题涉及对良渚文化研究史的认识。现在我们提良渚文化,对其认识都是随着遗址的不断发现而逐步加深的。

  从时间上看,良渚遗址发掘、良渚文化研究主要经历了三个大的阶段。1973年以前是一个阶段,1973年至2007年是第二个阶段,2007年之后进入第三个阶段。其中的标志性事件有1959年良渚文化命名、1973年开始认识良渚玉器、1984年开始认识高台贵族墓地、2007年之后认识良渚古城。

  第一阶段,对良渚文化遗址的发掘研究处于零星时期,但人们开始认识到杭州湾地区以良渚遗址为代表的远古文化具有独特的内涵。1959年,考古学家夏鼐正式提出将这一文化命名为“良渚文化”。

  第二阶段,学者在考古中发现了一系列重要的良渚文化遗址。1972—1973年,在苏州吴县(今苏州市吴中区、相城区)的草鞋山发现了一处墓葬,同时出土了琮类玉器以及陶器。从1973年开始,学界开始认识到,一些传世的玉琮、玉璧以往被认为是汉代的或者西周的,实际上它们应当是属于良渚时期的。

  1982—1984年上海福泉山遗址发掘具有典型意义。福泉山遗址发掘,让一线的考古人员意识到,在环太湖地区,如上海、浙江、江苏区域里,零零星星散落着很多类似福泉山的“小土包”,很可能都是良渚文化的墓地。随后许多重要的良渚文化墓地被陆续发掘。

  第三阶段,良渚古城被发现。古城的发现证实了四千多年前,在太湖地区、杭州湾一侧,存在一个比较进步的、社会发展程度比较高的古城以至古国。

  对良渚文化的认识逐渐加深

  《中国社会科学报》:学界对于良渚文化的持续年代、地域分布的认识经历了怎样的演变过程?当前形成了较为一致的认识吗?

  朱乃诚:对良渚文化的年代,学界经历了一个认识过程。

  较早的认识是,良渚文化年代比较晚,处于新石器时代末期;1977年之后,经碳-14测定年代,开始认识到良渚文化的年代很早;2002年以前对良渚文化的认识,基本上认为距今5300多年至4000年左右,延续了1000多年。

  当前对良渚文化年代下限仍存在两种看法,一种观点认为结束于4300年前,4300年之后钱山漾文化产生;另外一种观点认为结束于4100年前,将钱山漾文化也作为良渚文化的一部分。我认为,这两种观点都有可取之处。

  良渚文化遗址的核心分布区域,北至长江,南过杭州湾以南,东靠近沿海,西到太湖的西侧。其外围范围更大一些,北边已接近淮安,南至浙江中部,西边至太湖西部再向西。

  良渚文化影响的区域非常广,以南方为中心兼及北方,北至山东,西至中原,南边到了广东,大半个中国都受良渚文化的辐射。

  文明历经四个发展阶段

  《中国社会科学报》:良渚文化展现了怎样的文明发生、发展和扩展过程?

  朱乃诚:良渚文化前后历经1000多年,经历了4个主要发展阶段。这1000多年当中,其社会也是在不断发展的。我们现在说良渚文化或者说良渚文明,实际上主要是指其成熟阶段。

  从其1000多年的社会发展状况看,我认为在距今5000年以前是其发展早期,处于初始发展阶段、文明的前夜,文明的基础因素不断积累,但当时还没有古城,没有出现大的玉璧,玉琮还较为简单,没有人像纹饰。

  发展至距今5000年至4700年左右,良渚文化处于中期,这一时期可以大量生产玉器,而且制作工艺水平很高,通过玉器上的纹饰、形象还可以看出,当时神权意识很高。可以说此时已经进入了文明状态,良渚文明形态逐渐展现。

  在距今4700年之后,良渚古城兴起,良渚文明快速发展。这时候,良渚玉器的制作工艺在逐渐衰落、纹饰逐渐呈现简单化趋势,但另外一种器物——陶器的制作开始兴盛,陶器上面出现了很多细致的纹饰和刻画符号,鸟纹、蛇纹等,可以看出,当时人们的思想意识观念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良渚古城代表了良渚文化发展的最高阶段。

  距今4300年之后,良渚文化逐渐衰落。

  发展方式呈现东方特征

  《中国社会科学报》:与世界范围同时期的古文明相比,良渚文化的经济、社会、文化发展水平在当时处于什么水平,具有哪些特点?

  朱乃诚:从世界文明古国看,埃及、两河流域的文明距今也都有5000多年。埃及是由灌溉系统而产生的农业文明,良渚文明也是在农业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良渚文明与埃及、两河流域文明的一个区别在于良渚文明主要以小区域的形态、以家族统治的形式存在。

  当时的埃及、两河流域已经出现了文字。良渚已经出现了刻画符号,也有观点认为良渚文化晚期已经出现了文字,但这些文字数量相对较少,目前还难以解读,可能更多还是处于刻画符号的水平。

  还有就是在建筑形式上,埃及、两河流域的建筑多是石块建造的大型建筑,用于祭祀或者宗教信仰。良渚时期遗留的建筑形式具有典型的东方特征,土木结构为主,所以建筑本身留存至今的较少,一些大型的建筑物保存下来的多是其基础。

  良渚文化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出现了武器——玉钺,有的一个墓中就出土了几十把玉钺,这是当时已经产生战争的一种证据。不过,战争在当时的两河流域、埃及也是有的。

  实证资料最为丰富

  《中国社会科学报》:在中华文明“多元一体”的起源进程中,良渚文化处于什么样的地位?为什么说“良渚是实证中华五千年文明史最具规模和水平的地区之一”、“中华文明的曙光是从良渚升起的”?

  朱乃诚:苏秉琦先生提出五千年文明的曙光这一说法时,并不仅仅是指良渚文化。虽然最初从考古学的角度提出探索中华文明的起源,是从良渚的考古发掘开始的,但是后来的焦点不在良渚,而在红山。1986年6月,《光明日报》刊发对苏秉琦先生的采访,讲中华五千年文明史,将中华文明的时间向前推了几千年,这个时候,热点在红山。

  事实上,中华五千年文明,在中华大地上很多地方都有所展现,第一是良渚,第二是红山,还有其他一些。中华五千年文明的内涵,准确的理解应当是指中华大地上各个区域,在5000年前都展现出中华文明的曙光。距今5000年的这些中华文明,是早期的一种区域文明,比如良渚文明、红山文明、陶寺文明等,但以某个区域为中心的文明还没有形成。

  在已经发现的这些区域性文明中,实证资料充分、现有认识较为清楚的,就是良渚。因为相关考古工作做得比较多,经考古发掘和研究发现的内涵非常丰富,有古城、大型的墓葬、大量的玉器,展现出当时的宗教、神权、王权、战争等复杂社会形态。可以说,目前考古发现的证明中华五千年文明的证据,以良渚文化中的发现最为充分。(原文刊于《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10月16日第6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学者风采

良渚文化实证中华五千年文明—访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朱乃诚

发布时间: 2015-10-19

  良渚文化距今5300—4300年,是中华早期文明的一种重要模式,其丰富的遗存类型和完整的格局、规模,解释了中华文明起源阶段的丰富信息。有学者赞叹说,中华文明的曙光是从良渚升起的。

  围绕良渚文化的总体情况及其在中华文明起源中的地位等相关问题,记者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朱乃诚。


  遗址发掘研究经历三阶段

  《中国社会科学报》:良渚文化遗址的发现、发掘和研究主要经历了哪些不同的阶段?分别有哪些典型的遗址和成果?

  朱乃诚:这一问题涉及对良渚文化研究史的认识。现在我们提良渚文化,对其认识都是随着遗址的不断发现而逐步加深的。

  从时间上看,良渚遗址发掘、良渚文化研究主要经历了三个大的阶段。1973年以前是一个阶段,1973年至2007年是第二个阶段,2007年之后进入第三个阶段。其中的标志性事件有1959年良渚文化命名、1973年开始认识良渚玉器、1984年开始认识高台贵族墓地、2007年之后认识良渚古城。

  第一阶段,对良渚文化遗址的发掘研究处于零星时期,但人们开始认识到杭州湾地区以良渚遗址为代表的远古文化具有独特的内涵。1959年,考古学家夏鼐正式提出将这一文化命名为“良渚文化”。

  第二阶段,学者在考古中发现了一系列重要的良渚文化遗址。1972—1973年,在苏州吴县(今苏州市吴中区、相城区)的草鞋山发现了一处墓葬,同时出土了琮类玉器以及陶器。从1973年开始,学界开始认识到,一些传世的玉琮、玉璧以往被认为是汉代的或者西周的,实际上它们应当是属于良渚时期的。

  1982—1984年上海福泉山遗址发掘具有典型意义。福泉山遗址发掘,让一线的考古人员意识到,在环太湖地区,如上海、浙江、江苏区域里,零零星星散落着很多类似福泉山的“小土包”,很可能都是良渚文化的墓地。随后许多重要的良渚文化墓地被陆续发掘。

  第三阶段,良渚古城被发现。古城的发现证实了四千多年前,在太湖地区、杭州湾一侧,存在一个比较进步的、社会发展程度比较高的古城以至古国。

  对良渚文化的认识逐渐加深

  《中国社会科学报》:学界对于良渚文化的持续年代、地域分布的认识经历了怎样的演变过程?当前形成了较为一致的认识吗?

  朱乃诚:对良渚文化的年代,学界经历了一个认识过程。

  较早的认识是,良渚文化年代比较晚,处于新石器时代末期;1977年之后,经碳-14测定年代,开始认识到良渚文化的年代很早;2002年以前对良渚文化的认识,基本上认为距今5300多年至4000年左右,延续了1000多年。

  当前对良渚文化年代下限仍存在两种看法,一种观点认为结束于4300年前,4300年之后钱山漾文化产生;另外一种观点认为结束于4100年前,将钱山漾文化也作为良渚文化的一部分。我认为,这两种观点都有可取之处。

  良渚文化遗址的核心分布区域,北至长江,南过杭州湾以南,东靠近沿海,西到太湖的西侧。其外围范围更大一些,北边已接近淮安,南至浙江中部,西边至太湖西部再向西。

  良渚文化影响的区域非常广,以南方为中心兼及北方,北至山东,西至中原,南边到了广东,大半个中国都受良渚文化的辐射。

  文明历经四个发展阶段

  《中国社会科学报》:良渚文化展现了怎样的文明发生、发展和扩展过程?

  朱乃诚:良渚文化前后历经1000多年,经历了4个主要发展阶段。这1000多年当中,其社会也是在不断发展的。我们现在说良渚文化或者说良渚文明,实际上主要是指其成熟阶段。

  从其1000多年的社会发展状况看,我认为在距今5000年以前是其发展早期,处于初始发展阶段、文明的前夜,文明的基础因素不断积累,但当时还没有古城,没有出现大的玉璧,玉琮还较为简单,没有人像纹饰。

  发展至距今5000年至4700年左右,良渚文化处于中期,这一时期可以大量生产玉器,而且制作工艺水平很高,通过玉器上的纹饰、形象还可以看出,当时神权意识很高。可以说此时已经进入了文明状态,良渚文明形态逐渐展现。

  在距今4700年之后,良渚古城兴起,良渚文明快速发展。这时候,良渚玉器的制作工艺在逐渐衰落、纹饰逐渐呈现简单化趋势,但另外一种器物——陶器的制作开始兴盛,陶器上面出现了很多细致的纹饰和刻画符号,鸟纹、蛇纹等,可以看出,当时人们的思想意识观念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良渚古城代表了良渚文化发展的最高阶段。

  距今4300年之后,良渚文化逐渐衰落。

  发展方式呈现东方特征

  《中国社会科学报》:与世界范围同时期的古文明相比,良渚文化的经济、社会、文化发展水平在当时处于什么水平,具有哪些特点?

  朱乃诚:从世界文明古国看,埃及、两河流域的文明距今也都有5000多年。埃及是由灌溉系统而产生的农业文明,良渚文明也是在农业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良渚文明与埃及、两河流域文明的一个区别在于良渚文明主要以小区域的形态、以家族统治的形式存在。

  当时的埃及、两河流域已经出现了文字。良渚已经出现了刻画符号,也有观点认为良渚文化晚期已经出现了文字,但这些文字数量相对较少,目前还难以解读,可能更多还是处于刻画符号的水平。

  还有就是在建筑形式上,埃及、两河流域的建筑多是石块建造的大型建筑,用于祭祀或者宗教信仰。良渚时期遗留的建筑形式具有典型的东方特征,土木结构为主,所以建筑本身留存至今的较少,一些大型的建筑物保存下来的多是其基础。

  良渚文化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出现了武器——玉钺,有的一个墓中就出土了几十把玉钺,这是当时已经产生战争的一种证据。不过,战争在当时的两河流域、埃及也是有的。

  实证资料最为丰富

  《中国社会科学报》:在中华文明“多元一体”的起源进程中,良渚文化处于什么样的地位?为什么说“良渚是实证中华五千年文明史最具规模和水平的地区之一”、“中华文明的曙光是从良渚升起的”?

  朱乃诚:苏秉琦先生提出五千年文明的曙光这一说法时,并不仅仅是指良渚文化。虽然最初从考古学的角度提出探索中华文明的起源,是从良渚的考古发掘开始的,但是后来的焦点不在良渚,而在红山。1986年6月,《光明日报》刊发对苏秉琦先生的采访,讲中华五千年文明史,将中华文明的时间向前推了几千年,这个时候,热点在红山。

  事实上,中华五千年文明,在中华大地上很多地方都有所展现,第一是良渚,第二是红山,还有其他一些。中华五千年文明的内涵,准确的理解应当是指中华大地上各个区域,在5000年前都展现出中华文明的曙光。距今5000年的这些中华文明,是早期的一种区域文明,比如良渚文明、红山文明、陶寺文明等,但以某个区域为中心的文明还没有形成。

  在已经发现的这些区域性文明中,实证资料充分、现有认识较为清楚的,就是良渚。因为相关考古工作做得比较多,经考古发掘和研究发现的内涵非常丰富,有古城、大型的墓葬、大量的玉器,展现出当时的宗教、神权、王权、战争等复杂社会形态。可以说,目前考古发现的证明中华五千年文明的证据,以良渚文化中的发现最为充分。(原文刊于《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10月16日第6版)


作者:张春海 王广禄

文章出处:中国社会科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