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园地考古随笔
考古随笔
敬礼“致远舰”
发布时间:2017-04-06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张敏    点击率:
  大海的波澜
 
  九月下旬的黄海,风浪已经开始一天天大了起来。我下了火车直接到达海洋红码头,今天运送补给的渔船会来接我。但是看了下天气预报,4~5 级的大风,阵风6~7 级。这个风速在陆地上也许没什么,但是经常在海上漂泊的人们就知道,这个时候风浪可不好受。

 
  穿过鱼腥刺鼻的码头,我跳上了一条细长的渔船。一块上船的还有几位配合发掘的拖船上的船员,打过招呼后一路车马劳顿的我也不管什么,钻进船舱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中能够感觉到船体的摇晃,身体为了平衡而自动调节。这一觉睡得很累,并没有起到补充体力的作用,摸一把额头的汗反而感觉更累了。渔船后甲板上那些船员更惨,甲板上一摊呕吐的秽物已经告诉了我刚才他们经历了什么。其实不用说,我的胃也在告诉我它不好受,不过作为一个海洋考古的专业人士忍着不吐着实关乎面子,忍着吧!
 
  经过三个小时的颠簸,我们终于到了工作海域,此时已经能和工作平台上的兄弟们打招呼,但因为风浪太大小船无法靠帮系缆。我就在渔船上看着两位兄弟跳下平台执行任务。其实此刻的心情是希望他们赶快上来,结束今天的任务,小渔船摇晃得让人抓狂。四十分钟后,他俩总算出水。一行人收拾妥当上了小渔船返回“中国考古01 号”。
 
  说到“中国考古01 号”,船长、大副、轮机长还有其他船员都是老相识,见面打招呼显得分外亲。安排妥当一切,就开始安排明后天的工作,一切紧张而有序。先前培训我们的刘教练也来了,他将负责指导我双瓶的培训。开完会后,他就开始上课了,此刻我还晕着呢,就不能休息一下?答案很明显,不能!每一个人在潜水平台上都有自己的岗位,我必须尽快适应这里的节奏和分配给我的任务。成熟的潜水技能是保证我完成领队指令的前提条件,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那么就从潜水理论、安全注意事项、操作规程一步一步开始,此时不敢有半点马虎,因为每一步都事关生死。九月二十六日,我开始第一次执行“致远号”水下考古调查的任务,潜水任务:调试潜水装备,适应本海域的基本情况;在引导员周强的配合下对舰体遗址进行全区域观察,寻找可提升出水的遗物;安全出水。

 
  水中沉舰
 
  此行,非常顺利。寂静的水下,幽兰的空间,除了自己的呼吸声什么也听不到。钢铁的轮廓在20 米深的海底若隐若现,如果不是基线的指引,散乱的舰船部件还真让人有些眼花缭乱。左舷、右舷、舰体中心,这些遗迹无不在告诉我当年战场的残酷。此时在两个区域内,广州救捞局的潜水员在使用水炮进行清理,目的是找出船体在海底埋藏的深度。由于海区的水质、泥质,沉船周边的泥土非常硬,六公斤的水压冲不出什么痕迹,最后只能加到十公斤。一般的水炮无法作业,最后,经验丰富的崔勇老师提出使用“攻泥器”来提高效率。攻泥器原理很简单,就是通过钢管的收缩来提高水炮冲击力,提升冲泥效果。这个攻泥器总长200 厘米。前部是装有喷嘴直径为1.7 厘米的钢管;在距喷嘴50 厘米处有4个反射孔,钢管的中部在距喷嘴100 厘米处也是钻有4 个反射孔,后端与直径为6.3 厘米的高压水胶管连接。使用时根据沉船型线摆准位置,开通高压水,向沉船底部另一侧穿攻,当攻泥器攻入沉船底部冲泥时,前端冲散的泥浆都被反射孔的高压水驱动向后流出,攻泥器向前推进。加接的中部钢管所需节数,根据沉船穿引宽度决定。器具的制作由王志杰负责,他作为一名水下考古老队员,在装备修正上是绝对的专家。当这门神器开始工作的时候,十几米的地方都能感受到它的威力,水压溅起的泥汤扑面而来,能见度瞬时下降好几个数量级。一看到这些场面,就知道作业区到了,要提高警惕小心各路绳索。
 
  经过一番准备后,水炮终于在2 号作业区坚硬的沉积泥沙上冲出了埋藏的舰体底端,大概有两米多厚。裸露出来的是用铆钉固定在舰体上的减摇鳍,整体结构完整。1 号作业区的坑较浅,里面有很多煤渣,散落着很细小的构件,稍不留神就会顺着手扇出的水流飘走。
 
  随着各式各样的小件被打捞出水,一个当年舰员生活工作的场景开始逐渐在脑海中复原。大到火炮、枪弹、锅炉构件这些大型构件,小到衣帽钩、水烟袋、印章、瓷盘等生活器具,都在为我们讲述当年这艘工业时代的舰船如何成为大清帝国这个落后的农业国家的殉葬品。现在散落在海床上的船体成为鱼类栖息的场所,它们一代又一代的繁衍,在冰冷静寂的海底陪着逝去的致远舰官兵们。这些鱼并不怕潜水员,每当我游过鱼群,用手轻点一下它黑黑的脑袋,它还瞪起大眼睛看着我。好吧,我很忙,不跟你一般见识。
 
  尽力而为的保护
 
  随着工作进程的加快,在预定工作时间内几个主要工作步骤都已经完成。通过此次重点调查,将舰体的平面范围和埋入海床的深度摸清,并对整个舰体的保存情况做了较为详细的调查。当整个工作进入尾声的时候,对舰体的保护提上了议事日程。经过一番讨论,文物保护专家席光兰和领队周春水、崔勇提出用“牺牲阳极法”。这个保护方案的原理就是阳极随流出的电流而逐渐消耗,用来保护阴极不发生化学反应。这里所用的阳极材料需要比阴极更易氧化,因此一般使用铝锌铟系的阳极。此次保护中,致远舰就是需要保护的阴极,而阳极采用锌块。使用水下焊接把锌块与船体联结起来,之后则定期复查,锌块被耗光之后就进行水下锌块更换。这是一种效费比非常高的水下保护手段。
 
  计划制定之后就是各自分工。焊接任务将由水下考古队员和打捞局潜水员配合完成。水下考古队员主要负责锌块选址和水下引导,打捞局则负责水下焊接。相互约定好信号和沟通手势后就开始执行。
 
  由于今年厄尔尼诺现象频繁,进入十月后,作业海域内的大风时不时前来光顾。大风大浪让基本的摆渡靠泊都险象环生。摆渡船与作业平台碰撞在一起的声响成为当天开工的号角,每一位队员都成为掌握节奏跳的专家,先跳上去的人都会回头伸手拉一把,每当我握住队友的手时,都会感到心安许多。不过即使这样每次船船对渡我都精神高度集中,跳上去之后都要庆幸自己安全抵达,试想夹在两个被海浪推动的百吨级巨物中间是个什么场景。突然想起来,古代的战士们在接泊之后跳上敌船拼杀的胆气是何等的义无反顾。为了在工作计划内完成工作,考古队决定赶三班潮水,最早的一班在凌晨五点左右,算上摆渡、潜水准备时间要在四点左右出发。此时的东北已经可以感受凛冽,不过寒冷可以让人保持清醒。
 
  一切工作推进井然有序,我和潜伴小强下水后要处理的已经是第8 号锌块了,这个锌块的位置直接在之前发掘的1 号坑中,舰体在水炮清理后露出水面,为了锌块焊接方便专门做了一个铁支架,在水下要搬动这个支架需要三个人协力。经过一番努力将它移动过去,水下电焊的气泡和光亮在水底看得非常炫目。
 
  不舍的告别
 
  随着工作逐步完成,离别的气氛逐渐浓了起来。一块方正的石碑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原来细心的周队早就让人准备好了这块碑,上面刻着“清代致远舰沉没地水下考古调查队敬立”。看到这块碑,大家在繁忙的潜水任务中无暇感怀的那份敬意,此时此刻都从对这块石碑的凝视中奔涌而出。细想这些日子的接触,沉在海底的船体锈迹斑驳,伴随着管带邓世昌的那句“撞沉吉野”成为这片大海永恒的记忆。
 
  当每天我们结束任务返回时,大家经常在一起,如果此役的结果不是北洋海军全军覆没,那中国的近代史会是什么样子?作为一名考古工作者,也是严肃的历史工作者,“历史没有假设”这句冷冰冰的话也不过和这冰冷的海水一样,身着湿式潜水服的我们也是靠自己沸腾的热血来抵挡刺骨的寒意!就像这钢铁舰躯上的水手们也是用最后的血肉之躯去抵挡日寇的炮弹。我们和他们一样,并未想到让历史铭记,能够在岗位恪尽职守就是精忠报国。可是历史却把一条战舰上的人都带进记忆里,我们知道管带邓世昌,大副陈金魁,还有那些一起随船殒没的人呢?如果能用水下考古的手段把这些人曾经的印记都找出来又该多好呢?
 
  离开的时候,望着这片海域,向所有沉眠于海水的北洋水师官兵们敬个礼,因为他们对这个国家尽到了最后的责任;也向所有的水下考古队员们敬个礼,谢谢你们带我成长。是非成败转头空,英雄与谁论?哪有什么岁月静好,无非是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此一番精神的洗礼,满满的感慨,多说无益,努力工作吧!(作者单位:扬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7年3月24日7版)
(责编:李来玉)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随笔

敬礼“致远舰”

发布时间: 2017-04-06

  大海的波澜
 
  九月下旬的黄海,风浪已经开始一天天大了起来。我下了火车直接到达海洋红码头,今天运送补给的渔船会来接我。但是看了下天气预报,4~5 级的大风,阵风6~7 级。这个风速在陆地上也许没什么,但是经常在海上漂泊的人们就知道,这个时候风浪可不好受。

 
  穿过鱼腥刺鼻的码头,我跳上了一条细长的渔船。一块上船的还有几位配合发掘的拖船上的船员,打过招呼后一路车马劳顿的我也不管什么,钻进船舱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中能够感觉到船体的摇晃,身体为了平衡而自动调节。这一觉睡得很累,并没有起到补充体力的作用,摸一把额头的汗反而感觉更累了。渔船后甲板上那些船员更惨,甲板上一摊呕吐的秽物已经告诉了我刚才他们经历了什么。其实不用说,我的胃也在告诉我它不好受,不过作为一个海洋考古的专业人士忍着不吐着实关乎面子,忍着吧!
 
  经过三个小时的颠簸,我们终于到了工作海域,此时已经能和工作平台上的兄弟们打招呼,但因为风浪太大小船无法靠帮系缆。我就在渔船上看着两位兄弟跳下平台执行任务。其实此刻的心情是希望他们赶快上来,结束今天的任务,小渔船摇晃得让人抓狂。四十分钟后,他俩总算出水。一行人收拾妥当上了小渔船返回“中国考古01 号”。
 
  说到“中国考古01 号”,船长、大副、轮机长还有其他船员都是老相识,见面打招呼显得分外亲。安排妥当一切,就开始安排明后天的工作,一切紧张而有序。先前培训我们的刘教练也来了,他将负责指导我双瓶的培训。开完会后,他就开始上课了,此刻我还晕着呢,就不能休息一下?答案很明显,不能!每一个人在潜水平台上都有自己的岗位,我必须尽快适应这里的节奏和分配给我的任务。成熟的潜水技能是保证我完成领队指令的前提条件,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那么就从潜水理论、安全注意事项、操作规程一步一步开始,此时不敢有半点马虎,因为每一步都事关生死。九月二十六日,我开始第一次执行“致远号”水下考古调查的任务,潜水任务:调试潜水装备,适应本海域的基本情况;在引导员周强的配合下对舰体遗址进行全区域观察,寻找可提升出水的遗物;安全出水。

 
  水中沉舰
 
  此行,非常顺利。寂静的水下,幽兰的空间,除了自己的呼吸声什么也听不到。钢铁的轮廓在20 米深的海底若隐若现,如果不是基线的指引,散乱的舰船部件还真让人有些眼花缭乱。左舷、右舷、舰体中心,这些遗迹无不在告诉我当年战场的残酷。此时在两个区域内,广州救捞局的潜水员在使用水炮进行清理,目的是找出船体在海底埋藏的深度。由于海区的水质、泥质,沉船周边的泥土非常硬,六公斤的水压冲不出什么痕迹,最后只能加到十公斤。一般的水炮无法作业,最后,经验丰富的崔勇老师提出使用“攻泥器”来提高效率。攻泥器原理很简单,就是通过钢管的收缩来提高水炮冲击力,提升冲泥效果。这个攻泥器总长200 厘米。前部是装有喷嘴直径为1.7 厘米的钢管;在距喷嘴50 厘米处有4个反射孔,钢管的中部在距喷嘴100 厘米处也是钻有4 个反射孔,后端与直径为6.3 厘米的高压水胶管连接。使用时根据沉船型线摆准位置,开通高压水,向沉船底部另一侧穿攻,当攻泥器攻入沉船底部冲泥时,前端冲散的泥浆都被反射孔的高压水驱动向后流出,攻泥器向前推进。加接的中部钢管所需节数,根据沉船穿引宽度决定。器具的制作由王志杰负责,他作为一名水下考古老队员,在装备修正上是绝对的专家。当这门神器开始工作的时候,十几米的地方都能感受到它的威力,水压溅起的泥汤扑面而来,能见度瞬时下降好几个数量级。一看到这些场面,就知道作业区到了,要提高警惕小心各路绳索。
 
  经过一番准备后,水炮终于在2 号作业区坚硬的沉积泥沙上冲出了埋藏的舰体底端,大概有两米多厚。裸露出来的是用铆钉固定在舰体上的减摇鳍,整体结构完整。1 号作业区的坑较浅,里面有很多煤渣,散落着很细小的构件,稍不留神就会顺着手扇出的水流飘走。
 
  随着各式各样的小件被打捞出水,一个当年舰员生活工作的场景开始逐渐在脑海中复原。大到火炮、枪弹、锅炉构件这些大型构件,小到衣帽钩、水烟袋、印章、瓷盘等生活器具,都在为我们讲述当年这艘工业时代的舰船如何成为大清帝国这个落后的农业国家的殉葬品。现在散落在海床上的船体成为鱼类栖息的场所,它们一代又一代的繁衍,在冰冷静寂的海底陪着逝去的致远舰官兵们。这些鱼并不怕潜水员,每当我游过鱼群,用手轻点一下它黑黑的脑袋,它还瞪起大眼睛看着我。好吧,我很忙,不跟你一般见识。
 
  尽力而为的保护
 
  随着工作进程的加快,在预定工作时间内几个主要工作步骤都已经完成。通过此次重点调查,将舰体的平面范围和埋入海床的深度摸清,并对整个舰体的保存情况做了较为详细的调查。当整个工作进入尾声的时候,对舰体的保护提上了议事日程。经过一番讨论,文物保护专家席光兰和领队周春水、崔勇提出用“牺牲阳极法”。这个保护方案的原理就是阳极随流出的电流而逐渐消耗,用来保护阴极不发生化学反应。这里所用的阳极材料需要比阴极更易氧化,因此一般使用铝锌铟系的阳极。此次保护中,致远舰就是需要保护的阴极,而阳极采用锌块。使用水下焊接把锌块与船体联结起来,之后则定期复查,锌块被耗光之后就进行水下锌块更换。这是一种效费比非常高的水下保护手段。
 
  计划制定之后就是各自分工。焊接任务将由水下考古队员和打捞局潜水员配合完成。水下考古队员主要负责锌块选址和水下引导,打捞局则负责水下焊接。相互约定好信号和沟通手势后就开始执行。
 
  由于今年厄尔尼诺现象频繁,进入十月后,作业海域内的大风时不时前来光顾。大风大浪让基本的摆渡靠泊都险象环生。摆渡船与作业平台碰撞在一起的声响成为当天开工的号角,每一位队员都成为掌握节奏跳的专家,先跳上去的人都会回头伸手拉一把,每当我握住队友的手时,都会感到心安许多。不过即使这样每次船船对渡我都精神高度集中,跳上去之后都要庆幸自己安全抵达,试想夹在两个被海浪推动的百吨级巨物中间是个什么场景。突然想起来,古代的战士们在接泊之后跳上敌船拼杀的胆气是何等的义无反顾。为了在工作计划内完成工作,考古队决定赶三班潮水,最早的一班在凌晨五点左右,算上摆渡、潜水准备时间要在四点左右出发。此时的东北已经可以感受凛冽,不过寒冷可以让人保持清醒。
 
  一切工作推进井然有序,我和潜伴小强下水后要处理的已经是第8 号锌块了,这个锌块的位置直接在之前发掘的1 号坑中,舰体在水炮清理后露出水面,为了锌块焊接方便专门做了一个铁支架,在水下要搬动这个支架需要三个人协力。经过一番努力将它移动过去,水下电焊的气泡和光亮在水底看得非常炫目。
 
  不舍的告别
 
  随着工作逐步完成,离别的气氛逐渐浓了起来。一块方正的石碑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原来细心的周队早就让人准备好了这块碑,上面刻着“清代致远舰沉没地水下考古调查队敬立”。看到这块碑,大家在繁忙的潜水任务中无暇感怀的那份敬意,此时此刻都从对这块石碑的凝视中奔涌而出。细想这些日子的接触,沉在海底的船体锈迹斑驳,伴随着管带邓世昌的那句“撞沉吉野”成为这片大海永恒的记忆。
 
  当每天我们结束任务返回时,大家经常在一起,如果此役的结果不是北洋海军全军覆没,那中国的近代史会是什么样子?作为一名考古工作者,也是严肃的历史工作者,“历史没有假设”这句冷冰冰的话也不过和这冰冷的海水一样,身着湿式潜水服的我们也是靠自己沸腾的热血来抵挡刺骨的寒意!就像这钢铁舰躯上的水手们也是用最后的血肉之躯去抵挡日寇的炮弹。我们和他们一样,并未想到让历史铭记,能够在岗位恪尽职守就是精忠报国。可是历史却把一条战舰上的人都带进记忆里,我们知道管带邓世昌,大副陈金魁,还有那些一起随船殒没的人呢?如果能用水下考古的手段把这些人曾经的印记都找出来又该多好呢?
 
  离开的时候,望着这片海域,向所有沉眠于海水的北洋水师官兵们敬个礼,因为他们对这个国家尽到了最后的责任;也向所有的水下考古队员们敬个礼,谢谢你们带我成长。是非成败转头空,英雄与谁论?哪有什么岁月静好,无非是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此一番精神的洗礼,满满的感慨,多说无益,努力工作吧!(作者单位:扬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7年3月24日7版)
(责编:李来玉)

作者:张敏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