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园地考古随笔
考古随笔
新郑门遗址:再现“ 城摞城” 人文历史地理奇观
发布时间:2017-04-07    文章出处: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杰 张清俐    点击率:
  新郑门遗址位于今开封市南郑门村北部、宋城广场南侧,是北宋东京城遗址外城诸城门中保存最完好的一座城门。远远望去,新郑门遗址发掘区被巨大的钢结构大棚覆盖,颇为壮观。
 
  清代院落再现当时生活场景
 
  据开封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王三营介绍,2015年6—10月,一期探方回填保护结束以后,为适应考古工作需要,在新郑门遗址项目建设指挥部的统一协调下,在原址上兴建了一座新的保护大棚。新保护大棚南北长100米,东西宽60米,整体为空间结构的网架,主体用钢结构,中间无一根立柱,顶部及四周用彩钢瓦,顶部约2/5区域采用透明的板材覆盖,保证能够自然采光。

 
  2007年,开封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在新郑门遗址区进行了初步勘探,因当时遗址区尚未拆迁,可钻探区域太少,此次勘探只探清了概况。2012年,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与开封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对新郑门遗址进行发掘。其中,2015年底开始的二期发掘工作尤为引人注目。
 
  王三营告诉记者,二期考古发掘位于一期考古发掘位置的南侧,面积为1000平方米,深度达5米,先后揭露出一层风积沙土层、两层洪水淤积层、一层清代文化层。其中清代文化层共清理出三处院落、五座房屋、三个灶台,坍塌的草房顶、倾圮的土坯和草泥墙清晰可见。其中两处院落东西并列,二者公用一堵围墙,连成一体,院内房屋互借山墙,说明了两处院落的使用者之间非同一般的亲密关系。另一处院落位于此次发掘区域的西南角,只揭露出部分坪面和一段围墙,院落内散落有灶台、砖台、鸡窝等生活设施,以及陶罐、瓷碗、铁锅等生活用品,另外还发现了四处树根朽后留下的空洞。
 
  此次发掘清理出的清代院落,与一期清理出的清代道路、院落、水井、田地等共同组成了一幅完整的清代开封郊区夹路而居的村落场景。整个村落保存完整,道路、院落、房屋、农田等生产要素齐全;灶台、砖台、鸡窝、锅碗瓢盆等生活设施和生活用具齐全;遗址内房屋相接,道路相连,布局紧凑,地势起伏;生活区内供水充足,排水通畅,出入便利,日常设施完善,生活气息浓郁。
 
  鲜明体现“城摞城”现象
 
  “开封城,城摞城,地下埋有几座城”,这句谚语在开封当地广为流传。从考古学上而言,“城摞城”指的是在同一个空间内,不同时期的城池相继而筑。事实上,“城摞城”现象在北京、西安、洛阳、扬州等城址考古上都有体现,比如北魏洛阳城就是在曹魏洛阳城基础上修建而成,“城摞城”现象并非开封独有。但在学者看来,对比不同地区的古城的“城摞城”后就可以发现,开封“城摞城”是这些古城中最典型、最具代表性的城址。
 
  开封“城摞城”现象在新郑门遗址中得到鲜明体现。在发掘现场可以看到,在数十米的范围内,自上而下分别叠压着清、明、元、宋等朝代的遗存。在发掘区最底部发掘出了宋代城墙及城门道,城墙两侧的上面还存有金元时期的建筑台基,不同时期的文化遗存互相叠压,再现了开封“城摞城”的独特景观。
 
  自五代修筑新郑门以来,经宋到金,新郑门一直是开封城西向的一个主要通道。元代以后,新郑门逐渐毁弃不用。但新郑门作为一个交通通衢点,一直在发挥着作用,其门道中间的道路历元、明、清一直延续至今。在发掘现场,记者能明显看到车辙印痕,发掘资料表明,这些不同时期的道路,上下完全重合叠压,表现出“路摞路”的独特景观,这也成为诠释开封“城摞城”的一个典型案例。

 
  “直门两重”的瓮城形制
 
  史料记载,新郑门门址“直门两重”,钻探结果亦证实新郑门为“直门两重”的瓮城形制,新郑门城门由宋外城西墙上的城门和瓮城西墙上的瓮门两部分构成。
 
  王三营告诉记者,瓮城起源于战国到秦汉时期,仅用于边防城堡;北宋时期,开始在开封外城上修筑瓮城,东京城是第一个将瓮城建制引入到都城建设中的都城,以前历代都城中均未曾出现过,这在都城建造史上是一个巨大的变化,深刻影响了元明清都城的建设。
 
  开展多学科合作研究
 
  为全方位地推进新郑门遗址考古工作的进行,取得关于新郑门遗址更多、更全面的信息,考古队还引入了多学科合作研究的机制。2015年11月,考古队对发掘区域地表清理后,邀请中国科学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河南省科学院地理研究所的专家来到现场,对发掘区域进行了磁法勘探实验,目的是探测地下文化遗存的埋藏情况,通过不同土质的介质结构、物质组成的不同,推测出地下遗存的性质,并绘制出文化层的叠压剖面图。
 
  在进行磁法测试的同时,专家们还在现场进行了探地雷达测验。据悉,探地雷达是用不同频率的无线电波来确定地下堆积分布的一种无损探测方法,无线电波的频率不同,探测的深度也有区别,以此来探测不同深度地层文化遗存埋藏的空间位置、结构、形态等,并根据不同介质电导率的不同来判读其性质。此外,考古队还通过三维扫描技术对遗存进行空间外形、结构、色彩等扫描,以获得遗存表面的空间坐标。王三营说,三维扫描技术是目前比较成熟的一种获取各种遗存信息的方式,在发掘工作前对地表进行一次扫描,在文化层清理完成后再进行一次全方位的扫描,有利于全方位的记录、保存文化遗存信息。
 
  王三营告诉记者,新郑门遗址的考古发掘保护工作必将进一步丰富北宋东京城大遗址的内涵,弥补北宋东京城遗址钻探多、发掘少的不足,填补北宋东京城研究的一些缺憾和空白,为研究我国古代都城形制、布局的演变补充目前十分缺少的关于北宋东京城的考古材料。(原文刊于《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4月7日4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随笔

新郑门遗址:再现“ 城摞城” 人文历史地理奇观

发布时间: 2017-04-07

  新郑门遗址位于今开封市南郑门村北部、宋城广场南侧,是北宋东京城遗址外城诸城门中保存最完好的一座城门。远远望去,新郑门遗址发掘区被巨大的钢结构大棚覆盖,颇为壮观。
 
  清代院落再现当时生活场景
 
  据开封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王三营介绍,2015年6—10月,一期探方回填保护结束以后,为适应考古工作需要,在新郑门遗址项目建设指挥部的统一协调下,在原址上兴建了一座新的保护大棚。新保护大棚南北长100米,东西宽60米,整体为空间结构的网架,主体用钢结构,中间无一根立柱,顶部及四周用彩钢瓦,顶部约2/5区域采用透明的板材覆盖,保证能够自然采光。

 
  2007年,开封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在新郑门遗址区进行了初步勘探,因当时遗址区尚未拆迁,可钻探区域太少,此次勘探只探清了概况。2012年,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与开封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对新郑门遗址进行发掘。其中,2015年底开始的二期发掘工作尤为引人注目。
 
  王三营告诉记者,二期考古发掘位于一期考古发掘位置的南侧,面积为1000平方米,深度达5米,先后揭露出一层风积沙土层、两层洪水淤积层、一层清代文化层。其中清代文化层共清理出三处院落、五座房屋、三个灶台,坍塌的草房顶、倾圮的土坯和草泥墙清晰可见。其中两处院落东西并列,二者公用一堵围墙,连成一体,院内房屋互借山墙,说明了两处院落的使用者之间非同一般的亲密关系。另一处院落位于此次发掘区域的西南角,只揭露出部分坪面和一段围墙,院落内散落有灶台、砖台、鸡窝等生活设施,以及陶罐、瓷碗、铁锅等生活用品,另外还发现了四处树根朽后留下的空洞。
 
  此次发掘清理出的清代院落,与一期清理出的清代道路、院落、水井、田地等共同组成了一幅完整的清代开封郊区夹路而居的村落场景。整个村落保存完整,道路、院落、房屋、农田等生产要素齐全;灶台、砖台、鸡窝、锅碗瓢盆等生活设施和生活用具齐全;遗址内房屋相接,道路相连,布局紧凑,地势起伏;生活区内供水充足,排水通畅,出入便利,日常设施完善,生活气息浓郁。
 
  鲜明体现“城摞城”现象
 
  “开封城,城摞城,地下埋有几座城”,这句谚语在开封当地广为流传。从考古学上而言,“城摞城”指的是在同一个空间内,不同时期的城池相继而筑。事实上,“城摞城”现象在北京、西安、洛阳、扬州等城址考古上都有体现,比如北魏洛阳城就是在曹魏洛阳城基础上修建而成,“城摞城”现象并非开封独有。但在学者看来,对比不同地区的古城的“城摞城”后就可以发现,开封“城摞城”是这些古城中最典型、最具代表性的城址。
 
  开封“城摞城”现象在新郑门遗址中得到鲜明体现。在发掘现场可以看到,在数十米的范围内,自上而下分别叠压着清、明、元、宋等朝代的遗存。在发掘区最底部发掘出了宋代城墙及城门道,城墙两侧的上面还存有金元时期的建筑台基,不同时期的文化遗存互相叠压,再现了开封“城摞城”的独特景观。
 
  自五代修筑新郑门以来,经宋到金,新郑门一直是开封城西向的一个主要通道。元代以后,新郑门逐渐毁弃不用。但新郑门作为一个交通通衢点,一直在发挥着作用,其门道中间的道路历元、明、清一直延续至今。在发掘现场,记者能明显看到车辙印痕,发掘资料表明,这些不同时期的道路,上下完全重合叠压,表现出“路摞路”的独特景观,这也成为诠释开封“城摞城”的一个典型案例。

 
  “直门两重”的瓮城形制
 
  史料记载,新郑门门址“直门两重”,钻探结果亦证实新郑门为“直门两重”的瓮城形制,新郑门城门由宋外城西墙上的城门和瓮城西墙上的瓮门两部分构成。
 
  王三营告诉记者,瓮城起源于战国到秦汉时期,仅用于边防城堡;北宋时期,开始在开封外城上修筑瓮城,东京城是第一个将瓮城建制引入到都城建设中的都城,以前历代都城中均未曾出现过,这在都城建造史上是一个巨大的变化,深刻影响了元明清都城的建设。
 
  开展多学科合作研究
 
  为全方位地推进新郑门遗址考古工作的进行,取得关于新郑门遗址更多、更全面的信息,考古队还引入了多学科合作研究的机制。2015年11月,考古队对发掘区域地表清理后,邀请中国科学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河南省科学院地理研究所的专家来到现场,对发掘区域进行了磁法勘探实验,目的是探测地下文化遗存的埋藏情况,通过不同土质的介质结构、物质组成的不同,推测出地下遗存的性质,并绘制出文化层的叠压剖面图。
 
  在进行磁法测试的同时,专家们还在现场进行了探地雷达测验。据悉,探地雷达是用不同频率的无线电波来确定地下堆积分布的一种无损探测方法,无线电波的频率不同,探测的深度也有区别,以此来探测不同深度地层文化遗存埋藏的空间位置、结构、形态等,并根据不同介质电导率的不同来判读其性质。此外,考古队还通过三维扫描技术对遗存进行空间外形、结构、色彩等扫描,以获得遗存表面的空间坐标。王三营说,三维扫描技术是目前比较成熟的一种获取各种遗存信息的方式,在发掘工作前对地表进行一次扫描,在文化层清理完成后再进行一次全方位的扫描,有利于全方位的记录、保存文化遗存信息。
 
  王三营告诉记者,新郑门遗址的考古发掘保护工作必将进一步丰富北宋东京城大遗址的内涵,弥补北宋东京城遗址钻探多、发掘少的不足,填补北宋东京城研究的一些缺憾和空白,为研究我国古代都城形制、布局的演变补充目前十分缺少的关于北宋东京城的考古材料。(原文刊于《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4月7日4版)

 

作者:张杰 张清俐

文章出处: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