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园地考古随笔
考古随笔
故地重“游”,别样心境——记与翼城大河口墓地的两次邂逅
发布时间:2017-04-14    文章出处:考古汇    作者:陈海波    点击率:
  以翼城大河口出土文物为主题的展览,已经在全国很多城市展出,在大家为展出的霸国文物唏嘘赞叹的同时,我们这支由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临汾市文物局、翼城县文物旅游局组成的联合考古队时隔三年再一次进驻大河口村,并逐步展开工作。本次工作被称为“翼城县大河口墓地第二期考古发掘”,顾名思义,这次发掘就是第一期发掘的延续,并且再次得到了国家文物局、山西省文物局、各级人民政府的大力支持。
 
  大河口墓地位于山西省翼城县城以东约6公里处大河口村北的高台地上。墓地北望为二峰山,西邻浍河主干道,南邻浍河支流,两河交汇的三角洲正是墓地所在的高台地。从北向南地势逐步降低,为后来修整的层层梯田。自西向东,南北向的沟壑将浍河三角洲切割为多处相对独立的台地,大河口墓地即位于西起第二台地的北端。
大河口墓地位置卫星图
 
  第一期考古发掘期间曾对墓地做过大面积的钻探,经勘探表明,目前的大河口墓地南北长约300米,东西宽约150米,面积约4万余平方米,埋藏着2000余座墓葬和数以百计的灰坑。在一期考古发掘结束后,大河口墓地仍然面临着被盗的威胁,这也就是我们进行第二期发掘的缘由。
     
  第一期发掘期间我曾有幸做为实习学生参加了大河口墓地的发掘,亲身见证了一个湮灭在历史中的国度——霸国的横空出世。学生时代我们对未知事物都会好奇,尤其是所学专业方面的。当快放暑假听学校老师讲大河口墓地会给学生提供实习的机会时,我和宿舍的小伙伴们第一时间都报了名。放假后直接驱车前往翼城,从侯马到翼城大约50公里,车窗外一路上我们仿佛嗅到了上马墓地、横水墓地、天马-曲村遗址、羊舌墓地、凤家坡墓地、桥北墓地……的气息,但并没有想到几年后雎村墓地、陶寺北墓地也会闪现在这张地图上。我相信再过上几年,一定还会有更多的惊喜出现。
 
  到了大河口墓地驻地短暂休息安顿后,我们就前往发掘区。从驻地到发掘区大约步行10分钟,而且是一路上坡。走到山坡尽头后,映入眼帘的是好开阔的一大片平地,地面上密密麻麻分布着方形的坑,以后才知道这些坑是探方发掘找到墓口后,下挖一定深度的墓坑。
发掘区场景(由北向南)
 
  到了工地第一件事情就是参观,在李永敏先生的带领下,我们直接下到了M1017的墓室二层台上,这座墓葬是大河口墓地最为重要的墓葬之一。说实话,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么大的墓葬,心里还是很激动的,看着众多精美的青铜器,思绪万千,仿佛回到了墓主人生活的那个年代。
参观M1017
 
  参观完毕后的几天里我们在工地驻地接受了领队谢尧亭先生的培训。经过他详细讲解后,我们了解到西周墓葬的特点和发掘要求、方法。这对我们接下来的工作有很大的帮助。有了一定理论基础后,加上我们曾经参加过一些田野考古实习,就立即投入了墓葬清理工作中。
 
  刚开始工作中,最让我们感动的是谢尧亭先生在百忙之中还抽出时间亲自指导我们找墓边、辨认活土与死土。他教给我们在田野发掘中的平剖面结合的方法使我们受益匪浅。地层学是考古学中的基本理论,而平剖面结合正是地层学的精髓所在。
谢尧亭先生指导发掘
 
  第一期发掘期间,在大河口墓地实习工作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 尽管时间不长,但是收获很多,掌握了西周墓葬发掘的基本方法,而且认识了很多朋友。记得离开大河口时不知为何竟然伤感的眼圈红了。那时在想还有没有机会再回到这个地方呢?我有预感,我一定会再回来的。后来从媒体上获知大河口墓地先后获得“201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和“2009-2010年度国家文物局田野考古一等奖”,听到这个消息很是兴奋,因为我曾与它同在。
 
  四年后果然应验了我当初的话,我再次来到了大河口墓地,不同的是这次不是以学生的身份实习,而是以工作人员的身份工作。正所谓故地重“游”,别样心境。
 
  两次与大河口邂逅的感触是不一样的,那时做为实习学生,清理好自己负责的墓葬就是做好了工作。那时想的是如何快速找到墓边、如何才能确定棺椁情况、骨架清理到何种程度才算满意……但现在考虑的问题就多了,比如最为重要的安全问题,安全是一切工作的根本,只有保证了人身和文物安全,工作才能顺利进行。执行领队王金平先生每次召开安全会都会说:工作做得再好,安全方面一旦出问题了,一切等于零。这句话深深的印在我脑子里了,其实阐述了安全工作是一切工作的基础,我们要做的就是“安全第一、质量至上”,不可偏废其一。
安全教育会现场
 
  为了保证人身和文物安全,我们做了很多工作。我们安排了安全巡查员专职负责安全隐患的排查。每个房间都配有灭火器,以备不时之需。当墓葬深度达到3米以上且口小底大必须扩方以保证发掘人员的安全。考古工地就近在北侧搭建保卫工房。工地四个角落养狗。说起有来一条大黄狗可谓是大河口墓地保卫工作的“功臣”了,从第一期发掘到第二期发掘这只狗一直在工地。安装监控装置,全方位覆盖到发掘区内的每个角落。工地四周修建护栏,以保证外边的无关人员被隔离在网子外边。保卫人员24小时轮流值班。
 
  我们还引进了红外线对射报警装置和煤气漏气报警装置来加强工地的文物和人身安保工作。同时为了防止工作人员不小心掉入墓坑中,我们设计了专用铁丝网框子,直接扣到墓口上,以到达万无一失。
红外线对射和煤气泄漏报警装置
 
 
自制铁丝网保护框
 
  在发掘质量方面我们对技工们提出了若干要求,并随时检查验收,最为关键的是人骨清理必须到位,要有立体感,给大家的感觉是仿佛看到墓主人睡着了,我们都不忍心打搅他。
M8110清理情况
 
  下面说说我们这两年都做了哪些工作。
 
  2014年6月份,在村民土地赔偿、驻地选址、物资储备、工地活动房搭建等发掘准备工作做好的前提下,7月初我们正式开工进行考古发掘工作。
 
  第二期发掘是在一期勘探的基础上进行的,以勘探结果为依据,确定发掘面积和区域。首先在第一期发掘区域一区、二区的东侧,五区、六区的南侧开始。这一区域顺延编为七区和八区,七区、八区分为东、西两部分,首先发掘西部,西部共计布10×10米的探方50个,东西一排5个探方,南北一列10个探方,发掘面积5000平方米。
大河口墓地二期探方俯视
 
  探方的发掘方法与第一期发掘时相同,采用大面积布方,成片发掘的思路,以便获取相对完整的科学资料。我们按层位揭去所有探方上层土,暴露墓口,拍摄探方全景照后,打掉隔梁,然后将每座墓葬下挖约30厘米,对墓葬进行整体测量绘图、航拍,再按计划分步骤的发掘各个墓葬。
 
  墓葬采取半剖面或多剖面结合的发掘方法。发掘过程包括墓口确认、填土清理、葬具盖板清理、葬具立板清理、人骨清理、二层台清理、葬具底板清理、墓底清理等八个步骤组成。发掘过程中要认真做文字、图表、照相、录像等方面的记录。
 
  我们还总结了绛县横水墓地和大河口墓地一期发掘的经验和教训,并展开了热烈讨论和业务培训。有时候大家会因为一个小问题意见不统一而争得面红耳赤,但都是为了工作,并不存在个人恩怨,工作方面交流结束后大家丢掉严肃,又像往常一样嘻嘻哈哈的开玩笑。我们还制定了《翼城县大河口墓地二期考古发掘工作细则》、《翼城县大河口墓地二期考古发掘突发事件应急预案》、《翼城县大河口墓地二期考古发掘工地安全保障细则》、《翼城县大河口墓地二期考古发掘公众参观考古工地暂行办法》等应用文本,从制度层面上来规范日常工作。
 
  第二期发掘两年以来,在全体同仁的共同努力下,在上级领导的亲切关怀下,我们交出了一幅满意的答卷。
 
  从2014年7月份到2015年3月底,我们完成了七区、八区西部的发掘。七区、八区西部共发现墓葬238座、灰坑45个、房址1座、车马坑1座。
大河口墓地七区、八区鸟瞰(自东北向西南)
 
  我们在M8038发现单棺合葬的现象,在M8044出土的彩绘陶罐,在M7019出土的青铜龙饰都是本墓地以前所不见。在发掘七区中部的M7030时,在其内棺盖板上发现了多件漆器,同时存在其它器物。我们鉴于现场清理的难度以及文物保护的必要性,决定将M7030整体搬迁到室内进行下一步清理。
M8038单棺合葬现象
 
 
M8044彩绘陶罐

M7019青铜龙饰
                        
  2015年4月份到2016年3月份我们开始并完成了九区的发掘工作,九区位于一期发掘五区、六区东侧,发掘面积6000余平方米,布方69个,共发现墓葬361座、灰坑56个、长沟1条。最引人注目的是在M9041和M9043中发现本墓地先前不见的两件卜骨。M9041:2卜骨位于棺内人骨盆上方,M9043:2卜骨位于棺外二层台之上。
 
  在发掘九区墓葬的同时,我们已经计划下一步的工作了。从2015年10月份到12月份,我们完成了七区、八区东部和十区探方的发掘工作,这就为下一步的工作打了好的基础。七区、八区东侧和十区发掘面积合计约8000平方米,布方84个。发现墓葬638座、灰坑52个。这一区域西侧、北侧为七区、八区、九区,东侧紧邻沟边。2016年春节过后,在九区发掘完成之后,我们向南转移进入这一区域。2016年3月份我们完成了十一区探方的发掘工作,十一区发掘面积约4500平方米,布方48个。至此台地最南端的区域我们已经全部揭露。十一区南部的墓葬已经相对稀疏了。
七区、八区东部和十区墓葬分布
 
  另外,要保证工作秩序井然、正常进行,我们还通过有效的管理来实现,比如在出土文物、资料、硬件工具管理方面,工地出土的所有文物都建立了一式三份登记表,移交文物由专人保管,并签字备查,登记表一式三份,一份由文物接受者持有,一份装墓葬资料袋,一份由工地负责人保管。小件器物有专用箱柜保管,另搭建一间专放陶器和人骨的房间。资料专人管理,交接要登记,负责人要审核,有问题必须纠正。硬件工具有专门库房放置,平常用的照相工具、发掘工具、绘图工具、有专门的存放点。
      
墓葬灰坑资料存放点
                       
  最后再说说田野发掘过程中的文物保护和科技考古工作,现场无法保护的我们就地封存,试图搬回室内妥善清理。在田野考古过程中,提高科技考古意识,加强科技投入,多学科合作是目前田野考古学发展的大势所趋。我们注重对各种信息的采集和提取,例如对葬具材料、织物痕迹、器物内部底部土样的提取。另外尽可能的使用多种测绘和记录手段,除了常规的照相、绘图外,我们还使用航拍、使用PhotoScan等软件进行三维建模,试图最大限度的提取科学完整的信息。
 
(文章来源: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山西博物院《发现山西:考古的故事》,山西人民出版社,2016年9月。本文得到了山西大学考古系教授谢尧亭先生、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侯马工作站站长王金平先生的指导,特此感谢!)
(责编:李来玉)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随笔

故地重“游”,别样心境——记与翼城大河口墓地的两次邂逅

发布时间: 2017-04-14

  以翼城大河口出土文物为主题的展览,已经在全国很多城市展出,在大家为展出的霸国文物唏嘘赞叹的同时,我们这支由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临汾市文物局、翼城县文物旅游局组成的联合考古队时隔三年再一次进驻大河口村,并逐步展开工作。本次工作被称为“翼城县大河口墓地第二期考古发掘”,顾名思义,这次发掘就是第一期发掘的延续,并且再次得到了国家文物局、山西省文物局、各级人民政府的大力支持。
 
  大河口墓地位于山西省翼城县城以东约6公里处大河口村北的高台地上。墓地北望为二峰山,西邻浍河主干道,南邻浍河支流,两河交汇的三角洲正是墓地所在的高台地。从北向南地势逐步降低,为后来修整的层层梯田。自西向东,南北向的沟壑将浍河三角洲切割为多处相对独立的台地,大河口墓地即位于西起第二台地的北端。
大河口墓地位置卫星图
 
  第一期考古发掘期间曾对墓地做过大面积的钻探,经勘探表明,目前的大河口墓地南北长约300米,东西宽约150米,面积约4万余平方米,埋藏着2000余座墓葬和数以百计的灰坑。在一期考古发掘结束后,大河口墓地仍然面临着被盗的威胁,这也就是我们进行第二期发掘的缘由。
     
  第一期发掘期间我曾有幸做为实习学生参加了大河口墓地的发掘,亲身见证了一个湮灭在历史中的国度——霸国的横空出世。学生时代我们对未知事物都会好奇,尤其是所学专业方面的。当快放暑假听学校老师讲大河口墓地会给学生提供实习的机会时,我和宿舍的小伙伴们第一时间都报了名。放假后直接驱车前往翼城,从侯马到翼城大约50公里,车窗外一路上我们仿佛嗅到了上马墓地、横水墓地、天马-曲村遗址、羊舌墓地、凤家坡墓地、桥北墓地……的气息,但并没有想到几年后雎村墓地、陶寺北墓地也会闪现在这张地图上。我相信再过上几年,一定还会有更多的惊喜出现。
 
  到了大河口墓地驻地短暂休息安顿后,我们就前往发掘区。从驻地到发掘区大约步行10分钟,而且是一路上坡。走到山坡尽头后,映入眼帘的是好开阔的一大片平地,地面上密密麻麻分布着方形的坑,以后才知道这些坑是探方发掘找到墓口后,下挖一定深度的墓坑。
发掘区场景(由北向南)
 
  到了工地第一件事情就是参观,在李永敏先生的带领下,我们直接下到了M1017的墓室二层台上,这座墓葬是大河口墓地最为重要的墓葬之一。说实话,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么大的墓葬,心里还是很激动的,看着众多精美的青铜器,思绪万千,仿佛回到了墓主人生活的那个年代。
参观M1017
 
  参观完毕后的几天里我们在工地驻地接受了领队谢尧亭先生的培训。经过他详细讲解后,我们了解到西周墓葬的特点和发掘要求、方法。这对我们接下来的工作有很大的帮助。有了一定理论基础后,加上我们曾经参加过一些田野考古实习,就立即投入了墓葬清理工作中。
 
  刚开始工作中,最让我们感动的是谢尧亭先生在百忙之中还抽出时间亲自指导我们找墓边、辨认活土与死土。他教给我们在田野发掘中的平剖面结合的方法使我们受益匪浅。地层学是考古学中的基本理论,而平剖面结合正是地层学的精髓所在。
谢尧亭先生指导发掘
 
  第一期发掘期间,在大河口墓地实习工作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 尽管时间不长,但是收获很多,掌握了西周墓葬发掘的基本方法,而且认识了很多朋友。记得离开大河口时不知为何竟然伤感的眼圈红了。那时在想还有没有机会再回到这个地方呢?我有预感,我一定会再回来的。后来从媒体上获知大河口墓地先后获得“201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和“2009-2010年度国家文物局田野考古一等奖”,听到这个消息很是兴奋,因为我曾与它同在。
 
  四年后果然应验了我当初的话,我再次来到了大河口墓地,不同的是这次不是以学生的身份实习,而是以工作人员的身份工作。正所谓故地重“游”,别样心境。
 
  两次与大河口邂逅的感触是不一样的,那时做为实习学生,清理好自己负责的墓葬就是做好了工作。那时想的是如何快速找到墓边、如何才能确定棺椁情况、骨架清理到何种程度才算满意……但现在考虑的问题就多了,比如最为重要的安全问题,安全是一切工作的根本,只有保证了人身和文物安全,工作才能顺利进行。执行领队王金平先生每次召开安全会都会说:工作做得再好,安全方面一旦出问题了,一切等于零。这句话深深的印在我脑子里了,其实阐述了安全工作是一切工作的基础,我们要做的就是“安全第一、质量至上”,不可偏废其一。
安全教育会现场
 
  为了保证人身和文物安全,我们做了很多工作。我们安排了安全巡查员专职负责安全隐患的排查。每个房间都配有灭火器,以备不时之需。当墓葬深度达到3米以上且口小底大必须扩方以保证发掘人员的安全。考古工地就近在北侧搭建保卫工房。工地四个角落养狗。说起有来一条大黄狗可谓是大河口墓地保卫工作的“功臣”了,从第一期发掘到第二期发掘这只狗一直在工地。安装监控装置,全方位覆盖到发掘区内的每个角落。工地四周修建护栏,以保证外边的无关人员被隔离在网子外边。保卫人员24小时轮流值班。
 
  我们还引进了红外线对射报警装置和煤气漏气报警装置来加强工地的文物和人身安保工作。同时为了防止工作人员不小心掉入墓坑中,我们设计了专用铁丝网框子,直接扣到墓口上,以到达万无一失。
红外线对射和煤气泄漏报警装置
 
 
自制铁丝网保护框
 
  在发掘质量方面我们对技工们提出了若干要求,并随时检查验收,最为关键的是人骨清理必须到位,要有立体感,给大家的感觉是仿佛看到墓主人睡着了,我们都不忍心打搅他。
M8110清理情况
 
  下面说说我们这两年都做了哪些工作。
 
  2014年6月份,在村民土地赔偿、驻地选址、物资储备、工地活动房搭建等发掘准备工作做好的前提下,7月初我们正式开工进行考古发掘工作。
 
  第二期发掘是在一期勘探的基础上进行的,以勘探结果为依据,确定发掘面积和区域。首先在第一期发掘区域一区、二区的东侧,五区、六区的南侧开始。这一区域顺延编为七区和八区,七区、八区分为东、西两部分,首先发掘西部,西部共计布10×10米的探方50个,东西一排5个探方,南北一列10个探方,发掘面积5000平方米。
大河口墓地二期探方俯视
 
  探方的发掘方法与第一期发掘时相同,采用大面积布方,成片发掘的思路,以便获取相对完整的科学资料。我们按层位揭去所有探方上层土,暴露墓口,拍摄探方全景照后,打掉隔梁,然后将每座墓葬下挖约30厘米,对墓葬进行整体测量绘图、航拍,再按计划分步骤的发掘各个墓葬。
 
  墓葬采取半剖面或多剖面结合的发掘方法。发掘过程包括墓口确认、填土清理、葬具盖板清理、葬具立板清理、人骨清理、二层台清理、葬具底板清理、墓底清理等八个步骤组成。发掘过程中要认真做文字、图表、照相、录像等方面的记录。
 
  我们还总结了绛县横水墓地和大河口墓地一期发掘的经验和教训,并展开了热烈讨论和业务培训。有时候大家会因为一个小问题意见不统一而争得面红耳赤,但都是为了工作,并不存在个人恩怨,工作方面交流结束后大家丢掉严肃,又像往常一样嘻嘻哈哈的开玩笑。我们还制定了《翼城县大河口墓地二期考古发掘工作细则》、《翼城县大河口墓地二期考古发掘突发事件应急预案》、《翼城县大河口墓地二期考古发掘工地安全保障细则》、《翼城县大河口墓地二期考古发掘公众参观考古工地暂行办法》等应用文本,从制度层面上来规范日常工作。
 
  第二期发掘两年以来,在全体同仁的共同努力下,在上级领导的亲切关怀下,我们交出了一幅满意的答卷。
 
  从2014年7月份到2015年3月底,我们完成了七区、八区西部的发掘。七区、八区西部共发现墓葬238座、灰坑45个、房址1座、车马坑1座。
大河口墓地七区、八区鸟瞰(自东北向西南)
 
  我们在M8038发现单棺合葬的现象,在M8044出土的彩绘陶罐,在M7019出土的青铜龙饰都是本墓地以前所不见。在发掘七区中部的M7030时,在其内棺盖板上发现了多件漆器,同时存在其它器物。我们鉴于现场清理的难度以及文物保护的必要性,决定将M7030整体搬迁到室内进行下一步清理。
M8038单棺合葬现象
 
 
M8044彩绘陶罐

M7019青铜龙饰
                        
  2015年4月份到2016年3月份我们开始并完成了九区的发掘工作,九区位于一期发掘五区、六区东侧,发掘面积6000余平方米,布方69个,共发现墓葬361座、灰坑56个、长沟1条。最引人注目的是在M9041和M9043中发现本墓地先前不见的两件卜骨。M9041:2卜骨位于棺内人骨盆上方,M9043:2卜骨位于棺外二层台之上。
 
  在发掘九区墓葬的同时,我们已经计划下一步的工作了。从2015年10月份到12月份,我们完成了七区、八区东部和十区探方的发掘工作,这就为下一步的工作打了好的基础。七区、八区东侧和十区发掘面积合计约8000平方米,布方84个。发现墓葬638座、灰坑52个。这一区域西侧、北侧为七区、八区、九区,东侧紧邻沟边。2016年春节过后,在九区发掘完成之后,我们向南转移进入这一区域。2016年3月份我们完成了十一区探方的发掘工作,十一区发掘面积约4500平方米,布方48个。至此台地最南端的区域我们已经全部揭露。十一区南部的墓葬已经相对稀疏了。
七区、八区东部和十区墓葬分布
 
  另外,要保证工作秩序井然、正常进行,我们还通过有效的管理来实现,比如在出土文物、资料、硬件工具管理方面,工地出土的所有文物都建立了一式三份登记表,移交文物由专人保管,并签字备查,登记表一式三份,一份由文物接受者持有,一份装墓葬资料袋,一份由工地负责人保管。小件器物有专用箱柜保管,另搭建一间专放陶器和人骨的房间。资料专人管理,交接要登记,负责人要审核,有问题必须纠正。硬件工具有专门库房放置,平常用的照相工具、发掘工具、绘图工具、有专门的存放点。
      
墓葬灰坑资料存放点
                       
  最后再说说田野发掘过程中的文物保护和科技考古工作,现场无法保护的我们就地封存,试图搬回室内妥善清理。在田野考古过程中,提高科技考古意识,加强科技投入,多学科合作是目前田野考古学发展的大势所趋。我们注重对各种信息的采集和提取,例如对葬具材料、织物痕迹、器物内部底部土样的提取。另外尽可能的使用多种测绘和记录手段,除了常规的照相、绘图外,我们还使用航拍、使用PhotoScan等软件进行三维建模,试图最大限度的提取科学完整的信息。
 
(文章来源: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山西博物院《发现山西:考古的故事》,山西人民出版社,2016年9月。本文得到了山西大学考古系教授谢尧亭先生、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侯马工作站站长王金平先生的指导,特此感谢!)
(责编:李来玉)
 

作者:陈海波

文章出处:考古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