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园地考古随笔
考古随笔
海昏侯考古领队杨军:年度十大考古发现是考古学界的风向标
发布时间:2017-04-19    文章出处:澎湃新闻    作者:熊丰    点击率:
  【编者按】2016年度十大考古新发现于4月12日在京揭晓,宁夏青铜峡鸽子山遗址、贵州贵安新区牛坡洞洞穴遗址、湖北天门石家河遗址、福建永春苦寨坑原始青瓷窑址、陕西凤翔雍山血池秦汉祭祀遗址、北京通州汉代路县故城遗址、浙江慈溪上林湖后司岙唐五代秘色瓷窑址、上海青浦青龙镇遗址、山西河津固镇宋金瓷窑址、湖南桂阳桐木岭矿冶遗址从25个初选项目中脱颖而出,最终获评为年度十大考古发现。哪些因素使得上述十项考古成果最终脱颖而出呢?十大考古发现的评选标准主要又有哪些?每年的十大考古发现,对于我们国家的考古工作,又有着什么样的启示?带着这些问题,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专访了海昏侯墓考古领队杨军先生——海昏侯墓也在去年入围了2015年的十大考古新发现——请他从一个考古工作者的角度,来谈一谈十大考古发现的评选及其意义。
杨军
 
  “今年的‘十大’我预测对了七个”
 
  澎湃新闻:一年一度的十大考古发现评选可谓是中国考古学界最为重要的活动,我知道基本上所有对考古感兴趣、或是考古工作的从业人员,在正式的结果揭晓前,都会有一个自己的预测。能否跟我们介绍一下您今年的预测?
 
  杨军:的确,自从有十大考古发现评选这个活动以来,我每年都会做一个预测,我们同事之间也会互相猜,跟押宝一样,很好玩。我今年预测对了7个,有三个没猜中,分别是宁夏青铜峡鸽子山遗址、山西河津固镇宋金瓷窑址还有湖南桂阳桐木岭矿冶遗址。
 
  “‘十大’是中国考古界的风向标”
 
  澎湃新闻:离结果揭晓已经有好几天了,回过头来再看看,您还会觉得上述三个项目的入选出乎意料吗?
 
  杨军:不会。有两点我必须说明:首先,今年入围的二十五个项目真的都很强,从专业角度来说 ,都不存在短板,选谁和不选谁,真的很难取舍;其次,我不是参与评选的评委,他们的水平比我高,我很单纯地把自己看作是一名考古工作者和研究者。这个感觉,有点像高考的考生去研究高考试题,为什么会出这几道题,答案为什么是这样的,对我来说,其实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我个人觉得,每年的年度十大考古新发现,可以说是中国考古学的一个风向标,告诉我们考古应该怎么做,为我们把握考古工作的走向。
 
  今年的十大考古发现,在时间上,从旧石器时代一直跨越到明清,这已经不是上下五千年了,而是把中国这片土地上上万年的历史给串了起来,为我们理清了中国文化的脉络的某一个侧面。从空间上来说,今年的十大考古发现,拓宽了我们考古学的视野。比如对于聚落的考古,过去我们的工作主要围绕都城展开,很少关注村镇,但今年青龙镇的考古发现最终入围“十大”,对我们这些考古工作者而言就是一个提醒,告诉我们以后要多注意村镇一级的聚落遗址。北京通州汉代路县故城遗址的考古发掘,也是一个类似的例子。
青龙镇发掘现场航拍图
 
  还有比如说湖南桂阳桐木岭矿冶遗址,要知道在古代各类冶金技术中,炼锌技术出现和成熟时期都是最晚的,桐木岭遗址的考古发现对于了解古代冶炼流程、复原古代冶炼工艺提供了实证,对我们国家的冶金史研究也有重大意义。
 
  在很长时间里,外界对于考古工作都有一个刻板印象,就是考古等于挖墓。但你看今年的十大考古发现,没有一个跟墓葬有关。在今年入围初选的25个考古发现中,有四个是墓葬,但最后一个都没有入选最后的“十大”,就连我原本认为希望很大的河南洛阳西朱村曹魏墓也落选了。这就是我说的“风向标”的意思:墓葬当然非常重要,但它绝不等同于考古。十大考古发现的评选,对于我们的考古工作有极大的导向性,它告诉我们下一个阶段的考古发掘应该怎么走,哪些领域更值得关注。
河南洛阳西朱村曹魏墓
 
  考古理念和方法上的创新
 
  澎湃新闻:“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对于我们这些外行来说,可能比较吸引我们的是挖出来了多少东西,然而对于一个考古工作者来说,重要的是一个考古发现能给出多少信息以及是否在考古的方法和理念上有所创新。今年的十大考古发现中,有哪些方法和理念上的创新是您觉得值得一提的?
 
  杨军:我随便举两个例子。第一个是宁夏青铜峡鸽子山遗址,它到目前为止也只挖了180平方米,不到8探方(一探方为5×5平方米)。但是,就是在这么小的空间里,却获取了逾万件石制品,包括各类细石器、精美的小型两面器和形制多样的石磨盘、石磨棒;还发现数枚直径不足2毫米的串珠、鸵鸟蛋皮及装饰品。不夸张地说,考古队在一百余平米的空间内,获得了几百甚至上千平米的遗址所具有的信息,特别是这些微小的装饰品的发现,刷新了我们对万年前人类认知水平和加工微小物品能力的认识。之所以能够收获这样的成果,是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与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和中国科学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华东师范大学等多家单位通力合作的结果。在考古工作中既有高科技的运用,也有多学科的视角。
鸽子山遗址出土鸵鸟蛋皮串珠
 
  还有一个是浙江慈溪上林湖后司岙唐五代秘色瓷窑址,在之前我们同行的预测中,基本都认为它会入围“十大”,因为秘色瓷是皇帝御用的嘛,一般和帝王家相关的考古发现,基本都会入围,但我想说一下的是它在陶瓷考古方法上的创新。
秘色瓷窑址发掘现场
 
  秘色瓷的考古团队首选对整个窑厂进行了专门的调查,对所有的窑具、窑炉砖块以及各种青瓷产品,再进行三维扫描,制作三维立体图,使每一件编号器物都有清晰的三维座标,并且由此确定了哪个是秘色瓷的窑址。其次,为防止遗失重要信息,考古团队在10×10米探方的基础上,以九宫格法将整个探方划分成九格,每一小格独立采集标本。最后还通过水陆结合的方法,获取了上林湖湖底地形地貌,这一方法也为以后为内陆浅水水域的水下考古提供了借鉴。
 
  最后我还是想说,十大考古发现的评委们,他们是非常有水平的,首先他们要有一个良好的大局观,站在全国的视角,来考察不同地域、不同时空范围内的考古发现。其次,他们还对考古学的发展也有着使命感,要通过“十大”的评选结果来引导考古学的发展方向,告诉广大的考古工作者:哪些过去不被重视的领域,现在应该予以重视;哪些理念和方法,值得借鉴和推广。
 
(责编:李来玉)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随笔

海昏侯考古领队杨军:年度十大考古发现是考古学界的风向标

发布时间: 2017-04-19

  【编者按】2016年度十大考古新发现于4月12日在京揭晓,宁夏青铜峡鸽子山遗址、贵州贵安新区牛坡洞洞穴遗址、湖北天门石家河遗址、福建永春苦寨坑原始青瓷窑址、陕西凤翔雍山血池秦汉祭祀遗址、北京通州汉代路县故城遗址、浙江慈溪上林湖后司岙唐五代秘色瓷窑址、上海青浦青龙镇遗址、山西河津固镇宋金瓷窑址、湖南桂阳桐木岭矿冶遗址从25个初选项目中脱颖而出,最终获评为年度十大考古发现。哪些因素使得上述十项考古成果最终脱颖而出呢?十大考古发现的评选标准主要又有哪些?每年的十大考古发现,对于我们国家的考古工作,又有着什么样的启示?带着这些问题,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专访了海昏侯墓考古领队杨军先生——海昏侯墓也在去年入围了2015年的十大考古新发现——请他从一个考古工作者的角度,来谈一谈十大考古发现的评选及其意义。
杨军
 
  “今年的‘十大’我预测对了七个”
 
  澎湃新闻:一年一度的十大考古发现评选可谓是中国考古学界最为重要的活动,我知道基本上所有对考古感兴趣、或是考古工作的从业人员,在正式的结果揭晓前,都会有一个自己的预测。能否跟我们介绍一下您今年的预测?
 
  杨军:的确,自从有十大考古发现评选这个活动以来,我每年都会做一个预测,我们同事之间也会互相猜,跟押宝一样,很好玩。我今年预测对了7个,有三个没猜中,分别是宁夏青铜峡鸽子山遗址、山西河津固镇宋金瓷窑址还有湖南桂阳桐木岭矿冶遗址。
 
  “‘十大’是中国考古界的风向标”
 
  澎湃新闻:离结果揭晓已经有好几天了,回过头来再看看,您还会觉得上述三个项目的入选出乎意料吗?
 
  杨军:不会。有两点我必须说明:首先,今年入围的二十五个项目真的都很强,从专业角度来说 ,都不存在短板,选谁和不选谁,真的很难取舍;其次,我不是参与评选的评委,他们的水平比我高,我很单纯地把自己看作是一名考古工作者和研究者。这个感觉,有点像高考的考生去研究高考试题,为什么会出这几道题,答案为什么是这样的,对我来说,其实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我个人觉得,每年的年度十大考古新发现,可以说是中国考古学的一个风向标,告诉我们考古应该怎么做,为我们把握考古工作的走向。
 
  今年的十大考古发现,在时间上,从旧石器时代一直跨越到明清,这已经不是上下五千年了,而是把中国这片土地上上万年的历史给串了起来,为我们理清了中国文化的脉络的某一个侧面。从空间上来说,今年的十大考古发现,拓宽了我们考古学的视野。比如对于聚落的考古,过去我们的工作主要围绕都城展开,很少关注村镇,但今年青龙镇的考古发现最终入围“十大”,对我们这些考古工作者而言就是一个提醒,告诉我们以后要多注意村镇一级的聚落遗址。北京通州汉代路县故城遗址的考古发掘,也是一个类似的例子。
青龙镇发掘现场航拍图
 
  还有比如说湖南桂阳桐木岭矿冶遗址,要知道在古代各类冶金技术中,炼锌技术出现和成熟时期都是最晚的,桐木岭遗址的考古发现对于了解古代冶炼流程、复原古代冶炼工艺提供了实证,对我们国家的冶金史研究也有重大意义。
 
  在很长时间里,外界对于考古工作都有一个刻板印象,就是考古等于挖墓。但你看今年的十大考古发现,没有一个跟墓葬有关。在今年入围初选的25个考古发现中,有四个是墓葬,但最后一个都没有入选最后的“十大”,就连我原本认为希望很大的河南洛阳西朱村曹魏墓也落选了。这就是我说的“风向标”的意思:墓葬当然非常重要,但它绝不等同于考古。十大考古发现的评选,对于我们的考古工作有极大的导向性,它告诉我们下一个阶段的考古发掘应该怎么走,哪些领域更值得关注。
河南洛阳西朱村曹魏墓
 
  考古理念和方法上的创新
 
  澎湃新闻:“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对于我们这些外行来说,可能比较吸引我们的是挖出来了多少东西,然而对于一个考古工作者来说,重要的是一个考古发现能给出多少信息以及是否在考古的方法和理念上有所创新。今年的十大考古发现中,有哪些方法和理念上的创新是您觉得值得一提的?
 
  杨军:我随便举两个例子。第一个是宁夏青铜峡鸽子山遗址,它到目前为止也只挖了180平方米,不到8探方(一探方为5×5平方米)。但是,就是在这么小的空间里,却获取了逾万件石制品,包括各类细石器、精美的小型两面器和形制多样的石磨盘、石磨棒;还发现数枚直径不足2毫米的串珠、鸵鸟蛋皮及装饰品。不夸张地说,考古队在一百余平米的空间内,获得了几百甚至上千平米的遗址所具有的信息,特别是这些微小的装饰品的发现,刷新了我们对万年前人类认知水平和加工微小物品能力的认识。之所以能够收获这样的成果,是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与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和中国科学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华东师范大学等多家单位通力合作的结果。在考古工作中既有高科技的运用,也有多学科的视角。
鸽子山遗址出土鸵鸟蛋皮串珠
 
  还有一个是浙江慈溪上林湖后司岙唐五代秘色瓷窑址,在之前我们同行的预测中,基本都认为它会入围“十大”,因为秘色瓷是皇帝御用的嘛,一般和帝王家相关的考古发现,基本都会入围,但我想说一下的是它在陶瓷考古方法上的创新。
秘色瓷窑址发掘现场
 
  秘色瓷的考古团队首选对整个窑厂进行了专门的调查,对所有的窑具、窑炉砖块以及各种青瓷产品,再进行三维扫描,制作三维立体图,使每一件编号器物都有清晰的三维座标,并且由此确定了哪个是秘色瓷的窑址。其次,为防止遗失重要信息,考古团队在10×10米探方的基础上,以九宫格法将整个探方划分成九格,每一小格独立采集标本。最后还通过水陆结合的方法,获取了上林湖湖底地形地貌,这一方法也为以后为内陆浅水水域的水下考古提供了借鉴。
 
  最后我还是想说,十大考古发现的评委们,他们是非常有水平的,首先他们要有一个良好的大局观,站在全国的视角,来考察不同地域、不同时空范围内的考古发现。其次,他们还对考古学的发展也有着使命感,要通过“十大”的评选结果来引导考古学的发展方向,告诉广大的考古工作者:哪些过去不被重视的领域,现在应该予以重视;哪些理念和方法,值得借鉴和推广。
 
(责编:李来玉)
 

作者:熊丰

文章出处: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