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园地考古随笔
考古随笔
写在《曹操高陵》出版之后
发布时间:2017-04-19    文章出处:文博中国    作者:潘伟斌    点击率:
  曹操高陵的发掘工作始于2008年12月,结束于2011年6月。其间发掘工作受到干扰,有段时间甚至停滞不前。但是,考古队顶住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使这两座墓的发掘工作基本完成,为曹操墓和曹操高陵位置的最终确认提供了考古资料,并且得到学术界的认可,这让我们备感欣慰。

 
  发掘工作结束后,我们随即展开了对资料的整理和文物修复工作。当初考虑到安全问题,出土的文物有相当一段时间保存在安阳市博物馆仓库内。因为条件所限,整理工作无法深入开展,因此耽误了一年多时间。直到2011年9月16日文物被运抵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整理工作才得以全面展开,这也是本报告迟迟不能面世的原因之一。
 
  由于出土文物众多,破损极为严重,拼对和修复任务十分繁重,加上许多新发现都需要有一个消化和认知过程,因此,整理工作和报告的编写工作持续了约四年时间,至2016年基本结束。
 
  现在,考古报告终于要与大家见面了,这也让我长舒一口气:给大家一个交代,是我这几年的一大心愿。
 
  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考古队不得不仓促撤离,原来我们制订的计划落空,许多工作没有在这次发掘中得以完成,留下了许多遗憾。比如我们在考古过程中发现的地面建筑遗迹,由于发掘面积过小,难以确定其范围、规模、结构和性质;陵墓前的神道是否存在,其位置长度和两侧的附属设施怎么样,没有得到解决;陵园范围的调查和最终确认仍然存在问题;陵园内的陪葬墓没有调查清楚;高陵周边的古地理环境及其变迁没有机会进行调查。因此,准确地说,这本报告并不完全,所有这些都不能不让人感到遗憾和惋惜。
 
  不过,曹操高陵的考古工作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解决的学术问题还有很多,不可能在短期内一次性完成,未来的工作之路还很漫长。更重要的是,需要有一个正确的工作思路。我们坚信,在各级政府的正确领导和大力支持下,在社会大环境改善的情况下,考古工作仍会继续进行,上述学术问题终将得到解决。
 
  由于时间紧迫和人手、场地、技术力量所限,本报告并没有能够将出土文物全部收录进来。比如画像石,因为数量特别巨大,拼对和复原工作需要大量人力、物力,非短时间能够完成,因此,暂时没有完全收录进来,仅作简要介绍。又如出土的铁器,因为数量太大,锈蚀严重,极易毁坏,需要去锈和加固处理,大量工作需要在实验室内进行,更需要多学科综合研究,包括其制作工艺、金相分析、锈蚀机理等,由于目前条件所限,亦非短时间内能够完成。个别铁器因为已经做了封存保护处理,考虑到这些铁器极易锈蚀,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贸然打开包装,会加快其锈蚀损坏,因此暂时没有处理,这也就影响了对这些文物的分类和整理,故在本报告中也没有进行详细介绍。此外,出土的漆木器的保护和修复、研究工作,更需要在实验室内进行,由于工作人员所限,故没有深入展开,在本报告中仅作简单介绍。
 
  除上述内容外,有关高陵出土文物的深入研究工作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有待深入展开。比如画像石的功用、内容、雕刻技法、石料来源,出土玉器的质料分析、制作工艺,出土丝织品的种类、材质,出土石牌内容的考证,等等。此外还有对陵园的进一步调查、陵园内的布局、地面建筑的进一步清理,以及对这些建筑的规模、功能和结构的认识、墓葬建筑材料制作工艺研究、神道勘察、周边古环境调查,等等。这些问题都不同程度地会影响读者对曹操高陵的全面认识,所以,我们仍会不懈努力。随着本报告的出版和初步整理工作的结束,上述相关研究工作亦会逐步展开,具体成果敬请大家耐心等待。
 
  回首当年,我们不能忘记在曹操高陵的发现、发掘过程中所发生的点点滴滴,更不能忘记那些给予我们帮助、支持我们完成考古工作的专家学者和各级领导。在我们受到社会舆论质疑之时,在我们遭受来自各方面压力的情况下,各级领导仍然对考古队高度信任,在政策上予以保证,成为我们精神上的坚强依靠。同时,许多学界同人也给予我们无私的指导和帮助。当然,关心曹操高陵、支持我们工作、给予我们帮助的人还有许多,这里不再一一罗列。总之,所有这些都让我们既感动又温暖,在此,我代表考古队全体成员,向所有关心曹操高陵和支持我们工作的人表示由衷的感谢和深深的敬意!
 
(《曹操高陵》,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编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年10月出版,定价:328元)
 
(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7年4月14日6版)
(责编:李来玉)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随笔

写在《曹操高陵》出版之后

发布时间: 2017-04-19

  曹操高陵的发掘工作始于2008年12月,结束于2011年6月。其间发掘工作受到干扰,有段时间甚至停滞不前。但是,考古队顶住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使这两座墓的发掘工作基本完成,为曹操墓和曹操高陵位置的最终确认提供了考古资料,并且得到学术界的认可,这让我们备感欣慰。

 
  发掘工作结束后,我们随即展开了对资料的整理和文物修复工作。当初考虑到安全问题,出土的文物有相当一段时间保存在安阳市博物馆仓库内。因为条件所限,整理工作无法深入开展,因此耽误了一年多时间。直到2011年9月16日文物被运抵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整理工作才得以全面展开,这也是本报告迟迟不能面世的原因之一。
 
  由于出土文物众多,破损极为严重,拼对和修复任务十分繁重,加上许多新发现都需要有一个消化和认知过程,因此,整理工作和报告的编写工作持续了约四年时间,至2016年基本结束。
 
  现在,考古报告终于要与大家见面了,这也让我长舒一口气:给大家一个交代,是我这几年的一大心愿。
 
  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考古队不得不仓促撤离,原来我们制订的计划落空,许多工作没有在这次发掘中得以完成,留下了许多遗憾。比如我们在考古过程中发现的地面建筑遗迹,由于发掘面积过小,难以确定其范围、规模、结构和性质;陵墓前的神道是否存在,其位置长度和两侧的附属设施怎么样,没有得到解决;陵园范围的调查和最终确认仍然存在问题;陵园内的陪葬墓没有调查清楚;高陵周边的古地理环境及其变迁没有机会进行调查。因此,准确地说,这本报告并不完全,所有这些都不能不让人感到遗憾和惋惜。
 
  不过,曹操高陵的考古工作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解决的学术问题还有很多,不可能在短期内一次性完成,未来的工作之路还很漫长。更重要的是,需要有一个正确的工作思路。我们坚信,在各级政府的正确领导和大力支持下,在社会大环境改善的情况下,考古工作仍会继续进行,上述学术问题终将得到解决。
 
  由于时间紧迫和人手、场地、技术力量所限,本报告并没有能够将出土文物全部收录进来。比如画像石,因为数量特别巨大,拼对和复原工作需要大量人力、物力,非短时间能够完成,因此,暂时没有完全收录进来,仅作简要介绍。又如出土的铁器,因为数量太大,锈蚀严重,极易毁坏,需要去锈和加固处理,大量工作需要在实验室内进行,更需要多学科综合研究,包括其制作工艺、金相分析、锈蚀机理等,由于目前条件所限,亦非短时间内能够完成。个别铁器因为已经做了封存保护处理,考虑到这些铁器极易锈蚀,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贸然打开包装,会加快其锈蚀损坏,因此暂时没有处理,这也就影响了对这些文物的分类和整理,故在本报告中也没有进行详细介绍。此外,出土的漆木器的保护和修复、研究工作,更需要在实验室内进行,由于工作人员所限,故没有深入展开,在本报告中仅作简单介绍。
 
  除上述内容外,有关高陵出土文物的深入研究工作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有待深入展开。比如画像石的功用、内容、雕刻技法、石料来源,出土玉器的质料分析、制作工艺,出土丝织品的种类、材质,出土石牌内容的考证,等等。此外还有对陵园的进一步调查、陵园内的布局、地面建筑的进一步清理,以及对这些建筑的规模、功能和结构的认识、墓葬建筑材料制作工艺研究、神道勘察、周边古环境调查,等等。这些问题都不同程度地会影响读者对曹操高陵的全面认识,所以,我们仍会不懈努力。随着本报告的出版和初步整理工作的结束,上述相关研究工作亦会逐步展开,具体成果敬请大家耐心等待。
 
  回首当年,我们不能忘记在曹操高陵的发现、发掘过程中所发生的点点滴滴,更不能忘记那些给予我们帮助、支持我们完成考古工作的专家学者和各级领导。在我们受到社会舆论质疑之时,在我们遭受来自各方面压力的情况下,各级领导仍然对考古队高度信任,在政策上予以保证,成为我们精神上的坚强依靠。同时,许多学界同人也给予我们无私的指导和帮助。当然,关心曹操高陵、支持我们工作、给予我们帮助的人还有许多,这里不再一一罗列。总之,所有这些都让我们既感动又温暖,在此,我代表考古队全体成员,向所有关心曹操高陵和支持我们工作的人表示由衷的感谢和深深的敬意!
 
(《曹操高陵》,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编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年10月出版,定价:328元)
 
(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7年4月14日6版)
(责编:李来玉)

作者:潘伟斌

文章出处:文博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