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园地考古随笔
考古随笔
探幽白莲洞原始人遗址
发布时间:2017-07-24    文章出处: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高茵颖    点击率:
  广西柳州市西南郊白面山的白莲洞遗址,是一个半隐蔽的岩厦式洞窟。方向正南,洞口高五六米,宽18米,高出现在地面27米。洞口中央有一巨大的慈花状石钟乳,“白莲”洞因此得名。

  据了解,1956年,中国科学院野外考察队在柳州地区进行古人类调查时,曾在洞内的乱层中发现打制的石器和磨制骨针、骨椎等。这些标本后经专家鉴定,认为属于旧石器时代晚期遗物。1961年,柳州市将这处遗址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白莲洞横贯整个洞室的一个厚钙华板(盖板)将洞分为上下两层。上层为含螺壳的(灰黄色)文化层,根据伴生动物的组合,可以判定其地质年代为全新世早期。钙华板以下为褐色土状堆积,上部含有螺壳,下部无螺壳,但有不少现在当地已灭绝的动物遗迹,如大熊猫、剑齿象、犀牛等的牙齿化石,其年代为更新世晚期。整个白莲洞可分为三个文化期:最上层是含夹砂陶片的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最下层是含绝灭动物化石和打制石器的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在这两层中间有一个具有过渡特点的文化,它以原始穿孔砾石、具有细石器风貌的燧石小石器并同时伴随着粗犷砾石石器为特点。穿孔砾石又称“重石”,是利用较大的砾石两面相对穿孔而成的,根据现代民族学的资料得知,它可做为加重物,附加在挖土棒上,作为原始的农具。至于燧石小石器在中国南方洞穴还是少见的,值得深入研究。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在旧石器时代的层面上,除了出土了人牙化石,还有两处人工用火的遗迹——烧火坑。像这样一个包含着旧石器时代晚期、过渡期、新石器时代早期三个文化遗物的洞穴遗址,还是比较少见的。它对探索中国南方地区的旧石器时代文化,如何通过旧石器时代向新石器时代过渡,提供了重要材料。

  白莲洞本身不仅有包含文化遗址的外厅部分,其后还有一个迷宫似的狭长穴道,蜿蜒曲折,直通深处。我们沿着贴壁的小道鱼贯而入,左侧是一个深坑,内中怪石密布,起伏有序。头顶上到处悬挂着钟乳石,有的地段还在淅淅沥沥地滴着水,下承着正在生长着的石笋。我们从临时搭起的木梯下到另一个层面,这里支洞纵横,仿佛置身于迷宫中,到处可见正在形成中的石幔、石钟乳,在边缘地方向下望去,黑黝黝地好似无底深渊,扔下石块,隔一会儿才可听到叮咚的溅水声。同行的导游说,要不是枯水季节,大家还可以乘船畅游地下河。

  如今,长穴道中还建起了洞穴博物馆。博物馆利用种种地质现象介绍有关的洞穴科学知识,洞内还用泥塑的形式重现了近古人类的洞穴生活情景。这里与其他已开放的溶洞不同,是以洞穴科学展览为主要内容。站在洞前的平台上,我们看到了被复原的许许多多的古动物的形象,“史前的动物园”让人大开眼界。而山前的陈列室,则陈列着柳江流域有关的古人类和古生物的重要发现物,其中包括著名的柳城巨狱洞、笔架山动物群、柳江人、麒麟山人、甘前岩人、都乐岩人等遗址的重要文物。

  (原文刊于:《人民日报海外版》2017年07月24日第12版)

责编:韩翰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随笔

探幽白莲洞原始人遗址

发布时间: 2017-07-24

  广西柳州市西南郊白面山的白莲洞遗址,是一个半隐蔽的岩厦式洞窟。方向正南,洞口高五六米,宽18米,高出现在地面27米。洞口中央有一巨大的慈花状石钟乳,“白莲”洞因此得名。

  据了解,1956年,中国科学院野外考察队在柳州地区进行古人类调查时,曾在洞内的乱层中发现打制的石器和磨制骨针、骨椎等。这些标本后经专家鉴定,认为属于旧石器时代晚期遗物。1961年,柳州市将这处遗址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白莲洞横贯整个洞室的一个厚钙华板(盖板)将洞分为上下两层。上层为含螺壳的(灰黄色)文化层,根据伴生动物的组合,可以判定其地质年代为全新世早期。钙华板以下为褐色土状堆积,上部含有螺壳,下部无螺壳,但有不少现在当地已灭绝的动物遗迹,如大熊猫、剑齿象、犀牛等的牙齿化石,其年代为更新世晚期。整个白莲洞可分为三个文化期:最上层是含夹砂陶片的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最下层是含绝灭动物化石和打制石器的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在这两层中间有一个具有过渡特点的文化,它以原始穿孔砾石、具有细石器风貌的燧石小石器并同时伴随着粗犷砾石石器为特点。穿孔砾石又称“重石”,是利用较大的砾石两面相对穿孔而成的,根据现代民族学的资料得知,它可做为加重物,附加在挖土棒上,作为原始的农具。至于燧石小石器在中国南方洞穴还是少见的,值得深入研究。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在旧石器时代的层面上,除了出土了人牙化石,还有两处人工用火的遗迹——烧火坑。像这样一个包含着旧石器时代晚期、过渡期、新石器时代早期三个文化遗物的洞穴遗址,还是比较少见的。它对探索中国南方地区的旧石器时代文化,如何通过旧石器时代向新石器时代过渡,提供了重要材料。

  白莲洞本身不仅有包含文化遗址的外厅部分,其后还有一个迷宫似的狭长穴道,蜿蜒曲折,直通深处。我们沿着贴壁的小道鱼贯而入,左侧是一个深坑,内中怪石密布,起伏有序。头顶上到处悬挂着钟乳石,有的地段还在淅淅沥沥地滴着水,下承着正在生长着的石笋。我们从临时搭起的木梯下到另一个层面,这里支洞纵横,仿佛置身于迷宫中,到处可见正在形成中的石幔、石钟乳,在边缘地方向下望去,黑黝黝地好似无底深渊,扔下石块,隔一会儿才可听到叮咚的溅水声。同行的导游说,要不是枯水季节,大家还可以乘船畅游地下河。

  如今,长穴道中还建起了洞穴博物馆。博物馆利用种种地质现象介绍有关的洞穴科学知识,洞内还用泥塑的形式重现了近古人类的洞穴生活情景。这里与其他已开放的溶洞不同,是以洞穴科学展览为主要内容。站在洞前的平台上,我们看到了被复原的许许多多的古动物的形象,“史前的动物园”让人大开眼界。而山前的陈列室,则陈列着柳江流域有关的古人类和古生物的重要发现物,其中包括著名的柳城巨狱洞、笔架山动物群、柳江人、麒麟山人、甘前岩人、都乐岩人等遗址的重要文物。

  (原文刊于:《人民日报海外版》2017年07月24日第12版)

责编:韩翰

作者:高茵颖

文章出处: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