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园地考古随笔
考古随笔
蒙古考察纪行
发布时间:2017-07-24    文章出处:“人大考古”微信公众号    作者:王晓琨    点击率:
  应蒙古国国家博物馆奥德巴特研究员的邀请,2017年7月17-21日,中国人民大学考古文博系一行五人组成考察团,对蒙古国乌兰巴托、鄂尔浑省等地的遗址和博物馆进行了考察,下面是这次考察的简要记录。
  
  7月17日8:50,考察团成员魏坚、李梅田、王晓琨、刘未、张林虎五人,乘坐CA901次航班,2小时后到达蒙古国乌兰巴托成吉思汗国际机场。


考察团在首都机场

  在乌兰巴托吃过午饭后,驱车300多公里,19:30到达奥德巴特研究员主持发掘的阿尔根高则高尔墓地,该墓地分布有120余座墓葬,地表可见明显的石堆。大型的石堆以石块垒成高近一米的方形,内侧填土,大者边长7-8米;小型的石堆低矮,略成方形。墓穴为土坑,大者有洞室墓,有斜坡墓道,墓穴深近6-7米,葬1-3具木棺;小者土坑竖穴,多有偏洞室,有木棺。根据目前测定的时代数据,从公元前1世纪至公元2世纪。他们正在清理一座较大的墓葬,方形台子,边长7米左右,还没有清理到墓口。据墓葬形制和出土物判断,当属东汉以来的鲜卑墓葬,魏坚教授认为此类墓葬或许是史籍中所谓“十余万落,自号鲜卑”的匈奴人。

  阿尔根高则高尔考古工地的管理,井井有条,5个洁白的蒙古包,散落在山岗,旁边有柴油发电机、洗手池,简易洗澡间、排球场、厕所等生活设施,环保设施非常齐全。晚住附近的额尔登特市。


考察团与奥德巴特研究员在一起

  7月18日,星期二。8:30,考察团自额尔登特市向西北行40公里,到达包克图(蒙古语意为鹿)岩画点,这个岩画点位于色楞格河主河道东侧的小支流的北岸,它的小地名是毕其格图哈特(蒙古语意为有文字的山岩),最早是因为在山上发现了蒙古文的文字题记而命名的。岩画彩绘在阳坡的山崖,红色染料,图案可以辨识出人物、鹿、马等动物,岩画的数量不多,50幅左右。保存状况一般,蒙古学者用白色的粉笔描绘了岩画的轮廓,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图像识别。午饭后,考察团一行参观了鄂尔浑省博物馆,展厅不大,包括古生物、动植物标本、民族文物、革命文物等四个部分,缺少考古发现和相关文物,动植物标本制作精良,当地的狼、豹子、黑熊等野生动物标本很齐全。


毕其格图哈特岩画

  14点,考察夏勒干特匈奴墓地,这是2015年新发现的一处大型贵族墓地,墓葬数量在200座以上。墓地在两个山梁之间,西北-东南向的山坡上,墓地西南约2公里就是色楞格河。墓葬略高于地表,四周用石块围成方框,有的是圆角方形,边长5米—35米不等,墓葬多数10米见方,墓道向坡下,多朝向东南方向,有的偏向一侧。方框中央大多塌陷,深浅不一,有的早年即遭盗掘,也有保存完整者。这是继诺彥乌拉、呼尼河等大型匈奴墓地后的又一项重要考古发现。


夏勒干特墓地地表


考察团在色楞格河边

  7月19日,星期三。8:30,考察团从额尔登特驾车去泰米尔乌兰胡硕遗址,两地相距200余公里,一路沿着草原公路西南行。路上各种田鼠跳跃,随处可以见到成片的羊群、马群,经过鄂尔浑河,中午12点,车过贺西格恩德尔县城,打尖吃饭。

  17:30,到达蒙古国历史与考古研究所的特尔巴图研究员主持的乌兰胡硕遗址,这个考古工地有40多人,是今年蒙古国最大规模的考古队伍。除了本国的学者外,还有法国图卢兹大学的师生,他们发掘清理了40多座墓葬,发掘前,这些墓葬在地表有一个石头圆圈,中间略有凹陷,挖下去后就是基岩,方形木框,深3-5米不等,多西南-东北向,内填加石块,墓里出土有陶器、银牌饰、铁器和人骨等,陶器以夹砂灰陶为主,还有少量磨光灰黑陶,有的器物上有水波纹。金属器有金戒指、铜腰带、三角纹的牌饰,大角羊带扣等,这与鄂尔多斯高原大饭铺遗址出土的器物组合非常接近,可能是匈奴最晚期至鲜卑早期阶段的遗存。

  考察团跟蒙古、法国的考古队员们共进晚餐,晚上,五位成员住在一个蒙古包内,每人一个睡袋和衣而卧,当晚繁星满天。


考察团与蒙古、法国考古学者在一起

  7月20日,星期四。早饭后,考察团到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主持发掘的乌兰胡硕(三座城址东西分布,故俗称“三连城)”遗址。靠西侧的两座,边长400米,方形,最东侧的方形城址规模略小。墙体没有见到明显的夯筑痕迹,城中心都有一高大土台,台子的四边都发现有立柱的柱洞,从柱洞里出土的木头,碳14的测试的时代为汉代。发掘者推测是匈奴的遗存,这是蒙古国境内该时期城址的首次系统发掘,对这个城址的系统解读,必将极大推进匈奴城址考古的研究。


考察团在内蒙古考古所驻地午餐


参加三连城发掘的乌兰巴托大学的学生


考察团在三连城考古工地

  13:30,考察团继续赶路。先是渡船过鄂尔浑河,连车带人每次15000蒙古图格里克。考察哈拉布哈巴拉嘎孙古城、青陶勒盖古城和塔拉乌兰赫日木的四连城(四座城址并列分布)。这几座城址多为辽代古城。其中塔拉乌兰赫日木最东北者保存完好,方形,边长350米余,每边中间有城门,外设瓮城,每墙上有四个马面,城外护城河在马面和瓮城门位置亦向外弯曲。其余三座与三连城形制相近,可能是匈奴时期的城址。21:30,万家灯火时分,考察团回到乌兰巴托。

  2017年7月21日,星期五。考察团在乌兰巴托参观访问。早上8:30,考察团拜访蒙古国历史与考古研究所所长朝鲁研究员。


考察团与朝鲁所长会谈(张林虎拍摄)

  之后,考察团到成吉思汗广场和国家历史博物馆参观。成吉思汗广场是蒙古国的象征,位于乌兰巴托市中心,其北面的国家宫是国家大呼拉尔、总统、总理的办公地。中央塑有成吉思汗大型坐像,其对面是苏赫巴托骑马塑像。

  成吉思汗广场西侧是蒙古国家历史博物馆,考察团成员仔细观摩了图勒布尔遗址的旧石器、蒙古国北部的岩画,诺颜乌拉匈奴墓、高勒毛都1号匈奴贵族墓地、阙特勤碑、乌布尔哈布其勒三号四方形遗址出土的回鹘器物、哈拉和林遗址、成吉思汗的圣旨牌及康熙皇帝征讨葛尔丹获胜后立的军威碑等遗迹和遗物。


国家博物馆藏品

  人大考古的蒙古考察团一行5人,前后历时5天,累计行程近两千公里,参观了高则高尔墓地、乌兰胡硕墓地和三连城等3处正在发掘的地点,1处岩画点(包克图)和1处墓葬区(夏勒干特匈奴墓地),3座古城址(哈拉布哈巴拉嘎孙古城、青陶勒盖古城和塔拉乌兰赫日木-四连城古城),观摩了2座博物馆(鄂尔浑省博物馆和蒙古国家博物馆)。先后与蒙古国奥登巴特、特尔巴图、朝鲁等著名学者,进行了友好的交谈。人大考古考察团此行,了解了蒙古国考古的最新进展,加深了以往的友情,结交了新朋友,并就双发合作达成初步共识,圆满完成了预定的计划。


考察路线图(李梅田制作)


责编:韩翰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随笔

蒙古考察纪行

发布时间: 2017-07-24

  应蒙古国国家博物馆奥德巴特研究员的邀请,2017年7月17-21日,中国人民大学考古文博系一行五人组成考察团,对蒙古国乌兰巴托、鄂尔浑省等地的遗址和博物馆进行了考察,下面是这次考察的简要记录。
  
  7月17日8:50,考察团成员魏坚、李梅田、王晓琨、刘未、张林虎五人,乘坐CA901次航班,2小时后到达蒙古国乌兰巴托成吉思汗国际机场。


考察团在首都机场

  在乌兰巴托吃过午饭后,驱车300多公里,19:30到达奥德巴特研究员主持发掘的阿尔根高则高尔墓地,该墓地分布有120余座墓葬,地表可见明显的石堆。大型的石堆以石块垒成高近一米的方形,内侧填土,大者边长7-8米;小型的石堆低矮,略成方形。墓穴为土坑,大者有洞室墓,有斜坡墓道,墓穴深近6-7米,葬1-3具木棺;小者土坑竖穴,多有偏洞室,有木棺。根据目前测定的时代数据,从公元前1世纪至公元2世纪。他们正在清理一座较大的墓葬,方形台子,边长7米左右,还没有清理到墓口。据墓葬形制和出土物判断,当属东汉以来的鲜卑墓葬,魏坚教授认为此类墓葬或许是史籍中所谓“十余万落,自号鲜卑”的匈奴人。

  阿尔根高则高尔考古工地的管理,井井有条,5个洁白的蒙古包,散落在山岗,旁边有柴油发电机、洗手池,简易洗澡间、排球场、厕所等生活设施,环保设施非常齐全。晚住附近的额尔登特市。


考察团与奥德巴特研究员在一起

  7月18日,星期二。8:30,考察团自额尔登特市向西北行40公里,到达包克图(蒙古语意为鹿)岩画点,这个岩画点位于色楞格河主河道东侧的小支流的北岸,它的小地名是毕其格图哈特(蒙古语意为有文字的山岩),最早是因为在山上发现了蒙古文的文字题记而命名的。岩画彩绘在阳坡的山崖,红色染料,图案可以辨识出人物、鹿、马等动物,岩画的数量不多,50幅左右。保存状况一般,蒙古学者用白色的粉笔描绘了岩画的轮廓,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图像识别。午饭后,考察团一行参观了鄂尔浑省博物馆,展厅不大,包括古生物、动植物标本、民族文物、革命文物等四个部分,缺少考古发现和相关文物,动植物标本制作精良,当地的狼、豹子、黑熊等野生动物标本很齐全。


毕其格图哈特岩画

  14点,考察夏勒干特匈奴墓地,这是2015年新发现的一处大型贵族墓地,墓葬数量在200座以上。墓地在两个山梁之间,西北-东南向的山坡上,墓地西南约2公里就是色楞格河。墓葬略高于地表,四周用石块围成方框,有的是圆角方形,边长5米—35米不等,墓葬多数10米见方,墓道向坡下,多朝向东南方向,有的偏向一侧。方框中央大多塌陷,深浅不一,有的早年即遭盗掘,也有保存完整者。这是继诺彥乌拉、呼尼河等大型匈奴墓地后的又一项重要考古发现。


夏勒干特墓地地表


考察团在色楞格河边

  7月19日,星期三。8:30,考察团从额尔登特驾车去泰米尔乌兰胡硕遗址,两地相距200余公里,一路沿着草原公路西南行。路上各种田鼠跳跃,随处可以见到成片的羊群、马群,经过鄂尔浑河,中午12点,车过贺西格恩德尔县城,打尖吃饭。

  17:30,到达蒙古国历史与考古研究所的特尔巴图研究员主持的乌兰胡硕遗址,这个考古工地有40多人,是今年蒙古国最大规模的考古队伍。除了本国的学者外,还有法国图卢兹大学的师生,他们发掘清理了40多座墓葬,发掘前,这些墓葬在地表有一个石头圆圈,中间略有凹陷,挖下去后就是基岩,方形木框,深3-5米不等,多西南-东北向,内填加石块,墓里出土有陶器、银牌饰、铁器和人骨等,陶器以夹砂灰陶为主,还有少量磨光灰黑陶,有的器物上有水波纹。金属器有金戒指、铜腰带、三角纹的牌饰,大角羊带扣等,这与鄂尔多斯高原大饭铺遗址出土的器物组合非常接近,可能是匈奴最晚期至鲜卑早期阶段的遗存。

  考察团跟蒙古、法国的考古队员们共进晚餐,晚上,五位成员住在一个蒙古包内,每人一个睡袋和衣而卧,当晚繁星满天。


考察团与蒙古、法国考古学者在一起

  7月20日,星期四。早饭后,考察团到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主持发掘的乌兰胡硕(三座城址东西分布,故俗称“三连城)”遗址。靠西侧的两座,边长400米,方形,最东侧的方形城址规模略小。墙体没有见到明显的夯筑痕迹,城中心都有一高大土台,台子的四边都发现有立柱的柱洞,从柱洞里出土的木头,碳14的测试的时代为汉代。发掘者推测是匈奴的遗存,这是蒙古国境内该时期城址的首次系统发掘,对这个城址的系统解读,必将极大推进匈奴城址考古的研究。


考察团在内蒙古考古所驻地午餐


参加三连城发掘的乌兰巴托大学的学生


考察团在三连城考古工地

  13:30,考察团继续赶路。先是渡船过鄂尔浑河,连车带人每次15000蒙古图格里克。考察哈拉布哈巴拉嘎孙古城、青陶勒盖古城和塔拉乌兰赫日木的四连城(四座城址并列分布)。这几座城址多为辽代古城。其中塔拉乌兰赫日木最东北者保存完好,方形,边长350米余,每边中间有城门,外设瓮城,每墙上有四个马面,城外护城河在马面和瓮城门位置亦向外弯曲。其余三座与三连城形制相近,可能是匈奴时期的城址。21:30,万家灯火时分,考察团回到乌兰巴托。

  2017年7月21日,星期五。考察团在乌兰巴托参观访问。早上8:30,考察团拜访蒙古国历史与考古研究所所长朝鲁研究员。


考察团与朝鲁所长会谈(张林虎拍摄)

  之后,考察团到成吉思汗广场和国家历史博物馆参观。成吉思汗广场是蒙古国的象征,位于乌兰巴托市中心,其北面的国家宫是国家大呼拉尔、总统、总理的办公地。中央塑有成吉思汗大型坐像,其对面是苏赫巴托骑马塑像。

  成吉思汗广场西侧是蒙古国家历史博物馆,考察团成员仔细观摩了图勒布尔遗址的旧石器、蒙古国北部的岩画,诺颜乌拉匈奴墓、高勒毛都1号匈奴贵族墓地、阙特勤碑、乌布尔哈布其勒三号四方形遗址出土的回鹘器物、哈拉和林遗址、成吉思汗的圣旨牌及康熙皇帝征讨葛尔丹获胜后立的军威碑等遗迹和遗物。


国家博物馆藏品

  人大考古的蒙古考察团一行5人,前后历时5天,累计行程近两千公里,参观了高则高尔墓地、乌兰胡硕墓地和三连城等3处正在发掘的地点,1处岩画点(包克图)和1处墓葬区(夏勒干特匈奴墓地),3座古城址(哈拉布哈巴拉嘎孙古城、青陶勒盖古城和塔拉乌兰赫日木-四连城古城),观摩了2座博物馆(鄂尔浑省博物馆和蒙古国家博物馆)。先后与蒙古国奥登巴特、特尔巴图、朝鲁等著名学者,进行了友好的交谈。人大考古考察团此行,了解了蒙古国考古的最新进展,加深了以往的友情,结交了新朋友,并就双发合作达成初步共识,圆满完成了预定的计划。


考察路线图(李梅田制作)


责编:韩翰

作者:王晓琨

文章出处:“人大考古”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