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园地考古随笔
考古随笔
《华烛帐前明:从文物看古人的生活与战争》序言
发布时间:2017-07-25    文章出处:“艺术史与考古”微信公众号    作者:郑培凯    点击率:
  近十几年来,考古文物的发掘与研究,提供了大量实物材料,扩充了历史研究的版图,也拓展了人们的历史文化视野,让我们对人类过去的生活有了更清楚的认识。王国维在将近一个世纪前提出的历史研究新方向,要结合地下文物与历史文献,过去是以夏商周三代为研究重点的。大约一个世纪过后,春秋战国以降的考古发现往往更令人惊叹,如秦始皇陵兵马俑坑、马王堆汉墓、满城汉墓、南越王墓、北魏司马金龙墓、唐李贤墓、法门寺地宫、赤峰辽墓,乃至于近年发现的粟特人虞弘墓、安伽墓,还有长安、洛阳古城的大规模发掘,都使人大开眼界。墓葬中出土的器物、壁画,不仅美不胜收,成为美术馆的珍藏,更因为中国人“事死如生”的信仰与习惯,让我们清楚地认识了古人生活的具体情况。

  杨泓教授长年研究古代兵器,又对考古出土的日常生活器物特别注意,是开创美术考古的重要学者。他的研究方向,不同于传统美术史就器物本身谈造型美、就书画本身谈笔墨挥洒,而是结合历史文献及出土的环境与情况,把出土文物作为文化生活史的具体新材料,展示出古人日常生活的图像。我邀请他多次来到香港城市大学,做了一系列的讲座,集中展示这种结合考古文物与历史文献的研究成果。他的系列讲座主要探讨了先秦至隋唐的两个方面,一是日常生活图景,二是战争形态与武器。我们由此可以看到古人的家居生活究竟是什么样子,使用什么样的家具,如何待人接物、应对进退,如何装饰自己的居所,如何利用空间,如何架起帷帐、置放屏风,如何制造与使用青铜座灯来照明,如何精心摆设熏炉与席镇。同时,也可以了解古代战争中使用战车与兵器的情况,知道古人在战场上出生人死、人仰马翻的厮杀实景,知道陆战的骑兵如何配备马具、驰骋疆场,知道水军如何建造战船、在波浪滔天的江河湖泊中进行战斗。

  杨泓教授把整理修订过的讲稿,辑成《华烛帐前明:从文物看古人的生活与战争》一书,交由城市大学出版社出版,要我写篇序,令我惶恐不堪。我虽然对文化生活史十分关注,但研究的重点是在隋唐之后,特别是明清一段,对上古史与考古文物的认识,还不足以深刻评介杨教授的研究成果,仅能粗略介绍一二,提醒读者的注意。

  书中讨论古代家具的使用,并不只是简单叙述先秦两汉席地而坐的习惯,逐渐演变成隋唐之后的使用高座家具,如胡床、椅子,而是结合考古数据,放回到历史上建筑空间的变化与礼制习俗的持续,来探讨坐具逐渐演变的原因。杨教授的细致分析与探讨,让我们理解生活习俗的改变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由于不同历史因素的相互影响甚至制约,才会产生或急或缓的变迁。不明了具体的历史情况,如木结构采光与空间设计的变化,礼仪习俗的遵守与废弃,就不能清楚理解古人的尊臀是如何从席地而坐成为高坐椅端的。

  全书论据扎实,立论审慎。如讨论古代中国战车,就对三个关键议题,采取谨慎保守的态度,认为考古出土的材料还不足以遽下定论。一是,二里头遗址宫殿区南侧大路虽然发现了车辙痕迹,但是并不能遽定为马车留下的痕迹,只能证明当时已经使用装轮的车子。二是,何时出现作战的马车,是否在商代早期就有了?以目前考古发现而言,只能说安阳殷墟出土的马车装备了兵器,证明商代晚期确实有战车。这就引出第三个有争议性的战车起源问题,究竟是本土自发,还是西亚传来?他的观点十分谨慎,以为出土资料还不足够遽下结论。

  北朝时期,灯和熏炉等日用品的材质有一个较大的变化,就是新兴的青瓷工艺用于制作灯与熏炉等日用品。他举出的考古出土文物实例,有江苏南京清凉山出土的孙吴甘露元年(265年)铭熊柄青瓷灯、宜兴西晋元康七年(297年)前将军周处墓青瓷香熏等,都是比较早期出土的零散材料,但是他的总结观察却极有睿见。我近来到慈溪上林湖青瓷窑址考察,经浙江考古所发掘工作人士指点,探访了沿着上林湖畔绵延十余里、从东汉到宋代的窑址,并从出土材料中看到一些三国两晋的青瓷熏炉。不禁相信,随着更多的考古资料公布,杨教授的研究方向,结合考古文物与历史文献,一定能够大放光彩,使历史研究在展现古代文化生活方面,成为显学。

郑培凯


责编:韩翰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随笔

《华烛帐前明:从文物看古人的生活与战争》序言

发布时间: 2017-07-25

  近十几年来,考古文物的发掘与研究,提供了大量实物材料,扩充了历史研究的版图,也拓展了人们的历史文化视野,让我们对人类过去的生活有了更清楚的认识。王国维在将近一个世纪前提出的历史研究新方向,要结合地下文物与历史文献,过去是以夏商周三代为研究重点的。大约一个世纪过后,春秋战国以降的考古发现往往更令人惊叹,如秦始皇陵兵马俑坑、马王堆汉墓、满城汉墓、南越王墓、北魏司马金龙墓、唐李贤墓、法门寺地宫、赤峰辽墓,乃至于近年发现的粟特人虞弘墓、安伽墓,还有长安、洛阳古城的大规模发掘,都使人大开眼界。墓葬中出土的器物、壁画,不仅美不胜收,成为美术馆的珍藏,更因为中国人“事死如生”的信仰与习惯,让我们清楚地认识了古人生活的具体情况。

  杨泓教授长年研究古代兵器,又对考古出土的日常生活器物特别注意,是开创美术考古的重要学者。他的研究方向,不同于传统美术史就器物本身谈造型美、就书画本身谈笔墨挥洒,而是结合历史文献及出土的环境与情况,把出土文物作为文化生活史的具体新材料,展示出古人日常生活的图像。我邀请他多次来到香港城市大学,做了一系列的讲座,集中展示这种结合考古文物与历史文献的研究成果。他的系列讲座主要探讨了先秦至隋唐的两个方面,一是日常生活图景,二是战争形态与武器。我们由此可以看到古人的家居生活究竟是什么样子,使用什么样的家具,如何待人接物、应对进退,如何装饰自己的居所,如何利用空间,如何架起帷帐、置放屏风,如何制造与使用青铜座灯来照明,如何精心摆设熏炉与席镇。同时,也可以了解古代战争中使用战车与兵器的情况,知道古人在战场上出生人死、人仰马翻的厮杀实景,知道陆战的骑兵如何配备马具、驰骋疆场,知道水军如何建造战船、在波浪滔天的江河湖泊中进行战斗。

  杨泓教授把整理修订过的讲稿,辑成《华烛帐前明:从文物看古人的生活与战争》一书,交由城市大学出版社出版,要我写篇序,令我惶恐不堪。我虽然对文化生活史十分关注,但研究的重点是在隋唐之后,特别是明清一段,对上古史与考古文物的认识,还不足以深刻评介杨教授的研究成果,仅能粗略介绍一二,提醒读者的注意。

  书中讨论古代家具的使用,并不只是简单叙述先秦两汉席地而坐的习惯,逐渐演变成隋唐之后的使用高座家具,如胡床、椅子,而是结合考古数据,放回到历史上建筑空间的变化与礼制习俗的持续,来探讨坐具逐渐演变的原因。杨教授的细致分析与探讨,让我们理解生活习俗的改变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由于不同历史因素的相互影响甚至制约,才会产生或急或缓的变迁。不明了具体的历史情况,如木结构采光与空间设计的变化,礼仪习俗的遵守与废弃,就不能清楚理解古人的尊臀是如何从席地而坐成为高坐椅端的。

  全书论据扎实,立论审慎。如讨论古代中国战车,就对三个关键议题,采取谨慎保守的态度,认为考古出土的材料还不足以遽下定论。一是,二里头遗址宫殿区南侧大路虽然发现了车辙痕迹,但是并不能遽定为马车留下的痕迹,只能证明当时已经使用装轮的车子。二是,何时出现作战的马车,是否在商代早期就有了?以目前考古发现而言,只能说安阳殷墟出土的马车装备了兵器,证明商代晚期确实有战车。这就引出第三个有争议性的战车起源问题,究竟是本土自发,还是西亚传来?他的观点十分谨慎,以为出土资料还不足够遽下结论。

  北朝时期,灯和熏炉等日用品的材质有一个较大的变化,就是新兴的青瓷工艺用于制作灯与熏炉等日用品。他举出的考古出土文物实例,有江苏南京清凉山出土的孙吴甘露元年(265年)铭熊柄青瓷灯、宜兴西晋元康七年(297年)前将军周处墓青瓷香熏等,都是比较早期出土的零散材料,但是他的总结观察却极有睿见。我近来到慈溪上林湖青瓷窑址考察,经浙江考古所发掘工作人士指点,探访了沿着上林湖畔绵延十余里、从东汉到宋代的窑址,并从出土材料中看到一些三国两晋的青瓷熏炉。不禁相信,随着更多的考古资料公布,杨教授的研究方向,结合考古文物与历史文献,一定能够大放光彩,使历史研究在展现古代文化生活方面,成为显学。

郑培凯


责编:韩翰

作者:郑培凯

文章出处:“艺术史与考古”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