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园地考古随笔
考古随笔
《看见美好:文物与人物》自序
发布时间:2017-07-25    文章出处:“艺术史与考古”微信公众号    作者:郑岩    点击率:
  人民美术出版社的朋友一再督促我把此前的杂文找一下,结个小集子。其实我在论文之外的写作并不多,这次所收勉强凑了这些长长短短的、杂七杂八的文字,共20篇,虽然不是谨严平正的论文,但大致不出我的专业范围。

  我年少时沉迷于画画,读书不够,也没有做过作家梦。后来画没有学成,学了考古。考古学的训练讲求章法规矩,所以我未能在辞章上用工夫。大学毕业后,我枯坐于门庭冷落的博物馆,除应付各种杂务,也胡乱翻书,偶然写点札记,都十分零碎。后来读博士,我仍学考古。实际上,我始终没有多少机会参与田野发掘,算不上合格的考古工作者。我现在从事的专业是中国早期美术史研究,这在一定意义上,算是弥补了一下少年时代的梦。

  这些文字,多多少少与我的学习、工作的经历以及兴趣有些关系。重印这些短文,对于别人来说意义不大,真可谓祸枣灾梨。但其中早期的一些,对于彼时的我(一位二十多岁寂寞无助的年轻人),还是有些意义的。除了强化自己的文字基础外,那些印成铅字的杂稿也时时鼓励我一下,给我一些希望。有些零星的想法,开始以札记形式写出,后来则发展为较正式的论文。

  这些20篇短文彼此没有什么联系,有的是兴之所至,随手写成,有的是朋友的约稿,不得不写。较多的是关于中国考古学和早期艺术的札记,也有的写年画、照片,另外又从2004年出版的通俗读物《中国表情——文物所见古代中国人的风貌》中抽了两节。少数文字略加调整,但总体上保留了原来的面貌。这些短文最初发表时体例不一,少数有注释,大部分没有。这次结集,未加以统一。

  书中所涉及的古代艺术品,大都是考古发掘所得。我试图用文字对艺术品进行再次发掘,即通过细致的观察、分析,来发现古代艺术品内在的价值。它们的美好,不经过再发掘,即使看了,也未必看见。

  有几篇写到人物和事件,其中也谈到苦难,但我还是愿意将书名拟作“看见美好”。

  感谢李零先生的题签!我喜欢李先生的书,也喜欢他的字。

  感谢人民美术出版社的朋友们!
郑岩
2016年8月10日



责编:韩翰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随笔

《看见美好:文物与人物》自序

发布时间: 2017-07-25

  人民美术出版社的朋友一再督促我把此前的杂文找一下,结个小集子。其实我在论文之外的写作并不多,这次所收勉强凑了这些长长短短的、杂七杂八的文字,共20篇,虽然不是谨严平正的论文,但大致不出我的专业范围。

  我年少时沉迷于画画,读书不够,也没有做过作家梦。后来画没有学成,学了考古。考古学的训练讲求章法规矩,所以我未能在辞章上用工夫。大学毕业后,我枯坐于门庭冷落的博物馆,除应付各种杂务,也胡乱翻书,偶然写点札记,都十分零碎。后来读博士,我仍学考古。实际上,我始终没有多少机会参与田野发掘,算不上合格的考古工作者。我现在从事的专业是中国早期美术史研究,这在一定意义上,算是弥补了一下少年时代的梦。

  这些文字,多多少少与我的学习、工作的经历以及兴趣有些关系。重印这些短文,对于别人来说意义不大,真可谓祸枣灾梨。但其中早期的一些,对于彼时的我(一位二十多岁寂寞无助的年轻人),还是有些意义的。除了强化自己的文字基础外,那些印成铅字的杂稿也时时鼓励我一下,给我一些希望。有些零星的想法,开始以札记形式写出,后来则发展为较正式的论文。

  这些20篇短文彼此没有什么联系,有的是兴之所至,随手写成,有的是朋友的约稿,不得不写。较多的是关于中国考古学和早期艺术的札记,也有的写年画、照片,另外又从2004年出版的通俗读物《中国表情——文物所见古代中国人的风貌》中抽了两节。少数文字略加调整,但总体上保留了原来的面貌。这些短文最初发表时体例不一,少数有注释,大部分没有。这次结集,未加以统一。

  书中所涉及的古代艺术品,大都是考古发掘所得。我试图用文字对艺术品进行再次发掘,即通过细致的观察、分析,来发现古代艺术品内在的价值。它们的美好,不经过再发掘,即使看了,也未必看见。

  有几篇写到人物和事件,其中也谈到苦难,但我还是愿意将书名拟作“看见美好”。

  感谢李零先生的题签!我喜欢李先生的书,也喜欢他的字。

  感谢人民美术出版社的朋友们!
郑岩
2016年8月10日



责编:韩翰

作者:郑岩

文章出处:“艺术史与考古”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