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园地考古随笔
考古随笔
马尼拉帆船贸易与海上丝绸之路
发布时间:2017-08-07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刘淼    点击率:
马尼拉帆船贸易路线图,引自NOGAMA Takenori, The Trade Networks of Japanese Porcelain in the Asia-Pacific Region
 
  16世纪前后,东西方先后进入大航海时代。从西方来看,随着地理大发现的进行,世界贸易格局开始发生变化。伊比利亚半岛的葡萄牙和西班牙相继分别向东、向西跨越印度洋和太平洋到达东亚海域,加入到亚洲贸易网络,并通过长距离的跨洲洋贸易将传统的亚洲贸易融入到世界贸易的大格局中去,开启了世界历史上的早期全球贸易时代。因此,马尼拉帆船贸易是近代世界贸易体系中的重要一环。“马尼拉帆船(Manila galleons)”指的是16世纪末至19世纪初期,活跃在太平洋航线上的西班牙商船。西班牙经营的这条主航路是以马尼拉为远东基地、跨越太平洋与大西洋的亚美欧航路,即马尼拉—墨西哥西海岸的阿卡普尔科(Acapulco de Juárez)—墨西哥东岸的韦拉克鲁斯(Vera Cruz)—西班牙的航线。西班牙渡大西洋占有墨西哥后,又横跨太平洋到达菲律宾,并于1571年占领马尼拉,继而从马尼拉北上,驶向我国的台湾及闽粤沿海一带,逐渐构筑从福建海澄县的月港至马尼拉航线。
 
  从东方来看,宣德以后,随着明朝官方朝贡贸易从海洋退缩,中国东南沿海私商贸易逐渐兴起。特别是到明代中后期,以闽南海商为主的民间私商贸易越来越活跃,贸易通道更为畅通。除通过琉球国与南海诸国间接贸易外,还寻求开通与东南亚各国的直接贸易,逐步恢复传统的海洋社会经济圈。受西方人贸易的刺激,嘉靖以后,中国东南沿海的私商活动演变得更为激烈,几乎遍及闽浙沿海,甚至出现了像以林凤、李旦、郑芝龙这样的巨头为首的武装集团。他们往往具有庞大的资产、船队与武装力量,活跃在北到日本、南到东南亚的海域上。他们作为环中国海海域的主人,在早期西方人的转口贸易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环中国海海域发现的16世纪以来的丰富的沉船资料及成批船货,揭示了中国东南海商势力的发展及其在海上贸易的活跃。
 
  西班牙人以菲律宾马尼拉为基地开展起来的贸易,其货物主要依赖中国商人供应。他们占领菲律宾之后,很快与中国商人建立了贸易往来。西班牙统治者曾积极鼓励中国商船到马尼拉贸易。据文献记载,1580年以后每年到菲律宾的中国商船有40~50艘之多。隆庆元年(1567年)月港开放使闽南商人在合法贸易中独占先机。福建商船将大量的丝绸和瓷器等物资运到菲律宾马尼拉,奠定了大帆船贸易的基础。从马尼拉回国的中国帆船,除银元外几乎别无他物。大量的西班牙银元输入闽南、粤东地区并在民间广泛流通,对中国东南沿海地区的社会经济产生了重要影响。
 
  16~19世纪跨太平洋的马尼拉帆船贸易作为早期全球贸易体系的重要一环,既是沿线各国包括中国、日本、菲律宾等为主的东亚、东南亚国家,与西属美洲殖民地及欧洲西班牙等国在内的各种物产、物资、人员大流动的通途,同时又是沿线各地文化大交流、融合的过程。作为中西文化沟通和交流的重要途径,这条海上丝绸之路上的文化交流是一个全方位、立体、动态的过程。目前,在这一航线上仍保存着丰富的海洋文化遗产。
 
  中西方学术界都非常重视这一课题的研究。目前,墨西哥的考古工作者已经就“马尼拉帆船”项目对包括阿卡普尔科的圣地亚哥城堡,以及下加利福尼亚地区发现的沉船及其他遗址点进行了大量的考古发掘和调查工作。在整个航线上从南海菲律宾地区至北美西海岸地区,不断发现西属沉船资料。西班牙拉美殖民地及太平洋岛屿上西属殖民地考古工作、航路上沉船打捞工作的不断进行,逐渐揭示出越来越多的海洋考古遗存。我国东南海域发现与之密切相关的沉船,在广州、漳州、厦门等地的港口城市及周边地区还发现许多西属银币及西班牙人墓碑,加上以陶瓷为代表的船货生产地考古发掘和调查的逐渐深入,都为我们生动再现这一海洋文化历程提供了重要资料。同时,欧美及拉美地区的博物馆中,也保存有属于这一航路上的丰富的海洋文化遗存。
 
  伴随海上沟通而进行的文化传播,使得贸易沿线各个地区的多元文化得到了不同程度的碰撞、交流和融合。伴随这种接触过程的还有知识的传播,以及植物、动物和人群的流动。借助于马尼拉帆船贸易,在明清之际形成了中国与拉美地区之间的首次文化交流高潮,对促进南美各国的经济发展,改善当地人民的生活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中国的丝绸、瓷器以及日本的瓷器、漆器等大量输入拉美国家,对当地工艺制作及人们日常生活产生了重要影响。玉米、土豆、西红柿、番薯乃至烟草等美洲作物也通过这条航路传入亚洲,影响了亚洲人的饮食结构及生活方式。
 
  16世纪以来,在世界一体化进程中,马尼拉帆船贸易是近古世界海洋贸易的重要环节,这条航路也是16~19世纪以中国闽粤沿海为中心的东亚与西方世界海洋联系的主要通道之一。它与葡萄牙人于16世纪开通的、荷英等主导的跨印度洋航路,共同构成近500年来东方联系西方的“新海上丝绸之路”环球网络。从海洋文化遗产入手,从考古的角度揭示和复原,必将生动再现这一段历史,提供给我们更丰富的认识,对现今我国发展海洋战略,也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7年8月4日第3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随笔

马尼拉帆船贸易与海上丝绸之路

发布时间: 2017-08-07

马尼拉帆船贸易路线图,引自NOGAMA Takenori, The Trade Networks of Japanese Porcelain in the Asia-Pacific Region
 
  16世纪前后,东西方先后进入大航海时代。从西方来看,随着地理大发现的进行,世界贸易格局开始发生变化。伊比利亚半岛的葡萄牙和西班牙相继分别向东、向西跨越印度洋和太平洋到达东亚海域,加入到亚洲贸易网络,并通过长距离的跨洲洋贸易将传统的亚洲贸易融入到世界贸易的大格局中去,开启了世界历史上的早期全球贸易时代。因此,马尼拉帆船贸易是近代世界贸易体系中的重要一环。“马尼拉帆船(Manila galleons)”指的是16世纪末至19世纪初期,活跃在太平洋航线上的西班牙商船。西班牙经营的这条主航路是以马尼拉为远东基地、跨越太平洋与大西洋的亚美欧航路,即马尼拉—墨西哥西海岸的阿卡普尔科(Acapulco de Juárez)—墨西哥东岸的韦拉克鲁斯(Vera Cruz)—西班牙的航线。西班牙渡大西洋占有墨西哥后,又横跨太平洋到达菲律宾,并于1571年占领马尼拉,继而从马尼拉北上,驶向我国的台湾及闽粤沿海一带,逐渐构筑从福建海澄县的月港至马尼拉航线。
 
  从东方来看,宣德以后,随着明朝官方朝贡贸易从海洋退缩,中国东南沿海私商贸易逐渐兴起。特别是到明代中后期,以闽南海商为主的民间私商贸易越来越活跃,贸易通道更为畅通。除通过琉球国与南海诸国间接贸易外,还寻求开通与东南亚各国的直接贸易,逐步恢复传统的海洋社会经济圈。受西方人贸易的刺激,嘉靖以后,中国东南沿海的私商活动演变得更为激烈,几乎遍及闽浙沿海,甚至出现了像以林凤、李旦、郑芝龙这样的巨头为首的武装集团。他们往往具有庞大的资产、船队与武装力量,活跃在北到日本、南到东南亚的海域上。他们作为环中国海海域的主人,在早期西方人的转口贸易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环中国海海域发现的16世纪以来的丰富的沉船资料及成批船货,揭示了中国东南海商势力的发展及其在海上贸易的活跃。
 
  西班牙人以菲律宾马尼拉为基地开展起来的贸易,其货物主要依赖中国商人供应。他们占领菲律宾之后,很快与中国商人建立了贸易往来。西班牙统治者曾积极鼓励中国商船到马尼拉贸易。据文献记载,1580年以后每年到菲律宾的中国商船有40~50艘之多。隆庆元年(1567年)月港开放使闽南商人在合法贸易中独占先机。福建商船将大量的丝绸和瓷器等物资运到菲律宾马尼拉,奠定了大帆船贸易的基础。从马尼拉回国的中国帆船,除银元外几乎别无他物。大量的西班牙银元输入闽南、粤东地区并在民间广泛流通,对中国东南沿海地区的社会经济产生了重要影响。
 
  16~19世纪跨太平洋的马尼拉帆船贸易作为早期全球贸易体系的重要一环,既是沿线各国包括中国、日本、菲律宾等为主的东亚、东南亚国家,与西属美洲殖民地及欧洲西班牙等国在内的各种物产、物资、人员大流动的通途,同时又是沿线各地文化大交流、融合的过程。作为中西文化沟通和交流的重要途径,这条海上丝绸之路上的文化交流是一个全方位、立体、动态的过程。目前,在这一航线上仍保存着丰富的海洋文化遗产。
 
  中西方学术界都非常重视这一课题的研究。目前,墨西哥的考古工作者已经就“马尼拉帆船”项目对包括阿卡普尔科的圣地亚哥城堡,以及下加利福尼亚地区发现的沉船及其他遗址点进行了大量的考古发掘和调查工作。在整个航线上从南海菲律宾地区至北美西海岸地区,不断发现西属沉船资料。西班牙拉美殖民地及太平洋岛屿上西属殖民地考古工作、航路上沉船打捞工作的不断进行,逐渐揭示出越来越多的海洋考古遗存。我国东南海域发现与之密切相关的沉船,在广州、漳州、厦门等地的港口城市及周边地区还发现许多西属银币及西班牙人墓碑,加上以陶瓷为代表的船货生产地考古发掘和调查的逐渐深入,都为我们生动再现这一海洋文化历程提供了重要资料。同时,欧美及拉美地区的博物馆中,也保存有属于这一航路上的丰富的海洋文化遗存。
 
  伴随海上沟通而进行的文化传播,使得贸易沿线各个地区的多元文化得到了不同程度的碰撞、交流和融合。伴随这种接触过程的还有知识的传播,以及植物、动物和人群的流动。借助于马尼拉帆船贸易,在明清之际形成了中国与拉美地区之间的首次文化交流高潮,对促进南美各国的经济发展,改善当地人民的生活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中国的丝绸、瓷器以及日本的瓷器、漆器等大量输入拉美国家,对当地工艺制作及人们日常生活产生了重要影响。玉米、土豆、西红柿、番薯乃至烟草等美洲作物也通过这条航路传入亚洲,影响了亚洲人的饮食结构及生活方式。
 
  16世纪以来,在世界一体化进程中,马尼拉帆船贸易是近古世界海洋贸易的重要环节,这条航路也是16~19世纪以中国闽粤沿海为中心的东亚与西方世界海洋联系的主要通道之一。它与葡萄牙人于16世纪开通的、荷英等主导的跨印度洋航路,共同构成近500年来东方联系西方的“新海上丝绸之路”环球网络。从海洋文化遗产入手,从考古的角度揭示和复原,必将生动再现这一段历史,提供给我们更丰富的认识,对现今我国发展海洋战略,也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7年8月4日第3版)
 

作者:刘淼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