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园地考古随笔
考古随笔
解开良渚时期冠状玉器谜团
发布时间:2017-08-28    文章出处:浙江在线    作者:朱婧 张孙超    点击率:
  现代社会的日常生活中,梳子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生活用品,但在良渚文化时期,它却焕发出意想不到的光芒。这一期,让我们赏一件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时期的玉背象牙梳,与这数千年前的器物做一场心神交流。
 
  90年代的一场考古发掘让一把良渚先民的玉背象牙梳为世人所知。这把象牙梳的出土让考古队员异常兴奋,正是它,解答了一个困扰考古界许久的谜团。
 
  究竟是什么样的谜团呢?
 
  近日,记者走进海盐县博物馆一探究竟。在馆长李林先生的讲述中,谜底渐渐揭开。
 
  在海盐县博物馆的展厅内,记者见到了这件良渚文化时期的玉背象牙梳。小巧而精美的它平躺在展柜内,关于它的故事,还得从18年前的一场考古发掘说起。
 
  1999年5月,在对海盐县横港乡桃园村进行农村土地平整过程中,发现了大量的古墓葬,也就是现在的周家浜遗址。一时间,“挖到宝贝”的消息迅速传开,甚至出现了哄抢的现象。县里反应及时,立即派民兵等全天候保护遗址现场。省文物局与相关部门联合发布土地平整中的文物保护文件,阻止更多考古文物遭到破坏。
 
  随即,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海盐县博物馆联合组队,共同商议对遗址进行发掘。
  1999年7月至9月,考古专家对周家浜遗址进行正式发掘。从整个遗址的发掘情况来看,墓葬的等级并不高,在当时可能是一个小部落。
 
  7月正值高温天,强对流天气频繁。某一日下午,考古专家正在清理30号墓,天空却突降暴雨,考古工作被迫暂停。专家们只能先在歇脚处避雨,等雨过天晴再继续进行考古工作。
 
  滂沱的大雨多少对考古现场有所影响,陶器一类的器物极有可能遇水便化。不过,或许正是这场雨,让考古专家们发现了玉背象牙梳。经过雨水的洗礼,象牙梳上的泥土极可能被冲刷走,从而与周围的泥土区分开来。这样一来,考古专家便更容易发现这件珍贵的器物。
  据李林馆长回忆,天一晴,考古专家立刻对30号墓进行了抢救性发掘。该墓葬中,墓主人的骨架依然存在,在清理头颅下部的时候,考古专家发现了这件玉背象牙梳,但是六根梳齿均是断裂的。专家们小心翼翼地对其进行出土,并在当时的工作室内进行了修复。
 
  玉背象牙梳的出土令考古专家十分兴奋。在整个遗址中,30号墓并不在中心区域,仅位于一般的墓葬群中,谁也没想在该墓中出土的器物竟对良渚文化玉器研究的定位产生了重大影响。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近观海盐县博物馆的玉背象牙梳,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它的特征。
 
  整器呈倒梯形状,通高10.5厘米,玉背顶宽6.4厘米,象牙梳上宽4.7厘米,厚0.6厘米。冠状玉质梳背已沁为鸡骨白色,呈良渚文化神徽羽冠形态,下端呈凸榫状,嵌入象牙梳顶端的凹槽内,并用两枚销钉作固定。象牙梳上部正反两面阴刻席纹,下部切割打磨出6枚梳齿。
 
  从形态上看,我们一眼就可以看出其梳子的特征。不过,许多人并不知道,海盐县博物馆的这件玉背象牙梳是全国唯一一件完整器。它的出土,解答了困扰考古界多年的谜团。
 
  曾经遍及长江下游的良渚文物仿佛是遗失了多年的历史文明碎片,如今被人们渐渐拾起,对这些碎片的复原难免有许多缺失。
 
  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上海、浙江、江苏等地的良渚文化大墓,曾多次出土一种冠状形玉器,但因不清楚它的用途,故一直称之为玉冠形器,或称倒梯形器、冠状器等等,考古界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直到1999年,在周家浜遗址出土的这件玉背象牙梳,才解开了冠状玉器的谜团:原来玉冠状器只是玉背象牙梳的一个部分,下部的象牙梳可能是因腐蚀亦或丢失而不见了踪影。
 
  因此,陈列在海盐县博物馆的这件玉背象牙梳是考古发掘出土的首件、也是目前唯一的玉背象牙梳完整器。它的出现,明确解决了确解决了玉冠状饰的用途与定名问题。
 
  李林馆长表示,对玉冠状饰的了解,是随着考古发掘资料的日渐丰富而逐渐清晰起来的。直到1999年周家浜遗址发现的这件与象牙梳连接在一起的冠状饰,才真正揭开了使用之谜,所以,后来也将这些嵌于梳齿上部的玉冠状饰称为“玉梳背饰”。
 
  玉背象牙梳的精美让记者印象深刻,但更让记者叹服的是其工艺与制作技巧。玉冠状饰与梳齿的连接是通过榫卯结构实现的,玉冠状饰嵌于梳齿上的凹槽,再通过榫眼用铆钉固定,制作技巧之精妙令人惊讶。
 
  良渚先民对工艺等的探索像是沧海中的谜,个中玄妙,已不复尽知,只有在这些遗址遗迹、土层、文物中为这段记忆重新编码。
  在上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良渚文化遗址频繁出土了不少珍贵文物,其中最令人注目的是玉器,玉器的珍贵程度更与墓主人的身份与地位挂钩。
 
  关于海盐县博物馆这件玉背象牙梳的主人及其身份,均暂无具体结论。李林馆长表示,在所有良渚时期墓葬中,与这件玉背象牙梳类似的鸡骨白色象牙梳出土了不少,且在良渚时期,并非只有女性佩戴此类装饰。据此判断,拥有该玉背象牙梳的墓主人地位应该不高,玉背象牙梳类的器物也并非只有贵族才可拥有。
 
  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时期的梳子与现在的梳子有着较大的迥异之处,具有较高的梳背,且常常装饰有神灵形象等。作为良渚文化最具特色的玉饰之一,玉梳背可能不仅仅是简单的实用品。除了具备梳理头发的用途外,它或许还有更重要的用途。目前,专家们对此有多种研究观点,有人认为玉梳背是图案化的鸟形冠,良渚文化时期的巫师也许会戴着戴鸟形进行祭祀活动;还有人认为这类冠状饰是与农业有关的祭祀神灵的礼器。无论哪种观点,他们都提及了良渚文化时期冠状饰作为礼器,在祭祀活动中发挥的重要象征作用。
 
  如今,我们站在展柜前,细细观察这件玉背象牙梳,虽然数千年前的宗教祭祀、生活、工艺制作等场景已无法复原,但实实在在质的器物却得以在数千年时光嬗变中保存下来,并展示在我们面前。正所谓“以物见人”,这件玉背象牙梳让我们可以靠近封存久远的良渚文化,感知良渚文明依然在延续。(记者 朱婧 摄影 张孙超)

(原文标题:全国唯一的它 解开良渚时期冠状玉器谜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随笔

解开良渚时期冠状玉器谜团

发布时间: 2017-08-28

  现代社会的日常生活中,梳子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生活用品,但在良渚文化时期,它却焕发出意想不到的光芒。这一期,让我们赏一件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时期的玉背象牙梳,与这数千年前的器物做一场心神交流。
 
  90年代的一场考古发掘让一把良渚先民的玉背象牙梳为世人所知。这把象牙梳的出土让考古队员异常兴奋,正是它,解答了一个困扰考古界许久的谜团。
 
  究竟是什么样的谜团呢?
 
  近日,记者走进海盐县博物馆一探究竟。在馆长李林先生的讲述中,谜底渐渐揭开。
 
  在海盐县博物馆的展厅内,记者见到了这件良渚文化时期的玉背象牙梳。小巧而精美的它平躺在展柜内,关于它的故事,还得从18年前的一场考古发掘说起。
 
  1999年5月,在对海盐县横港乡桃园村进行农村土地平整过程中,发现了大量的古墓葬,也就是现在的周家浜遗址。一时间,“挖到宝贝”的消息迅速传开,甚至出现了哄抢的现象。县里反应及时,立即派民兵等全天候保护遗址现场。省文物局与相关部门联合发布土地平整中的文物保护文件,阻止更多考古文物遭到破坏。
 
  随即,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海盐县博物馆联合组队,共同商议对遗址进行发掘。
  1999年7月至9月,考古专家对周家浜遗址进行正式发掘。从整个遗址的发掘情况来看,墓葬的等级并不高,在当时可能是一个小部落。
 
  7月正值高温天,强对流天气频繁。某一日下午,考古专家正在清理30号墓,天空却突降暴雨,考古工作被迫暂停。专家们只能先在歇脚处避雨,等雨过天晴再继续进行考古工作。
 
  滂沱的大雨多少对考古现场有所影响,陶器一类的器物极有可能遇水便化。不过,或许正是这场雨,让考古专家们发现了玉背象牙梳。经过雨水的洗礼,象牙梳上的泥土极可能被冲刷走,从而与周围的泥土区分开来。这样一来,考古专家便更容易发现这件珍贵的器物。
  据李林馆长回忆,天一晴,考古专家立刻对30号墓进行了抢救性发掘。该墓葬中,墓主人的骨架依然存在,在清理头颅下部的时候,考古专家发现了这件玉背象牙梳,但是六根梳齿均是断裂的。专家们小心翼翼地对其进行出土,并在当时的工作室内进行了修复。
 
  玉背象牙梳的出土令考古专家十分兴奋。在整个遗址中,30号墓并不在中心区域,仅位于一般的墓葬群中,谁也没想在该墓中出土的器物竟对良渚文化玉器研究的定位产生了重大影响。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近观海盐县博物馆的玉背象牙梳,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它的特征。
 
  整器呈倒梯形状,通高10.5厘米,玉背顶宽6.4厘米,象牙梳上宽4.7厘米,厚0.6厘米。冠状玉质梳背已沁为鸡骨白色,呈良渚文化神徽羽冠形态,下端呈凸榫状,嵌入象牙梳顶端的凹槽内,并用两枚销钉作固定。象牙梳上部正反两面阴刻席纹,下部切割打磨出6枚梳齿。
 
  从形态上看,我们一眼就可以看出其梳子的特征。不过,许多人并不知道,海盐县博物馆的这件玉背象牙梳是全国唯一一件完整器。它的出土,解答了困扰考古界多年的谜团。
 
  曾经遍及长江下游的良渚文物仿佛是遗失了多年的历史文明碎片,如今被人们渐渐拾起,对这些碎片的复原难免有许多缺失。
 
  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上海、浙江、江苏等地的良渚文化大墓,曾多次出土一种冠状形玉器,但因不清楚它的用途,故一直称之为玉冠形器,或称倒梯形器、冠状器等等,考古界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直到1999年,在周家浜遗址出土的这件玉背象牙梳,才解开了冠状玉器的谜团:原来玉冠状器只是玉背象牙梳的一个部分,下部的象牙梳可能是因腐蚀亦或丢失而不见了踪影。
 
  因此,陈列在海盐县博物馆的这件玉背象牙梳是考古发掘出土的首件、也是目前唯一的玉背象牙梳完整器。它的出现,明确解决了确解决了玉冠状饰的用途与定名问题。
 
  李林馆长表示,对玉冠状饰的了解,是随着考古发掘资料的日渐丰富而逐渐清晰起来的。直到1999年周家浜遗址发现的这件与象牙梳连接在一起的冠状饰,才真正揭开了使用之谜,所以,后来也将这些嵌于梳齿上部的玉冠状饰称为“玉梳背饰”。
 
  玉背象牙梳的精美让记者印象深刻,但更让记者叹服的是其工艺与制作技巧。玉冠状饰与梳齿的连接是通过榫卯结构实现的,玉冠状饰嵌于梳齿上的凹槽,再通过榫眼用铆钉固定,制作技巧之精妙令人惊讶。
 
  良渚先民对工艺等的探索像是沧海中的谜,个中玄妙,已不复尽知,只有在这些遗址遗迹、土层、文物中为这段记忆重新编码。
  在上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良渚文化遗址频繁出土了不少珍贵文物,其中最令人注目的是玉器,玉器的珍贵程度更与墓主人的身份与地位挂钩。
 
  关于海盐县博物馆这件玉背象牙梳的主人及其身份,均暂无具体结论。李林馆长表示,在所有良渚时期墓葬中,与这件玉背象牙梳类似的鸡骨白色象牙梳出土了不少,且在良渚时期,并非只有女性佩戴此类装饰。据此判断,拥有该玉背象牙梳的墓主人地位应该不高,玉背象牙梳类的器物也并非只有贵族才可拥有。
 
  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时期的梳子与现在的梳子有着较大的迥异之处,具有较高的梳背,且常常装饰有神灵形象等。作为良渚文化最具特色的玉饰之一,玉梳背可能不仅仅是简单的实用品。除了具备梳理头发的用途外,它或许还有更重要的用途。目前,专家们对此有多种研究观点,有人认为玉梳背是图案化的鸟形冠,良渚文化时期的巫师也许会戴着戴鸟形进行祭祀活动;还有人认为这类冠状饰是与农业有关的祭祀神灵的礼器。无论哪种观点,他们都提及了良渚文化时期冠状饰作为礼器,在祭祀活动中发挥的重要象征作用。
 
  如今,我们站在展柜前,细细观察这件玉背象牙梳,虽然数千年前的宗教祭祀、生活、工艺制作等场景已无法复原,但实实在在质的器物却得以在数千年时光嬗变中保存下来,并展示在我们面前。正所谓“以物见人”,这件玉背象牙梳让我们可以靠近封存久远的良渚文化,感知良渚文明依然在延续。(记者 朱婧 摄影 张孙超)

(原文标题:全国唯一的它 解开良渚时期冠状玉器谜团)

 

作者:朱婧 张孙超

文章出处:浙江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