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园地考古随笔
考古随笔
天山峡谷古道——古代中国走向世界的陆桥
发布时间:2017-11-10    文章出处: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炳华    点击率:
  天山峡谷古道,名不见于中外古籍,但却是历史上真实的存在。它开拓得很早,在距今4000多年前的青铜时代,欧亚大陆上的早期居民就已经发现、利用了天山峡谷的天然形势,开始西走东行。这一古老的民间交通,虽不过是驼与马的来去,却“运送”了古老的文明,推进了社会的发展。自远古迄明清,人们一直在天山峡谷中行走,未稍停息,但种种因素使然,这一自然、朴素的古道未能唤起全社会的关注。

  新疆考古人历经半个多世纪的实践,曾一次又一次感觉、触摸到这一古道的存在,也不止一次地想,应该就这一古道的存在、发展、命运,诉说考古学者的心得;但终究还是少了一层理论上的自觉。如今,一带一路的呼唤催生了相关思考,使我们顿悟这条古道实在是有值得一说的地方,它的开拓、发展凝结着不少值得进一步思考的交通文化,有与大众分享的价值。

  自然地理优势显著

  天山,欧亚大陆腹地最宏大的纬向山系。全长达2500多公里,南、中、北三条山脊平行展开。东段,约占天山山系的3/4,长约1760公里,分布在我国新疆境内;西段,长约800公里,分布在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境内。山体通常宽250—350公里,最宽处可达800公里。

  在我国境内的天山,其山体铺展面积达51万平方公里。谷道内,3500米以上的高岭截流了大西洋季风带来的水汽,形成道道冰川,它们是可以养育生命的固体“水库”。据地理学家统计,仅在东天山境内,冰川就可达6900多条,冰体面积达到9500平方公里。自然降水、春天以后冰川的溶水、渤发的山泉成为其不竭的水源,山谷中碧水长流,山间盆地、高山草场广布、松柏云杉连片,成为古代游牧民族理想的生存空间,也是今天人们向往的净土。

  沿途水长流、草不缺,自然谷道可通东西。除三道山脊间基本可以平行前进的峡谷外,在山脊之间、山体与塔里木盆地、准噶尔盆地间,也有不少人和马可以穿行的豁口。当年,玄奘由龟兹北入天山,西行至伊塞克湖;汉代远嫁乌孙的细君、解忧公主,来去伊犁河谷草场,都是显例。

  天山峡谷古道很早就为居住其间、内外的游牧民族所知晓。塞人、乌孙、月氏及后来的突厥、蒙古人,都与这些古道存在既广泛又密切的政治、经济关联。中原大地的使臣、商旅走向中亚西部广大世界,也少不了这条峡谷古道的佐助,天山峡谷古道还有很多值得进一步认识、阐发的篇章。

  考古文化内涵丰厚

  1958年,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成立,新疆历史考古研究开启了新篇章。所里在1960年时,实际上只有两名工作人员,笔者就是其中之一。1961年,我们步入伊犁河谷,在昭苏县发掘了后来名噪一时的乌孙古冢。古冢中出土过见于黄河流域的汉式铁犁铧,也发现过典型的秦式茧型陶壶,不少丝质物、漆器已朽,但印痕可觅。除昭苏外,封土高耸的相关墓丘还广泛分布在天山伊犁河谷的特克斯、新源、尼勒克、巩留、察布查尔等处。在西邻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也都见其存在。天山峡谷中的高山草场,既是古代游牧民族理想的生存舞台;实际上也是在开拓、建设天山峡谷古道——一条沟通欧亚大地的陆桥;自然应该也是我们研究中不能轻忽的一扇历史文化视窗。

  20世纪70年代中期,新疆修建吐鲁番—库尔勒铁路,铁路线穿行在天山峡谷之中,笔者有幸于1976—1978年间断断续续在铁路沿线工作了三年,收获是十分丰富的。比如,在阿拉沟发掘的一座塞人贵族墓冢中,不仅出土了大量黄金器物,也见到了与其共存的、源头在长江流域楚文化历史遗存中的大量漆器、颇显楚人巫风的凤鸟纹刺绣、山字纹青铜镜、精细的绫纹罗。它们的年代早于西汉,是战国时期西渐楚风遗留在天山峡谷中的印痕。相类的楚式文物,同样还曾出土在俄属南西伯利亚巴泽雷克墓地中,它们与公元前5世纪前后的古波斯毛织地毯共存于同一座墓室之中。在张骞西走中亚之前,在不为人关注的天山峡谷,竟早已存在着如是引人遐想的物质文明,可以引发的进一步思考,实在是很多。

  1964年,在吐鲁番阿斯塔那墓地发掘的64TAM29唐墓中,出土了30多件文书,其中唐垂拱元年(685)四件文书就涉及天山峡谷古道。唐开元时期,唐王朝天山峡谷中的阿拉沟设置了“鹆镇”,下设“鹆镇游弈所”、“名岸游弈所”,至少统有七铺十一烽,巡逻山谷,且屯田自养。同时,还可以接待使臣、官员。出土残文书表明,接待官员中有一人就是来自今乌兹别克斯坦境内的康国“使者首领”、“六品官”的“康××”。出土文书还揭明,唐王朝步入开元时期,已经在天山峡谷内有了军事防卫设置。但这一进程,在天宝年间的坦罗斯战役后戛然而止。

  明永乐年间,朝廷派陈诚、李暹回访撒马尔罕、哈烈等中亚王国,走的也是天山峡谷古道。在完成这一使命的过程中,陈诚一行曾“图其山川城廓,知其风俗物产”,但相关珍贵图册,未能存留至今。我们今天可以看到的只是其在《西域行程记》中逐日记录的路线,他们以马、骡代步,从哈密入吐鲁番,由吐鲁番入阿拉沟峡谷,经那拉提、于尔都斯草原、巩乃斯河谷,至伊犁、阿里马力口子、伊塞克湖,过塔什干、撒马尔罕、铁门关,抵达阿富汗境赫拉特及波斯边境。沿途不少地方,他们只能“乱息”“在草滩”、“沙滩”、“原上雪中”,虽一路辛苦,但以马代步,穿行天山峡谷,最终抵达中亚西部。

  近年引起全世界关注的新疆孔雀河青铜时代遗址,出土了保存完好、具有白种人特点的古尸,曾引发过人们不尽的悬念。值得庆幸的是,在孔雀河古墓地中,还见有典型文物多件,如极度夸张的高鼻人面木雕、不显面相却肢体完整的木偶等。

  有趣的是,在俄罗斯历史博物馆中,竟然也见到了与孔雀河古墓彼此类同的文物。对于相关文物,俄罗斯学者认为,它们是近4000年前的青铜时代、出土在高加索地区的文物。两地相距遥远,但文物时代近同。这表明,可能在距今4000年前后,曾有过一次相当规模的远距离的民族迁徙。古气候学者研究揭示,就在距今4000年前,曾遭遇过一次小冰期,气温降低,导致一部分欧洲居民通过高加索走廊远走西亚、南亚、中亚,以寻求更合适的生存空间。由此看来,在这一次欧亚大陆民族迁徙中,其中就有一小支人群远走到了新疆孔雀河谷,他们穿行的道路就在天山峡谷之中。水流不断、林木葱郁的孔雀河谷,是宜人居住、可牧可农的美好绿洲,有着较大、可以吸纳新徙入者的空间(参见《从高加索走向孔雀河》,《西域研究》2017年第4期)。天山峡谷古道,因着气候灾变,而出现在了勇敢开拓者们的脚下,孔雀河谷的历史文明,也由此揭开了新页。

  类似的可引发人们深入思考的考古发现也有不少。1959年,为筹建新疆历史博物馆,工作人员在塔里木盆地周缘绿洲之中考察。天山腹地的乌鲁克恰提,四围高山耸立,他们在一条从未引起过关注的小山沟中的一块巨石缝隙内,发现了散落的金条13根(纯度达97%,重量达1330克)、波斯萨珊王朝银币947枚。金银器的绝对年代在7世纪中叶,凝结其中的是当年唐帝国与波斯王国之间民间的经济交流。当年,一些隐没在普通百姓中的丝路行者,在他们毫不显眼的小包行囊中,却携带着数量惊人的金银细软。他们曾经寄托过怎样辉煌的、诱人的发财梦想,我们今天已不得而知。但丝绸之路承载过的不同国家、不同群体之间的美好追求,在这山间古道上也曾经破碎,甚至毁灭。这当然会引人扼腕叹息,但它也是不必讳言的历史的真实(参见《乌恰县发现金条和大批波斯银币》,《考古》1959年第9期)。

  通过大量的考古实践,所获与天山峡谷古道交通相关的文物资料,可以启示我们的是同一个主题:天山峡谷古道在中亚古代游牧民族中,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是不可轻忽的存在,也是有待我们进一步去描绘的宏大历史画卷。

  历史与时代使命兼备

  笔者有幸自1960年进入新疆考古这个广阔领域,至今已历57个春秋,对东天山内外、前后,走过的次数已难计算;对邻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阿富汗等地,也都有踏足之幸。对东、西天山间的峡谷交通有着相当深刻的体会。

  交通,助益于因地理条件殊异、物质与精神文明有别的经济实体之间的交流,是社会发展的天然需要。但受生产力发展的限制,异质文明间的交流,总是存在局限的。原始人大概只能以自己的脚步丈量、认识周围世界,那时的“世界”十分窄小。生产力发展以后,驯化了马,发明了车,步入了青铜时代,可以认识的外部世界会极度扩大,但在没有实际生存、发展的需要前,大概人们也不会走到太远的陌生环境中去。偶发天灾、生存危难,会激发人们无可限量的移徙能力,天山峡谷就曾经为高加索山地居民远徙孔雀河谷提供过方便。但这类灾难,毕竟不是经常有的。只是随着认识的拓展,对远邻物质、精神文明的成就会日逾了解,交流、吸收会成为一种社会需要。丝绸之路(包括天山峡谷)都曾在这一交流进程中,承担过自己的使命,作出过自己的奉献。

  自公元前5世纪以来,中原大地的人们步入新疆,进入天山峡谷之中,已经比较常见了。在天山峡谷的阿拉沟,可以见到楚式丝绣、漆器、铜镜,包括伊朗、阿富汗古代先民称东方来客为“秦人”;西亚甚至欧洲的古代居民,也有经过天山峡谷,定居在了新疆腹地的。新疆近年不断见到的蜻蜓眼(琅玕)、竖琴(箜篌)、实木车轮等出土物,都可以从中捕捉到来自西亚的信息。

  不论东来,还是西走,当年还都只是民间的、悄无声息的来去,一站接一站式的交流,曾经增进过人群之间的相互了解。但是,这么便捷的天山峡谷交通路线,直到近代,基本没有得到开发、利用,这算是憾事,但也有一些好处可寻。

  笔者最大感受,好处之一就是,天山峡谷在今天,确实还可算别有一种意趣的人间净土:水碧,草绿,松林、杉林清新,空气也是难以形容的好。从这些方面讲,是一点也不逊于人们总是称道的欧洲阿尔卑斯山林的。这类地球上已不多见的清净世界,应该进去走一走,或稍稍驻足、停息几天,想一想它的好处,真是可以进一步认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一朴素真理的。

  稍前,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已经联合申遗,天山也得到世界的认可,取得了“人类自然遗产”的桂冠。如果再进一步,在中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之间拓开一条方便来去的旅游路线,使人们可以从中亚西部,顺天山峡谷慢慢(甚至可以是古远人们以马、驼代步的速度)东行到新疆哈密地区,当然也可以从新疆一步步走到中亚西部的广大世界随行随看,随时思考:古代民族的生存状态,人类发展的轨迹,不同民族的共同心理,人们对自然的珍爱,等等,都是可以滋养现代人的心灵,可以助益于建设一个全新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作者单位: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西域语言研究所)

  (原文刊于:《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11月3日第4版)

责编:韩翰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随笔

天山峡谷古道——古代中国走向世界的陆桥

发布时间: 2017-11-10

  天山峡谷古道,名不见于中外古籍,但却是历史上真实的存在。它开拓得很早,在距今4000多年前的青铜时代,欧亚大陆上的早期居民就已经发现、利用了天山峡谷的天然形势,开始西走东行。这一古老的民间交通,虽不过是驼与马的来去,却“运送”了古老的文明,推进了社会的发展。自远古迄明清,人们一直在天山峡谷中行走,未稍停息,但种种因素使然,这一自然、朴素的古道未能唤起全社会的关注。

  新疆考古人历经半个多世纪的实践,曾一次又一次感觉、触摸到这一古道的存在,也不止一次地想,应该就这一古道的存在、发展、命运,诉说考古学者的心得;但终究还是少了一层理论上的自觉。如今,一带一路的呼唤催生了相关思考,使我们顿悟这条古道实在是有值得一说的地方,它的开拓、发展凝结着不少值得进一步思考的交通文化,有与大众分享的价值。

  自然地理优势显著

  天山,欧亚大陆腹地最宏大的纬向山系。全长达2500多公里,南、中、北三条山脊平行展开。东段,约占天山山系的3/4,长约1760公里,分布在我国新疆境内;西段,长约800公里,分布在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境内。山体通常宽250—350公里,最宽处可达800公里。

  在我国境内的天山,其山体铺展面积达51万平方公里。谷道内,3500米以上的高岭截流了大西洋季风带来的水汽,形成道道冰川,它们是可以养育生命的固体“水库”。据地理学家统计,仅在东天山境内,冰川就可达6900多条,冰体面积达到9500平方公里。自然降水、春天以后冰川的溶水、渤发的山泉成为其不竭的水源,山谷中碧水长流,山间盆地、高山草场广布、松柏云杉连片,成为古代游牧民族理想的生存空间,也是今天人们向往的净土。

  沿途水长流、草不缺,自然谷道可通东西。除三道山脊间基本可以平行前进的峡谷外,在山脊之间、山体与塔里木盆地、准噶尔盆地间,也有不少人和马可以穿行的豁口。当年,玄奘由龟兹北入天山,西行至伊塞克湖;汉代远嫁乌孙的细君、解忧公主,来去伊犁河谷草场,都是显例。

  天山峡谷古道很早就为居住其间、内外的游牧民族所知晓。塞人、乌孙、月氏及后来的突厥、蒙古人,都与这些古道存在既广泛又密切的政治、经济关联。中原大地的使臣、商旅走向中亚西部广大世界,也少不了这条峡谷古道的佐助,天山峡谷古道还有很多值得进一步认识、阐发的篇章。

  考古文化内涵丰厚

  1958年,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成立,新疆历史考古研究开启了新篇章。所里在1960年时,实际上只有两名工作人员,笔者就是其中之一。1961年,我们步入伊犁河谷,在昭苏县发掘了后来名噪一时的乌孙古冢。古冢中出土过见于黄河流域的汉式铁犁铧,也发现过典型的秦式茧型陶壶,不少丝质物、漆器已朽,但印痕可觅。除昭苏外,封土高耸的相关墓丘还广泛分布在天山伊犁河谷的特克斯、新源、尼勒克、巩留、察布查尔等处。在西邻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也都见其存在。天山峡谷中的高山草场,既是古代游牧民族理想的生存舞台;实际上也是在开拓、建设天山峡谷古道——一条沟通欧亚大地的陆桥;自然应该也是我们研究中不能轻忽的一扇历史文化视窗。

  20世纪70年代中期,新疆修建吐鲁番—库尔勒铁路,铁路线穿行在天山峡谷之中,笔者有幸于1976—1978年间断断续续在铁路沿线工作了三年,收获是十分丰富的。比如,在阿拉沟发掘的一座塞人贵族墓冢中,不仅出土了大量黄金器物,也见到了与其共存的、源头在长江流域楚文化历史遗存中的大量漆器、颇显楚人巫风的凤鸟纹刺绣、山字纹青铜镜、精细的绫纹罗。它们的年代早于西汉,是战国时期西渐楚风遗留在天山峡谷中的印痕。相类的楚式文物,同样还曾出土在俄属南西伯利亚巴泽雷克墓地中,它们与公元前5世纪前后的古波斯毛织地毯共存于同一座墓室之中。在张骞西走中亚之前,在不为人关注的天山峡谷,竟早已存在着如是引人遐想的物质文明,可以引发的进一步思考,实在是很多。

  1964年,在吐鲁番阿斯塔那墓地发掘的64TAM29唐墓中,出土了30多件文书,其中唐垂拱元年(685)四件文书就涉及天山峡谷古道。唐开元时期,唐王朝天山峡谷中的阿拉沟设置了“鹆镇”,下设“鹆镇游弈所”、“名岸游弈所”,至少统有七铺十一烽,巡逻山谷,且屯田自养。同时,还可以接待使臣、官员。出土残文书表明,接待官员中有一人就是来自今乌兹别克斯坦境内的康国“使者首领”、“六品官”的“康××”。出土文书还揭明,唐王朝步入开元时期,已经在天山峡谷内有了军事防卫设置。但这一进程,在天宝年间的坦罗斯战役后戛然而止。

  明永乐年间,朝廷派陈诚、李暹回访撒马尔罕、哈烈等中亚王国,走的也是天山峡谷古道。在完成这一使命的过程中,陈诚一行曾“图其山川城廓,知其风俗物产”,但相关珍贵图册,未能存留至今。我们今天可以看到的只是其在《西域行程记》中逐日记录的路线,他们以马、骡代步,从哈密入吐鲁番,由吐鲁番入阿拉沟峡谷,经那拉提、于尔都斯草原、巩乃斯河谷,至伊犁、阿里马力口子、伊塞克湖,过塔什干、撒马尔罕、铁门关,抵达阿富汗境赫拉特及波斯边境。沿途不少地方,他们只能“乱息”“在草滩”、“沙滩”、“原上雪中”,虽一路辛苦,但以马代步,穿行天山峡谷,最终抵达中亚西部。

  近年引起全世界关注的新疆孔雀河青铜时代遗址,出土了保存完好、具有白种人特点的古尸,曾引发过人们不尽的悬念。值得庆幸的是,在孔雀河古墓地中,还见有典型文物多件,如极度夸张的高鼻人面木雕、不显面相却肢体完整的木偶等。

  有趣的是,在俄罗斯历史博物馆中,竟然也见到了与孔雀河古墓彼此类同的文物。对于相关文物,俄罗斯学者认为,它们是近4000年前的青铜时代、出土在高加索地区的文物。两地相距遥远,但文物时代近同。这表明,可能在距今4000年前后,曾有过一次相当规模的远距离的民族迁徙。古气候学者研究揭示,就在距今4000年前,曾遭遇过一次小冰期,气温降低,导致一部分欧洲居民通过高加索走廊远走西亚、南亚、中亚,以寻求更合适的生存空间。由此看来,在这一次欧亚大陆民族迁徙中,其中就有一小支人群远走到了新疆孔雀河谷,他们穿行的道路就在天山峡谷之中。水流不断、林木葱郁的孔雀河谷,是宜人居住、可牧可农的美好绿洲,有着较大、可以吸纳新徙入者的空间(参见《从高加索走向孔雀河》,《西域研究》2017年第4期)。天山峡谷古道,因着气候灾变,而出现在了勇敢开拓者们的脚下,孔雀河谷的历史文明,也由此揭开了新页。

  类似的可引发人们深入思考的考古发现也有不少。1959年,为筹建新疆历史博物馆,工作人员在塔里木盆地周缘绿洲之中考察。天山腹地的乌鲁克恰提,四围高山耸立,他们在一条从未引起过关注的小山沟中的一块巨石缝隙内,发现了散落的金条13根(纯度达97%,重量达1330克)、波斯萨珊王朝银币947枚。金银器的绝对年代在7世纪中叶,凝结其中的是当年唐帝国与波斯王国之间民间的经济交流。当年,一些隐没在普通百姓中的丝路行者,在他们毫不显眼的小包行囊中,却携带着数量惊人的金银细软。他们曾经寄托过怎样辉煌的、诱人的发财梦想,我们今天已不得而知。但丝绸之路承载过的不同国家、不同群体之间的美好追求,在这山间古道上也曾经破碎,甚至毁灭。这当然会引人扼腕叹息,但它也是不必讳言的历史的真实(参见《乌恰县发现金条和大批波斯银币》,《考古》1959年第9期)。

  通过大量的考古实践,所获与天山峡谷古道交通相关的文物资料,可以启示我们的是同一个主题:天山峡谷古道在中亚古代游牧民族中,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是不可轻忽的存在,也是有待我们进一步去描绘的宏大历史画卷。

  历史与时代使命兼备

  笔者有幸自1960年进入新疆考古这个广阔领域,至今已历57个春秋,对东天山内外、前后,走过的次数已难计算;对邻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阿富汗等地,也都有踏足之幸。对东、西天山间的峡谷交通有着相当深刻的体会。

  交通,助益于因地理条件殊异、物质与精神文明有别的经济实体之间的交流,是社会发展的天然需要。但受生产力发展的限制,异质文明间的交流,总是存在局限的。原始人大概只能以自己的脚步丈量、认识周围世界,那时的“世界”十分窄小。生产力发展以后,驯化了马,发明了车,步入了青铜时代,可以认识的外部世界会极度扩大,但在没有实际生存、发展的需要前,大概人们也不会走到太远的陌生环境中去。偶发天灾、生存危难,会激发人们无可限量的移徙能力,天山峡谷就曾经为高加索山地居民远徙孔雀河谷提供过方便。但这类灾难,毕竟不是经常有的。只是随着认识的拓展,对远邻物质、精神文明的成就会日逾了解,交流、吸收会成为一种社会需要。丝绸之路(包括天山峡谷)都曾在这一交流进程中,承担过自己的使命,作出过自己的奉献。

  自公元前5世纪以来,中原大地的人们步入新疆,进入天山峡谷之中,已经比较常见了。在天山峡谷的阿拉沟,可以见到楚式丝绣、漆器、铜镜,包括伊朗、阿富汗古代先民称东方来客为“秦人”;西亚甚至欧洲的古代居民,也有经过天山峡谷,定居在了新疆腹地的。新疆近年不断见到的蜻蜓眼(琅玕)、竖琴(箜篌)、实木车轮等出土物,都可以从中捕捉到来自西亚的信息。

  不论东来,还是西走,当年还都只是民间的、悄无声息的来去,一站接一站式的交流,曾经增进过人群之间的相互了解。但是,这么便捷的天山峡谷交通路线,直到近代,基本没有得到开发、利用,这算是憾事,但也有一些好处可寻。

  笔者最大感受,好处之一就是,天山峡谷在今天,确实还可算别有一种意趣的人间净土:水碧,草绿,松林、杉林清新,空气也是难以形容的好。从这些方面讲,是一点也不逊于人们总是称道的欧洲阿尔卑斯山林的。这类地球上已不多见的清净世界,应该进去走一走,或稍稍驻足、停息几天,想一想它的好处,真是可以进一步认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一朴素真理的。

  稍前,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已经联合申遗,天山也得到世界的认可,取得了“人类自然遗产”的桂冠。如果再进一步,在中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之间拓开一条方便来去的旅游路线,使人们可以从中亚西部,顺天山峡谷慢慢(甚至可以是古远人们以马、驼代步的速度)东行到新疆哈密地区,当然也可以从新疆一步步走到中亚西部的广大世界随行随看,随时思考:古代民族的生存状态,人类发展的轨迹,不同民族的共同心理,人们对自然的珍爱,等等,都是可以滋养现代人的心灵,可以助益于建设一个全新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作者单位: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西域语言研究所)

  (原文刊于:《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11月3日第4版)

责编:韩翰

作者:王炳华

文章出处: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