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园地考古随笔
考古随笔
阅读考古,思考考古——北京大学李零教授讲座侧记
发布时间:2018-06-19    文章出处:“考古陕西”微信号    作者:    点击率:
  2018年6月13日上午,李零教授来到陕西文物考古研究院作了《阅读考古,思考考古——从读者角度看考古》的主题演讲,与院内业务人员及来自省内其他文博机构、高校学生等百余名业界同仁一起分享了他对考古学科、考古学人以及考古学史的理解和认识,为我们从另一个角度去思考考古学开启了一扇大门。


  我是读者,我是学生   

  开讲伊始,李零教授分享了他的求学及治学历程。1979年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考古系,师从张政烺研究殷周铜器。1981年参加宝鸡西高泉村东周秦墓的发掘工作。1982年获历史学硕士学位,至社科院考古所沣西队从事考古发掘。1983-1985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农业经济研究所从事先秦土地制度史的研究。1985年至现在任教于北京大学中文系。虽然他自谦不是考古学家,只是曾经学习考古、现在忠实地阅读考古的一个学生,但实则李先生的学术视野深远,研究领域广博,通过不同的角度去解读考古资料及相关史料,往往给人耳目一新、豁然开朗的感觉。

  读书比杀猪容易,书不会满地跑   
 
  李零教授深谙考古田野工地事务繁杂,考古工作者整日忙碌劳累,读书和写书因此成为了一件很奢侈的事情。虽然读书比杀猪容易,书不会满地跑,但是读书却是需要时间的。挤出时间去读书应该是我们要去追求的一件事情。就写书方面而言,他强调考古报告必须编写出版,他援引夏鼐先生的话:不出报告,不能写文章;写报告要多描述,少推论,推论最好另外写文章;考古报告不是结束,而是(考古研究)的开始。


  考古,与谁共享? 

  以此为题,李零教授谈到了什么是考古学,考古学与金石学、历史学、文物学、艺术史、民族学、人类学的关系,夏鼐先生对于考古学的定义、考古学的时间范围,考古学的分类,对过程考古学的评价等问题。


 
  考古很伟大,个人太渺小     

  李零先生说,资本主义500年,考古学是随地理大发现和殖民扩张发展起来。前300年准备,19世纪诞生,20世纪成熟。中国考古学作为一门外来的学问,自诞生之日起至现在,有近百年的历史,也有必要研究一下中国的考古学史。

  中国考古学史无外乎包涵在各种“编年史”、“纪传史”以及“纪事本末史”之中。编年史有如“中研院”史语所史、“北平院”史学所史、社科院考古所史、北大考古系史、文物局史、地方博物馆和考古所史等;纪传体有如张光直传、夏鼐传、苏秉琦传、俞伟超传、张忠培传、石璋如口述史、北大口述史等;记事本末体有如中山王、银雀山、秦俑坑、曾侯乙、马王堆、南越王等的发掘历史。上述资料,基本涵盖了中国考古学史的全部。

  在考古学的整个发展长河中,无论何种学派、无论学者们的文化立场、见解异同,都对中国考古学的发展做出了应有的贡献,进而促进了世界考古学的发展。而从事考古研究的学者、考古的重要发现以及考古理论的争论演进,也都会成为考古学科发展进程中一个个不可或缺的因子。

  整场讲座述论宏阔,却不失风趣幽默,言辞平实却又妙语连珠。两个小时的讲座倏忽而过,讲者似乎在打开一幅中国考古学史的巨幅画卷,而听者似乎沿着画卷,移步换景,美不胜收。及至结束,听者仍沉入画卷,思味无穷。


编辑:王沛、是江柳
审核:曹龙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随笔

阅读考古,思考考古——北京大学李零教授讲座侧记

发布时间: 2018-06-19

  2018年6月13日上午,李零教授来到陕西文物考古研究院作了《阅读考古,思考考古——从读者角度看考古》的主题演讲,与院内业务人员及来自省内其他文博机构、高校学生等百余名业界同仁一起分享了他对考古学科、考古学人以及考古学史的理解和认识,为我们从另一个角度去思考考古学开启了一扇大门。


  我是读者,我是学生   

  开讲伊始,李零教授分享了他的求学及治学历程。1979年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考古系,师从张政烺研究殷周铜器。1981年参加宝鸡西高泉村东周秦墓的发掘工作。1982年获历史学硕士学位,至社科院考古所沣西队从事考古发掘。1983-1985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农业经济研究所从事先秦土地制度史的研究。1985年至现在任教于北京大学中文系。虽然他自谦不是考古学家,只是曾经学习考古、现在忠实地阅读考古的一个学生,但实则李先生的学术视野深远,研究领域广博,通过不同的角度去解读考古资料及相关史料,往往给人耳目一新、豁然开朗的感觉。

  读书比杀猪容易,书不会满地跑   
 
  李零教授深谙考古田野工地事务繁杂,考古工作者整日忙碌劳累,读书和写书因此成为了一件很奢侈的事情。虽然读书比杀猪容易,书不会满地跑,但是读书却是需要时间的。挤出时间去读书应该是我们要去追求的一件事情。就写书方面而言,他强调考古报告必须编写出版,他援引夏鼐先生的话:不出报告,不能写文章;写报告要多描述,少推论,推论最好另外写文章;考古报告不是结束,而是(考古研究)的开始。


  考古,与谁共享? 

  以此为题,李零教授谈到了什么是考古学,考古学与金石学、历史学、文物学、艺术史、民族学、人类学的关系,夏鼐先生对于考古学的定义、考古学的时间范围,考古学的分类,对过程考古学的评价等问题。


 
  考古很伟大,个人太渺小     

  李零先生说,资本主义500年,考古学是随地理大发现和殖民扩张发展起来。前300年准备,19世纪诞生,20世纪成熟。中国考古学作为一门外来的学问,自诞生之日起至现在,有近百年的历史,也有必要研究一下中国的考古学史。

  中国考古学史无外乎包涵在各种“编年史”、“纪传史”以及“纪事本末史”之中。编年史有如“中研院”史语所史、“北平院”史学所史、社科院考古所史、北大考古系史、文物局史、地方博物馆和考古所史等;纪传体有如张光直传、夏鼐传、苏秉琦传、俞伟超传、张忠培传、石璋如口述史、北大口述史等;记事本末体有如中山王、银雀山、秦俑坑、曾侯乙、马王堆、南越王等的发掘历史。上述资料,基本涵盖了中国考古学史的全部。

  在考古学的整个发展长河中,无论何种学派、无论学者们的文化立场、见解异同,都对中国考古学的发展做出了应有的贡献,进而促进了世界考古学的发展。而从事考古研究的学者、考古的重要发现以及考古理论的争论演进,也都会成为考古学科发展进程中一个个不可或缺的因子。

  整场讲座述论宏阔,却不失风趣幽默,言辞平实却又妙语连珠。两个小时的讲座倏忽而过,讲者似乎在打开一幅中国考古学史的巨幅画卷,而听者似乎沿着画卷,移步换景,美不胜收。及至结束,听者仍沉入画卷,思味无穷。


编辑:王沛、是江柳
审核:曹龙

作者:

文章出处:“考古陕西”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