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现场传真
现场传真
新疆“巨石堆阵”之谜:“独目人”来过
发布时间:2017-04-12    文章出处:新华网    作者:屈婷    点击率:
  中国最新考古发现显示,新疆青河县三道海子遗址群的大型巨石堆阵可能是“独目人”所建。

  这一崇拜太阳的族群留下的刻纹盾牌石,为世界上首次发现此类遗存。三道海子遗址群可能是欧亚草原已知“游牧王国”最早、最大的祭祀礼仪中心。

  “独目人”被记载于公元前5世纪时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所著《历史》一书中,相传他们“勇悍善战”,前额当中长着一只眼,故名“独目人”。他们在约3000到2500年前之间成为欧亚草原的霸主。

  三道海子遗址群位于东阿尔泰山分水岭处的一处山巅谷地。这里海拔约2700米,三个谷地中的高山湖泊相邻分布,故称“三道海子”,自古便是联系蒙古和新疆的交通要道。一些规模奇大的巨石堆阵散布其间,其年代和性质众说纷纭,有人甚至猜测是外星人留下的标记。

远眺三道海子遗址群花海子最大的巨石堆。(中国社科院考古所供图)

  在2013年到2016年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阿勒泰地区文物局和青河县文物局在此开展考古发掘。结果显示,该地区约有大小不等的10座十字轮辐式石围石堆遗址。它们以巨型石堆为中心,岩石向东北、东南、西南、西北四个方向铺设成放射状的辐条。遗址周围栽立着一些一人高的花纹精美的长方形石碑,称之为鹿石。

  该考古项目领队、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郭物说,三道海子大石堆群可能并非学界曾推测的王陵,而是约2800年至2500年前一个早期游牧王国的祭坛圣地。“巨石堆下,没有墓室和棺材,也没有随葬品。带鹿石的十字轮辐遗址隐含着古人对太阳、星宿、银河等天体的认识和崇拜,还发现了祭奠的碎片人骨、烧灰的痕迹。其形态与俄罗斯阿尔泰山地区的同类遗址非常相像,由此可以判定属于游牧人群的通天圣域、祭祀之地。”

  在当地哈萨克人称为“花海子”的什巴尔库勒湖的三号巨石堆遗址内外,还发现了多个五边形的盾牌石。“这也是世界上首次发现带有刻纹的盾牌石,可见这个祭祀遗址的等级之高。”郭物说,“它们可能是当时该地区通用的一种石质法器,用以驱邪、避凶。”


三道海子考古队与刚从湖里打捞出来的鹿石(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供图)

  祭祀谁?郭物说,这里的巨石堆阵形态,以及头冠状鹿石、垂蹄状立鹿、雪豹和野猪纹等,都让人联想起著名的俄罗斯图瓦阿尔然王陵。通过对人骨的碳14测定,该遗址的年代正处于欧亚草原从畜牧经济向游牧经济发展的关键时期。

  阿尔然墓群是20世纪最重要的考古发现之一,其最大特点为数量惊人、栩栩如生的黄金制品。三道海子的考古新发现证实了两者的联系:它们可能是同一群人留下的遗存,阿尔然墓地是这一个早期游牧国家的王族墓地,而三道海子是其夏季的礼仪中心。


花海子遗址发现的鹿石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供图)

  1990年代末,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林梅村就认为,三海子遗址群可能和“独目人”有关系。三道海子的考古新发现,证实了公元前9世纪至公元前7世纪以前,有一个势力强大、文化发达的族群分布在俄罗斯图瓦、蒙古西北和中国以青河、富蕴为中心的阿尔泰山地区。

  “他们可能是欧亚草原最早建立游牧国家的人群之一,其扩张和对草原部落的整合,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早期草原丝绸之路的形成。”郭物说。


世界首次发现的刻纹盾牌石(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供图)

  这些人就是“独目人”吗?它们跟《山海经》里提到的“一目国”是一回事吗?郭物认为,“从时代和扩张态势等因素来分析,这种可能性很大。”他说,但不管怎样,三道海子遗址是今天人们了解这一早期游牧王国统治意识、天文知识以及精神世界的珍贵资料。

  考古学家还从地理环境、天时星象等方面仔细研究了三道海子遗存。结果发现,在冬至那一天,花海子遗址中最大的一块盾牌石所处的位置正面对日落的方向,盾牌石正面刻着人字纹,表示太阳的圆圈纹则正好偏到一角,如日落西山的样子。“盾牌上的圆圈纹是太阳的拟形,表示对太阳的崇拜。”郭物说。

  很多学者相信,所谓“独目人”,并不是说只有一只眼睛,它可能是代表双目之间的“神眼”。它其实也是一种太阳崇拜的产物。这种巧合令三道海子与“独目人”的关联更引人遐想。

责编:韩翰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现场传真

新疆“巨石堆阵”之谜:“独目人”来过

发布时间: 2017-04-12

  中国最新考古发现显示,新疆青河县三道海子遗址群的大型巨石堆阵可能是“独目人”所建。

  这一崇拜太阳的族群留下的刻纹盾牌石,为世界上首次发现此类遗存。三道海子遗址群可能是欧亚草原已知“游牧王国”最早、最大的祭祀礼仪中心。

  “独目人”被记载于公元前5世纪时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所著《历史》一书中,相传他们“勇悍善战”,前额当中长着一只眼,故名“独目人”。他们在约3000到2500年前之间成为欧亚草原的霸主。

  三道海子遗址群位于东阿尔泰山分水岭处的一处山巅谷地。这里海拔约2700米,三个谷地中的高山湖泊相邻分布,故称“三道海子”,自古便是联系蒙古和新疆的交通要道。一些规模奇大的巨石堆阵散布其间,其年代和性质众说纷纭,有人甚至猜测是外星人留下的标记。

远眺三道海子遗址群花海子最大的巨石堆。(中国社科院考古所供图)

  在2013年到2016年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阿勒泰地区文物局和青河县文物局在此开展考古发掘。结果显示,该地区约有大小不等的10座十字轮辐式石围石堆遗址。它们以巨型石堆为中心,岩石向东北、东南、西南、西北四个方向铺设成放射状的辐条。遗址周围栽立着一些一人高的花纹精美的长方形石碑,称之为鹿石。

  该考古项目领队、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郭物说,三道海子大石堆群可能并非学界曾推测的王陵,而是约2800年至2500年前一个早期游牧王国的祭坛圣地。“巨石堆下,没有墓室和棺材,也没有随葬品。带鹿石的十字轮辐遗址隐含着古人对太阳、星宿、银河等天体的认识和崇拜,还发现了祭奠的碎片人骨、烧灰的痕迹。其形态与俄罗斯阿尔泰山地区的同类遗址非常相像,由此可以判定属于游牧人群的通天圣域、祭祀之地。”

  在当地哈萨克人称为“花海子”的什巴尔库勒湖的三号巨石堆遗址内外,还发现了多个五边形的盾牌石。“这也是世界上首次发现带有刻纹的盾牌石,可见这个祭祀遗址的等级之高。”郭物说,“它们可能是当时该地区通用的一种石质法器,用以驱邪、避凶。”


三道海子考古队与刚从湖里打捞出来的鹿石(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供图)

  祭祀谁?郭物说,这里的巨石堆阵形态,以及头冠状鹿石、垂蹄状立鹿、雪豹和野猪纹等,都让人联想起著名的俄罗斯图瓦阿尔然王陵。通过对人骨的碳14测定,该遗址的年代正处于欧亚草原从畜牧经济向游牧经济发展的关键时期。

  阿尔然墓群是20世纪最重要的考古发现之一,其最大特点为数量惊人、栩栩如生的黄金制品。三道海子的考古新发现证实了两者的联系:它们可能是同一群人留下的遗存,阿尔然墓地是这一个早期游牧国家的王族墓地,而三道海子是其夏季的礼仪中心。


花海子遗址发现的鹿石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供图)

  1990年代末,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林梅村就认为,三海子遗址群可能和“独目人”有关系。三道海子的考古新发现,证实了公元前9世纪至公元前7世纪以前,有一个势力强大、文化发达的族群分布在俄罗斯图瓦、蒙古西北和中国以青河、富蕴为中心的阿尔泰山地区。

  “他们可能是欧亚草原最早建立游牧国家的人群之一,其扩张和对草原部落的整合,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早期草原丝绸之路的形成。”郭物说。


世界首次发现的刻纹盾牌石(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供图)

  这些人就是“独目人”吗?它们跟《山海经》里提到的“一目国”是一回事吗?郭物认为,“从时代和扩张态势等因素来分析,这种可能性很大。”他说,但不管怎样,三道海子遗址是今天人们了解这一早期游牧王国统治意识、天文知识以及精神世界的珍贵资料。

  考古学家还从地理环境、天时星象等方面仔细研究了三道海子遗存。结果发现,在冬至那一天,花海子遗址中最大的一块盾牌石所处的位置正面对日落的方向,盾牌石正面刻着人字纹,表示太阳的圆圈纹则正好偏到一角,如日落西山的样子。“盾牌上的圆圈纹是太阳的拟形,表示对太阳的崇拜。”郭物说。

  很多学者相信,所谓“独目人”,并不是说只有一只眼睛,它可能是代表双目之间的“神眼”。它其实也是一种太阳崇拜的产物。这种巧合令三道海子与“独目人”的关联更引人遐想。

责编:韩翰

作者:屈婷

文章出处: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