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现场传真
现场传真
安徽阜阳北关发现古城墙遗址 将申请考古发掘
发布时间:2017-04-12    文章出处:阜阳新闻网    作者:    点击率:
  众所周知,阜阳城曾是一个拥有坚固城墙的城市。1939年7月,当时的主政者以“拆城防敌”为由,将城墙拆除。目前的东城墙路、西城墙路和临泉路(奎星楼—白衣桥)均是在原城墙上修建的,因此路面明显高于两侧许多,且外侧有护城河。而北城墙上因建有大量民房,它的方位不像东、西、南城墙那样广为人知。
      
  日前,市政协委员、文史研究者张卫钧在北关一口新开挖的水池内发现砌筑有序的青砖,根据方位、深度等判断,疑似为古城墙砖基。
       
  这一发现引起文物部门的重视,昨日,市文物部门邀请省考古专家前来踏勘,通过夯土层和包砖基本确定为古城墙遗址。

 
  水池里发现疑似古城墙砖基
 
  “中国传统城市最重要的特征之一就是城墙,城墙四周有城门,墙外有护城河,阜阳也不例外。” 张卫钧说。
 
  阜阳古城历史悠久,到了明代万历年间,颍州知州赵世相大修城墙,留下了现在的格局。今天,阜阳市区仍可清晰感受到古城的规模。比如:西城墙与东城墙拆除后,墙基改为西城墙路与东城墙路,外面有西护城河与东护城河;南城墙改为临泉路,路外为南护城河。
      
  北城墙在抗战期间拆除后,几十年来,居民在上面搭建房屋,墙基高耸,被完整的保存在地下。北城墙以北门口(承恩门)为中心,西面向西延伸,形成小巷(汇龙二巷),一直与西城墙遗址(安徽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相连;东面向东延伸,形成小巷(龙潭街),一直与东城墙路相连。
     
  2015年3月,因为龙潭街拆迁,张卫钧曾在施工现场发现北城墙东段遗址,砖基砌筑十分整齐。
      
  日前,他又在汇龙巷旁的工地下一米多处发现层层砖基,现场可以看到清晰的砖砌墙基,疑似北城墙西段遗址。
 
  另外,就在这个地方,曾出土清代咸丰年间北城墙便门“郭(通廓)门”石门额,加之地貌特征与采访附近居民可知,张卫钧认为,此处系北城墙遗址。
          
  发现夯土层、包砖,基本确定为古城墙遗址  
 
  昨日早上,颍州晚报记者来到汇龙巷,找到这口新开挖的水池。
      
  水池长约12米,宽约4米,深约3米,是桩基施工的水循环系统,水池内的水不断被水泵送向打入地下的钻机,之后水再通过另一根水管回流,入池的全是泥浆。
      
  水池的东西南三面地下一米多处都有砌筑的青砖块,水面以上部分约有六层砖。因泥水浑浊,无法判断水下有无砖块。据在汇龙巷居住、年过七旬的韩奶奶说,水池所在的方位就在原来的城墙上。因此,张卫钧的判断是有根据的。
 
  长期热衷于阜阳历史文化研究的网友“军歌嘹亮”说,水池所在地就在古城墙根上,发现的砖块,为古城墙的根基。
 
  昨日,应我市文物部门之邀,省考古所考古队一行先后两次前往现场,考古队专家在现场通过夯土层、砌筑砖块等判断,基本可以确定该处为古城墙遗址,具有重要的发掘、保护价值。
     
  当日下午,考古队已勒令施工单位停工,施工机械移出,并设置多块标有“保护地下文物禁止开挖”警示牌,用警戒线对水池至解放北路区域进行保护。
      
  因开挖水池,导致水池区域的文物受到破坏,为防止水池四周的文化层再次受到破坏,水池内的水循环平台也将拆除。
 
  将向安徽省考古所申请进行抢救性发掘
 
  “我们先让施工方停工,把现场保护起来,然后向安徽省文物局申请进行抢救性发掘。”考古队负责人说。
     
  考古队希望通过发掘,揭示出古城墙最早的建成年代,通过城墙使用不同的包砖,揭示出它不同的年代序列,以及废弃的年代等,这是时间性的。再一个是空间性的,它位于阜阳的哪个位置,根据西城墙一段,再结合下一步做的调查工作,可以把整个阜阳城的形制与规模揭示出来,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都要做。
      
  该负责人认为这个发现文化价值很大,为“文化阜阳”建设提供新的实物,对于挖掘阜阳的历史文化具有重要价值。都说东城墙路、西城墙路,有考古证据吗?考古队希望以此为契机,通过考古发掘,把能做的工作都做了,如果把可以做勘探和调查的区域做一圈,就能把整个城的轮廓揭示出来。
      
  如果发掘发现保护还不错的话,专家建议考虑现场保护,像广州市北京路“南越国宫署遗址”的保护形式,开辟一片区域进行保护、展示。
 
  建议纳入“颍州古城墙”保护范围
 
  “该处遗址如确认是‘北城墙遗址’,应立即组织考古发掘。”张卫钧建议,应将此段新发现北城墙部分,增补到省保单位“颍州古城墙”保护范围中去。
      
  阜阳市著名文史学者、市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李兴武得知这一发现后,通过史料分析,他认为这段城墙遗址东侧就是承恩门遗址,对研究阜阳的历史沿革、城池变迁、军事守备、交通区位等都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是难得的实物资料,具有历史价值、史料价值与艺术价值。应该得到各方重视,并进行考古发掘与保护、利用。
      
  李兴武建议市、区文物及相关职能部门,借此机会,对古颍州承恩门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将承恩门遗址、北城墙遗址,与现在已经属于“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西城墙遗址一并并入保护范围中去。以后,再创造条件逐步将民主路的东城墙遗址、临泉路的南城墙遗址与几条护城河等纳入保护,完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颍州古城墙”的保护范围。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现场传真

安徽阜阳北关发现古城墙遗址 将申请考古发掘

发布时间: 2017-04-12

  众所周知,阜阳城曾是一个拥有坚固城墙的城市。1939年7月,当时的主政者以“拆城防敌”为由,将城墙拆除。目前的东城墙路、西城墙路和临泉路(奎星楼—白衣桥)均是在原城墙上修建的,因此路面明显高于两侧许多,且外侧有护城河。而北城墙上因建有大量民房,它的方位不像东、西、南城墙那样广为人知。
      
  日前,市政协委员、文史研究者张卫钧在北关一口新开挖的水池内发现砌筑有序的青砖,根据方位、深度等判断,疑似为古城墙砖基。
       
  这一发现引起文物部门的重视,昨日,市文物部门邀请省考古专家前来踏勘,通过夯土层和包砖基本确定为古城墙遗址。

 
  水池里发现疑似古城墙砖基
 
  “中国传统城市最重要的特征之一就是城墙,城墙四周有城门,墙外有护城河,阜阳也不例外。” 张卫钧说。
 
  阜阳古城历史悠久,到了明代万历年间,颍州知州赵世相大修城墙,留下了现在的格局。今天,阜阳市区仍可清晰感受到古城的规模。比如:西城墙与东城墙拆除后,墙基改为西城墙路与东城墙路,外面有西护城河与东护城河;南城墙改为临泉路,路外为南护城河。
      
  北城墙在抗战期间拆除后,几十年来,居民在上面搭建房屋,墙基高耸,被完整的保存在地下。北城墙以北门口(承恩门)为中心,西面向西延伸,形成小巷(汇龙二巷),一直与西城墙遗址(安徽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相连;东面向东延伸,形成小巷(龙潭街),一直与东城墙路相连。
     
  2015年3月,因为龙潭街拆迁,张卫钧曾在施工现场发现北城墙东段遗址,砖基砌筑十分整齐。
      
  日前,他又在汇龙巷旁的工地下一米多处发现层层砖基,现场可以看到清晰的砖砌墙基,疑似北城墙西段遗址。
 
  另外,就在这个地方,曾出土清代咸丰年间北城墙便门“郭(通廓)门”石门额,加之地貌特征与采访附近居民可知,张卫钧认为,此处系北城墙遗址。
          
  发现夯土层、包砖,基本确定为古城墙遗址  
 
  昨日早上,颍州晚报记者来到汇龙巷,找到这口新开挖的水池。
      
  水池长约12米,宽约4米,深约3米,是桩基施工的水循环系统,水池内的水不断被水泵送向打入地下的钻机,之后水再通过另一根水管回流,入池的全是泥浆。
      
  水池的东西南三面地下一米多处都有砌筑的青砖块,水面以上部分约有六层砖。因泥水浑浊,无法判断水下有无砖块。据在汇龙巷居住、年过七旬的韩奶奶说,水池所在的方位就在原来的城墙上。因此,张卫钧的判断是有根据的。
 
  长期热衷于阜阳历史文化研究的网友“军歌嘹亮”说,水池所在地就在古城墙根上,发现的砖块,为古城墙的根基。
 
  昨日,应我市文物部门之邀,省考古所考古队一行先后两次前往现场,考古队专家在现场通过夯土层、砌筑砖块等判断,基本可以确定该处为古城墙遗址,具有重要的发掘、保护价值。
     
  当日下午,考古队已勒令施工单位停工,施工机械移出,并设置多块标有“保护地下文物禁止开挖”警示牌,用警戒线对水池至解放北路区域进行保护。
      
  因开挖水池,导致水池区域的文物受到破坏,为防止水池四周的文化层再次受到破坏,水池内的水循环平台也将拆除。
 
  将向安徽省考古所申请进行抢救性发掘
 
  “我们先让施工方停工,把现场保护起来,然后向安徽省文物局申请进行抢救性发掘。”考古队负责人说。
     
  考古队希望通过发掘,揭示出古城墙最早的建成年代,通过城墙使用不同的包砖,揭示出它不同的年代序列,以及废弃的年代等,这是时间性的。再一个是空间性的,它位于阜阳的哪个位置,根据西城墙一段,再结合下一步做的调查工作,可以把整个阜阳城的形制与规模揭示出来,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都要做。
      
  该负责人认为这个发现文化价值很大,为“文化阜阳”建设提供新的实物,对于挖掘阜阳的历史文化具有重要价值。都说东城墙路、西城墙路,有考古证据吗?考古队希望以此为契机,通过考古发掘,把能做的工作都做了,如果把可以做勘探和调查的区域做一圈,就能把整个城的轮廓揭示出来。
      
  如果发掘发现保护还不错的话,专家建议考虑现场保护,像广州市北京路“南越国宫署遗址”的保护形式,开辟一片区域进行保护、展示。
 
  建议纳入“颍州古城墙”保护范围
 
  “该处遗址如确认是‘北城墙遗址’,应立即组织考古发掘。”张卫钧建议,应将此段新发现北城墙部分,增补到省保单位“颍州古城墙”保护范围中去。
      
  阜阳市著名文史学者、市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李兴武得知这一发现后,通过史料分析,他认为这段城墙遗址东侧就是承恩门遗址,对研究阜阳的历史沿革、城池变迁、军事守备、交通区位等都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是难得的实物资料,具有历史价值、史料价值与艺术价值。应该得到各方重视,并进行考古发掘与保护、利用。
      
  李兴武建议市、区文物及相关职能部门,借此机会,对古颍州承恩门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将承恩门遗址、北城墙遗址,与现在已经属于“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西城墙遗址一并并入保护范围中去。以后,再创造条件逐步将民主路的东城墙遗址、临泉路的南城墙遗址与几条护城河等纳入保护,完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颍州古城墙”的保护范围。 

 

作者:

文章出处:阜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