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现场传真
现场传真
浙江临安发现大型建筑基址
发布时间:2017-07-31    文章出处:钱江晚报    作者:马黎    点击率:
  30日上午,北京、浙江几位重量级的考古专家站在了临安市政府大院里——确切说,是造了没多久就紧急停工的市政府停车场边上。
  
  “这么多年来,作为临安的一个中心地域,而且在我们市政府大院,下面的这些建筑居然没有被破坏掉,这也是出人意料的。”浙江省文物局副局长郑建华有点兴奋。
  
  今年3月,杭州临安市政府大院内的一处停车场决定改建,但施工没几天就发现了“问题”,4月7日开始,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与临安市文物保护管理所组成了考古队,联合对这里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地下3米处,一个方砖铺地的大型建筑基址,被部分揭露了出来。
  
  现场,我们看到了近期发掘的新证据:一块建筑用砖上模印有“大唐”的字样,这个“大房子”的年代,属晚唐五代吴越国遗存已经没有问题。
 
一个方砖铺地的大型建筑基址。
  
  但这个建筑究竟是什么,成为现在的最大疑点。因为它所在的地方非常特殊,旁边是“太庙山”,五代十国此山被称“茅山”。临安县志记载:临安县衙在明代迁址至太庙山。那么,这里是衙门吗?
  
  另一条线索更加直接:史料记载,公元894年,唐昭宗封钱镠为太府少卿,并“赐第茅山”。这个1000多年前的建筑遗存,跟吴越国王钱镠有关吗?
  
  “是什么”之外,还有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需要解决。目前遗址揭露面积并不大,考古证据还不充分,它又处于市政府大院里,考古工作还要继续开展吗?
  
  这是专家重点讨论的两个问题。
  
  是什么——除了古代衙门遗存 又有新的可能性被提出
 
  这是一个高规格的建筑,确凿无疑。
  
  “和临安地区其他吴越国建筑遗存相比较,我们发现的柱础石规格是目前已发现的吴越国建筑遗存中最大的,建筑规制较高,所用的墁地方砖的尺寸与吴越国时期的功臣寺遗址相近。”这次考古发掘的领队、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王征宇说。
  
  此前,参与发掘的专家分析,这个建筑的形制、规格都极高,部分建筑构建十分稀缺,基本可以排除民用,比较可能是古代的行政机构办公场所——衙门。
 
印有“大唐”字样的建筑用砖。 
 
  浙江省博物馆历史文物部主任,也是当年雷峰塔遗址考古发掘领队黎毓馨,提到了另一个可能:衣锦军。
  
  军是当时非常重要的建制,后来演化为类似于县一级的行政区块的办公场所。有记载证实,衣锦军的前身为衣锦城,是钱镠负责督建并驻兵的地方。
  
  黎毓馨在浙博馆藏的“二王手泽” 中发现了一条线索[注:钱俶的手卷名叫《草书手简(并铁券图式及宋元明清名贤题跋)》]。这件手卷与现藏于浙江省博物馆的一级藏品——五代吴越王钱镠、钱俶《批牍合卷》(钱镠和钱俶的手批文书遗迹),原是一卷,历史上合称为“二王手泽”,里面提到了“衣锦兴国军”。
  
  不过,从北京赶来的著名学者、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秦大树却有另一种观点。
  
  “衣锦营、衣锦军,都是从城址的角度来说。我认为,无论是作为一个行宫,还是作为军,与陵区建得那么近,是有问题的。我觉得会不会是下宫。”
  
  何为下宫?由于帝王谒陵的需要,在陵园内设立了祭享殿堂,称为上宫;同时陵外设置斋戒、驻跸用的下宫。
  
  钱王陵就在市政府隔壁,记者查了下百度地图,直线距离只有350米,确实近。
  
  细心的秦教授在现场展示的一大堆破碎瓷片里,发现了线索。
  
  “从出土的东西来说,有些东西,跟下宫的性质相似,比如三彩的小瓶子。另外还有供碗,我们说孔明碗其实就是供碗,是祭祀、供奉用的东西。在这个地方出现,可能跟下宫的性质也有一定关系。”
  
  但,一切都还没有定论。
  
  “我们的考古工作,现在是一个开始。”专家组组长,也是远道而来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朱岩石认为,由于目前考古工作的资料和证据还不足,无法下定论这是什么样的建筑群。“但作为一个县城的建筑,无论是建材、技术,都是非常高的一个规格。所以可能要往更高规格的建筑群去考虑。”
  
  因此,对于“是什么”这个问题,专家组最后给出的建议里,第一条是这样的——
  
  该遗址建筑技术和规格较高,具有重要历史文化价值。自唐末五代至宋代,文化层及其出土遗物丰富。作为临安市中心区的考古遗迹是迄今难得的发现,对现有遗迹的初步判断也比较合理。
  
  怎么办——增加发掘面积 市政府可考虑另行选址建设
  
  再说接下来怎么办的问题。在这点上,专家们的建议一致:增加发掘面积。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书记沈岳明认为,如果有条件的话,最好能把这个比较大的基址完整地揭露出来,“它保存得这么好,将来如果揭露出来,可看性也是比较强的。就现在建筑的形制,又是晚唐五代,又跟钱氏有关,将来展示的可看性、重要性都很高。”
  
  在扩大发掘面积的同时,郑建华从长远角度,特别提到了一个建议:大遗址。
  
  “从考古的角度,我推荐从大遗址的角度,来考虑我们的考古工作和保护工程。城市规划调整,要与这一块文物的保护规划紧密结合。通俗地说,就是和钱王陵等等相结合,不管是横向还是纵向,彼此一定是有关的。还有后续保护的问题,怎么合理应用,怎么安排展示。再远一点,是不是要考虑建设考古遗址公园,因为这儿可能属于临安的一个历史文化区。”
  
  因此,专家组的建议是这样的:建议下一步考古工作对基址进行科学地解剖,增加发掘面积,了解建筑群组大的格局和性质。在太庙山南部进行更大范围的调查和勘探,与临安发现的其他吴越国遗存做更深入的比较研究。
  
  朱岩石还提到一个接下来的发掘方向:既做细节,也做大格局。
  
  细节是什么?
  
  “地层第七层下压的东西,是什么时代?我们要想尽办法多获取夯土里面的包含物,把它的时代卡定下来。到底是五代,还是到晚唐?因为我们看到了‘大唐’的砖,那么这些砖是从其他地方拿过来再利用,还是就在原来的位置?从遗物到遗迹,从建筑技术到建筑时代的衔接,都需要说出没有任何怀疑的考古证据。”
  
  这就是破案一般的考古工作最艰难,也最迷人的地方。
  
  那么,如果要扩大发掘面积,临安市政府要不要搬迁?
  
  我们来看一下专家组最后一条建议——
  
  市政府可考虑另行选址建设,以便从文化遗产更高层次利用的角度,保护和利用好这一文化遗产资源,促进基于晚唐五代吴越国历史资源的城市文化发展。(通讯员 王静 本报记者 马黎 文/摄)
 
(原文标题:遗存有了新的可能性 建议增加发掘面积 原文刊于:《钱江晚报》2017年7月31日第A0013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现场传真

浙江临安发现大型建筑基址

发布时间: 2017-07-31

  30日上午,北京、浙江几位重量级的考古专家站在了临安市政府大院里——确切说,是造了没多久就紧急停工的市政府停车场边上。
  
  “这么多年来,作为临安的一个中心地域,而且在我们市政府大院,下面的这些建筑居然没有被破坏掉,这也是出人意料的。”浙江省文物局副局长郑建华有点兴奋。
  
  今年3月,杭州临安市政府大院内的一处停车场决定改建,但施工没几天就发现了“问题”,4月7日开始,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与临安市文物保护管理所组成了考古队,联合对这里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地下3米处,一个方砖铺地的大型建筑基址,被部分揭露了出来。
  
  现场,我们看到了近期发掘的新证据:一块建筑用砖上模印有“大唐”的字样,这个“大房子”的年代,属晚唐五代吴越国遗存已经没有问题。
 
一个方砖铺地的大型建筑基址。
  
  但这个建筑究竟是什么,成为现在的最大疑点。因为它所在的地方非常特殊,旁边是“太庙山”,五代十国此山被称“茅山”。临安县志记载:临安县衙在明代迁址至太庙山。那么,这里是衙门吗?
  
  另一条线索更加直接:史料记载,公元894年,唐昭宗封钱镠为太府少卿,并“赐第茅山”。这个1000多年前的建筑遗存,跟吴越国王钱镠有关吗?
  
  “是什么”之外,还有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需要解决。目前遗址揭露面积并不大,考古证据还不充分,它又处于市政府大院里,考古工作还要继续开展吗?
  
  这是专家重点讨论的两个问题。
  
  是什么——除了古代衙门遗存 又有新的可能性被提出
 
  这是一个高规格的建筑,确凿无疑。
  
  “和临安地区其他吴越国建筑遗存相比较,我们发现的柱础石规格是目前已发现的吴越国建筑遗存中最大的,建筑规制较高,所用的墁地方砖的尺寸与吴越国时期的功臣寺遗址相近。”这次考古发掘的领队、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王征宇说。
  
  此前,参与发掘的专家分析,这个建筑的形制、规格都极高,部分建筑构建十分稀缺,基本可以排除民用,比较可能是古代的行政机构办公场所——衙门。
 
印有“大唐”字样的建筑用砖。 
 
  浙江省博物馆历史文物部主任,也是当年雷峰塔遗址考古发掘领队黎毓馨,提到了另一个可能:衣锦军。
  
  军是当时非常重要的建制,后来演化为类似于县一级的行政区块的办公场所。有记载证实,衣锦军的前身为衣锦城,是钱镠负责督建并驻兵的地方。
  
  黎毓馨在浙博馆藏的“二王手泽” 中发现了一条线索[注:钱俶的手卷名叫《草书手简(并铁券图式及宋元明清名贤题跋)》]。这件手卷与现藏于浙江省博物馆的一级藏品——五代吴越王钱镠、钱俶《批牍合卷》(钱镠和钱俶的手批文书遗迹),原是一卷,历史上合称为“二王手泽”,里面提到了“衣锦兴国军”。
  
  不过,从北京赶来的著名学者、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秦大树却有另一种观点。
  
  “衣锦营、衣锦军,都是从城址的角度来说。我认为,无论是作为一个行宫,还是作为军,与陵区建得那么近,是有问题的。我觉得会不会是下宫。”
  
  何为下宫?由于帝王谒陵的需要,在陵园内设立了祭享殿堂,称为上宫;同时陵外设置斋戒、驻跸用的下宫。
  
  钱王陵就在市政府隔壁,记者查了下百度地图,直线距离只有350米,确实近。
  
  细心的秦教授在现场展示的一大堆破碎瓷片里,发现了线索。
  
  “从出土的东西来说,有些东西,跟下宫的性质相似,比如三彩的小瓶子。另外还有供碗,我们说孔明碗其实就是供碗,是祭祀、供奉用的东西。在这个地方出现,可能跟下宫的性质也有一定关系。”
  
  但,一切都还没有定论。
  
  “我们的考古工作,现在是一个开始。”专家组组长,也是远道而来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朱岩石认为,由于目前考古工作的资料和证据还不足,无法下定论这是什么样的建筑群。“但作为一个县城的建筑,无论是建材、技术,都是非常高的一个规格。所以可能要往更高规格的建筑群去考虑。”
  
  因此,对于“是什么”这个问题,专家组最后给出的建议里,第一条是这样的——
  
  该遗址建筑技术和规格较高,具有重要历史文化价值。自唐末五代至宋代,文化层及其出土遗物丰富。作为临安市中心区的考古遗迹是迄今难得的发现,对现有遗迹的初步判断也比较合理。
  
  怎么办——增加发掘面积 市政府可考虑另行选址建设
  
  再说接下来怎么办的问题。在这点上,专家们的建议一致:增加发掘面积。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书记沈岳明认为,如果有条件的话,最好能把这个比较大的基址完整地揭露出来,“它保存得这么好,将来如果揭露出来,可看性也是比较强的。就现在建筑的形制,又是晚唐五代,又跟钱氏有关,将来展示的可看性、重要性都很高。”
  
  在扩大发掘面积的同时,郑建华从长远角度,特别提到了一个建议:大遗址。
  
  “从考古的角度,我推荐从大遗址的角度,来考虑我们的考古工作和保护工程。城市规划调整,要与这一块文物的保护规划紧密结合。通俗地说,就是和钱王陵等等相结合,不管是横向还是纵向,彼此一定是有关的。还有后续保护的问题,怎么合理应用,怎么安排展示。再远一点,是不是要考虑建设考古遗址公园,因为这儿可能属于临安的一个历史文化区。”
  
  因此,专家组的建议是这样的:建议下一步考古工作对基址进行科学地解剖,增加发掘面积,了解建筑群组大的格局和性质。在太庙山南部进行更大范围的调查和勘探,与临安发现的其他吴越国遗存做更深入的比较研究。
  
  朱岩石还提到一个接下来的发掘方向:既做细节,也做大格局。
  
  细节是什么?
  
  “地层第七层下压的东西,是什么时代?我们要想尽办法多获取夯土里面的包含物,把它的时代卡定下来。到底是五代,还是到晚唐?因为我们看到了‘大唐’的砖,那么这些砖是从其他地方拿过来再利用,还是就在原来的位置?从遗物到遗迹,从建筑技术到建筑时代的衔接,都需要说出没有任何怀疑的考古证据。”
  
  这就是破案一般的考古工作最艰难,也最迷人的地方。
  
  那么,如果要扩大发掘面积,临安市政府要不要搬迁?
  
  我们来看一下专家组最后一条建议——
  
  市政府可考虑另行选址建设,以便从文化遗产更高层次利用的角度,保护和利用好这一文化遗产资源,促进基于晚唐五代吴越国历史资源的城市文化发展。(通讯员 王静 本报记者 马黎 文/摄)
 
(原文标题:遗存有了新的可能性 建议增加发掘面积 原文刊于:《钱江晚报》2017年7月31日第A0013版)

 

作者:马黎

文章出处:钱江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