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现场传真
现场传真
新疆惠远新、老古城考古勘探取得重要收获
发布时间:2017-08-02    文章出处:“人大考古”微信公众号    作者:朱鹏 任冠    点击率:
  2017年6月17日至7月4日,受霍城县文物局委托,中国人民大学考古文博系、陕西知行考古勘探有限公司合作对新疆伊犁州霍城县惠远新、老古城遗址进行了考古勘探。项目由中国人民大学考古文博系魏坚教授负责,历史系博士后任冠、考古文博系硕士研究生朱鹏参与了此次考古勘探工作。

  惠远新、老古城遗址

  惠远新、老古城均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境内。惠远新城位于惠远镇新城村,地处伊犁河低阶地河漫滩上,城址平面形状大致呈正方形,东西长1310米,南北宽1290米,周长5200米。城墙残高约3-4米、宽约2.5-3米,城垣均为分段夹夯而成。东墙、南墙处均有坍塌与当地居民取土破坏的缺口。城垣四周原开挖有护城河,河口宽约14、底宽约10、深约2-3米,护城河内侧距城垣之间的夹道宽约18米,现仅西面、北面护城河遗迹较为清晰。

  惠远老城位于惠远镇南约5.5千米的老城村南侧,地处伊犁河北岸的河谷阶地,城址的西侧、南侧由于受到伊犁河的冲刷,南半部分已经被冲垮,西侧夯土墙也已无存。城垣仅存东墙与北墙的部分,现存北墙墙体残长约610米,东墙墙体残长约750米,墙体受到雨水的冲刷,保存状况较差。


惠远老城平面航拍图
 
  勘探成果

  本次考古勘探系为配合 “惠远新、老古城遗址——老城遗址城墙加固工程”等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所开展,目的在于摸清惠远新、老古城的基本形制和内部结构,确认惠远新、老古城的营建和改建过程,并掌握新、老古城遗址内重要遗迹的分布范围与地层堆积情况。主要对老城北墙外侧、老城将军衙署范围、老城北门及瓮城、老城将军衙署主体建筑、老城初建东墙及魁星阁,新城西门、新城南门和新城将军府大堂基址进行了勘探,并利用无人机对可以工作的区域进行航拍,结合三维建模软件对惠远老城和其中重点的遗迹单位进行三维建模和复原。


勘探队员在进行勘探与测绘


老城北门勘探发现的瓷片


RTK测绘

  考古勘探严格按照《中国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实施条例》的有关规定进行。历时18天,基本摸清了惠远新、老古城的整体布局及地层堆积情况,发现的遗迹年代均为清代中晚期。对惠远新城西门、南门以及将军府大堂的位置、形制有了更加准确的认识,确认了惠远新城南门的瓮城和马道、西门马道的位置。对惠远老城的勘探确认了惠远老城初建时东墙的位置,为研究惠远老城营建和扩建提供了切实可信的依据。对惠远老城城墙、护城河、将军衙署、魁星阁等主要遗迹单位的形制和结构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同时对惠远老城进行了航拍和三维建模,为今后工作的开展提供了更详实丰富的资料,也为推进惠远新、老古城的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考古勘探人员合影
 
  (原文标题:人大考古之新疆惠远新、老古城考古勘探取得重要收获)

责编:韩翰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现场传真

新疆惠远新、老古城考古勘探取得重要收获

发布时间: 2017-08-02

  2017年6月17日至7月4日,受霍城县文物局委托,中国人民大学考古文博系、陕西知行考古勘探有限公司合作对新疆伊犁州霍城县惠远新、老古城遗址进行了考古勘探。项目由中国人民大学考古文博系魏坚教授负责,历史系博士后任冠、考古文博系硕士研究生朱鹏参与了此次考古勘探工作。

  惠远新、老古城遗址

  惠远新、老古城均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惠远镇境内。惠远新城位于惠远镇新城村,地处伊犁河低阶地河漫滩上,城址平面形状大致呈正方形,东西长1310米,南北宽1290米,周长5200米。城墙残高约3-4米、宽约2.5-3米,城垣均为分段夹夯而成。东墙、南墙处均有坍塌与当地居民取土破坏的缺口。城垣四周原开挖有护城河,河口宽约14、底宽约10、深约2-3米,护城河内侧距城垣之间的夹道宽约18米,现仅西面、北面护城河遗迹较为清晰。

  惠远老城位于惠远镇南约5.5千米的老城村南侧,地处伊犁河北岸的河谷阶地,城址的西侧、南侧由于受到伊犁河的冲刷,南半部分已经被冲垮,西侧夯土墙也已无存。城垣仅存东墙与北墙的部分,现存北墙墙体残长约610米,东墙墙体残长约750米,墙体受到雨水的冲刷,保存状况较差。


惠远老城平面航拍图
 
  勘探成果

  本次考古勘探系为配合 “惠远新、老古城遗址——老城遗址城墙加固工程”等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所开展,目的在于摸清惠远新、老古城的基本形制和内部结构,确认惠远新、老古城的营建和改建过程,并掌握新、老古城遗址内重要遗迹的分布范围与地层堆积情况。主要对老城北墙外侧、老城将军衙署范围、老城北门及瓮城、老城将军衙署主体建筑、老城初建东墙及魁星阁,新城西门、新城南门和新城将军府大堂基址进行了勘探,并利用无人机对可以工作的区域进行航拍,结合三维建模软件对惠远老城和其中重点的遗迹单位进行三维建模和复原。


勘探队员在进行勘探与测绘


老城北门勘探发现的瓷片


RTK测绘

  考古勘探严格按照《中国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实施条例》的有关规定进行。历时18天,基本摸清了惠远新、老古城的整体布局及地层堆积情况,发现的遗迹年代均为清代中晚期。对惠远新城西门、南门以及将军府大堂的位置、形制有了更加准确的认识,确认了惠远新城南门的瓮城和马道、西门马道的位置。对惠远老城的勘探确认了惠远老城初建时东墙的位置,为研究惠远老城营建和扩建提供了切实可信的依据。对惠远老城城墙、护城河、将军衙署、魁星阁等主要遗迹单位的形制和结构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同时对惠远老城进行了航拍和三维建模,为今后工作的开展提供了更详实丰富的资料,也为推进惠远新、老古城的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考古勘探人员合影
 
  (原文标题:人大考古之新疆惠远新、老古城考古勘探取得重要收获)

责编:韩翰

作者:朱鹏 任冠

文章出处:“人大考古”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