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现场传真
现场传真
山东省“2016五大考古新发现”评选结果公布
发布时间:2017-09-04    文章出处:山东商报    作者:寇建伟    点击率:
  2日,山东省召开第一次考古工作会议,山东省副省长季缃绮、国家文物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顾玉才为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山东省古建筑保护研究院揭牌并作重要讲话。会议同时揭晓了山东省2013-2015年优秀田野工地和2016年山东省五大考古新发现,这是山东省首次就田野考古新发现组织开展评审活动。今后“考古新发现”每年评选一次,先来看看这次公布的“2016山东五大考古新发现”都有啥?
  
  泰安大汶口遗址:史前人类生活居住场景揭面纱
  
  泰安大汶口遗址是黄河下游地区新石器时代的大型聚落遗址,也是大汶口文化的命名地。遗址分布于泰安市岱岳区汶口镇南端的卫驾庄和宁阳县堡头村之间。大汶口遗址曾经过1959年、1974年和1978年三次较大规模的发掘,获得一系列重要成果。2011年该遗址被列入国家“十二五”大遗址保护规划和全国首批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名单,2016年又被列入国家“十三五”重点大遗址保护名录。
 
泰安大汶口遗址(资料片)
 
  为配合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2012年-2017年,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持续开展考古工作。2016年,清理并解剖了大汶口文化房址6座,发现了大汶口文化时期规模最大、保存最好的单体建筑,与前几年的工作一起,揭露了一片房屋排列有序、规模大小有别、距今约5500年前的史前人类生活居住区。随着考古工作的逐年开展,史前人类的生活居住场景犹如一幅美丽的水墨卷轴,在古老的大汶河畔正在徐徐展开。
  
  章丘焦家遗址:大汶口文化中晚期中心聚落遗址
  
  焦家遗址地处泰沂山系北侧的山前平原地带,东南距章丘区约20公里,南距城子崖遗址4公里。2016年4-6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山东大学考古学系第一次大规模发掘该遗址,取得了突出的成果。
 
焦家遗址考古取得一批较为系统和丰富的大汶口文化中晚期阶段的埋葬材料(资料片)
  
  共发现61座大汶口文化房址,填补了鲁中北地区大汶口文化中晚期阶段居住形态研究的空白。取得一批较为系统和丰富的大汶口文化中晚期阶段的埋葬材料,为研究鲁中北地区大汶口文化中晚期的葬俗、葬制提供珍贵材料。出土大量的大汶口文化日用陶器及相当数量的玉器、白陶,大型墓葬的出现,均昭示了这是这一处重要的大汶口文化中晚期阶段的中心聚落遗址。
  
  临淄齐国故城10号宫殿建筑遗址:建筑具有相当高规格
  
  10号宫殿遗址位于齐故城小城的东北部,东距小城东墙约300米,西南方向不远处即为著名的桓公台宫殿建筑遗址区。遗址整体地势高出周围,当地俗称“金銮殿”。2015年10-12月、2016年3-5月,为配合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10号建筑遗址进行了第二次发掘。
  
  经过发掘了解到,10号建筑遗址为战国时期修筑的夯土台基建筑,平面上总体南北长达87.5米,东西宽113米,高度在3米以上,规模宏大。台基周围壁面立柱镶板,装饰完善。台上建筑虽无法复原,但出土的高大华美的彩绘木门以及纹饰繁复的铜构件,反映了建筑具有相当高的规格,应为战国时期齐国的一处重要宫殿遗存。
  
  济南市鲍山梁二村墓葬:研究齐国葬俗、历史提供重要资料
  
  为配合济南市新东站片区安置房建设工程,济南市考古研究所于2016年8月至12月对历城区鲍山街道梁二村发现的两座战国墓和两座周代木构水井进行了抢救性发掘。
  
  共发现2座大型积石木椁墓葬,其中两座“甲”字形。M1出土大量随葬品,惜遭工程施工方严重破坏,椁室仅存北侧和南侧下部砌石,其余两侧及棺椁、人骨、随葬品等均被扰乱无存。征缴出土器物40余件(组),多已残损,相对完整的有青铜镈钟、钮钟1套、句鑃1套、盖豆、罍等器物。扰乱填土中采集小金环、铜镞、铜戈、圭形铜片、玉璧、骨蚌饰等30余件(组)。M2亦遭严重盗扰,出土少量遗物。
  
  墓葬虽被严重破坏,但结构相对完整、随葬品较为丰富,尤其M1是济南乃至山东地区近年来发现的规模较大的战国墓,根据其形制和出土器物推测墓主人当为大夫一级的贵族,时代大致为战国晚期;M2墓主人为士级别,应为M1陪葬墓或家族墓。为研究齐国葬俗、齐国边邑、齐文化变迁、齐国历史等提供了重要资料。
  
  黄岛区土山屯墓群:公文木椟是重要的实物资料
  
  土山屯墓群位于胶南市张家楼镇土山屯村东北1公里处的岭上,为一处东周——汉代时期的古代墓群,原地表可见大型封土14座。现为黄岛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2016年5月—7月,为配合黄岛区拘留所建设项目,青岛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所联合黄岛区博物馆,进行了考古发掘。共发掘古代墓葬60余座,主要是西汉时期,多为有封土的中小型墓葬,出土了大量随葬品,有原始青瓷、铜镜、精美的漆器、珍贵的公文木椟、遣册、丝织品等。其中一座墓葬中出土了“萧令之印”、“堂邑令印”两枚玉印章,为墓主人身份的判断提供了确凿证据。
  
  该墓地的发掘是我省近年来汉代考古的重要发现。其公文木椟是我省首次发现该类实物资料,木椟内容详尽、文字清晰、书法工整,是研究秦汉史的珍贵实物资料。封土结构及形成过程的揭示是研究鲁东南沿海地区封土墓葬难得的一批新材料。
  
  专家声音
  
  “文物再好没了保护,就什么都没了”
  
  作为山东省首次就田野考古组织开展的评选,其评选标准是什么?对文物工作又有什么意义?昨日,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高明奎进行了解读。
  
  高明奎表示,获奖项目只是全省考古发掘项目的一小部分,由来自省内外的9名著名考古专家选出。作为大汶口遗址和定陶十里铺北遗址考古项目负责人,高明奎介绍,“考古新发现”评选标准主要从其重要性、学术价值和意义上进行评审,评选的意义十分重大。“考古新发现的评选对文物保护工作起到很好的推动作用,同时也是考古面向公众集中推介,考古走向社会、文化共享的重要举措。”
  
  对本次入选“五大”的特点,高明奎表示,“大汶口、齐国故城、焦家3项是主动性发掘,其余为配合基建进行的抢救性发掘。它们时代跨度长,跨越了新石器时代、东周、汉代三个时期。文化内涵丰富,既有史前时期新发现排列有序的居住区,也有东周时期巍峨的大型夯土宫殿建筑基址,既有史前、东周时期贵族墓葬,也有汉代县令低级官员的家族墓地,出土文物既有史前时期大量精美的陶器、玉器,也有令人眼前闪亮的东周青铜编钟及汉代珍贵木椟、漆器。它们的价值突出,意义重大,集中反映了我省去年考古工作的辉煌成就。”“‘十大优秀田野考古工地’主要从工地的管理、田野考古理念、技术、方法,现场认识处理情况、资料信息的提取记录情况等方面评价,评选有利于进一步规范和提高田野考古技术水平。它的意义在于后续的影响力,可能会成为今后田野工作的指挥棒。”
  
  但是相比评选结果,更重要的在于对未来对文物的保护。“文物再怎么好,没有了保护,就什么都没有了。”高明奎说。
 
(原文标题:山东省“2016五大考古新发现”都有啥? 原文刊于:《山东商报》2017年9月3日第4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现场传真

山东省“2016五大考古新发现”评选结果公布

发布时间: 2017-09-04

  2日,山东省召开第一次考古工作会议,山东省副省长季缃绮、国家文物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顾玉才为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山东省古建筑保护研究院揭牌并作重要讲话。会议同时揭晓了山东省2013-2015年优秀田野工地和2016年山东省五大考古新发现,这是山东省首次就田野考古新发现组织开展评审活动。今后“考古新发现”每年评选一次,先来看看这次公布的“2016山东五大考古新发现”都有啥?
  
  泰安大汶口遗址:史前人类生活居住场景揭面纱
  
  泰安大汶口遗址是黄河下游地区新石器时代的大型聚落遗址,也是大汶口文化的命名地。遗址分布于泰安市岱岳区汶口镇南端的卫驾庄和宁阳县堡头村之间。大汶口遗址曾经过1959年、1974年和1978年三次较大规模的发掘,获得一系列重要成果。2011年该遗址被列入国家“十二五”大遗址保护规划和全国首批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名单,2016年又被列入国家“十三五”重点大遗址保护名录。
 
泰安大汶口遗址(资料片)
 
  为配合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2012年-2017年,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持续开展考古工作。2016年,清理并解剖了大汶口文化房址6座,发现了大汶口文化时期规模最大、保存最好的单体建筑,与前几年的工作一起,揭露了一片房屋排列有序、规模大小有别、距今约5500年前的史前人类生活居住区。随着考古工作的逐年开展,史前人类的生活居住场景犹如一幅美丽的水墨卷轴,在古老的大汶河畔正在徐徐展开。
  
  章丘焦家遗址:大汶口文化中晚期中心聚落遗址
  
  焦家遗址地处泰沂山系北侧的山前平原地带,东南距章丘区约20公里,南距城子崖遗址4公里。2016年4-6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山东大学考古学系第一次大规模发掘该遗址,取得了突出的成果。
 
焦家遗址考古取得一批较为系统和丰富的大汶口文化中晚期阶段的埋葬材料(资料片)
  
  共发现61座大汶口文化房址,填补了鲁中北地区大汶口文化中晚期阶段居住形态研究的空白。取得一批较为系统和丰富的大汶口文化中晚期阶段的埋葬材料,为研究鲁中北地区大汶口文化中晚期的葬俗、葬制提供珍贵材料。出土大量的大汶口文化日用陶器及相当数量的玉器、白陶,大型墓葬的出现,均昭示了这是这一处重要的大汶口文化中晚期阶段的中心聚落遗址。
  
  临淄齐国故城10号宫殿建筑遗址:建筑具有相当高规格
  
  10号宫殿遗址位于齐故城小城的东北部,东距小城东墙约300米,西南方向不远处即为著名的桓公台宫殿建筑遗址区。遗址整体地势高出周围,当地俗称“金銮殿”。2015年10-12月、2016年3-5月,为配合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10号建筑遗址进行了第二次发掘。
  
  经过发掘了解到,10号建筑遗址为战国时期修筑的夯土台基建筑,平面上总体南北长达87.5米,东西宽113米,高度在3米以上,规模宏大。台基周围壁面立柱镶板,装饰完善。台上建筑虽无法复原,但出土的高大华美的彩绘木门以及纹饰繁复的铜构件,反映了建筑具有相当高的规格,应为战国时期齐国的一处重要宫殿遗存。
  
  济南市鲍山梁二村墓葬:研究齐国葬俗、历史提供重要资料
  
  为配合济南市新东站片区安置房建设工程,济南市考古研究所于2016年8月至12月对历城区鲍山街道梁二村发现的两座战国墓和两座周代木构水井进行了抢救性发掘。
  
  共发现2座大型积石木椁墓葬,其中两座“甲”字形。M1出土大量随葬品,惜遭工程施工方严重破坏,椁室仅存北侧和南侧下部砌石,其余两侧及棺椁、人骨、随葬品等均被扰乱无存。征缴出土器物40余件(组),多已残损,相对完整的有青铜镈钟、钮钟1套、句鑃1套、盖豆、罍等器物。扰乱填土中采集小金环、铜镞、铜戈、圭形铜片、玉璧、骨蚌饰等30余件(组)。M2亦遭严重盗扰,出土少量遗物。
  
  墓葬虽被严重破坏,但结构相对完整、随葬品较为丰富,尤其M1是济南乃至山东地区近年来发现的规模较大的战国墓,根据其形制和出土器物推测墓主人当为大夫一级的贵族,时代大致为战国晚期;M2墓主人为士级别,应为M1陪葬墓或家族墓。为研究齐国葬俗、齐国边邑、齐文化变迁、齐国历史等提供了重要资料。
  
  黄岛区土山屯墓群:公文木椟是重要的实物资料
  
  土山屯墓群位于胶南市张家楼镇土山屯村东北1公里处的岭上,为一处东周——汉代时期的古代墓群,原地表可见大型封土14座。现为黄岛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2016年5月—7月,为配合黄岛区拘留所建设项目,青岛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所联合黄岛区博物馆,进行了考古发掘。共发掘古代墓葬60余座,主要是西汉时期,多为有封土的中小型墓葬,出土了大量随葬品,有原始青瓷、铜镜、精美的漆器、珍贵的公文木椟、遣册、丝织品等。其中一座墓葬中出土了“萧令之印”、“堂邑令印”两枚玉印章,为墓主人身份的判断提供了确凿证据。
  
  该墓地的发掘是我省近年来汉代考古的重要发现。其公文木椟是我省首次发现该类实物资料,木椟内容详尽、文字清晰、书法工整,是研究秦汉史的珍贵实物资料。封土结构及形成过程的揭示是研究鲁东南沿海地区封土墓葬难得的一批新材料。
  
  专家声音
  
  “文物再好没了保护,就什么都没了”
  
  作为山东省首次就田野考古组织开展的评选,其评选标准是什么?对文物工作又有什么意义?昨日,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高明奎进行了解读。
  
  高明奎表示,获奖项目只是全省考古发掘项目的一小部分,由来自省内外的9名著名考古专家选出。作为大汶口遗址和定陶十里铺北遗址考古项目负责人,高明奎介绍,“考古新发现”评选标准主要从其重要性、学术价值和意义上进行评审,评选的意义十分重大。“考古新发现的评选对文物保护工作起到很好的推动作用,同时也是考古面向公众集中推介,考古走向社会、文化共享的重要举措。”
  
  对本次入选“五大”的特点,高明奎表示,“大汶口、齐国故城、焦家3项是主动性发掘,其余为配合基建进行的抢救性发掘。它们时代跨度长,跨越了新石器时代、东周、汉代三个时期。文化内涵丰富,既有史前时期新发现排列有序的居住区,也有东周时期巍峨的大型夯土宫殿建筑基址,既有史前、东周时期贵族墓葬,也有汉代县令低级官员的家族墓地,出土文物既有史前时期大量精美的陶器、玉器,也有令人眼前闪亮的东周青铜编钟及汉代珍贵木椟、漆器。它们的价值突出,意义重大,集中反映了我省去年考古工作的辉煌成就。”“‘十大优秀田野考古工地’主要从工地的管理、田野考古理念、技术、方法,现场认识处理情况、资料信息的提取记录情况等方面评价,评选有利于进一步规范和提高田野考古技术水平。它的意义在于后续的影响力,可能会成为今后田野工作的指挥棒。”
  
  但是相比评选结果,更重要的在于对未来对文物的保护。“文物再怎么好,没有了保护,就什么都没有了。”高明奎说。
 
(原文标题:山东省“2016五大考古新发现”都有啥? 原文刊于:《山东商报》2017年9月3日第4版)
 

作者:寇建伟

文章出处:山东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