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现场传真
现场传真
湖南蓝山五里坪古墓群新发现八座东汉纪年砖室墓
发布时间:2017-10-31    文章出处:湖南考古    作者:陈斌    点击率:
  因蓝山县三蓝示范性幼儿园工程项目建设开工破土过程中发现古墓,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及时组织人员于2017年7月对该项目用地范围进行了考古调查与钻探,共发现古墓30余座,随即对其进行抢救性发掘。截至2017年10月15日,共抢救发掘汉唐时期墓葬28座,其中土坑墓10座,砖室墓18座。令人欣喜的是,在砖室墓中又有8座为纪年砖室墓(图一),资料十分珍贵,特简介如下。
 
图一  五里坪纪年砖室墓位置图
 
  一、纪年砖简介
 
  所发现古墓东南与五里坪古墓群中心区相距800米,其位于塔峰镇五里坪村五里小学东北300米的一处低矮山岗上。已发掘的纪年砖室墓主要位于山岗东西两侧,开口于地表,打破生土。墓葬编号分别是蓝山五里坪M364、M365、M366、M373、M375、M376、M378、M379。其中M364发现的纪年砖是“永元七年八月造工”(图二),M365发现的纪年砖是“永康元年作”(图三),M366发现的纪年砖是“永平十六年造”(图四),M373发现的纪年砖有三种:分别是“喜平三年”、“喜平元年作氏”、“永康元年作” (图五~图七),M375发现的纪年砖是“元嘉元年”(图八),M376发现的纪年砖是“建和元年”(图九), M378发现的纪年砖有两种:分别是“永康元年作”和“熹平三年八月作”(图十~图十一),M379发现的纪年砖是“永康元年*”(图十二),各墓葬纪年铭文详见表一。
 
图二  M364“永元七年”纪年砖
 
 
图三  M365“永康元年”纪年砖

图四  M366“永平十六年”纪年砖
 
 
图五  M373“喜平三年”纪年砖
 
 
图六  M373“喜平元年”纪年砖
 
 
图七  M373“永康元年”纪年砖
 
 
图八  M375“元嘉元年”纪年砖
 
 
图九  M376“建和元年”纪年砖
 
 
图十  M378“永康元年”纪年砖

图十一  M378“熹平三年”纪年砖
 
 
图十二  M379“永康元年”纪年砖
 
表一:墓葬及纪年铭文
 
  铭文砖在墓内分布无规律,纪年铭文在条形砖和楔形砖上都有发现,铭文均为模印、阳文、隶书,字或正或反。字体大小不一,字体较小的纪年文字多与纹饰一起位于砖的一个侧面,如M364、M366出土的纪年铭文砖,字体较大的纪年文字单独位于砖的一个侧面,如M365、M373等。所发现纪年砖多数位于墓室,在甬道和封门也有零星发现,除M376、M379两座墓的纪年砖数量较多之外,其他墓葬纪年砖数量较少。
 
  二、墓葬概述
 
  纪年砖室墓在墓群内分布无明显规律,均为带斜坡墓道的单室砖墓,由墓道、封门、甬道和墓室组成。墓道斜坡较缓,朝向西南、东北或东南。甬道较短,为单层券顶,一般在50~60厘米左右开始起券。墓室基本为长方形,券顶,券弧较小,一般在90~120厘米开始起券。甬道、墓室壁均用条形砖平铺顺砌而成,券顶用楔形砖垒砌。墓壁转角墓砖基本无拉结现象。甬道一般高出墓底近30厘米,墓底底砖均为单层砖,铺设方式多样。墓底无排水沟,但中部高四周略低,以便排水。M375墓底有铺泥沙的现象,从泥沙的长度及宽度分析,其应是放置棺木用(图十三)。
 
图十三  M375墓底铺垫泥沙
 
  根据墓道的位置不同,纪年砖室墓又可进一步分为“凸”字形和“刀”形两种,其中M364、M365、M366(图十四)、M379为“凸字形”墓,M373、M375、M376、M378为“刀”形墓(图十五)。
 
图十四  M366
 
 
图十五  M376
 
  墓葬出土器物数量较少,除M365因盗扰无遗物出土外,其余墓葬出土器物数量在2~24件(套)之间(图十六~图十七)。基本以陶器为主,另有少量铁器、青铜器。
 
图十六  M364 出土器物
 
 
图十七  M373出土器物
 
  陶器基本为泥质硬陶,有少许泥质软陶,多灰陶或灰褐陶,有少许红褐、黄褐陶,基本为实用器,有少量明器。器类以罐、釜、钵为主,有少量模型明器,如陶屋(图十八)、鸡、狗、猪、鸭。纹饰基本为粗、细方格纹。轮制为主,烧制火候较高。
 
图十八  M364出土陶屋
 
  墓葬随葬铁器、铜器数量很少,且保存较差。铁器主要是铁刀和削刀,铜器主要为铜镜,还有少量铜钱、青铜短剑等。
 
  三、结语
 
  (一)年代及墓葬特征分析
 
  纪年砖室墓的墓葬结构、形制和随葬陶器具有比较明显的汉代特征。综合分析,可知M366使用的“永平十六年”是汉明帝在位期间使用年号,为公元73年。M364使用的“永元七年”是汉和帝在位期间使用年号,为公元95年。M376、M375中使用的“建和元年”、“元嘉元年”是汉桓帝在位期间使用年号,分别为公元147年和151年。M365、M373、M378、M379使用的“永康元年” 是汉桓帝在位期间使用年号,为公元167年。M373纪年铭文“喜平元年”、“喜平三年”中的“喜”字通“熹”字,其与M378中使用的“熹平三年”均为汉灵帝在位期间使用的年号,分别为公元172年和174年。年代跨度从东汉早期到东汉晚期。
 
  通过上述分析,可知东汉早中期砖室墓基本为“凸”字形墓葬,其形制在东汉晚期还在沿用,而东汉晚期开始出现“刀”形墓。
 
  另外M378、M373两座墓还出现了使用两个和三个不同年号的纪年砖,这些年号之间跨度有7年时间。这种现象的出现一来与当时墓主的经济实力相关,可能限于财力,只能多年积累分批购买。二来说明南平故城东汉晚期居民仍遵循“事死如事生”的埋葬习俗,在生前重视墓葬的修造,以致需用较长时间来准备。
 
  (二)意义
 
  在蓝山五里坪临近地区,诸如湘江中上游地区的耒阳市[1]、资兴旧市[2]以及珠江流域的广州地区[3]都发掘过大量的东汉墓,但是所发现的纪年砖室墓很稀少。因缺少明确而连续的纪年墓,一直以来都难以区分出东汉中晚期墓葬之间的差异。五里坪新发现的八座纪年砖室墓年代从东汉早期延续东汉晚期,不仅为五里坪古墓群分期断代提供了直接证据,也对湘南地区乃至岭南地区东汉墓葬的分期研究具有极为重要的参考价值。
 
注:
[1] 衡阳市博物馆:《湖南耒阳市东汉墓发掘报告》,《中国考古学集刊(13)》,中国大百科出版社,2000年,第100-167页,其发现东汉砖室墓64座,未见有一座纪年砖室墓。
[2] 湖南省博物馆:《资兴东汉墓》,《考古学报》1984年1期,第57-112页,其发掘10座砖室墓为发现一座纪年砖室墓。
[3] 广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广州市博物馆:《广州汉墓》,文物出版社,1981年,第466页,所发掘的70余座东汉砖室目中,有纪年的仅四座。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现场传真

湖南蓝山五里坪古墓群新发现八座东汉纪年砖室墓

发布时间: 2017-10-31

  因蓝山县三蓝示范性幼儿园工程项目建设开工破土过程中发现古墓,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及时组织人员于2017年7月对该项目用地范围进行了考古调查与钻探,共发现古墓30余座,随即对其进行抢救性发掘。截至2017年10月15日,共抢救发掘汉唐时期墓葬28座,其中土坑墓10座,砖室墓18座。令人欣喜的是,在砖室墓中又有8座为纪年砖室墓(图一),资料十分珍贵,特简介如下。
 
图一  五里坪纪年砖室墓位置图
 
  一、纪年砖简介
 
  所发现古墓东南与五里坪古墓群中心区相距800米,其位于塔峰镇五里坪村五里小学东北300米的一处低矮山岗上。已发掘的纪年砖室墓主要位于山岗东西两侧,开口于地表,打破生土。墓葬编号分别是蓝山五里坪M364、M365、M366、M373、M375、M376、M378、M379。其中M364发现的纪年砖是“永元七年八月造工”(图二),M365发现的纪年砖是“永康元年作”(图三),M366发现的纪年砖是“永平十六年造”(图四),M373发现的纪年砖有三种:分别是“喜平三年”、“喜平元年作氏”、“永康元年作” (图五~图七),M375发现的纪年砖是“元嘉元年”(图八),M376发现的纪年砖是“建和元年”(图九), M378发现的纪年砖有两种:分别是“永康元年作”和“熹平三年八月作”(图十~图十一),M379发现的纪年砖是“永康元年*”(图十二),各墓葬纪年铭文详见表一。
 
图二  M364“永元七年”纪年砖
 
 
图三  M365“永康元年”纪年砖

图四  M366“永平十六年”纪年砖
 
 
图五  M373“喜平三年”纪年砖
 
 
图六  M373“喜平元年”纪年砖
 
 
图七  M373“永康元年”纪年砖
 
 
图八  M375“元嘉元年”纪年砖
 
 
图九  M376“建和元年”纪年砖
 
 
图十  M378“永康元年”纪年砖

图十一  M378“熹平三年”纪年砖
 
 
图十二  M379“永康元年”纪年砖
 
表一:墓葬及纪年铭文
 
  铭文砖在墓内分布无规律,纪年铭文在条形砖和楔形砖上都有发现,铭文均为模印、阳文、隶书,字或正或反。字体大小不一,字体较小的纪年文字多与纹饰一起位于砖的一个侧面,如M364、M366出土的纪年铭文砖,字体较大的纪年文字单独位于砖的一个侧面,如M365、M373等。所发现纪年砖多数位于墓室,在甬道和封门也有零星发现,除M376、M379两座墓的纪年砖数量较多之外,其他墓葬纪年砖数量较少。
 
  二、墓葬概述
 
  纪年砖室墓在墓群内分布无明显规律,均为带斜坡墓道的单室砖墓,由墓道、封门、甬道和墓室组成。墓道斜坡较缓,朝向西南、东北或东南。甬道较短,为单层券顶,一般在50~60厘米左右开始起券。墓室基本为长方形,券顶,券弧较小,一般在90~120厘米开始起券。甬道、墓室壁均用条形砖平铺顺砌而成,券顶用楔形砖垒砌。墓壁转角墓砖基本无拉结现象。甬道一般高出墓底近30厘米,墓底底砖均为单层砖,铺设方式多样。墓底无排水沟,但中部高四周略低,以便排水。M375墓底有铺泥沙的现象,从泥沙的长度及宽度分析,其应是放置棺木用(图十三)。
 
图十三  M375墓底铺垫泥沙
 
  根据墓道的位置不同,纪年砖室墓又可进一步分为“凸”字形和“刀”形两种,其中M364、M365、M366(图十四)、M379为“凸字形”墓,M373、M375、M376、M378为“刀”形墓(图十五)。
 
图十四  M366
 
 
图十五  M376
 
  墓葬出土器物数量较少,除M365因盗扰无遗物出土外,其余墓葬出土器物数量在2~24件(套)之间(图十六~图十七)。基本以陶器为主,另有少量铁器、青铜器。
 
图十六  M364 出土器物
 
 
图十七  M373出土器物
 
  陶器基本为泥质硬陶,有少许泥质软陶,多灰陶或灰褐陶,有少许红褐、黄褐陶,基本为实用器,有少量明器。器类以罐、釜、钵为主,有少量模型明器,如陶屋(图十八)、鸡、狗、猪、鸭。纹饰基本为粗、细方格纹。轮制为主,烧制火候较高。
 
图十八  M364出土陶屋
 
  墓葬随葬铁器、铜器数量很少,且保存较差。铁器主要是铁刀和削刀,铜器主要为铜镜,还有少量铜钱、青铜短剑等。
 
  三、结语
 
  (一)年代及墓葬特征分析
 
  纪年砖室墓的墓葬结构、形制和随葬陶器具有比较明显的汉代特征。综合分析,可知M366使用的“永平十六年”是汉明帝在位期间使用年号,为公元73年。M364使用的“永元七年”是汉和帝在位期间使用年号,为公元95年。M376、M375中使用的“建和元年”、“元嘉元年”是汉桓帝在位期间使用年号,分别为公元147年和151年。M365、M373、M378、M379使用的“永康元年” 是汉桓帝在位期间使用年号,为公元167年。M373纪年铭文“喜平元年”、“喜平三年”中的“喜”字通“熹”字,其与M378中使用的“熹平三年”均为汉灵帝在位期间使用的年号,分别为公元172年和174年。年代跨度从东汉早期到东汉晚期。
 
  通过上述分析,可知东汉早中期砖室墓基本为“凸”字形墓葬,其形制在东汉晚期还在沿用,而东汉晚期开始出现“刀”形墓。
 
  另外M378、M373两座墓还出现了使用两个和三个不同年号的纪年砖,这些年号之间跨度有7年时间。这种现象的出现一来与当时墓主的经济实力相关,可能限于财力,只能多年积累分批购买。二来说明南平故城东汉晚期居民仍遵循“事死如事生”的埋葬习俗,在生前重视墓葬的修造,以致需用较长时间来准备。
 
  (二)意义
 
  在蓝山五里坪临近地区,诸如湘江中上游地区的耒阳市[1]、资兴旧市[2]以及珠江流域的广州地区[3]都发掘过大量的东汉墓,但是所发现的纪年砖室墓很稀少。因缺少明确而连续的纪年墓,一直以来都难以区分出东汉中晚期墓葬之间的差异。五里坪新发现的八座纪年砖室墓年代从东汉早期延续东汉晚期,不仅为五里坪古墓群分期断代提供了直接证据,也对湘南地区乃至岭南地区东汉墓葬的分期研究具有极为重要的参考价值。
 
注:
[1] 衡阳市博物馆:《湖南耒阳市东汉墓发掘报告》,《中国考古学集刊(13)》,中国大百科出版社,2000年,第100-167页,其发现东汉砖室墓64座,未见有一座纪年砖室墓。
[2] 湖南省博物馆:《资兴东汉墓》,《考古学报》1984年1期,第57-112页,其发掘10座砖室墓为发现一座纪年砖室墓。
[3] 广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广州市博物馆:《广州汉墓》,文物出版社,1981年,第466页,所发掘的70余座东汉砖室目中,有纪年的仅四座。

 
 

作者:陈斌

文章出处:湖南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