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现场传真
现场传真
2017年度浙江8项考古重要发现揭晓
发布时间:2017-12-19    文章出处:浙江在线    作者:朱婧    点击率:
  12月18日,由浙江省考古学会主办的2017年度浙江考古重要发现在宁波揭晓。宁波奉化下王渡遗址I期发掘、宁波大榭史前制盐遗址Ⅱ期发掘、良渚古城钟家港及池中寺遗址、绍兴平水镇兰若寺南宋墓地、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开化明代龙坦青花窑址、杭州西湖景区南高峰遗址、杭州市临安区政府五代古建筑遗址8项考古发现成功入选。
 

2017年度浙江考古重要发现参评项目汇报会现场 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今年的汇报会上,来自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的14位汇报人带着参评项目一一亮相。与往届相比,今年的评选现场不仅云集了省内众多考古大咖,还新增了专家点评环节。现场,专家们进行了一系列激烈的观点“交锋”,场面一度十分火爆。
  
  8大考古重要发现脱颖而出 8090后来汇报
  
  2017年,浙江省考古工作交出了一张亮眼的成绩单: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进行了50项考古调查与发掘,其中发掘21项;
  
  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进行了54项考古调查与发掘,其中发掘12项;
  
  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进行了47项考古调查与发掘,其中发掘8项;
  
  ……
  
  在上百项考古发现中脱颖而出,2017年度省8大考古重要发现凭的是什么?
  
  率先登场的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研究中心主任李永宁向大家汇报了宁波奉化下王渡遗址I期发掘情况。该遗址复杂的文化因素令人惊叹,在这里,李永宁与团队发现了河姆渡文化、马家浜文化、崧泽文化因素,也发现有良渚文化、钱山漾文化时期的遗物。而印象中的河姆渡文化聚落多依托丘陵、山地分布,下王渡遗址却是罕见的依托平原设居址,这对研究宁绍地区史前文化的变迁提供了新的视角。“下王渡遗址显示的各时期叠压关系十分完整,它所延续的历史内涵延续可以说是创造了宁绍地区史前考古的记录。”省考古所史前考古室主任孙国平也忍不住为该遗址的考古发掘锦上添花。
  
  书藏古今,港通天下,自古以来,宁波就与大海难解难分。来自宁波考古研究所的雷少汇报了宁波大榭史前制盐遗址Ⅱ期发掘情况。这处遗址可不一般,它是目前国内发现的最早制海盐的遗址,制盐灶等工具的出土显示,4000多年前的制盐工艺与传承至今的土法制盐如出一辙。
  
  来自浙江省考古所的王永磊和武欣汇报了2017年良渚古城钟家港及池中寺遗址考古收获。PPT上的背景是良渚“神徽”,两位年轻的考古人登台后,不急不躁,向大家“抖”出了许多“硬货”。
  
  今年是良渚古城考古发现十周年,这座包含内城3平方公里、外廓城8平方公里和外围水利系统100平方公里的千年古城遗址,在世界同类遗址中极为罕见,堪称“中华第一城”。
  
  虽然许多人对良渚十分熟悉,但对钟家港和池中寺不甚了解。王永磊介绍,钟家港中段的发现属于良渚文化早期的生活废弃堆积。而武欣则将“池中寺”称为“皇家粮仓”,因为这里出土有近20万斤炭化稻谷,对良渚古城考古意义巨大。
  
  时间从史前时期跨越到南宋,来自省考古所的罗汝鹏进行了绍兴兰若寺南宋墓地的汇报。兰若寺墓地建于南宋后期,是目前所见浙江地区规模最大的南宋墓葬。在宋六陵已遭毁坏的现状下,兰若寺大墓可以认为是浙江境内规格最高的宋墓之一。不过,这究竟是谁的墓?一切还有待考古专家们的继续考证。
  
  在今日公布的8项浙江省考古重要发现中,有两处窑址遗址成功入选,它们是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和开化明代龙坦青花窑址。去年进入省考古所工作的张馨月是名90后,她向大家娓娓道来首次完整揭露的唐代瓯窑窑场。“该窑址出土的一件匣钵上,发现“余王监”三个字,一件瓷碗上出现了“官作碗”字样。”这些令人惊喜的发现,对理解整个唐代窑业管理制度具有指向性的意义。
  
  紧随其后进行介绍的,是张馨月的师兄,同样来自省考古所的谢西营。浙江的青瓷文明闻名中外,那么浙江的青花瓷窑址怎么样呢?谢西营介绍,从目前考古发掘情况来看,开化明代龙坦青花窑址是浙江地区目前发现的年代最早的青花瓷窑址,时代可到明代正德年间,为学者探究“青花浙料”这一学术问题提供了大量的一手资料。
  
  杭州西湖景区南高峰遗址与杭州市临安区政府五代古建筑遗址成为了今年省考古重要发现中的古建筑遗址代表。
  
  南宋诗人杨万里,曾记录下双峰之美:“南北高峰巧避人,旋生云雾半腰横。纵然遮得青苍面,玉塔双尖分外明。”
  
  来自杭州市考古所的杨曦说,为了配合杭州市南高峰景观提升改造工程,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南高峰塔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发掘面积1350平方米,发现五代至宋,以及明清建筑遗迹,出土少量瓦当、滴水、塔砖等建筑构件。
  
  对于大家所关心的地宫问题,杨曦表示,根据揭露的塔基情况,南高峰塔并未营建地宫,这一现象也说明五代吴越国时期地宫尚未成为佛塔兴建中的规制。此外,依据考古遗迹、文献记载和浙江现存的古塔、民国老照片等,杭州考古所联合浙江省古建筑研究院海对南高峰进行了概貌性复原。
  
  杭州市临安区政府五代古建筑遗址情况由来自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的王征宇进行汇报。今年4至10月,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与临安区文物保护管理所在配合临安区政府地下车库人防工程建设的考古发掘中,于一号探方(T1)内发现五代古建筑遗址,并揭露宋、元等不同时期建筑遗迹多处,出土大量瓷片及铜钱、文字砖、瓦当等遗物,部分砖上发现 “官”、“官用”、“大”、“东”、“上”等文字,具有重要价值。
  
  此次发掘区域恰位于钱镠墓西,且邻近衣锦街,地理位置重要。发掘揭示的五代建筑遗迹应属吴越国在临安境内的一处重要高规格建置,由于发掘面积有限目前尚难以进一步明确其性质。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良渚古城钟家港及池中寺遗址考古为课题型考古外,其余7项均为配合基建的抢救性发掘。在发掘与保护之间,考古人一直在寻求平衡点。如今,考古工作者的视线愈发长远。为了对遗址进行更好地保护,遗址公园建设、多学科合作、环境变迁、现代社会问题等都在考古人关心、思考的范围之列。
  
  “考古充满了乐趣,对于年轻人来说,这也是一项充满挑战的工作。”对于今日年轻考古人在汇报会上的出色表现,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刘斌感到欣慰。“今天的汇报会,正是考古人传帮带作用的最好体现。”
  
  据悉,为了使公众对考古事业有更多的了解,浙江省考古学会、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计划在2018年文化遗产日举办考古公众分享会。届时,将精选3、4项2017年度浙江考古重要发现进行现场分享,让考古学走进大众生活。
  
  【2017年度浙江考古重要发现名单】
  宁波奉化下王渡遗址I期发掘
  宁波大榭史前制盐遗址Ⅱ期发掘
  良渚古城钟家港及池中寺遗址考古
  绍兴平水镇兰若寺南宋墓地
  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
  开化明代龙坦青花窑址的发掘
  杭州西湖景区南高峰遗址
  杭州市临安区政府五代古建筑遗址
 
(原文标题:2017年度浙江8项考古重要发现揭晓 多的是你不知道的故事)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现场传真

2017年度浙江8项考古重要发现揭晓

发布时间: 2017-12-19

  12月18日,由浙江省考古学会主办的2017年度浙江考古重要发现在宁波揭晓。宁波奉化下王渡遗址I期发掘、宁波大榭史前制盐遗址Ⅱ期发掘、良渚古城钟家港及池中寺遗址、绍兴平水镇兰若寺南宋墓地、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开化明代龙坦青花窑址、杭州西湖景区南高峰遗址、杭州市临安区政府五代古建筑遗址8项考古发现成功入选。
 

2017年度浙江考古重要发现参评项目汇报会现场 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今年的汇报会上,来自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的14位汇报人带着参评项目一一亮相。与往届相比,今年的评选现场不仅云集了省内众多考古大咖,还新增了专家点评环节。现场,专家们进行了一系列激烈的观点“交锋”,场面一度十分火爆。
  
  8大考古重要发现脱颖而出 8090后来汇报
  
  2017年,浙江省考古工作交出了一张亮眼的成绩单: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进行了50项考古调查与发掘,其中发掘21项;
  
  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进行了54项考古调查与发掘,其中发掘12项;
  
  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进行了47项考古调查与发掘,其中发掘8项;
  
  ……
  
  在上百项考古发现中脱颖而出,2017年度省8大考古重要发现凭的是什么?
  
  率先登场的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研究中心主任李永宁向大家汇报了宁波奉化下王渡遗址I期发掘情况。该遗址复杂的文化因素令人惊叹,在这里,李永宁与团队发现了河姆渡文化、马家浜文化、崧泽文化因素,也发现有良渚文化、钱山漾文化时期的遗物。而印象中的河姆渡文化聚落多依托丘陵、山地分布,下王渡遗址却是罕见的依托平原设居址,这对研究宁绍地区史前文化的变迁提供了新的视角。“下王渡遗址显示的各时期叠压关系十分完整,它所延续的历史内涵延续可以说是创造了宁绍地区史前考古的记录。”省考古所史前考古室主任孙国平也忍不住为该遗址的考古发掘锦上添花。
  
  书藏古今,港通天下,自古以来,宁波就与大海难解难分。来自宁波考古研究所的雷少汇报了宁波大榭史前制盐遗址Ⅱ期发掘情况。这处遗址可不一般,它是目前国内发现的最早制海盐的遗址,制盐灶等工具的出土显示,4000多年前的制盐工艺与传承至今的土法制盐如出一辙。
  
  来自浙江省考古所的王永磊和武欣汇报了2017年良渚古城钟家港及池中寺遗址考古收获。PPT上的背景是良渚“神徽”,两位年轻的考古人登台后,不急不躁,向大家“抖”出了许多“硬货”。
  
  今年是良渚古城考古发现十周年,这座包含内城3平方公里、外廓城8平方公里和外围水利系统100平方公里的千年古城遗址,在世界同类遗址中极为罕见,堪称“中华第一城”。
  
  虽然许多人对良渚十分熟悉,但对钟家港和池中寺不甚了解。王永磊介绍,钟家港中段的发现属于良渚文化早期的生活废弃堆积。而武欣则将“池中寺”称为“皇家粮仓”,因为这里出土有近20万斤炭化稻谷,对良渚古城考古意义巨大。
  
  时间从史前时期跨越到南宋,来自省考古所的罗汝鹏进行了绍兴兰若寺南宋墓地的汇报。兰若寺墓地建于南宋后期,是目前所见浙江地区规模最大的南宋墓葬。在宋六陵已遭毁坏的现状下,兰若寺大墓可以认为是浙江境内规格最高的宋墓之一。不过,这究竟是谁的墓?一切还有待考古专家们的继续考证。
  
  在今日公布的8项浙江省考古重要发现中,有两处窑址遗址成功入选,它们是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和开化明代龙坦青花窑址。去年进入省考古所工作的张馨月是名90后,她向大家娓娓道来首次完整揭露的唐代瓯窑窑场。“该窑址出土的一件匣钵上,发现“余王监”三个字,一件瓷碗上出现了“官作碗”字样。”这些令人惊喜的发现,对理解整个唐代窑业管理制度具有指向性的意义。
  
  紧随其后进行介绍的,是张馨月的师兄,同样来自省考古所的谢西营。浙江的青瓷文明闻名中外,那么浙江的青花瓷窑址怎么样呢?谢西营介绍,从目前考古发掘情况来看,开化明代龙坦青花窑址是浙江地区目前发现的年代最早的青花瓷窑址,时代可到明代正德年间,为学者探究“青花浙料”这一学术问题提供了大量的一手资料。
  
  杭州西湖景区南高峰遗址与杭州市临安区政府五代古建筑遗址成为了今年省考古重要发现中的古建筑遗址代表。
  
  南宋诗人杨万里,曾记录下双峰之美:“南北高峰巧避人,旋生云雾半腰横。纵然遮得青苍面,玉塔双尖分外明。”
  
  来自杭州市考古所的杨曦说,为了配合杭州市南高峰景观提升改造工程,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南高峰塔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发掘面积1350平方米,发现五代至宋,以及明清建筑遗迹,出土少量瓦当、滴水、塔砖等建筑构件。
  
  对于大家所关心的地宫问题,杨曦表示,根据揭露的塔基情况,南高峰塔并未营建地宫,这一现象也说明五代吴越国时期地宫尚未成为佛塔兴建中的规制。此外,依据考古遗迹、文献记载和浙江现存的古塔、民国老照片等,杭州考古所联合浙江省古建筑研究院海对南高峰进行了概貌性复原。
  
  杭州市临安区政府五代古建筑遗址情况由来自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的王征宇进行汇报。今年4至10月,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与临安区文物保护管理所在配合临安区政府地下车库人防工程建设的考古发掘中,于一号探方(T1)内发现五代古建筑遗址,并揭露宋、元等不同时期建筑遗迹多处,出土大量瓷片及铜钱、文字砖、瓦当等遗物,部分砖上发现 “官”、“官用”、“大”、“东”、“上”等文字,具有重要价值。
  
  此次发掘区域恰位于钱镠墓西,且邻近衣锦街,地理位置重要。发掘揭示的五代建筑遗迹应属吴越国在临安境内的一处重要高规格建置,由于发掘面积有限目前尚难以进一步明确其性质。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良渚古城钟家港及池中寺遗址考古为课题型考古外,其余7项均为配合基建的抢救性发掘。在发掘与保护之间,考古人一直在寻求平衡点。如今,考古工作者的视线愈发长远。为了对遗址进行更好地保护,遗址公园建设、多学科合作、环境变迁、现代社会问题等都在考古人关心、思考的范围之列。
  
  “考古充满了乐趣,对于年轻人来说,这也是一项充满挑战的工作。”对于今日年轻考古人在汇报会上的出色表现,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刘斌感到欣慰。“今天的汇报会,正是考古人传帮带作用的最好体现。”
  
  据悉,为了使公众对考古事业有更多的了解,浙江省考古学会、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计划在2018年文化遗产日举办考古公众分享会。届时,将精选3、4项2017年度浙江考古重要发现进行现场分享,让考古学走进大众生活。
  
  【2017年度浙江考古重要发现名单】
  宁波奉化下王渡遗址I期发掘
  宁波大榭史前制盐遗址Ⅱ期发掘
  良渚古城钟家港及池中寺遗址考古
  绍兴平水镇兰若寺南宋墓地
  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
  开化明代龙坦青花窑址的发掘
  杭州西湖景区南高峰遗址
  杭州市临安区政府五代古建筑遗址
 
(原文标题:2017年度浙江8项考古重要发现揭晓 多的是你不知道的故事)
 

作者:朱婧

文章出处:浙江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