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动态学术动态学术动态
学术动态
古丝绸修复专家王亚蓉荣获2016中华文化人物
发布时间:2017-01-12    文章出处:交汇点•丝绸天下    作者:    点击率:
  1月11日晚,深圳华侨城星光熠熠,“2016中华文化人物”颁授典礼在这里璀璨揭幕。秦怡、刘诗昆等11位来自不同文化艺术领域并作出卓越成就、拥有“匠人精神”的人物荣获本年度“中华文化人物”称号。古丝绸修复专家,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特聘研究员、高级工程师王亚蓉也摘得殊荣。

古丝绸修复专家王亚蓉女士登台

 
  古代的绫罗绸缎,谁人能够复织?古丝绸修复专家王亚蓉就能“妙手回春”。在近期播出的新闻专题片《大国工匠》中,她穿着白大褂工作服,将沉睡了2000多年的东周丝织品从泥沙中分离、提取出来,然后神奇地复织消失已久的古丝绸纹路。
 
  她参与过的丝绸复织项目,从东周到清代,时间跨度长达2000多年。无论是湖北江陵马山一号墓、长沙马王堆西汉古墓,还是陕西扶风法门寺唐代地宫、江西靖安东周墓葬,抑或是最近轰动一时的江西南昌西汉海昏侯墓,但凡重大考古发现,总能看到她在发掘现场清理丝绸的身影。
播放短片
 
  如果仅凭这些丝绸复织成果,或者看她在片中专注修复的镜头,你大概不会猜到,眼前这位精神矍铄的老人已年逾古稀,而且心脏里安有6个支架。不过这并不影响她热爱丝绸修复的初心,一旦面对穿越历史而来的丝绸,她就会变得精神抖擞,用眼科手术使用的镊子,让已经隐藏了2000多年的沙粒无处遁行。
 
  2016年10月27日,“中国文物学会纺织文物专业委员会第二届学术研讨会”在蜀锦所在地成都召开,全国近百位纺织专家参会,来自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首都博物馆等单位的10余位学员拜师王亚蓉,希望传承纺织文物的保护与修复技术。
 
  她是修复专家 坦言古丝绸“最娇气”
 
  现场,王亚蓉一行带来的两个匣子,引起了纺织专家极大的兴趣。精美的匣子里,分别装着东周双色纹经锦和紫红地多经绞罗料,流光溢彩。
 
  这两种纺织品都是复织件,前者取材自靖安东周墓葬,后者则是法门寺的风格,其中后者还被用来制作成案裙、拜垫、袈裟等小样,这些高颜值的纺织品曾在央视上露脸。
法门寺复制成果
 
  不同于电视镜头里的一袭白大褂,王亚蓉当天身着红底黑纹旗袍,头发挽在脑后,显得端庄娴静。刚一落座,她便直言不讳:“文物修复过程中,最娇气、最不好处理的就是丝织品。这些丝绸使用的材料是有机物,非常容易腐蚀,因为从墓中出土的丝绸,大多穿在墓主身上,伴随着尸体的水化而被腐蚀。”因此,丝绸很难保存,平均一千个古墓发掘不到一件丝织品。
 
  尽管如此,这个高难度的工作在她看来最有成就感,让她得以有机会见到古丝绸出土时的“芳容”。哪怕只发掘到一块指甲盖大小的残片,研究也会同期开展:是什么材料,用了什么工艺,在原件中处于什么位置,有什么功能?这一长串的问题即从她的脑海里挨个蹦出,她在现场做出基本的判断,之后立即根据现场状况研究提取方案。
几何纹锦复织
 
  丝绸制品刚出土的瞬间,离开了古墓稳定的小环境,很容易“见光死”,瞬间化为乌有。王亚蓉就曾遇到过如此惊险的经历。长沙马王堆一件棺罩是有机织物,刚出土的时候是碧绿色,不一会儿就变得枯黄,像一片树叶瞬间跨越了夏秋两季,稍微一动就化得粉碎。囿于当时技术的局限性,她心疼不已。
 
  考古是一门实证科学,每件文物标本都可能串起一段历史。例如靖安东周墓葬出土了一件破损不堪的衣服,左襟压右襟,为古人右衽穿衣的习惯提供了佐证。在考古现场,她带领的团队会用文字记录文物出土的原貌,并尽力去保留。如果实在不行,也一定要留存图片、影像资料。
 
  她是大国工匠 从事纺织修复已有44年
 
  王亚蓉是织绣领域研究第一人,她的绝活之一,是能从“古丝绸泥糊”中提取文物。《大国工匠》短片中,就记录了她严谨的工作状态:她从冰箱里取出冷藏了9年的一块东周“古典泥糊”,手握羊毫毛笔,如轻风般拂过“泥坨”表面,一点点扫落粘脱泥土,露出古丝绸的色彩和纹路。这道工序的难度在于力度拿捏,重了容易伤害文物,轻了容易藏污纳垢,如何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