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动态学术动态学术动态
学术动态
“多快高”成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考古发掘成果
发布时间:2017-04-06    文章出处:新疆经济报    作者:张迎春    点击率:
  回顾“十二五”至今的新疆考古发掘工作,可以用三个字来形容:多、快、高。
 
  考古发掘项目超过以往多,是指考古发掘的项目多、墓葬数量多。4月5日,记者从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了解到,“十二五”至今,全区共开展考古发掘项目100多项,挖掘古墓葬2000余座,面积达3.2万平方米。如此多的数量,超过了以往。
 
  “这些项目90%以上都是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独立或指导全疆各地州县市文物单位完成,也有个别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西北大学等全国知名科研单位和院校与我区各级各地文物单位联合完成。”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李文瑛对记者说,考古工作人员克服风吹雨淋、酷暑日晒等困难,几乎每年都深入全疆各地的戈壁或沙漠、深山中,风餐露宿,日夜兼程,以高度的责任感和敬业精神认真进行每个考古发掘项目,使这些项目按计划和目标得以完成。
 
  “绝大多数项目是为了配合我区"定居兴牧"等基础设施建设进行的抢救性考古发掘,年代大都在史前时期。”李文瑛说,如温泉县呼斯塔遗址发掘出土中国最早的马、乌苏市发掘7座战国至西汉时期墓葬、青河县发掘出土青铜至早期铁器时代的鹿石和祭祀圈等诸多的项目,从不同的角度和侧面,印证了人类早期的东西方文化联系和交流以及多元文化在新疆地区的交融。
 
  考古发掘更全面和立体快,则是多学科的考古发掘改变了长期以来传统、单一的方式,使很多项目以较快的速度取得了成果。过去,新疆传统的现场考古发掘工作,只是单一的发掘,收集遗物资料,之后将遗物资料带回单位进行研究,使其发掘研究成果周期长。现在,随着国内先进技术和多学科深入到我区考古领域,这种情况发生了转变。
 
  “新疆长城资源信息管理与三维展示系统”“我国干旱地区典型遗址遥感与地球物理综合考古研究”等国家文物局课题的实施,遥感考古、无人机、物探、三维扫描、影像信息分析等多种国内先进技术的运用,与史料记载、洛阳铲相结合,还邀请全国地质学、环境学、人种学等多学科的专家学者,直接参与到现场考古发掘,使我区诸多的现场考古发掘项目,不只是单个的考古发掘,同时与国内先进技术结合进行多学科综合研究,大大缩短了考古发掘与研究的周期,工作效率比过去有了明显提高,也使每项考古发掘工作更加全面科学和立体。
 
  多个项目获全国考古奖项高,是多个高质量的考古发掘项目,获得了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和全国文物系统的考古奖项。如获得了2012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阿敦乔鲁遗址,像“石头迷宫”一样的11处石堆祭祀居址、60余座石板墓和30余座石堆墓,是新疆首次发现早期青铜时代遗址,也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设计工整、复杂的新疆早期青铜时代西天山地区的中心性遗址,对于确认博尔塔拉河流域的古代文化,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获得了2009—2010年度国家文物局田野考古奖三等奖的巴里坤东黑沟遗址,不仅发现了东黑沟遗址是集祭祀高台、居住基址和岩画等为一体的遗址,被确认为我国目前发现的最大的古代游牧文化聚落遗址,并被初步认定是我国汉代北匈奴夏季王庭。更主要的是该项目主持人、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王建新教授在我国考古界率先提出了居住遗址包括祭祀高台、墓葬、岩画“三位一体”的田野考古理论及实践,是中国乃至中亚地区古代游牧文化考古研究的理论和方法的一个重要突破。
 
  “目前,伊犁尼勒克吉仁台沟口遗址、青河三道海子遗址群,正全力以赴冲刺2016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结果将于4月中旬揭晓。这些具有重大价值和意义的考古项目,对深化西域地区考古、历史文化研究,阐明西域历史文明进程,都具有重要价值。”李文瑛最后说。
 
(原文标题:“多快高”成就我区考古发掘成果)
(责编:李来玉)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学术动态

“多快高”成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考古发掘成果

发布时间: 2017-04-06

  回顾“十二五”至今的新疆考古发掘工作,可以用三个字来形容:多、快、高。
 
  考古发掘项目超过以往多,是指考古发掘的项目多、墓葬数量多。4月5日,记者从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了解到,“十二五”至今,全区共开展考古发掘项目100多项,挖掘古墓葬2000余座,面积达3.2万平方米。如此多的数量,超过了以往。
 
  “这些项目90%以上都是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独立或指导全疆各地州县市文物单位完成,也有个别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西北大学等全国知名科研单位和院校与我区各级各地文物单位联合完成。”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李文瑛对记者说,考古工作人员克服风吹雨淋、酷暑日晒等困难,几乎每年都深入全疆各地的戈壁或沙漠、深山中,风餐露宿,日夜兼程,以高度的责任感和敬业精神认真进行每个考古发掘项目,使这些项目按计划和目标得以完成。
 
  “绝大多数项目是为了配合我区"定居兴牧"等基础设施建设进行的抢救性考古发掘,年代大都在史前时期。”李文瑛说,如温泉县呼斯塔遗址发掘出土中国最早的马、乌苏市发掘7座战国至西汉时期墓葬、青河县发掘出土青铜至早期铁器时代的鹿石和祭祀圈等诸多的项目,从不同的角度和侧面,印证了人类早期的东西方文化联系和交流以及多元文化在新疆地区的交融。
 
  考古发掘更全面和立体快,则是多学科的考古发掘改变了长期以来传统、单一的方式,使很多项目以较快的速度取得了成果。过去,新疆传统的现场考古发掘工作,只是单一的发掘,收集遗物资料,之后将遗物资料带回单位进行研究,使其发掘研究成果周期长。现在,随着国内先进技术和多学科深入到我区考古领域,这种情况发生了转变。
 
  “新疆长城资源信息管理与三维展示系统”“我国干旱地区典型遗址遥感与地球物理综合考古研究”等国家文物局课题的实施,遥感考古、无人机、物探、三维扫描、影像信息分析等多种国内先进技术的运用,与史料记载、洛阳铲相结合,还邀请全国地质学、环境学、人种学等多学科的专家学者,直接参与到现场考古发掘,使我区诸多的现场考古发掘项目,不只是单个的考古发掘,同时与国内先进技术结合进行多学科综合研究,大大缩短了考古发掘与研究的周期,工作效率比过去有了明显提高,也使每项考古发掘工作更加全面科学和立体。
 
  多个项目获全国考古奖项高,是多个高质量的考古发掘项目,获得了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和全国文物系统的考古奖项。如获得了2012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阿敦乔鲁遗址,像“石头迷宫”一样的11处石堆祭祀居址、60余座石板墓和30余座石堆墓,是新疆首次发现早期青铜时代遗址,也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设计工整、复杂的新疆早期青铜时代西天山地区的中心性遗址,对于确认博尔塔拉河流域的古代文化,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获得了2009—2010年度国家文物局田野考古奖三等奖的巴里坤东黑沟遗址,不仅发现了东黑沟遗址是集祭祀高台、居住基址和岩画等为一体的遗址,被确认为我国目前发现的最大的古代游牧文化聚落遗址,并被初步认定是我国汉代北匈奴夏季王庭。更主要的是该项目主持人、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王建新教授在我国考古界率先提出了居住遗址包括祭祀高台、墓葬、岩画“三位一体”的田野考古理论及实践,是中国乃至中亚地区古代游牧文化考古研究的理论和方法的一个重要突破。
 
  “目前,伊犁尼勒克吉仁台沟口遗址、青河三道海子遗址群,正全力以赴冲刺2016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结果将于4月中旬揭晓。这些具有重大价值和意义的考古项目,对深化西域地区考古、历史文化研究,阐明西域历史文明进程,都具有重要价值。”李文瑛最后说。
 
(原文标题:“多快高”成就我区考古发掘成果)
(责编:李来玉)

作者:张迎春

文章出处:新疆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