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动态学术动态学术动态
学术动态
生命的食粮与人类的“盐”语——2017年度考古学研究系列学术讲座第五讲
发布时间:2017-05-17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考古所科研处    点击率:
  2017年5月12日下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主办的“2017年度考古学研究系列学术讲座”第五讲在考古研究所八楼多媒体厅举行。本场讲座嘉宾由来自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的李水城教授(图一),为大家带来题为“生命的食粮与人类的‘盐’语”的学术讲座。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刘国祥研究员主持并点评(图二)。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等单位的专家学者和学生们聆听了此次讲座。


图一:主讲人 李水城教授

  盐在自然界是一种千奇百怪的矿物,五颜六色,表现形态千差万别(图三)。盐从本质上说来源于陆地,通过水汽的循环运动将盐分带到海中。随着海水进入内陆和地质结构的变化,盐分会沉积下来,继而通过一系列的地质运动形成盐矿保存下来。通常,从地下露头的卤水是盐矿在水的作用下生成的。在盐卤沉积的层位常常夹带有天然气(图四)。大约在公元三世纪,在川西平原的临邛已能做到一边抽取地下卤水,一边利用涌出的天然气为燃料来煮盐。除了这项重大发明,四川盆地的制盐业在科技史上还有不少发明创造。如首先用煤作为制盐燃料(公元元年);发明开凿小口深井(卓筒井)钻探术(公元11世纪中叶);首次钻出世界第一口超千米的深井“自贡燊海井”(19世纪早期)等。


图二:主持人刘国祥研究员


图三:千姿百态的结晶盐


图四:地层结构中的盐矿与盐卤的层位关系

  一、背景

  1、人为什么要吃盐   

  盐是生命的食粮。不仅仅对人类,也包括地球上的所有生物。据研究,远古海水中的氯化钠含量与今天人体的氯化钠(9%)含量十分吻合,证实地球上的生命起源于海洋。今天地球上几乎所有的的动物体内都含盐,这是生命进化过程的必然选择和生命体本身的需求。土壤中的盐会以食物链的形式从低向高传递。如植物通过根系从土壤中吸收盐份,草食动物通过植物获取盐,肉食动物再通过草食动物获取盐。

  盐由钠元素和氯元素组成。钠离子和氯离子是人体中维持细胞内外液渗透压的主要元素,影响人体内水的流向。人体的新陈代谢通过体液进行。钠离子和氯离子是体液的重要组成部分,故盐对维持人体不同部位的酸碱平衡(细胞蛋白质合成、能量交换、信息处理、酶的活性等)至关重要。此外,盐还对人的神经系统传导、脑细胞的正常运转具有重要的作用。

  总之,盐作为维持人类生命的必需品,其作用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1)维持胃液的酸碱平衡;(2)调解血液中的碱度;(3)维持心脏跳动;(4)维持肌肉的感应力。

  因此,盐对人和动物是不可或缺的物质,据研究,今天人对盐的最佳需求量为:2-6克/日,最高30克/日。即累积相当于体重的1/20- 1/10/年。具体需求将视人的体质、所在地区、气候及劳动量的不同而存在一定差异。动物对盐的需求为:猪5-10克/日;羊7-15克/日;马约50克/日;牛30-100克/日。

  2、人类何时开始吃盐和制盐

  人类的发展史有百分之九十以上处在狩猎—采集经济阶段。那时,人类主要通过吃动物的肉、血、奶甚至尿获取盐分。距今一万年前后,人类逐步进入农业社会,食物转变为以谷物为主的碳水化合物,肉食大大减少,从这个时期开始,人类有了定期补充盐的需求。但是,盐资源在地球上的分布是很不均衡的,这导致了盐的生产出现,人们通过交换和贸易获取食盐。

  3、盐的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意义

  “人类的历史,就是在嗅着盐的味道前行”,所以盐与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有着密切的关系。

  中国人讲“天生曰卤,人生曰盐”。如海水、地下卤水天生就咸,称之为卤。经过加工,人们才将液化的卤水转化成固体的盐。中国早期文字的“卤”为象形字,水滴状的袋子里装有卤水,还有小的盐粒。“鹽”字的左上方为一只大眼睛,即臣字,代表监察的官员。右上方为制盐工匠,中间为制盐的“卤”,下方为装盐的器皿(图五)。外语中有很多词的前缀与盐有关,如:Sal(英/西班牙)、Salz(德)、Hal(希腊)、Sel(法)、Соль(俄)等。

  盐看似普通,实则不可或缺。它维系生命繁衍,调配食物味道,也是治国安邦、保障民生的特殊资源。作为人类历史发展的见证,盐在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宗教、军事战争、科学技术、礼仪习俗中一直占有重要地位。我国古代称盐为“国之大宝”、“食肴之将”、“百味之祖”、“生人生气之源”。外语也有很多重要的词来自盐,如:Salary(薪水)、 Solde(法文,付钱)、Soldier(士兵,用盐支付士兵薪水) 、Salad(盐拌蔬菜)等。

  盐的一个重要功能是食物的保鲜和防腐。如古埃及人壁画中有腌鱼、腌肉和制作木乃伊的画面。用盐来保存食物在地理大发现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此外,盐在宗教上也很有地位,我国各产盐地都设有盐神庙;在西方圣经中有圣徒尼古拉与盐的故事;中世纪基督教行洗礼要用盐水。即便到了今天,在一些重要的外交礼仪中,盐常常扮演了特殊的角色。如斯拉夫人在最尊贵的客人到来时会呈上面包和盐。


图五:“卤”字与“盐”字的解析

  由于盐的不可或缺性,以及盐所拥有巨大经济利益和丰厚的赋税,是的盐在人类社会中长期扮演重要的角色。我国春秋时期,管仲率先实行食盐税赋和专营制度,辅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率先成为“春秋五霸”的首霸。后来也被百姓尊为盐神。在世界历史上,有很多重要事件与盐有关。如美国的独立战争,印度甘地为摆脱英国殖民统治发动的“食盐进军”等。

  “盐几乎就是个小宇宙”。盐对与我们今天社会的重要性更是不言而喻,有关盐的研究也涉及到诸多的学科领域。

  4、盐业生产、贸易与聚落扩张和社会的复杂化

  盐在人类早期的社会复杂化过程中曾扮演重要作用。如晋南运城盐池。张光直先生曾言:“晋南除了铜矿以外,还有华北最为丰富的盐矿,在中国古代的确是一个富有战略性资源的地区”。夏商周三代,晋南一直处在政治军事争夺的核心区(图六)。古文献记载的“尧都平阳”、“舜都蒲坂”、“禹都安邑”也都在运城附近。


图六:黄河流域:运城盐池与古文化遗址分布示意图

  在欧洲的阿尔卑斯山地区,其核心聚落的分布往往与该地的盐矿或产盐地有关,包括该地区出有玉斧的地点也与核心聚落的分布吻合(图七)。最近在黑海西岸有个重要发现,即通过对保加利亚Provadia遗址的发掘证实,这是一处重要的制盐遗址。这个发现也为上世纪70年代发掘的瓦尔纳黄金大冢找到了依据。正是因为这里产盐,创造出巨大的财富,使得瓦尔纳出现拥有大量奢侈品的墓葬(图八)。欧洲的盐业考古有近百年的历史,他们对于制盐遗址和贸易路线的研究已十分透彻。特别是德国、法国、奥地利所代表的中欧地区,通过盐业考古解决了很多历史疑难问题。如奥地利哈莱因(Hallein)制盐遗址发现的青铜时代墓葬中出土大量铜器、琥珀和玛瑙串珠等奢侈品,哈尔斯塔特的凯尔特贵族车葬扽。在如此偏僻的山区墓葬出土的这些贵重物品,显然与当地掌握特殊的盐业资源密切相关。


图七:阿尔卑斯山地区聚落、出土玉斧与制盐作坊分布图


图八:保加利亚的Provadia遗址及瓦尔纳墓地

  盐业生产和贸易带动了世界很多国家和地区的物资交流,也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发展。在人类历史的早期,盐在加速社会复杂化和文明的成长进程曾扮演过重要角色。世界上有很多因盐(或贸易)而兴的城市:如意大利的威尼斯、热那亚,丹麦首都奥斯陆,德国慕尼黑,奥地利的萨尔斯堡,法国布列塔尼等。如我国的盐都自贡就是因两座盐井的发现和盐业生产而发展起来。扬州也与大运河这个重要通道和盐业贸易的发展有管,历史上就有“两淮盐,天下咸”之称。此外,盐在其他很多领域都是不可缺少的重要原料。如染色、冶炼、造船、制革、医疗、消毒等等。

  5、盐业考古的滥觞

  1901年,德国人首先发掘了法国东部的Marsal遗址,并确认可这是一处重要的制盐遗址(图九)。此后不久,英国科学委员会组织调查了英国埃塞克斯的红丘遗址,发现这是罗马时期的重要制盐遗址。这两座遗址的发掘是为盐业考古的滥觞。经过近百年的发掘研究,欧洲已能够排列出从史前时期到铁器时代的制盐陶器发展序列。日本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发展盐业考古,他们对各制盐遗址的陶器演变规律也基本掌握。


图九:19世纪初,法国Marsal遗址的发掘开启了盐业考古的先声

  二、中国盐业考古

  我国是个盐业资源十分丰富的国家,东部沿海地区为海盐,西北地区主要为湖盐,四川一带主要为盐泉,云南、贵州、湖南、江西等地则为盐矿,其他还有土盐和膏盐等(图十)。我国拥有悠久的盐业史研究,有丰富的盐业盐政史料和专业制盐技术文献,如商周的甲骨、金文,汉代的简牍,元代的《熬波图》,明代的《天工开物》等(图十一)。此外,我国还保留有丰富的传统制盐工艺,如西藏芒康的盐井盐田、海南岛西北部的洋浦、峨曼盐田。在四川自贡还保留有一批近代民族工业遗产。遗憾的是,盐业考古在我国却长期处在空白状态。1997年出版的《中国盐业史》这部著作中还没有盐业考古的任何资料。这对我们这个有着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来说,不能说不是个莫大缺憾。


图十:我国盐业资源的分布


图十一:我国古代的盐业史料

  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经过不懈的努力和国际合作的优势,我们在很短的时间里填补了盐业考古的空白,并取得了一系列的重要发现和一批重要的研究成果,全面扭转了盐业考古的落后局面。其中,长江三峡和鲁北莱州湾的盐业考古实践最为重要。

  1、成都平原的考古调查和长江三峡的盐业考古

  1994,三峡水库淹没区地下文物的抢救发掘为中国盐业考古的实践提供了契机,北大在忠县发现一批堆积深厚、包含物单一的特殊遗址。1999年,北大与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合作在成都平原及周边地区开展大范围的盐业考古调查,揭开了中国盐业考古的序幕。1997-2001年,通过对重庆中坝遗址的发掘,出土大量制盐陶器和制盐遗迹,证实这是一处远古时期的巴人制盐产业遗留(图十二、图十三)。


图十二:中坝遗址发现的与制盐有关的遗迹现象


图十三:中坝遗址出土制盐器物及地层关系

  近些年来,在三峡境内陆续发现一批汉代的煮盐炉灶模型器。此外,在重庆云阳云安镇发现有宋明清时期的盐场,在重庆彭水县郁山镇的中井坝发掘出清代大盐灶和制盐作坊遗迹。

  这些工作的重要收获是:首先,重建了渝东至三峡地区先秦至历史时期的盐业发展历史。其次,探讨了三峡与周边地区的文化发展和盐业贸易的联系。第三,深入探讨了渝东至三峡地区制盐产业和贸易的发展对当地经济文化发展及城镇化过程给予的重要推动作用。

  2、山东沿海的考古调查及鲁北莱州湾的盐业考古

  黄河下游及渤海湾沿岸是我国历史上最重要的海盐产区。《说文》引《世本》记:“古者宿(夙)沙初作海盐”。这是人们对4000年前海盐生产的追忆。《尚书.禹贡》记:青州以盐为贡。东周时齐国首先称霸便与其占有“渔盐之利”不无关系。

  2002年,北大与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合作,开展了鲁北-胶东盐业考古调查,确认沿海一带遗址出土的盔形器为制盐工具,此类器皿与重庆中坝遗址所出东周时期的制盐陶器非常相似。通过进一步的调查,2008年开始对寿光双王城制盐遗址进行发掘,发现数处商周时期的制盐作坊遗址,包括煮盐炉灶、盐卤槽坑、淋滤坑池、卤水井和大批的制盐陶器(图十四)。东周时期,这个地区的制盐陶器变的更加高大,反映出生产规模的进一步扩大和生产组织的完善。此外,还发现一批宋金时期的制盐遗迹和生产作坊。

  鲁北莱州湾的收获反映在以下几方面:第一,重建了莱州湾地区的制盐产业历史;第二,了解了从商周时期到春秋战国和辽金时期的制盐业工艺,产业内部的生产组织、专业化程度;第三,这些重要发现对了解商周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及商晚期西退东进的政策、商与东夷的关系有了新的认识。


图十四:鲁北莱州湾地区商周时期的制盐作坊

  三、其他地区的盐业考古调查、发掘与研究

  除三峡和鲁北的盐业考古以外,其他一些地区和单位也在盐业考古领域做了一些工作,并有重要发现。如社科院考古所陈星灿与刘莉合作对夏县东下冯遗址的比较研究(图十五),认为该址的仓储遗迹与《天工开物》中的盐仓类似,很可能是储藏食盐的仓库,对东下冯遗址的性质做了新的阐释。冯时先生对与盐卤方面的古文字进行了深入研究,结合考古发现提出了一些重要的新认识(图十六)。


图十五:夏县东下冯遗址仓储遗迹与《天工开物》盐仓之比较


图十六:与“盐”、“卤”有关的字形变化

  此外,还有一些单位或我们委托单位在四川盐源、江西樟树、河北黄骅、四川自贡、甘肃漳县、青海囊谦等地开展制盐遗址的考古调查,有一系列的重要发现。对粤、港等地以往发现的一些制盐遗址、盐灶和制盐陶器重新进行研究,得出了新的认识。在浙江等地的海岛也发现了制盐遗迹,包括从史前时期到历史时期。在北方的吉林、河北、内蒙古等地也有一批历史时期的制盐遗址被发现,大大扩展了中国制盐考古的空间范围。

  四、人类学与民俗学的调查研究

  重点考察了西藏芒康的盐井盐田和海南岛澹州的洋浦、峨曼盐田。其中,芒康盐田保存有原始的制盐工艺,盐田的自然景观也十分壮观,周边地区还保留有民族村落和宗教寺庙,是一处重要的藏传佛教与民族制盐产业的宝贵遗产。在海南岛,我们对琼西北地区的地质地理和地貌环境进行了深入研究,比故作了详细的测绘和调查统计。对当地的制盐工艺做了深入探讨以及科学的检测分析。同时委托中山大学人类学系对盐田村开展人类学、社会学和民俗学的调查研究。在云南考察了盛产井盐的诺邓村的历史和民俗。

  此外,北京大学与法国国家考古博物馆合作,从2007年开始进行盐业考古调查发掘。参加在法国塞耶河谷马萨尔盐业遗址的合作发掘,了解欧州中部地区的制盐遗址、制盐工艺和社会的历史发展进程的比较。

  五、早期制盐遗址的特征

  经过多年的发掘调查和研究经历,李水城教授总结了早期制盐遗址的一些主要特征:

  第一、遗址附近有盐卤资源;

  第二、遗址堆积有大量造型单一、质地粗糙、形态特殊的制盐陶器,不见或很少见到日常生活用具;

  第三、制盐陶器有容积接近、标准化的趋势;有利于生产和贸易;

  第四、制盐陶器大多具一次性特征,因耗损十分大,故易产生巨量的废弃堆积,如中坝遗址和法国塞耶河谷的制盐废弃物堆积都超过了10米。

  第五、有一批特殊的遗迹现象,如盐灶、盐卤池、浓缩池、卤水井等。

  六、研究成果

  经过近二十年的不懈努力,中国的盐业考古空白已被填补,并迅速缩短了与国外在这一研究领域的差距。从2003年以来,围绕中国的盐业考古实践已经召开了四次国际会议。并在国内外期刊上发表了一批研究成果,出版了《中国盐业考古》三卷(图十七)。


图十七:已出版的盐业考古研究成果

  七、结语

  最后,李水城教授再次强调盐业考古是一项颇富潜力的新的研究领域:

  第一、盐业生产和贸易加速了聚落的形成和扩展、促进人口的集中和族群的相互交往;

  第二、盐业生产和贸易导致财富积聚、阶层分化和社会的分工,促进了城市化的进程、加剧资本积累和现代化进程;

  第三、盐为民生必需、国家赋税的重要来源,兼有经济和政治的重要功能;

  第四、盐业生产可带动诸多的产业,提高生活质量、保证健康、远程旅行、航海等;

  第五、盐业贸易促进了水陆通道的开辟,推动了不同区域间的文化交流和物资流通;

  第六、盐与宗教结合发挥了特殊功能,在古往今来的宗教礼仪上曾扮演重要角色;

  第七、制盐业涉及大量科技知识:包括生物学、地矿学、物理学、化学、气象物候学、钻井技术等,因此,盐业考古需要多学科的共同参与合作研究。

  中国的盐业考古尽管出现晚,但是我们有厚重的历史和丰富的资源;加之与国外有关学术机构和盐业考古专家的密切合作,采取多学科合作的方式,起点很高;故能在很短的时间里谈不了中国盐业考古的空白,并取得了一批重要的研究成果,已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并引起国际学术界的高度关注。


图十八:张雪莲研究员向李水城教授提问

  讲座结束后,与会学者与李水城教授就制盐遗址与周边环境;盐矿资源分布与聚落发展的关系;夏家店下层文化时期聚落和人口大规模增长是否与盐有关;不同时期制盐作坊的组织方式;如何从考古学、民族学和历史文献中深入研究制盐人员的分工等进行了探讨(图十八)。李水城教授耐心地一一作了详尽地的答复。

  最后,刘国祥研究员再次向李水城教授表示感谢,并颁发讲座嘉宾聘书(图十九)。他认为此次讲座提供的资料十分系统详尽,全面介绍了国内外盐业考古的发展状况。特别是近二十年的工作辨别出了很多过去未曾认识的盐业遗迹以及制盐器物,并且结合民族学、人类学的调查以及海外发掘工作,真正建立了一个盐业考古的体系,为我国盐业考古发展奠定了基础。从盐业考古讲到聚落发展,手工业作坊专业化,古代奢侈品贸易等问题,为过去一些学术研究上的难题提供了新的视角。


图十九:刘国祥研究员为李水城教授颁发讲座嘉宾聘书        
                     
   (整理:秦超超 审核:刘国祥 本文经李水城教授审核)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学术动态

生命的食粮与人类的“盐”语——2017年度考古学研究系列学术讲座第五讲

发布时间: 2017-05-17

  2017年5月12日下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主办的“2017年度考古学研究系列学术讲座”第五讲在考古研究所八楼多媒体厅举行。本场讲座嘉宾由来自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的李水城教授(图一),为大家带来题为“生命的食粮与人类的‘盐’语”的学术讲座。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刘国祥研究员主持并点评(图二)。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等单位的专家学者和学生们聆听了此次讲座。


图一:主讲人 李水城教授

  盐在自然界是一种千奇百怪的矿物,五颜六色,表现形态千差万别(图三)。盐从本质上说来源于陆地,通过水汽的循环运动将盐分带到海中。随着海水进入内陆和地质结构的变化,盐分会沉积下来,继而通过一系列的地质运动形成盐矿保存下来。通常,从地下露头的卤水是盐矿在水的作用下生成的。在盐卤沉积的层位常常夹带有天然气(图四)。大约在公元三世纪,在川西平原的临邛已能做到一边抽取地下卤水,一边利用涌出的天然气为燃料来煮盐。除了这项重大发明,四川盆地的制盐业在科技史上还有不少发明创造。如首先用煤作为制盐燃料(公元元年);发明开凿小口深井(卓筒井)钻探术(公元11世纪中叶);首次钻出世界第一口超千米的深井“自贡燊海井”(19世纪早期)等。


图二:主持人刘国祥研究员


图三:千姿百态的结晶盐


图四:地层结构中的盐矿与盐卤的层位关系

  一、背景

  1、人为什么要吃盐   

  盐是生命的食粮。不仅仅对人类,也包括地球上的所有生物。据研究,远古海水中的氯化钠含量与今天人体的氯化钠(9%)含量十分吻合,证实地球上的生命起源于海洋。今天地球上几乎所有的的动物体内都含盐,这是生命进化过程的必然选择和生命体本身的需求。土壤中的盐会以食物链的形式从低向高传递。如植物通过根系从土壤中吸收盐份,草食动物通过植物获取盐,肉食动物再通过草食动物获取盐。

  盐由钠元素和氯元素组成。钠离子和氯离子是人体中维持细胞内外液渗透压的主要元素,影响人体内水的流向。人体的新陈代谢通过体液进行。钠离子和氯离子是体液的重要组成部分,故盐对维持人体不同部位的酸碱平衡(细胞蛋白质合成、能量交换、信息处理、酶的活性等)至关重要。此外,盐还对人的神经系统传导、脑细胞的正常运转具有重要的作用。

  总之,盐作为维持人类生命的必需品,其作用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1)维持胃液的酸碱平衡;(2)调解血液中的碱度;(3)维持心脏跳动;(4)维持肌肉的感应力。

  因此,盐对人和动物是不可或缺的物质,据研究,今天人对盐的最佳需求量为:2-6克/日,最高30克/日。即累积相当于体重的1/20- 1/10/年。具体需求将视人的体质、所在地区、气候及劳动量的不同而存在一定差异。动物对盐的需求为:猪5-10克/日;羊7-15克/日;马约50克/日;牛30-100克/日。

  2、人类何时开始吃盐和制盐

  人类的发展史有百分之九十以上处在狩猎—采集经济阶段。那时,人类主要通过吃动物的肉、血、奶甚至尿获取盐分。距今一万年前后,人类逐步进入农业社会,食物转变为以谷物为主的碳水化合物,肉食大大减少,从这个时期开始,人类有了定期补充盐的需求。但是,盐资源在地球上的分布是很不均衡的,这导致了盐的生产出现,人们通过交换和贸易获取食盐。

  3、盐的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意义

  “人类的历史,就是在嗅着盐的味道前行”,所以盐与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有着密切的关系。

  中国人讲“天生曰卤,人生曰盐”。如海水、地下卤水天生就咸,称之为卤。经过加工,人们才将液化的卤水转化成固体的盐。中国早期文字的“卤”为象形字,水滴状的袋子里装有卤水,还有小的盐粒。“鹽”字的左上方为一只大眼睛,即臣字,代表监察的官员。右上方为制盐工匠,中间为制盐的“卤”,下方为装盐的器皿(图五)。外语中有很多词的前缀与盐有关,如:Sal(英/西班牙)、Salz(德)、Hal(希腊)、Sel(法)、Соль(俄)等。

  盐看似普通,实则不可或缺。它维系生命繁衍,调配食物味道,也是治国安邦、保障民生的特殊资源。作为人类历史发展的见证,盐在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宗教、军事战争、科学技术、礼仪习俗中一直占有重要地位。我国古代称盐为“国之大宝”、“食肴之将”、“百味之祖”、“生人生气之源”。外语也有很多重要的词来自盐,如:Salary(薪水)、 Solde(法文,付钱)、Soldier(士兵,用盐支付士兵薪水) 、Salad(盐拌蔬菜)等。

  盐的一个重要功能是食物的保鲜和防腐。如古埃及人壁画中有腌鱼、腌肉和制作木乃伊的画面。用盐来保存食物在地理大发现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此外,盐在宗教上也很有地位,我国各产盐地都设有盐神庙;在西方圣经中有圣徒尼古拉与盐的故事;中世纪基督教行洗礼要用盐水。即便到了今天,在一些重要的外交礼仪中,盐常常扮演了特殊的角色。如斯拉夫人在最尊贵的客人到来时会呈上面包和盐。


图五:“卤”字与“盐”字的解析

  由于盐的不可或缺性,以及盐所拥有巨大经济利益和丰厚的赋税,是的盐在人类社会中长期扮演重要的角色。我国春秋时期,管仲率先实行食盐税赋和专营制度,辅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率先成为“春秋五霸”的首霸。后来也被百姓尊为盐神。在世界历史上,有很多重要事件与盐有关。如美国的独立战争,印度甘地为摆脱英国殖民统治发动的“食盐进军”等。

  “盐几乎就是个小宇宙”。盐对与我们今天社会的重要性更是不言而喻,有关盐的研究也涉及到诸多的学科领域。

  4、盐业生产、贸易与聚落扩张和社会的复杂化

  盐在人类早期的社会复杂化过程中曾扮演重要作用。如晋南运城盐池。张光直先生曾言:“晋南除了铜矿以外,还有华北最为丰富的盐矿,在中国古代的确是一个富有战略性资源的地区”。夏商周三代,晋南一直处在政治军事争夺的核心区(图六)。古文献记载的“尧都平阳”、“舜都蒲坂”、“禹都安邑”也都在运城附近。


图六:黄河流域:运城盐池与古文化遗址分布示意图

  在欧洲的阿尔卑斯山地区,其核心聚落的分布往往与该地的盐矿或产盐地有关,包括该地区出有玉斧的地点也与核心聚落的分布吻合(图七)。最近在黑海西岸有个重要发现,即通过对保加利亚Provadia遗址的发掘证实,这是一处重要的制盐遗址。这个发现也为上世纪70年代发掘的瓦尔纳黄金大冢找到了依据。正是因为这里产盐,创造出巨大的财富,使得瓦尔纳出现拥有大量奢侈品的墓葬(图八)。欧洲的盐业考古有近百年的历史,他们对于制盐遗址和贸易路线的研究已十分透彻。特别是德国、法国、奥地利所代表的中欧地区,通过盐业考古解决了很多历史疑难问题。如奥地利哈莱因(Hallein)制盐遗址发现的青铜时代墓葬中出土大量铜器、琥珀和玛瑙串珠等奢侈品,哈尔斯塔特的凯尔特贵族车葬扽。在如此偏僻的山区墓葬出土的这些贵重物品,显然与当地掌握特殊的盐业资源密切相关。


图七:阿尔卑斯山地区聚落、出土玉斧与制盐作坊分布图


图八:保加利亚的Provadia遗址及瓦尔纳墓地

  盐业生产和贸易带动了世界很多国家和地区的物资交流,也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发展。在人类历史的早期,盐在加速社会复杂化和文明的成长进程曾扮演过重要角色。世界上有很多因盐(或贸易)而兴的城市:如意大利的威尼斯、热那亚,丹麦首都奥斯陆,德国慕尼黑,奥地利的萨尔斯堡,法国布列塔尼等。如我国的盐都自贡就是因两座盐井的发现和盐业生产而发展起来。扬州也与大运河这个重要通道和盐业贸易的发展有管,历史上就有“两淮盐,天下咸”之称。此外,盐在其他很多领域都是不可缺少的重要原料。如染色、冶炼、造船、制革、医疗、消毒等等。

  5、盐业考古的滥觞

  1901年,德国人首先发掘了法国东部的Marsal遗址,并确认可这是一处重要的制盐遗址(图九)。此后不久,英国科学委员会组织调查了英国埃塞克斯的红丘遗址,发现这是罗马时期的重要制盐遗址。这两座遗址的发掘是为盐业考古的滥觞。经过近百年的发掘研究,欧洲已能够排列出从史前时期到铁器时代的制盐陶器发展序列。日本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发展盐业考古,他们对各制盐遗址的陶器演变规律也基本掌握。


图九:19世纪初,法国Marsal遗址的发掘开启了盐业考古的先声

  二、中国盐业考古

  我国是个盐业资源十分丰富的国家,东部沿海地区为海盐,西北地区主要为湖盐,四川一带主要为盐泉,云南、贵州、湖南、江西等地则为盐矿,其他还有土盐和膏盐等(图十)。我国拥有悠久的盐业史研究,有丰富的盐业盐政史料和专业制盐技术文献,如商周的甲骨、金文,汉代的简牍,元代的《熬波图》,明代的《天工开物》等(图十一)。此外,我国还保留有丰富的传统制盐工艺,如西藏芒康的盐井盐田、海南岛西北部的洋浦、峨曼盐田。在四川自贡还保留有一批近代民族工业遗产。遗憾的是,盐业考古在我国却长期处在空白状态。1997年出版的《中国盐业史》这部著作中还没有盐业考古的任何资料。这对我们这个有着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来说,不能说不是个莫大缺憾。


图十:我国盐业资源的分布


图十一:我国古代的盐业史料

  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经过不懈的努力和国际合作的优势,我们在很短的时间里填补了盐业考古的空白,并取得了一系列的重要发现和一批重要的研究成果,全面扭转了盐业考古的落后局面。其中,长江三峡和鲁北莱州湾的盐业考古实践最为重要。

  1、成都平原的考古调查和长江三峡的盐业考古

  1994,三峡水库淹没区地下文物的抢救发掘为中国盐业考古的实践提供了契机,北大在忠县发现一批堆积深厚、包含物单一的特殊遗址。1999年,北大与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合作在成都平原及周边地区开展大范围的盐业考古调查,揭开了中国盐业考古的序幕。1997-2001年,通过对重庆中坝遗址的发掘,出土大量制盐陶器和制盐遗迹,证实这是一处远古时期的巴人制盐产业遗留(图十二、图十三)。


图十二:中坝遗址发现的与制盐有关的遗迹现象


图十三:中坝遗址出土制盐器物及地层关系

  近些年来,在三峡境内陆续发现一批汉代的煮盐炉灶模型器。此外,在重庆云阳云安镇发现有宋明清时期的盐场,在重庆彭水县郁山镇的中井坝发掘出清代大盐灶和制盐作坊遗迹。

  这些工作的重要收获是:首先,重建了渝东至三峡地区先秦至历史时期的盐业发展历史。其次,探讨了三峡与周边地区的文化发展和盐业贸易的联系。第三,深入探讨了渝东至三峡地区制盐产业和贸易的发展对当地经济文化发展及城镇化过程给予的重要推动作用。

  2、山东沿海的考古调查及鲁北莱州湾的盐业考古

  黄河下游及渤海湾沿岸是我国历史上最重要的海盐产区。《说文》引《世本》记:“古者宿(夙)沙初作海盐”。这是人们对4000年前海盐生产的追忆。《尚书.禹贡》记:青州以盐为贡。东周时齐国首先称霸便与其占有“渔盐之利”不无关系。

  2002年,北大与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合作,开展了鲁北-胶东盐业考古调查,确认沿海一带遗址出土的盔形器为制盐工具,此类器皿与重庆中坝遗址所出东周时期的制盐陶器非常相似。通过进一步的调查,2008年开始对寿光双王城制盐遗址进行发掘,发现数处商周时期的制盐作坊遗址,包括煮盐炉灶、盐卤槽坑、淋滤坑池、卤水井和大批的制盐陶器(图十四)。东周时期,这个地区的制盐陶器变的更加高大,反映出生产规模的进一步扩大和生产组织的完善。此外,还发现一批宋金时期的制盐遗迹和生产作坊。

  鲁北莱州湾的收获反映在以下几方面:第一,重建了莱州湾地区的制盐产业历史;第二,了解了从商周时期到春秋战国和辽金时期的制盐业工艺,产业内部的生产组织、专业化程度;第三,这些重要发现对了解商周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及商晚期西退东进的政策、商与东夷的关系有了新的认识。


图十四:鲁北莱州湾地区商周时期的制盐作坊

  三、其他地区的盐业考古调查、发掘与研究

  除三峡和鲁北的盐业考古以外,其他一些地区和单位也在盐业考古领域做了一些工作,并有重要发现。如社科院考古所陈星灿与刘莉合作对夏县东下冯遗址的比较研究(图十五),认为该址的仓储遗迹与《天工开物》中的盐仓类似,很可能是储藏食盐的仓库,对东下冯遗址的性质做了新的阐释。冯时先生对与盐卤方面的古文字进行了深入研究,结合考古发现提出了一些重要的新认识(图十六)。


图十五:夏县东下冯遗址仓储遗迹与《天工开物》盐仓之比较


图十六:与“盐”、“卤”有关的字形变化

  此外,还有一些单位或我们委托单位在四川盐源、江西樟树、河北黄骅、四川自贡、甘肃漳县、青海囊谦等地开展制盐遗址的考古调查,有一系列的重要发现。对粤、港等地以往发现的一些制盐遗址、盐灶和制盐陶器重新进行研究,得出了新的认识。在浙江等地的海岛也发现了制盐遗迹,包括从史前时期到历史时期。在北方的吉林、河北、内蒙古等地也有一批历史时期的制盐遗址被发现,大大扩展了中国制盐考古的空间范围。

  四、人类学与民俗学的调查研究

  重点考察了西藏芒康的盐井盐田和海南岛澹州的洋浦、峨曼盐田。其中,芒康盐田保存有原始的制盐工艺,盐田的自然景观也十分壮观,周边地区还保留有民族村落和宗教寺庙,是一处重要的藏传佛教与民族制盐产业的宝贵遗产。在海南岛,我们对琼西北地区的地质地理和地貌环境进行了深入研究,比故作了详细的测绘和调查统计。对当地的制盐工艺做了深入探讨以及科学的检测分析。同时委托中山大学人类学系对盐田村开展人类学、社会学和民俗学的调查研究。在云南考察了盛产井盐的诺邓村的历史和民俗。

  此外,北京大学与法国国家考古博物馆合作,从2007年开始进行盐业考古调查发掘。参加在法国塞耶河谷马萨尔盐业遗址的合作发掘,了解欧州中部地区的制盐遗址、制盐工艺和社会的历史发展进程的比较。

  五、早期制盐遗址的特征

  经过多年的发掘调查和研究经历,李水城教授总结了早期制盐遗址的一些主要特征:

  第一、遗址附近有盐卤资源;

  第二、遗址堆积有大量造型单一、质地粗糙、形态特殊的制盐陶器,不见或很少见到日常生活用具;

  第三、制盐陶器有容积接近、标准化的趋势;有利于生产和贸易;

  第四、制盐陶器大多具一次性特征,因耗损十分大,故易产生巨量的废弃堆积,如中坝遗址和法国塞耶河谷的制盐废弃物堆积都超过了10米。

  第五、有一批特殊的遗迹现象,如盐灶、盐卤池、浓缩池、卤水井等。

  六、研究成果

  经过近二十年的不懈努力,中国的盐业考古空白已被填补,并迅速缩短了与国外在这一研究领域的差距。从2003年以来,围绕中国的盐业考古实践已经召开了四次国际会议。并在国内外期刊上发表了一批研究成果,出版了《中国盐业考古》三卷(图十七)。


图十七:已出版的盐业考古研究成果

  七、结语

  最后,李水城教授再次强调盐业考古是一项颇富潜力的新的研究领域:

  第一、盐业生产和贸易加速了聚落的形成和扩展、促进人口的集中和族群的相互交往;

  第二、盐业生产和贸易导致财富积聚、阶层分化和社会的分工,促进了城市化的进程、加剧资本积累和现代化进程;

  第三、盐为民生必需、国家赋税的重要来源,兼有经济和政治的重要功能;

  第四、盐业生产可带动诸多的产业,提高生活质量、保证健康、远程旅行、航海等;

  第五、盐业贸易促进了水陆通道的开辟,推动了不同区域间的文化交流和物资流通;

  第六、盐与宗教结合发挥了特殊功能,在古往今来的宗教礼仪上曾扮演重要角色;

  第七、制盐业涉及大量科技知识:包括生物学、地矿学、物理学、化学、气象物候学、钻井技术等,因此,盐业考古需要多学科的共同参与合作研究。

  中国的盐业考古尽管出现晚,但是我们有厚重的历史和丰富的资源;加之与国外有关学术机构和盐业考古专家的密切合作,采取多学科合作的方式,起点很高;故能在很短的时间里谈不了中国盐业考古的空白,并取得了一批重要的研究成果,已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并引起国际学术界的高度关注。


图十八:张雪莲研究员向李水城教授提问

  讲座结束后,与会学者与李水城教授就制盐遗址与周边环境;盐矿资源分布与聚落发展的关系;夏家店下层文化时期聚落和人口大规模增长是否与盐有关;不同时期制盐作坊的组织方式;如何从考古学、民族学和历史文献中深入研究制盐人员的分工等进行了探讨(图十八)。李水城教授耐心地一一作了详尽地的答复。

  最后,刘国祥研究员再次向李水城教授表示感谢,并颁发讲座嘉宾聘书(图十九)。他认为此次讲座提供的资料十分系统详尽,全面介绍了国内外盐业考古的发展状况。特别是近二十年的工作辨别出了很多过去未曾认识的盐业遗迹以及制盐器物,并且结合民族学、人类学的调查以及海外发掘工作,真正建立了一个盐业考古的体系,为我国盐业考古发展奠定了基础。从盐业考古讲到聚落发展,手工业作坊专业化,古代奢侈品贸易等问题,为过去一些学术研究上的难题提供了新的视角。


图十九:刘国祥研究员为李水城教授颁发讲座嘉宾聘书        
                     
   (整理:秦超超 审核:刘国祥 本文经李水城教授审核)




作者:考古所科研处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