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动态学术动态学术动态
学术动态
土耳其孔亚省赛尔柱王朝库拜德·阿拜德宫装饰壁砖的生产技术——2017年度考古学研究系列学术讲座第七讲
发布时间:2017-07-28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考古所科研处    点击率:
  2017年7月21日下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主办的“2017年度考古学研究系列学术讲座”第七讲在考古研究所八楼多媒体厅举行。本场讲座邀请到英国伦敦大学学院考古系(IoA UCL)伊恩•弗里斯通(Ian Freestone)教授(图一),为大家带来题为“土耳其孔亚省赛尔柱王朝库拜德•阿拜德宫装饰壁砖的生产技术”的学术讲座。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汉唐考古研究室主任朱岩石研究员主持并点评(图二),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黄珊助理研究员进行现场翻译(图三)。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大学、吉林大学等单位的专家学者和学生们聆听了此次讲座。
 
图一:主讲人 伊恩•弗里斯通(Ian Freestone)教授
 
图二:主持人 朱岩石研究员
 
图三:现场翻译黄珊助理研究员
 
  库拜德•阿拜德宫(图四)建立于塞尔柱罗姆苏丹国(Seljuqs of Rum,公元十三世纪左右)苏丹阿雷丁•凯库拜德一世(AlaeddinKeykubad I,约 1220-1237年)在位期间。宫殿遗址位于土耳其孔亚省贝伊谢希尔湖畔(Lake Beyşehir),是苏丹的夏宫。1980年以来土耳其卡纳卡拉大学(University of Canakkale, Turkey)的鲁山•阿里克(RüçhanArik)教授对该宫殿遗址进行了发掘,从宫室内出土了大量釉陶壁砖。这些壁砖的制作工艺兼具诸多技术特点,包括石泥胎(“fritware”,在胎体材料中加入玻璃粉末的做法,以降低胎的熔点,亦译熔块胎)、碱金属釉、釉下钴蓝彩、锡乳浊剂和拉斯特彩(lustre,金属成份的釉上彩)装饰。我们运用大量科技手段对这些壁砖的化学成份和制作技术进行了探讨,例如扫描电镜-X射线能量色散仪(SEM-EDS)、电感耦合等离子体原子发射光谱法(ICP-AES)、透射电子显微镜(TEM)和激光剥蚀电感耦合等离子体质谱(LA-ICP-MS)等。分析结果表明,这些壁砖的生产工艺集合了伊斯兰陶瓷生产技术的诸多精华,并发现有安纳托利亚技术因素。釉的生产与当地玻璃生产密切相关。某些特定的生产工艺对应于宫殿中具体的宫室,说明每个宫室的壁砖生产是专门订制的,可能来自不同的作坊。
 
图四:远眺伊谢希尔湖畔的库拜德•阿拜德宫遗址
 
  壁砖残片取自库拜德•阿拜德宫遗址的不同地点,包括大皇宫(图五)、浴室和存放建筑材料的工匠工场。样品大致可以分为三类:多色八角星形砖、多色和双色十字形砖和孔雀蓝长方形包边砖(图六)。围绕这些材料产生了如下几个研究问题:
 
图五:“大皇宫”,约建于公元1235年左右
 
图六:库拜德•阿拜德宫遗址出土壁面装饰砖
 
  1.这些壁砖制作于当地还是安纳托利亚的其它地方,抑或来自更遥远的地方?
 
  2.壁砖的制作技术是当时其它伊斯兰地区常见的技术吗?
 
  3.壁砖的生产与采购活动是如何安排的?
 
  4.这些壁砖在陶瓷发展史上有何地位?它们与稍晚些时候的伊兹尼克陶器有什么关系?
 
  通过科技分析及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和伊朗出土的伊斯兰陶瓷分析结果相比较,并参考伊朗古代作家阿布•卡西姆(Abu’lQasim,约公元14世纪)记录的制作配方,研究者对库拜德•阿拜德宫出土的陶瓷壁砖生产技术产生了如下认知:
 
  1.胎体材料构成及制作技术
 
  所有壁砖都是石泥胎/熔块胎配合碱金属釉。石泥胎的主要构成部分是粉碎的石英,阿布•卡西姆记录的石泥胎配方为十份粉碎石英(令胎体呈白色)、一份玻璃(起粘接及助熔的作用)、一份粘土(增强胎体的可塑性)。在扫描电镜下,石泥胎的微观结构主要由棱角分明的大石英颗粒构成(图七),石英间隙中填充着粘土和玻璃,一部分胎中含粘土较多,而另一部分含玻璃更多,说明壁砖样品的胎体配方有所不同。
 
图七:库拜德•阿拜德宫出土壁砖样品扫面电镜背散射成像
 
  根据粘土材料的主要构成以及对四十种元素开展的主成分分析表明,本遗址出土壁砖可以大致分为五个组别(图八),每个组内都包含一些十字形壁砖和星形壁砖(单色孔雀蓝釉方砖单独成组),可以说明某一个壁面上的星形和十字形应制作于同一时间、同一地点。
 
图八:库拜德•阿拜德宫出土壁砖样品的主成分分析分组结果
 
  基于阿布•卡西姆的文献记录,我们对胎体中的粘土和玻璃含量进行了推算,发现五个组别中的粘土和玻璃的含量彼此略有不同,有些更富于粘土,而另一些更富于玻璃。与其它伊斯兰地区的陶器胎料相比,库拜德•阿拜德宫德壁砖胎体中含有更多的粘土,或者是粘土中的氧化铝含量更高。研究将此宫殿遗址壁砖中的粘土与平均冲积粘土的构成进行了比对,确认其高铝地铁、富含不相容元素,应为一种原生高岭土。进一步地,此宫殿遗址出土的陶瓷器胎体原材料也表现出同样高铝低铁特征,与普通粘土或高钙土制作的熔块胎陶瓷器截然有别。这种高岭土的使用在整个伊斯兰地区是仅见于安纳托利亚高原的独特做法(图九),而库拜德•阿拜德宫壁砖的所有粘土都相似,说明它们来自同一个地区。地质和矿物学调查表明,西安纳托利亚地区的Emet-Kütahaya可能是高岭土的来源之一,此地距离库拜德•阿拜德宫大约200公里。
 
图九:西安纳托利亚的高岭土矿区
 
  2.釉料的分组及制作技术
 
  壁砖的釉都是钠钙釉,成分分析表明可以大致分为高镁和低镁两组。值得注意的是,经过分析,库拜德•阿拜德宫出土的陶瓷釉料和玻璃器皿的主量元素构成模式高度相似,而与伊斯兰世界其它地区的产品截然有别。它们都属于高硼高锂产品,目前为止这类产品尚未在安纳托利亚高原以外的其它地区发现。壁砖上的釉有可能来自循环利用的玻璃。至于硼和锂的来源,研究表明,安纳托利亚高原西部阿弗雍地区(Afyon)的温泉蒸发的碳酸钠中富含硼与锂(图十),此处出产的碳酸钙应该是配制库拜德•阿拜德宫玻璃器或釉所使用的助熔剂。
 
图十:西安纳托利亚的富硼温泉区
 
  3.壁砖的装饰技术
 
  库拜德•阿拜德宫出土的壁砖按照装饰技术可分为如下四种:单色釉(包括乳浊釉或半透明釉)、无色透明釉结合釉下彩、透明蓝釉结合釉下彩和乳浊釉结合釉上拉斯特彩。将胎体的成分分组与装饰技法相对比,发现不同的成分分组对应于不同的装饰技法。
 
  釉下黑彩着色剂是铬铁矿,而近东地区从公元前5千纪的奥贝德王朝(Ubaid)时期就开始使用这种矿物作为黑色彩绘的颜料,其他地方很少使用。由于黑彩相对稳定,不像钴蓝彩那样容易沁染,它常被用来勾边(图十一)。
 
图十一:釉下黑彩勾边举例
 
  釉下深蓝彩的着色剂是氧化钴,通常情况下钴会与釉发生反应渗透到釉中,引发明显的沁染,而在五个分组的第二组产品中,发现通过将钴与精细研磨的石英粉末相混合的做法,在这一组产品里,钴料的发色稳定不晕染。
 
  乳浊白釉或孔雀蓝釉的呈色机制是由于釉中氧化锡的作用,其结晶对光线的反射导致釉层失透,呈现出比胎体还要强烈的白色。
 
  在各种装饰中,还有一类尤其引人注目的拉斯特彩(图十二),这是一种低温釉上彩,以铜或银的化合物与粘土和硫化物(例如朱砂,即HgS)混合,在已经烧成的釉面上进行绘制,通过低温烘烧形成金属质感的光亮涂层。微观结构观察表明,拉斯特彩的金属光泽来自于银纳米粒子对光的反射。
 
图十二:库拜德•阿拜德宫出土拉斯特彩装饰壁砖
 
  总而言之,本次演讲的主要内容包括如下四个方面:
 
  1.制作壁砖的粘土与助熔剂产自库拜德•阿拜德宫以北200公里,是安纳托利亚地区的特有材料;而其装饰技术是典型伊斯兰世界的流行形式;
 
  2.五个分组对应不同的制胎配方、不同的粘土、不同的釉料和不同的装饰技术,说明它们来自不同的作坊,各具所长;
 
  3.这些壁砖是分别制作,然后集中运输到宫殿区的。它们的生产模式可能属于一种密集的产业结构,例如来自于同一个城市中的不同作坊。壁砖的分别制作和集中供应促成了宫殿的迅速竣工;
 
  4.库拜德•阿拜德宫出土的壁砖制作技术应该是成熟于15世纪的伊兹尼克陶瓷的前身,因为伊兹尼克陶瓷同样采用了富含硼的碳酸钠作为釉的基本材料,温泉出产的高纯度碳酸钠可能对伊兹尼克陶瓷的高质量呈色具有关键作用。
 
  讲座结束后,与会学者就颜料的科学分析和产地、手工业作坊的生产和管理模式、样品的分组与构成等话题进行了热烈地讨论。
 
  最后,朱岩石研究员再次向伊恩•弗里斯通教授表示感谢,并颁发讲座嘉宾聘书(图十三)。他认为此次讲座提供的资料十分系统详尽,包括通过各种科技手段对库拜德•阿拜德宫出土壁砖的化学成份和制作技术进行研究探讨,对装饰壁砖的生产技术的研究进行了详细的叙述。本次讲座很具理论启发性,使在场学者和学生均能从自身的学术视角进行思考并提出有价值的问题。
 
图十三:朱岩石研究员为伊恩•弗里斯通教授颁发讲座嘉宾聘书
 
(整理:黄珊 审稿:刘国祥)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学术动态

土耳其孔亚省赛尔柱王朝库拜德·阿拜德宫装饰壁砖的生产技术——2017年度考古学研究系列学术讲座第七讲

发布时间: 2017-07-28

  2017年7月21日下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主办的“2017年度考古学研究系列学术讲座”第七讲在考古研究所八楼多媒体厅举行。本场讲座邀请到英国伦敦大学学院考古系(IoA UCL)伊恩•弗里斯通(Ian Freestone)教授(图一),为大家带来题为“土耳其孔亚省赛尔柱王朝库拜德•阿拜德宫装饰壁砖的生产技术”的学术讲座。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汉唐考古研究室主任朱岩石研究员主持并点评(图二),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黄珊助理研究员进行现场翻译(图三)。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大学、吉林大学等单位的专家学者和学生们聆听了此次讲座。
 
图一:主讲人 伊恩•弗里斯通(Ian Freestone)教授
 
图二:主持人 朱岩石研究员
 
图三:现场翻译黄珊助理研究员
 
  库拜德•阿拜德宫(图四)建立于塞尔柱罗姆苏丹国(Seljuqs of Rum,公元十三世纪左右)苏丹阿雷丁•凯库拜德一世(AlaeddinKeykubad I,约 1220-1237年)在位期间。宫殿遗址位于土耳其孔亚省贝伊谢希尔湖畔(Lake Beyşehir),是苏丹的夏宫。1980年以来土耳其卡纳卡拉大学(University of Canakkale, Turkey)的鲁山•阿里克(RüçhanArik)教授对该宫殿遗址进行了发掘,从宫室内出土了大量釉陶壁砖。这些壁砖的制作工艺兼具诸多技术特点,包括石泥胎(“fritware”,在胎体材料中加入玻璃粉末的做法,以降低胎的熔点,亦译熔块胎)、碱金属釉、釉下钴蓝彩、锡乳浊剂和拉斯特彩(lustre,金属成份的釉上彩)装饰。我们运用大量科技手段对这些壁砖的化学成份和制作技术进行了探讨,例如扫描电镜-X射线能量色散仪(SEM-EDS)、电感耦合等离子体原子发射光谱法(ICP-AES)、透射电子显微镜(TEM)和激光剥蚀电感耦合等离子体质谱(LA-ICP-MS)等。分析结果表明,这些壁砖的生产工艺集合了伊斯兰陶瓷生产技术的诸多精华,并发现有安纳托利亚技术因素。釉的生产与当地玻璃生产密切相关。某些特定的生产工艺对应于宫殿中具体的宫室,说明每个宫室的壁砖生产是专门订制的,可能来自不同的作坊。
 
图四:远眺伊谢希尔湖畔的库拜德•阿拜德宫遗址
 
  壁砖残片取自库拜德•阿拜德宫遗址的不同地点,包括大皇宫(图五)、浴室和存放建筑材料的工匠工场。样品大致可以分为三类:多色八角星形砖、多色和双色十字形砖和孔雀蓝长方形包边砖(图六)。围绕这些材料产生了如下几个研究问题:
 
图五:“大皇宫”,约建于公元1235年左右
 
图六:库拜德•阿拜德宫遗址出土壁面装饰砖
 
  1.这些壁砖制作于当地还是安纳托利亚的其它地方,抑或来自更遥远的地方?
 
  2.壁砖的制作技术是当时其它伊斯兰地区常见的技术吗?
 
  3.壁砖的生产与采购活动是如何安排的?
 
  4.这些壁砖在陶瓷发展史上有何地位?它们与稍晚些时候的伊兹尼克陶器有什么关系?
 
  通过科技分析及与叙利亚、伊拉克、埃及和伊朗出土的伊斯兰陶瓷分析结果相比较,并参考伊朗古代作家阿布•卡西姆(Abu’lQasim,约公元14世纪)记录的制作配方,研究者对库拜德•阿拜德宫出土的陶瓷壁砖生产技术产生了如下认知:
 
  1.胎体材料构成及制作技术
 
  所有壁砖都是石泥胎/熔块胎配合碱金属釉。石泥胎的主要构成部分是粉碎的石英,阿布•卡西姆记录的石泥胎配方为十份粉碎石英(令胎体呈白色)、一份玻璃(起粘接及助熔的作用)、一份粘土(增强胎体的可塑性)。在扫描电镜下,石泥胎的微观结构主要由棱角分明的大石英颗粒构成(图七),石英间隙中填充着粘土和玻璃,一部分胎中含粘土较多,而另一部分含玻璃更多,说明壁砖样品的胎体配方有所不同。
 
图七:库拜德•阿拜德宫出土壁砖样品扫面电镜背散射成像
 
  根据粘土材料的主要构成以及对四十种元素开展的主成分分析表明,本遗址出土壁砖可以大致分为五个组别(图八),每个组内都包含一些十字形壁砖和星形壁砖(单色孔雀蓝釉方砖单独成组),可以说明某一个壁面上的星形和十字形应制作于同一时间、同一地点。
 
图八:库拜德•阿拜德宫出土壁砖样品的主成分分析分组结果
 
  基于阿布•卡西姆的文献记录,我们对胎体中的粘土和玻璃含量进行了推算,发现五个组别中的粘土和玻璃的含量彼此略有不同,有些更富于粘土,而另一些更富于玻璃。与其它伊斯兰地区的陶器胎料相比,库拜德•阿拜德宫德壁砖胎体中含有更多的粘土,或者是粘土中的氧化铝含量更高。研究将此宫殿遗址壁砖中的粘土与平均冲积粘土的构成进行了比对,确认其高铝地铁、富含不相容元素,应为一种原生高岭土。进一步地,此宫殿遗址出土的陶瓷器胎体原材料也表现出同样高铝低铁特征,与普通粘土或高钙土制作的熔块胎陶瓷器截然有别。这种高岭土的使用在整个伊斯兰地区是仅见于安纳托利亚高原的独特做法(图九),而库拜德•阿拜德宫壁砖的所有粘土都相似,说明它们来自同一个地区。地质和矿物学调查表明,西安纳托利亚地区的Emet-Kütahaya可能是高岭土的来源之一,此地距离库拜德•阿拜德宫大约200公里。
 
图九:西安纳托利亚的高岭土矿区
 
  2.釉料的分组及制作技术
 
  壁砖的釉都是钠钙釉,成分分析表明可以大致分为高镁和低镁两组。值得注意的是,经过分析,库拜德•阿拜德宫出土的陶瓷釉料和玻璃器皿的主量元素构成模式高度相似,而与伊斯兰世界其它地区的产品截然有别。它们都属于高硼高锂产品,目前为止这类产品尚未在安纳托利亚高原以外的其它地区发现。壁砖上的釉有可能来自循环利用的玻璃。至于硼和锂的来源,研究表明,安纳托利亚高原西部阿弗雍地区(Afyon)的温泉蒸发的碳酸钠中富含硼与锂(图十),此处出产的碳酸钙应该是配制库拜德•阿拜德宫玻璃器或釉所使用的助熔剂。
 
图十:西安纳托利亚的富硼温泉区
 
  3.壁砖的装饰技术
 
  库拜德•阿拜德宫出土的壁砖按照装饰技术可分为如下四种:单色釉(包括乳浊釉或半透明釉)、无色透明釉结合釉下彩、透明蓝釉结合釉下彩和乳浊釉结合釉上拉斯特彩。将胎体的成分分组与装饰技法相对比,发现不同的成分分组对应于不同的装饰技法。
 
  釉下黑彩着色剂是铬铁矿,而近东地区从公元前5千纪的奥贝德王朝(Ubaid)时期就开始使用这种矿物作为黑色彩绘的颜料,其他地方很少使用。由于黑彩相对稳定,不像钴蓝彩那样容易沁染,它常被用来勾边(图十一)。
 
图十一:釉下黑彩勾边举例
 
  釉下深蓝彩的着色剂是氧化钴,通常情况下钴会与釉发生反应渗透到釉中,引发明显的沁染,而在五个分组的第二组产品中,发现通过将钴与精细研磨的石英粉末相混合的做法,在这一组产品里,钴料的发色稳定不晕染。
 
  乳浊白釉或孔雀蓝釉的呈色机制是由于釉中氧化锡的作用,其结晶对光线的反射导致釉层失透,呈现出比胎体还要强烈的白色。
 
  在各种装饰中,还有一类尤其引人注目的拉斯特彩(图十二),这是一种低温釉上彩,以铜或银的化合物与粘土和硫化物(例如朱砂,即HgS)混合,在已经烧成的釉面上进行绘制,通过低温烘烧形成金属质感的光亮涂层。微观结构观察表明,拉斯特彩的金属光泽来自于银纳米粒子对光的反射。
 
图十二:库拜德•阿拜德宫出土拉斯特彩装饰壁砖
 
  总而言之,本次演讲的主要内容包括如下四个方面:
 
  1.制作壁砖的粘土与助熔剂产自库拜德•阿拜德宫以北200公里,是安纳托利亚地区的特有材料;而其装饰技术是典型伊斯兰世界的流行形式;
 
  2.五个分组对应不同的制胎配方、不同的粘土、不同的釉料和不同的装饰技术,说明它们来自不同的作坊,各具所长;
 
  3.这些壁砖是分别制作,然后集中运输到宫殿区的。它们的生产模式可能属于一种密集的产业结构,例如来自于同一个城市中的不同作坊。壁砖的分别制作和集中供应促成了宫殿的迅速竣工;
 
  4.库拜德•阿拜德宫出土的壁砖制作技术应该是成熟于15世纪的伊兹尼克陶瓷的前身,因为伊兹尼克陶瓷同样采用了富含硼的碳酸钠作为釉的基本材料,温泉出产的高纯度碳酸钠可能对伊兹尼克陶瓷的高质量呈色具有关键作用。
 
  讲座结束后,与会学者就颜料的科学分析和产地、手工业作坊的生产和管理模式、样品的分组与构成等话题进行了热烈地讨论。
 
  最后,朱岩石研究员再次向伊恩•弗里斯通教授表示感谢,并颁发讲座嘉宾聘书(图十三)。他认为此次讲座提供的资料十分系统详尽,包括通过各种科技手段对库拜德•阿拜德宫出土壁砖的化学成份和制作技术进行研究探讨,对装饰壁砖的生产技术的研究进行了详细的叙述。本次讲座很具理论启发性,使在场学者和学生均能从自身的学术视角进行思考并提出有价值的问题。
 
图十三:朱岩石研究员为伊恩•弗里斯通教授颁发讲座嘉宾聘书
 
(整理:黄珊 审稿:刘国祥)

 

作者:考古所科研处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