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动态学术动态学术动态
学术动态
论殷墟——2017年度考古学研究系列学术讲座第十一讲
发布时间:2017-09-04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考古所科研处    点击率:
  2017年8月18日下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主办的“2017年度考古学研究系列学术讲座”第十一讲在考古研究所八层多媒体会议室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唐际根研究员(图一)应邀作了题为“论殷墟”的学术讲座。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夏商周考古研究室主任许宏研究员(图二)主持该讲座并进行了点评。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国家博物馆、牛津大学、中研院、邮政文史中心、三联书店、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北京师范大学、南开大学、天津师范大学、南京大学、湖南大学等单位的多名专家学者和学生聆听了此次讲座。
 
图一 主讲人 唐际根研究员
 
图二 主持人 许宏研究员
 
  殷墟(图三),是中国商朝晚期都城遗址,位于今河南省安阳市。从司马迁《史记•殷本纪》开始到汉晋、唐宋时期,历代学者都对殷墟与商王朝都邑的关系有着较为清晰的认识。但宋元以后,人们对殷墟的面貌反而模糊起来,直至1928年,这处遗址才又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本次讲座将从六个方面,讲述1997年至今唐际根研究员的团队在殷墟发掘过程中所得到的研究结论、经验和教训。
 
图三 殷墟(1974年拍)
 
  一、殷墟的考古工作历程
 
  殷墟的考古工作开始于1928年,在李济、梁思永、郭宝钧、安志敏、郑振香、杨锡璋等考古学家的主持下,殷墟进行了多次发掘,取得了丰厚的成果。其中,西北冈王陵区(图四)和妇好墓等遗迹的发掘成果更是让考古工作者乃至路人都为之惊叹。1997年起,唐际根研究员接手主持田野考古。二十年来,其工作思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将田野工作的重点从发掘墓葬调整为发掘居址,同时在豫北冀南地区进行系统的“区域考古调查”;第二阶段是展开“殷墟布局研究”;第三阶段则是逐步过渡到“殷墟综合研究”。其间还于2006年成功促成殷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实现了殷墟发展史上的一座重要里程碑。
 
图四 殷墟王陵区M1002形制
 
  从1928到2018年,殷墟发掘将走过整整九十个年头。在殷墟发掘九十周年到来之际,唐际根研究员拟组织出版一批图书,作为殷墟考古工作的全面总结。
 
  二、科研与新知
 
  (一)洹北商城的发现
 
图五 洹北商城发掘图
 
  1999年,通过“区域考古调查”,考古队在传统殷墟范围的东北外缘,找到洹北商城(图五)。洹北商城的发现改写了殷墟研究的历史,使殷墟的遗址范围和性质发生了改变。
 
  (二)洹北商城与殷墟的关系
 
  洹北商城的年代早于传统殷墟(图六),属于商王朝的中期。碳十四数据、地层学、陶器类型学等多重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例如洹北商城范围内发现的数座墓葬中出土的青铜器,其风格明显不同于晚商青铜器(图七)。
 
图六 殷墟遗址范围图
 
       
图七 洹北商城所出青铜器
 
  搞清楚了洹北商城与传统殷墟的年代关系,并不等于解决了二者的性质认同。学术界不少学者认为,洹北商城与殷墟应作为同一个遗址理解,即二者本为一体。另一种意见,则是将洹北商城与殷墟视为不同性质的都邑。唐际根研究员执后一种观点。
 
  唐际根研究员认为,洹北商城与殷墟分别代表商王朝的两个阶段。其历史脉络大致是,商朝中期时,国王从某处迁都到洹北商城一带,先是营建宫殿宗庙,随后筑造内城,最后修建外城。但修建外城的过程中,遇到突发事件,外城仅开了基槽便停工,而且宫殿也几乎在同一时间被烧毁。随后,洹北商城遭到废弃。商王朝晚期时,商王重新进入安阳洹河流域,但此时他们选择洹河南岸营建宫殿,也即后来的殷墟。因此,在安阳地区实际上存在两个宫殿宗庙区(图八)。
 
图八 殷墟都邑布局示意图
 
  洹北商城与传统殷墟的关系,甚至可以说得更具体细致。
 
  邹衡先生认为,传统殷墟的王陵区中,M1217是早年发掘的“王陵”中年代最早的。被学术界忽略的一个事实是,M1217这座墓葬打破1978年发现的78HBM1,这说明78HBM1才是王陵区最早的墓葬。近年唐际根研究员重新整理了78HBM1的出土文物,发现该墓出土的陶器、石器与洹北商城出土的文物基本一致,据此推定,78HBM1其实是一座年代相当于洹北商城时期的墓葬。他由此推断,过去我们常说的殷墟王陵区,其实早在洹北商城作为都城使用时的“中商时期“便被已经开始启用,或者说西北冈王陵区实际上应该是从商朝中期延用到商朝晚期的王陵区。带一条墓道的大墓78HBM1甚至有可能就是商王朝中期某位王室成员甚至国王的墓葬。
 
  20世纪30年代,学者们认为的殷墟甲、乙、丙三组建筑基址中,甲、乙两组基址中的一部分建筑,也是商王朝中期的。
 
  1947年李济出版的《殷墟陶器图录》中,很多小屯出土的陶器明显是洹北商城时期的风格,足以说明殷墟与小屯一带在商朝中期时已经开始居住。或者说,洹北商城时期的小屯附近,曾经有一个洹北商城的外围居民点。到商朝晚期,这里才发展成为晚商都城的一部分。
 
  洹北商城与传统殷墟属同一王朝(商王朝)不同性质的两处都邑,既有地层学、类型学证据支撑,还有人骨材料的锶同位素资料支持。
 
  洹北商城的陶器,总体上呈现出“二元结构”,要么具有“郑州风格”,要么具有豫北冀南地区的本地风格,即下七垣文化传统。
 
  与洹北商城不同,殷墟早期阶段的陶器,呈现出明显的文化多样性(图九),也即“多元结构”。能够观察到来自于山东、陕西、河南南部等地的因素。
 
   
图九 殷墟出土的本地风格陶器与黑河路出土的外地陶器
 
  由陶器风格观察到的“二元结构”到“多元结构”的变化,在人骨标本上也有反映。明白了洹北商城与殷墟不是同一个遗址的早晚关系,而是代表商王朝两个不同阶段的都邑,就可以尝试用遗址所代表的时长(年代长短)和次序(遗址早晚关系的排序)两个因素叠加的方法,对地下考古材料与文献所载的都邑迁徙进行耦合,从而得到这样一组对应关系(表一)。
 

 
表一 文献所载商都与考古遗址的相关性
 
  结合其他考古资料,我们甚至可以得出商王朝在不同阶段文化版图的变化(图十),即:商王朝早期如下图红色区域,商王朝中期范围扩大,商王朝晚期范围缩小。
图十 商王朝的文化图版
 
  (三)商代中晚期的都城迁徙
 
  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首先要讨论一个问题,即传统的殷墟范围是不是都城所在?
 
  现在仍有一些学者认为殷墟不是都城或者存在疑问。这些学者的依据主要是:殷墟没有城墙。宫殿区缺少大型建筑。殷墟范围内过去主要发掘的是墓葬。文献上商代晚期都城是朝歌等等。唐际根研究员认为,虽然殷墟没有发现城墙,但出土了大量甲骨卜辞。卜辞的内容大都与商王朝国王有关,更何况洹河北岸发现有王陵。这些都证明殷墟是都城。
 
  证明殷墟是都城之后,便衍生出第二个问题,是哪个都城呢?
 
  学术界多数学者都认为殷墟是盘庚所迁之殷,这个结论是对的。但盘庚所迁之殷,是指传统意义上的殷墟。随着洹北商城的发现,结合文献的记载,洹北商城则很可能是“河亶甲”所居之相。
 
  明确这两个问题之后,我们回到都城迁移问题上。洹北商城陶器和人口构成的“二元结构”,表明我们不能排除它是继郑州小双桥之后发展起来的都邑。但殷墟早期陶器的来源多样性和人口复杂性,表示它不可能从洹北直接继承过来。
 
  殷墟作为都邑从何而来?殷墟陶器的来源多样性与人口构成的多样性相一致,但却并不平衡。特别是殷墟宫殿宗庙区的陶器,更多的表现出山东地区的风格,其显著的特征是“宽边、厚胎、夹砂、红陶”。因此早期殷墟文化的主要来源是山东。甚至不排除殷墟王族是从山东迁来的。
 
  (四)洹北商城与殷墟的布局
 
  布局是大遗址研究的重要课题。随着殷墟考古新发现的日益增多,我们逐渐深化着对殷墟的了解。利用新成果,我们得以在原本静态的“殷墟布局”增加时间这一变量,同时还增加了路网、水网等概念。
 
  洹北商城时期,王族迁于洹河北岸,宫殿区建好的同时,人们在外围营建的“族邑”,之后建造了内城,再后修建外城,但外城未建好,洹北商城就遭到废弃。
 
  殷墟时期,没有发现城墙,描述布局的最好方式是以路网和水网为骨干。殷墟时期的路网可以简单描述为两纵三横(图十一),包括两条南北向道路和三条东西向道路,居民点之间有小路相连(邑间路),居民点内部有更小的道路(邑内路)。水网则发现有一条西北-东南走向的宽5米左右的水渠,此水渠为都邑提供工业用水。铸铜、制骨、制陶等手工业作坊遗迹发现在水渠的下游。水渠与道路有交汇,交汇处有桥梁,王族居住在河内湾,普通居民点散布在外围。
 
图十一 殷墟都邑布局示意图
 
  至于宫殿宗庙区内,布局研究也取得进展。20世纪30年代,石璋如先生等认为殷墟宫殿宗庙区都是单个的房子,而杜金鹏先生认为这些房子可能是四合院,唐际根研究员同意杜金鹏先生的观点,并对宫殿宗庙区内部分建筑基址进行了复原(图十二)。
 
 
图十二 殷墟宫殿宗庙区建筑遗迹及房屋复原图
 
  (五)商王朝中、晚期的历史细节
 
  考古发现使我们获得了商王朝中、晚期的许多历史细节。例如,商王朝的主要建筑形式是四合院(图十三、十四)。他们建在台基之上,并按阶层不同有不同的规模和建筑风格。大型的建筑正殿还有台阶,外围有廊柱,墙体是“夯土木骨墙”,外墙比内墙要宽,门开在正中间等。
 
图十三 殷墟建筑遗迹图(唐际根、荆志淳研究员绘制)
图十四 四合院复原图(唐际根、荆志淳研究员绘制)
 
  (六)商王朝的社会性质
 
  商朝是不是奴隶社会?以前学者们多持肯定态度。他们的依据主要是殷墟王陵区祭祀坑中无头人骨的发现。但新的研究,包括对2013年新获殷墟王陵区祭祀坑中无头人骨(图十五)与殷墟“族墓地”人骨的锶同位素水平对比研究,表明殷墟西北冈王陵区祭祀坑中的人骨,很可能是来自于西部地区的羌人,而不是奴隶。因此对于所谓商王朝是奴隶社会的观点确实需要重新加以考虑。
 
图十五 2013年发掘的殷墟王陵区祭祀坑无头人骨
 
  (七)殷墟附近
 
  区域调查表明,殷墟附近没有大的遗址,都是小的遗址,呈现出“一大带众小”的聚落特点。这一现象很可能是商王朝对周边独特统治方式的反映。
 
  (八)殷墟与周边
 
  从整个中国的角度看,公元前16世纪某个时期,商王朝势力南下,带来中原青铜冶铸技术,开启了长江流域青铜时代的新局面。虽然长江流域在更早的时候已经掌握了铸铜术,但新一波的文化南下,不仅带去了新技术,而且带去了青铜文化背后的制度。例如,湖北盘龙城遗址早期的陶器、青铜器大多与中原一致。强势的中原文化,体现在江西荞麦岭、江西瑞昌铜岭、安徽阜南台家寺等遗址中。同时中原青铜文化南进时,遇到当地文化的选择性吸纳。四川、湖南、江西等地的青铜文化虽然接受中原青铜文化的尊和罍,但却铸造出青铜人(神)像和铜铙,并摈弃了中原青铜文化中普遍使用的觚和爵(图十六)。
 
图十六 商王朝与商代南方青铜文明关系图(牛世山研究员协助绘制)
 
  三、殷墟与中国考古学史
 
  殷墟发掘,与中国考古学史有着密切相关。
 
  第一,殷墟是中国考古学的开端。
 
  第二,殷墟遗址的发掘和研究走过的道路是中国考古学的缩影。从方法论角度看尤其如此。后岗三叠层、陶器类型学研究、文化分期、区域调查、多学科交叉研究等等,均在殷墟得到广泛实践。
 
  第三,由于殷墟的背后是商王朝,因而殷墟的发掘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中国考古学的学科特色。张光直先生曾经说过,如果当年中国考古挖的不是殷墟,中国考古应该不是现在这个面貌。殷墟发掘使司马迁《史记•殷本纪》成为信史,因而中国的考古学多少带有证史倾向,部分学者甚至走得更远,发展到重史倾向。
 
  第四,夏鼐曾说“金石学是中国考古学的前身”。殷墟发掘而形成的器物学研究,包括铜器研究、甲骨研究等,均具有中国特色。
 
  四、殷墟与中国文化遗产保护事业
 
  殷墟与中国文化遗产保护事业的进步息息相关。1961年,殷墟被列为首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殷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成功;2012年,殷墟列入中国第一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名录。这其中蕴含着无数人的辛勤努力与汗水,也代表着中国文化遗产保护事业的发展(图十七)。
 
图十七 殷墟遗址现状
 
  五、殷墟发掘、研究和保护工作中存在的某些问题
 
  首先是综合研究的缺乏。殷墟自1928年正式发掘以来,考古发掘成果很多,但是与甲骨文联系不紧密,没能很好的结合甲骨文进行研究。
 
  其次,殷墟的遗址保护陷于民生困局。调查统计显示,申遗对旅游产业的带动作用明显不足,保护区内居民的经济收入和生产生活明显受到影响。这些问题需要得到解决。
 
  讲座结束后,与会学者和学生就商朝早、中、晚期的文化版图变化、殷墟新发现水渠的年代、王陵区祭祀坑无头人骨的研究、殷墟为何没有城墙和大遗址保护等问题与唐际根研究员展开了热烈地讨论。
 
图十八 牛津大学罗森教授与唐际根研究员交流
 
  最后,许宏研究员再次对唐际根研究员表示感谢,并颁发了讲座嘉宾聘书(图十九)。他认为此次讲座内容非常丰富,从古至今,涉及了很多问题,并且带有浓重的人文关怀,同时,他希望唐际根研究员在离开安阳工作队之后能够延续对安阳的思考与研究,也期待能够尽早看到《论殷墟》这本著作。
图十九 许宏研究员为唐际根研究员颁发讲座嘉宾聘书
 
整理:崔苗苗、秦超超 
审稿:唐际根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学术动态

论殷墟——2017年度考古学研究系列学术讲座第十一讲

发布时间: 2017-09-04

  2017年8月18日下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主办的“2017年度考古学研究系列学术讲座”第十一讲在考古研究所八层多媒体会议室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唐际根研究员(图一)应邀作了题为“论殷墟”的学术讲座。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夏商周考古研究室主任许宏研究员(图二)主持该讲座并进行了点评。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国家博物馆、牛津大学、中研院、邮政文史中心、三联书店、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北京师范大学、南开大学、天津师范大学、南京大学、湖南大学等单位的多名专家学者和学生聆听了此次讲座。
 
图一 主讲人 唐际根研究员
 
图二 主持人 许宏研究员
 
  殷墟(图三),是中国商朝晚期都城遗址,位于今河南省安阳市。从司马迁《史记•殷本纪》开始到汉晋、唐宋时期,历代学者都对殷墟与商王朝都邑的关系有着较为清晰的认识。但宋元以后,人们对殷墟的面貌反而模糊起来,直至1928年,这处遗址才又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本次讲座将从六个方面,讲述1997年至今唐际根研究员的团队在殷墟发掘过程中所得到的研究结论、经验和教训。
 
图三 殷墟(1974年拍)
 
  一、殷墟的考古工作历程
 
  殷墟的考古工作开始于1928年,在李济、梁思永、郭宝钧、安志敏、郑振香、杨锡璋等考古学家的主持下,殷墟进行了多次发掘,取得了丰厚的成果。其中,西北冈王陵区(图四)和妇好墓等遗迹的发掘成果更是让考古工作者乃至路人都为之惊叹。1997年起,唐际根研究员接手主持田野考古。二十年来,其工作思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将田野工作的重点从发掘墓葬调整为发掘居址,同时在豫北冀南地区进行系统的“区域考古调查”;第二阶段是展开“殷墟布局研究”;第三阶段则是逐步过渡到“殷墟综合研究”。其间还于2006年成功促成殷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实现了殷墟发展史上的一座重要里程碑。
 
图四 殷墟王陵区M1002形制
 
  从1928到2018年,殷墟发掘将走过整整九十个年头。在殷墟发掘九十周年到来之际,唐际根研究员拟组织出版一批图书,作为殷墟考古工作的全面总结。
 
  二、科研与新知
 
  (一)洹北商城的发现
 
图五 洹北商城发掘图
 
  1999年,通过“区域考古调查”,考古队在传统殷墟范围的东北外缘,找到洹北商城(图五)。洹北商城的发现改写了殷墟研究的历史,使殷墟的遗址范围和性质发生了改变。
 
  (二)洹北商城与殷墟的关系
 
  洹北商城的年代早于传统殷墟(图六),属于商王朝的中期。碳十四数据、地层学、陶器类型学等多重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例如洹北商城范围内发现的数座墓葬中出土的青铜器,其风格明显不同于晚商青铜器(图七)。
 
图六 殷墟遗址范围图
 
       
图七 洹北商城所出青铜器
 
  搞清楚了洹北商城与传统殷墟的年代关系,并不等于解决了二者的性质认同。学术界不少学者认为,洹北商城与殷墟应作为同一个遗址理解,即二者本为一体。另一种意见,则是将洹北商城与殷墟视为不同性质的都邑。唐际根研究员执后一种观点。
 
  唐际根研究员认为,洹北商城与殷墟分别代表商王朝的两个阶段。其历史脉络大致是,商朝中期时,国王从某处迁都到洹北商城一带,先是营建宫殿宗庙,随后筑造内城,最后修建外城。但修建外城的过程中,遇到突发事件,外城仅开了基槽便停工,而且宫殿也几乎在同一时间被烧毁。随后,洹北商城遭到废弃。商王朝晚期时,商王重新进入安阳洹河流域,但此时他们选择洹河南岸营建宫殿,也即后来的殷墟。因此,在安阳地区实际上存在两个宫殿宗庙区(图八)。
 
图八 殷墟都邑布局示意图
 
  洹北商城与传统殷墟的关系,甚至可以说得更具体细致。
 
  邹衡先生认为,传统殷墟的王陵区中,M1217是早年发掘的“王陵”中年代最早的。被学术界忽略的一个事实是,M1217这座墓葬打破1978年发现的78HBM1,这说明78HBM1才是王陵区最早的墓葬。近年唐际根研究员重新整理了78HBM1的出土文物,发现该墓出土的陶器、石器与洹北商城出土的文物基本一致,据此推定,78HBM1其实是一座年代相当于洹北商城时期的墓葬。他由此推断,过去我们常说的殷墟王陵区,其实早在洹北商城作为都城使用时的“中商时期“便被已经开始启用,或者说西北冈王陵区实际上应该是从商朝中期延用到商朝晚期的王陵区。带一条墓道的大墓78HBM1甚至有可能就是商王朝中期某位王室成员甚至国王的墓葬。
 
  20世纪30年代,学者们认为的殷墟甲、乙、丙三组建筑基址中,甲、乙两组基址中的一部分建筑,也是商王朝中期的。
 
  1947年李济出版的《殷墟陶器图录》中,很多小屯出土的陶器明显是洹北商城时期的风格,足以说明殷墟与小屯一带在商朝中期时已经开始居住。或者说,洹北商城时期的小屯附近,曾经有一个洹北商城的外围居民点。到商朝晚期,这里才发展成为晚商都城的一部分。
 
  洹北商城与传统殷墟属同一王朝(商王朝)不同性质的两处都邑,既有地层学、类型学证据支撑,还有人骨材料的锶同位素资料支持。
 
  洹北商城的陶器,总体上呈现出“二元结构”,要么具有“郑州风格”,要么具有豫北冀南地区的本地风格,即下七垣文化传统。
 
  与洹北商城不同,殷墟早期阶段的陶器,呈现出明显的文化多样性(图九),也即“多元结构”。能够观察到来自于山东、陕西、河南南部等地的因素。
 
   
图九 殷墟出土的本地风格陶器与黑河路出土的外地陶器
 
  由陶器风格观察到的“二元结构”到“多元结构”的变化,在人骨标本上也有反映。明白了洹北商城与殷墟不是同一个遗址的早晚关系,而是代表商王朝两个不同阶段的都邑,就可以尝试用遗址所代表的时长(年代长短)和次序(遗址早晚关系的排序)两个因素叠加的方法,对地下考古材料与文献所载的都邑迁徙进行耦合,从而得到这样一组对应关系(表一)。
 

 
表一 文献所载商都与考古遗址的相关性
 
  结合其他考古资料,我们甚至可以得出商王朝在不同阶段文化版图的变化(图十),即:商王朝早期如下图红色区域,商王朝中期范围扩大,商王朝晚期范围缩小。
图十 商王朝的文化图版
 
  (三)商代中晚期的都城迁徙
 
  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首先要讨论一个问题,即传统的殷墟范围是不是都城所在?
 
  现在仍有一些学者认为殷墟不是都城或者存在疑问。这些学者的依据主要是:殷墟没有城墙。宫殿区缺少大型建筑。殷墟范围内过去主要发掘的是墓葬。文献上商代晚期都城是朝歌等等。唐际根研究员认为,虽然殷墟没有发现城墙,但出土了大量甲骨卜辞。卜辞的内容大都与商王朝国王有关,更何况洹河北岸发现有王陵。这些都证明殷墟是都城。
 
  证明殷墟是都城之后,便衍生出第二个问题,是哪个都城呢?
 
  学术界多数学者都认为殷墟是盘庚所迁之殷,这个结论是对的。但盘庚所迁之殷,是指传统意义上的殷墟。随着洹北商城的发现,结合文献的记载,洹北商城则很可能是“河亶甲”所居之相。
 
  明确这两个问题之后,我们回到都城迁移问题上。洹北商城陶器和人口构成的“二元结构”,表明我们不能排除它是继郑州小双桥之后发展起来的都邑。但殷墟早期陶器的来源多样性和人口复杂性,表示它不可能从洹北直接继承过来。
 
  殷墟作为都邑从何而来?殷墟陶器的来源多样性与人口构成的多样性相一致,但却并不平衡。特别是殷墟宫殿宗庙区的陶器,更多的表现出山东地区的风格,其显著的特征是“宽边、厚胎、夹砂、红陶”。因此早期殷墟文化的主要来源是山东。甚至不排除殷墟王族是从山东迁来的。
 
  (四)洹北商城与殷墟的布局
 
  布局是大遗址研究的重要课题。随着殷墟考古新发现的日益增多,我们逐渐深化着对殷墟的了解。利用新成果,我们得以在原本静态的“殷墟布局”增加时间这一变量,同时还增加了路网、水网等概念。
 
  洹北商城时期,王族迁于洹河北岸,宫殿区建好的同时,人们在外围营建的“族邑”,之后建造了内城,再后修建外城,但外城未建好,洹北商城就遭到废弃。
 
  殷墟时期,没有发现城墙,描述布局的最好方式是以路网和水网为骨干。殷墟时期的路网可以简单描述为两纵三横(图十一),包括两条南北向道路和三条东西向道路,居民点之间有小路相连(邑间路),居民点内部有更小的道路(邑内路)。水网则发现有一条西北-东南走向的宽5米左右的水渠,此水渠为都邑提供工业用水。铸铜、制骨、制陶等手工业作坊遗迹发现在水渠的下游。水渠与道路有交汇,交汇处有桥梁,王族居住在河内湾,普通居民点散布在外围。
 
图十一 殷墟都邑布局示意图
 
  至于宫殿宗庙区内,布局研究也取得进展。20世纪30年代,石璋如先生等认为殷墟宫殿宗庙区都是单个的房子,而杜金鹏先生认为这些房子可能是四合院,唐际根研究员同意杜金鹏先生的观点,并对宫殿宗庙区内部分建筑基址进行了复原(图十二)。
 
 
图十二 殷墟宫殿宗庙区建筑遗迹及房屋复原图
 
  (五)商王朝中、晚期的历史细节
 
  考古发现使我们获得了商王朝中、晚期的许多历史细节。例如,商王朝的主要建筑形式是四合院(图十三、十四)。他们建在台基之上,并按阶层不同有不同的规模和建筑风格。大型的建筑正殿还有台阶,外围有廊柱,墙体是“夯土木骨墙”,外墙比内墙要宽,门开在正中间等。
 
图十三 殷墟建筑遗迹图(唐际根、荆志淳研究员绘制)
图十四 四合院复原图(唐际根、荆志淳研究员绘制)
 
  (六)商王朝的社会性质
 
  商朝是不是奴隶社会?以前学者们多持肯定态度。他们的依据主要是殷墟王陵区祭祀坑中无头人骨的发现。但新的研究,包括对2013年新获殷墟王陵区祭祀坑中无头人骨(图十五)与殷墟“族墓地”人骨的锶同位素水平对比研究,表明殷墟西北冈王陵区祭祀坑中的人骨,很可能是来自于西部地区的羌人,而不是奴隶。因此对于所谓商王朝是奴隶社会的观点确实需要重新加以考虑。
 
图十五 2013年发掘的殷墟王陵区祭祀坑无头人骨
 
  (七)殷墟附近
 
  区域调查表明,殷墟附近没有大的遗址,都是小的遗址,呈现出“一大带众小”的聚落特点。这一现象很可能是商王朝对周边独特统治方式的反映。
 
  (八)殷墟与周边
 
  从整个中国的角度看,公元前16世纪某个时期,商王朝势力南下,带来中原青铜冶铸技术,开启了长江流域青铜时代的新局面。虽然长江流域在更早的时候已经掌握了铸铜术,但新一波的文化南下,不仅带去了新技术,而且带去了青铜文化背后的制度。例如,湖北盘龙城遗址早期的陶器、青铜器大多与中原一致。强势的中原文化,体现在江西荞麦岭、江西瑞昌铜岭、安徽阜南台家寺等遗址中。同时中原青铜文化南进时,遇到当地文化的选择性吸纳。四川、湖南、江西等地的青铜文化虽然接受中原青铜文化的尊和罍,但却铸造出青铜人(神)像和铜铙,并摈弃了中原青铜文化中普遍使用的觚和爵(图十六)。
 
图十六 商王朝与商代南方青铜文明关系图(牛世山研究员协助绘制)
 
  三、殷墟与中国考古学史
 
  殷墟发掘,与中国考古学史有着密切相关。
 
  第一,殷墟是中国考古学的开端。
 
  第二,殷墟遗址的发掘和研究走过的道路是中国考古学的缩影。从方法论角度看尤其如此。后岗三叠层、陶器类型学研究、文化分期、区域调查、多学科交叉研究等等,均在殷墟得到广泛实践。
 
  第三,由于殷墟的背后是商王朝,因而殷墟的发掘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中国考古学的学科特色。张光直先生曾经说过,如果当年中国考古挖的不是殷墟,中国考古应该不是现在这个面貌。殷墟发掘使司马迁《史记•殷本纪》成为信史,因而中国的考古学多少带有证史倾向,部分学者甚至走得更远,发展到重史倾向。
 
  第四,夏鼐曾说“金石学是中国考古学的前身”。殷墟发掘而形成的器物学研究,包括铜器研究、甲骨研究等,均具有中国特色。
 
  四、殷墟与中国文化遗产保护事业
 
  殷墟与中国文化遗产保护事业的进步息息相关。1961年,殷墟被列为首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殷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成功;2012年,殷墟列入中国第一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名录。这其中蕴含着无数人的辛勤努力与汗水,也代表着中国文化遗产保护事业的发展(图十七)。
 
图十七 殷墟遗址现状
 
  五、殷墟发掘、研究和保护工作中存在的某些问题
 
  首先是综合研究的缺乏。殷墟自1928年正式发掘以来,考古发掘成果很多,但是与甲骨文联系不紧密,没能很好的结合甲骨文进行研究。
 
  其次,殷墟的遗址保护陷于民生困局。调查统计显示,申遗对旅游产业的带动作用明显不足,保护区内居民的经济收入和生产生活明显受到影响。这些问题需要得到解决。
 
  讲座结束后,与会学者和学生就商朝早、中、晚期的文化版图变化、殷墟新发现水渠的年代、王陵区祭祀坑无头人骨的研究、殷墟为何没有城墙和大遗址保护等问题与唐际根研究员展开了热烈地讨论。
 
图十八 牛津大学罗森教授与唐际根研究员交流
 
  最后,许宏研究员再次对唐际根研究员表示感谢,并颁发了讲座嘉宾聘书(图十九)。他认为此次讲座内容非常丰富,从古至今,涉及了很多问题,并且带有浓重的人文关怀,同时,他希望唐际根研究员在离开安阳工作队之后能够延续对安阳的思考与研究,也期待能够尽早看到《论殷墟》这本著作。
图十九 许宏研究员为唐际根研究员颁发讲座嘉宾聘书
 
整理:崔苗苗、秦超超 
审稿:唐际根
 

作者:考古所科研处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