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动态学术动态学术动态
学术动态
科技中心同仁会诊陶寺人骨坑
发布时间:2018-05-30    文章出处:“陶寺考古”公众号    作者:陶寺考古队    点击率:
  2018年5月22日下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考古科技实验研究中心王明辉副主任一行六人应邀前来陶寺遗址会诊宫殿区人骨坑。陶寺考古队队长何努、副队长高江涛陪同接待,双方就遗迹现象进行了分析、并针对人骨坑保护、展示、样本提取与检测等方面交换了意见。


科技中心同仁参观人骨坑(左起:陈相龙、何努、张君、杨东亚、刘铭、赵欣、王明辉、高江涛)

  何努博士介绍道,人骨坑出土人头骨10件,肢干骨残缺严重。根据人骨坑开口层位和包含陶片判定,该人骨坑所属年代为陶寺晚期。早先推断可能与战俘坑杀有关,但张君认为关联性不大。重新思考这个问题,此坑人骨极有可能与陶寺晚期的毁墓现象有关。作为明火执仗的报复行为,敌对者将尚未腐烂的尸体肢解,然后集中挖坑填埋。更甚者,填埋地点选在废弃宫殿区的台基上,可预见是敌对势力对陶寺旧有王权的亵渎,也是对尸体及尸体所属家族的报复。


何努研究员与科技中心同仁探讨人骨坑现象

  为搞清楚断裂脊椎骨是否属于同一个体,王明辉副主任对胸椎部分进行了清理,从而明确了此事实。根据出土头骨,王认为坑内存在女性个体。他又提到,陕北石峁遗址头骨坑(相当于陶寺文化中期)中出土排列整齐的女性人头骨,陶寺文化晚期的人骨坑现象与石峁遗址的关系值得深入探讨。张君研究员赞同何努队长的认识,此人骨坑并非随意填埋,某种程度上涉及文化上的意义。张君补充道,仅根据肢骨判辨性别的方法准确度低,陶寺出土的下体插入牛角的女性个体,因骨骼雄壮差点被鉴定为男性,该坑人骨在鉴定时一定要避免类似情况出现。针对赵欣助理研究员提到的人骨坑中为何会出现猪、狗等动物肢骨,高江涛博士认为动物骨骸应是出自人骨坑填土。


王明辉研究员剔除人骨坑中脊椎骨缝隙间填土

  陈相龙博士提到,坑中人头骨保存状况较好,可以做好性别检测。同时,保存完好的牙齿,可以做锶同位素、DNA、食性、牙结石中淀粉粒和植硅体、磨耗及营养状况等方面的检测分析。王明辉提到,通过微痕分析,可以确定二次葬过程中有无存在毁尸、肢解的情况。何努队长希望通过采样检测获得更多陶寺晚期该类现象的相关信息,从而更好复原陶寺晚期的社会图景。

  针对人骨坑的保护,张君、赵欣等建议整体套箱提取回到室内后再进行相关采样提取工作,何努、高江涛表示赞同,双方均认为室内的采样工作可以更为细致。陈相龙指出,人骨坑有些部位已经长“绿毛”,这与出土后的保护工作不到位有关,长“绿毛”的骨骼部位会出现新碳老碳交换,采样检测效果就大打折扣了。目前最紧要的就是要尽量营造人骨坑的原生埋藏环境,过湿过干都会对人骨造成永久性伤害。王明辉、张君等人提议,在套箱提取人骨坑之前,可以先取沙子回填,并在人骨坑上方搭建防雨棚,工作人员负责维持遗迹的湿度,尽量避免不必要的揭露。

  科技中心同仁对陶寺队的考古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并表示要持续保持和增进双方建立的交流合作传统和机制。最后,双方在采样检测内容,现场保护方案等方面达成广泛共识。来自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的杨东亚教授亦随行考察,并提供了许多建设性的意见。

  次日,科技中心同仁参观了丁村遗址、陶寺北墓地和晋国博物馆。


责编:韩翰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学术动态

科技中心同仁会诊陶寺人骨坑

发布时间: 2018-05-30

  2018年5月22日下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考古科技实验研究中心王明辉副主任一行六人应邀前来陶寺遗址会诊宫殿区人骨坑。陶寺考古队队长何努、副队长高江涛陪同接待,双方就遗迹现象进行了分析、并针对人骨坑保护、展示、样本提取与检测等方面交换了意见。


科技中心同仁参观人骨坑(左起:陈相龙、何努、张君、杨东亚、刘铭、赵欣、王明辉、高江涛)

  何努博士介绍道,人骨坑出土人头骨10件,肢干骨残缺严重。根据人骨坑开口层位和包含陶片判定,该人骨坑所属年代为陶寺晚期。早先推断可能与战俘坑杀有关,但张君认为关联性不大。重新思考这个问题,此坑人骨极有可能与陶寺晚期的毁墓现象有关。作为明火执仗的报复行为,敌对者将尚未腐烂的尸体肢解,然后集中挖坑填埋。更甚者,填埋地点选在废弃宫殿区的台基上,可预见是敌对势力对陶寺旧有王权的亵渎,也是对尸体及尸体所属家族的报复。


何努研究员与科技中心同仁探讨人骨坑现象

  为搞清楚断裂脊椎骨是否属于同一个体,王明辉副主任对胸椎部分进行了清理,从而明确了此事实。根据出土头骨,王认为坑内存在女性个体。他又提到,陕北石峁遗址头骨坑(相当于陶寺文化中期)中出土排列整齐的女性人头骨,陶寺文化晚期的人骨坑现象与石峁遗址的关系值得深入探讨。张君研究员赞同何努队长的认识,此人骨坑并非随意填埋,某种程度上涉及文化上的意义。张君补充道,仅根据肢骨判辨性别的方法准确度低,陶寺出土的下体插入牛角的女性个体,因骨骼雄壮差点被鉴定为男性,该坑人骨在鉴定时一定要避免类似情况出现。针对赵欣助理研究员提到的人骨坑中为何会出现猪、狗等动物肢骨,高江涛博士认为动物骨骸应是出自人骨坑填土。


王明辉研究员剔除人骨坑中脊椎骨缝隙间填土

  陈相龙博士提到,坑中人头骨保存状况较好,可以做好性别检测。同时,保存完好的牙齿,可以做锶同位素、DNA、食性、牙结石中淀粉粒和植硅体、磨耗及营养状况等方面的检测分析。王明辉提到,通过微痕分析,可以确定二次葬过程中有无存在毁尸、肢解的情况。何努队长希望通过采样检测获得更多陶寺晚期该类现象的相关信息,从而更好复原陶寺晚期的社会图景。

  针对人骨坑的保护,张君、赵欣等建议整体套箱提取回到室内后再进行相关采样提取工作,何努、高江涛表示赞同,双方均认为室内的采样工作可以更为细致。陈相龙指出,人骨坑有些部位已经长“绿毛”,这与出土后的保护工作不到位有关,长“绿毛”的骨骼部位会出现新碳老碳交换,采样检测效果就大打折扣了。目前最紧要的就是要尽量营造人骨坑的原生埋藏环境,过湿过干都会对人骨造成永久性伤害。王明辉、张君等人提议,在套箱提取人骨坑之前,可以先取沙子回填,并在人骨坑上方搭建防雨棚,工作人员负责维持遗迹的湿度,尽量避免不必要的揭露。

  科技中心同仁对陶寺队的考古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并表示要持续保持和增进双方建立的交流合作传统和机制。最后,双方在采样检测内容,现场保护方案等方面达成广泛共识。来自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的杨东亚教授亦随行考察,并提供了许多建设性的意见。

  次日,科技中心同仁参观了丁村遗址、陶寺北墓地和晋国博物馆。


责编:韩翰

作者:陶寺考古队

文章出处:“陶寺考古”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