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动态学术动态学术会议
学术会议
中国考古专家汇聚新疆温泉 研讨发掘呼斯塔遗址
发布时间:2017-08-24    文章出处:央广网    作者:张雷 罗成    点击率:

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史前考古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呼斯塔遗址考古团队领队贾笑冰博士向国内考古专家介绍呼斯塔遗址前期发掘情况
 
  8月20日至21日,国家文物局考古处、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新疆文物局等部门以及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7所高校和6个相关省市文物考古部门组成的40多位考古专家学者汇聚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温泉县,实地考察呼斯塔遗址并现场座谈,围绕呼斯塔遗址前期发掘成就及今后考古发掘研究应注重的问题等进行了深入的研讨。 
位于新疆温泉县城东北约40 公里、阿拉套山脚下的呼斯塔遗
 
  呼斯塔遗址位于新疆博州温泉县城东北约40公里、阿拉套山脚下,2013 年,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负责开展“新疆温泉县博尔塔拉河流域青铜时代考古调查”,在这里发现了一处目前为止温泉县境内发现的规模最大的青铜时代早期遗址,年代应该早于距今3600年,面积达12 平方公里,比现在温泉县城面积还大近3 倍。去年,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组织的发掘与研究课题组开始对这个遗址进行发掘。 
呼斯塔山前大型建筑遗址航拍图
 
  2016年6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呼斯塔遗址发掘与研究课题组开始对呼斯塔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工作,先后发现核心区域的大型房址、周边的普通房址、具有一定级别的墓地以及具有军事防御性质的附属遗址等。遗址内的大型石构建筑组合是该遗址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建筑由长方形主体建筑、前室、西侧室、院落、院墙组成,面积达5000余平方米,从中出土了人骨、陶器、铜器等遗物。专家根据发掘成果推测,呼斯塔遗址可能是博尔塔拉河流域甚至更大范围内的一处核心性的聚落遗址。如此规模宏大且完备的聚落布局在同时期的新疆地区十分罕见,似有理由推测,该遗址在当时可能是最高等级的中心遗址。 
中国著名考古专家、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李伯谦等专家学者在呼斯塔遗址现场考察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史前考古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呼斯塔遗址考古领队贾笑冰博士说:“呼斯塔遗址是目前已知的西天山地区最大的建筑组合。如此规模宏大且完备的聚落布局在同时期的新疆地区十分罕见。其中出土的角柄青铜短剑和角柄青铜锥保存完整、做工精良、锥柄表面还装饰了细密规整的刻划网格纹,是目前亚欧草原地区最为完整的角柄青铜武器,弥足珍贵。” 
考古专家现场观摩呼斯塔遗址出土的珍贵文物
 
呼斯塔遗址出土的角柄青铜短刀
 
 
呼斯塔遗址出土的角柄青铜锥
 
呼斯塔遗址出土的异形器
 
 
呼斯塔遗址出土的陶片


 
  考古队员在居址地面还发现两具青铜时代早期完整的马头骨骼,据考古专家认定,这是目前中国最早的马的证据。据贾笑冰分析,呼斯塔居住体系规模很大,遗址可能是当时这一区域的政治经济中心。而中国最早的马的出土,可以证明马这个物种通过亚欧草原进入中国,为研究这一区域乃至亚欧草原地区青铜时代考古学文化的社会发展阶段和组织结构提供了重要的资料。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学术会议

中国考古专家汇聚新疆温泉 研讨发掘呼斯塔遗址

发布时间: 2017-08-24


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史前考古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呼斯塔遗址考古团队领队贾笑冰博士向国内考古专家介绍呼斯塔遗址前期发掘情况
 
  8月20日至21日,国家文物局考古处、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新疆文物局等部门以及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7所高校和6个相关省市文物考古部门组成的40多位考古专家学者汇聚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温泉县,实地考察呼斯塔遗址并现场座谈,围绕呼斯塔遗址前期发掘成就及今后考古发掘研究应注重的问题等进行了深入的研讨。 
位于新疆温泉县城东北约40 公里、阿拉套山脚下的呼斯塔遗
 
  呼斯塔遗址位于新疆博州温泉县城东北约40公里、阿拉套山脚下,2013 年,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负责开展“新疆温泉县博尔塔拉河流域青铜时代考古调查”,在这里发现了一处目前为止温泉县境内发现的规模最大的青铜时代早期遗址,年代应该早于距今3600年,面积达12 平方公里,比现在温泉县城面积还大近3 倍。去年,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组织的发掘与研究课题组开始对这个遗址进行发掘。 
呼斯塔山前大型建筑遗址航拍图
 
  2016年6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呼斯塔遗址发掘与研究课题组开始对呼斯塔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工作,先后发现核心区域的大型房址、周边的普通房址、具有一定级别的墓地以及具有军事防御性质的附属遗址等。遗址内的大型石构建筑组合是该遗址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建筑由长方形主体建筑、前室、西侧室、院落、院墙组成,面积达5000余平方米,从中出土了人骨、陶器、铜器等遗物。专家根据发掘成果推测,呼斯塔遗址可能是博尔塔拉河流域甚至更大范围内的一处核心性的聚落遗址。如此规模宏大且完备的聚落布局在同时期的新疆地区十分罕见,似有理由推测,该遗址在当时可能是最高等级的中心遗址。 
中国著名考古专家、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李伯谦等专家学者在呼斯塔遗址现场考察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史前考古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呼斯塔遗址考古领队贾笑冰博士说:“呼斯塔遗址是目前已知的西天山地区最大的建筑组合。如此规模宏大且完备的聚落布局在同时期的新疆地区十分罕见。其中出土的角柄青铜短剑和角柄青铜锥保存完整、做工精良、锥柄表面还装饰了细密规整的刻划网格纹,是目前亚欧草原地区最为完整的角柄青铜武器,弥足珍贵。” 
考古专家现场观摩呼斯塔遗址出土的珍贵文物
 
呼斯塔遗址出土的角柄青铜短刀
 
 
呼斯塔遗址出土的角柄青铜锥
 
呼斯塔遗址出土的异形器
 
 
呼斯塔遗址出土的陶片


 
  考古队员在居址地面还发现两具青铜时代早期完整的马头骨骼,据考古专家认定,这是目前中国最早的马的证据。据贾笑冰分析,呼斯塔居住体系规模很大,遗址可能是当时这一区域的政治经济中心。而中国最早的马的出土,可以证明马这个物种通过亚欧草原进入中国,为研究这一区域乃至亚欧草原地区青铜时代考古学文化的社会发展阶段和组织结构提供了重要的资料。
 
 

作者:张雷 罗成

文章出处:央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