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动态学术动态学术会议
学术会议
中国最早马的证据、西天山面积最大的建筑组合都在这里发现
发布时间:2017-08-24    文章出处:“光明日报”公众微信号    作者:王瑟    点击率:
洪水冲来了白色石头阵
 
  大块大块的云朵让草原一会阴,一会晴,一会又是雨。清沏见底的小溪哗啦啦唱着歌从身边流向远方。眼前巨大的白色石头,如一条河,阻挡了我们前行的脚步。跨过它,眼前就出现了让人发出惊叹声的遗址——呼斯塔遗址。
 
  呼斯塔,蒙古语为:生长着桦树的地方,位于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温泉县东北约40公里的阿拉套山南侧。当我们来到这片神秘的草原时,脚底的草原上,到处都是石头围起的墓葬痕迹,抬头望去,远处的阿拉套山顶笼罩在厚厚的云层里。
 
  负责在此考古发掘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史前考古研究室副主任贾笑冰副研究员说:“这片草原和4000年前没有什么两样,我们2年来发现的遗物经碳14测定,是3600年前的。也就是说,这里是青铜早期时代的遗存,可我们从任何史籍文字中都没有找到一个字的记载。这群人从哪来?到哪去?在这里生活了多久?我们一点信息也没有。”
 
 
呼斯塔遗址的发现呼斯塔巨大的房址
 
  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文物局副局长新华介绍,呼斯塔遗址是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时发现的,当时只觉得这里似乎像个遗址,就请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开展“温泉县博尔塔拉河流域青铜时代考古调查”。没想到的是,这里的发现竟然如此巨大,可以用改变中国考古历史来形容。
 
  呼斯塔遗址由从北至南由三部分组成:北侧阿拉套山前一座叫黑山头的120 米高的山顶上,有一处平面呈不规则“田”字形居址;南侧距黑山头直线距离4 公里的一座叫做小呼斯塔的高60 米的山顶上,有一座长方形的居址,山坡接近山顶的位置还分布有一条长约百余米的石墙,围护着山顶的居址。最关键的是位于山前冲击扇的大型居住遗址,整个面积竟然达到5000多平方米,是目前已知的新疆西天山地区面积最大的建筑组合。
 
  考古人员揭开地表后,建筑组合这样呈现在他们面前:建筑组合由长方形主体建筑、前室、西侧室、院落、院墙组成。居址的墙体由内外两道砌石,中间夹土石混合物构成。最大居址面积达600多平方米,且房与房间均有门道相联。最南端的一间巨大的房屋正面有两个门道,房前还有巨大的院落,均由石头砌成。
 
呼斯塔遗址附近草原上都是这样的石堆墓葬
 
  再看建筑组合的北部,还有用石头砌成的呈倒U形的石墙,且石墙并不呈直线状,而是呈S形,长达450多米。整个遗址面积达十几万平方米,规模之大,令人惊奇。
 
  从整体来看,黑山头居址与其南侧的小呼斯塔山顶居址遥相呼应,拱卫着以大型建筑组合为中心的城址以及周边居址群,形成了完善的体系,无疑让许多人产生这里有可能是当时这一区域权力中心的判断。
 
呼斯塔的发掘呼斯塔遗址出土的异形器(正面)
 
  2016 年6 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呼斯塔遗址发掘与研究课题组开始对呼斯塔遗址进行发掘。
 
  参与当年发掘的辽宁师范大学研究生范杰回忆说:“当时我被分配在编号F4的居址内进行发掘。有一天,我手下的工具碰到了一个硬物,认真扫去上层的土后,我看到一个绿色的东西,很光滑,像铜器。再往下挖,就看到两个上下叠压在一起的圆形遗物。小的在上面,大的在下面。大家看了后都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遗物,是干什么用的,只好给它起了名:石轮。”
 
  惊喜就这样在考古人员一一展现出来:在主体建筑西南角房与房之间,他们发现了一座祭祀坑,出土了人骨、陶器、铜器等遗物,其中角柄青铜短剑(刀) 和角柄青铜锥保存完整,做工精良,锥柄表面还装饰了细密规整的刻划网格文。这是亚欧草原地区最为完整的角柄青铜武器,弥足珍贵。
 
呼斯塔遗址出土的铜刀
 
  最让人感到不思议的遗物出现了。考古人员在编号F3的居址内,从地表挖到一枚似玉的不规则长方形异形器。在它的正面刻有四个圆点,顶端刻有由上下两个三角形图案,上是一个三角形,下为3个三角形。背面刻有六个圆点和一个倒U形图案。
 
  更让考古人员感到奇怪的,这些巨大的居址门几乎都被石头堵了。这一点很令人费解。如果是居住人员的房屋,为何要堵住门道?如果不是居住人的房屋,那建如此大规模的房屋做什么用?堵住房门且不是很不方便人员进出?
 
  更奇怪的是,如此巨大的房屋内,很少看得见用火的痕迹,难道这里是当时人们夏季生活的权力中心?就是现在,这里夏季有时也是很冷的,在附近放牧的牧民经常要靠生火来取暖。
 
  复杂的结构、惊人的规模、精美的出土遗物,不得不让人把这处建筑组合与“宫殿”联系起来。因为大型建筑组合及其他居址建筑组成了呼斯塔遗址的核心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在3600年前青铜早期时代,建筑如此巨大的建筑,也不是一般部落可以完成的,因为它需要众多的人力。特别是看到一些巨大的石头,三四个人都无法搬动,更不要说将它们如此整齐地放在一起,成为建筑的一部分了。
 
呼斯塔遗址出土的角柄青铜短剑(刀)
 
  黑山头的发掘获得了重要成果。发掘的两座居址的结构、建筑技术与冲积扇上的大型建筑组合如出一辙,出土的陶器也说明了其年代与大型建筑组合一致。特别是在居址地面上还发现了两具完整的马头。贾笑冰副研究员说:“我们从马头骨上层提取了其它动物的骨骼进行了碳14测定,是3600年前的。马头骨现在还没有测,但一定不会少于这个年限,有可能比它还要早。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这样说,这是中国最早的马的证据。”
 
  正是出于这一认识,发掘团队的很多成员悄悄地叫起了呼斯塔遗址的一个“昵称”:王的领地。
 
  呼斯塔遗址发现的意义
 
出土的马头骨
 
  考古界早就认定,在3900年至3600年间,马这个物种通过欧亚草原传入中国。但在现实的考古中从没有发现这个年代的马的遗物。呼斯塔遗址发现的马头骨,正好印证了这个观点,为研究这一区域乃至亚欧草原地区青铜时代考古学文化的社会发展阶段和组织结构提供了重要资料。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巍认为,呼斯塔遗址所处的博尔塔拉河流域是体现古代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关键地区,与西天山及中亚地区青铜时代考古学文化之间存在诸多的相似或相近的文化传统,反映了古代天山以及周边地区古代文化之间的互动与交流,体现出交流与融合的大趋势。而呼斯塔遗址所出土的青铜器、石轮、马头骨以及陶器等可能就是文化交流的重要证据。这种文化交流与融合,为后来形成的著名文化交流通道“丝绸之路”奠定了史前基础。
 
呼斯塔遗址出土的石磨盘
 
  对出土的异形器,许多专家学者均称不知为何物,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边疆考古研究室副主任巫新华研究员经过认真地观察后认为,这个物件可能与当时人们的精神世界有关,可能是某种权力或是王权的象征物。
 
  对规模巨大的建筑遗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陈凌教授感到惊讶与兴奋,他认真察看后表示,这极有可能是当时居住在此的人群的最高权力中心,规模如此之大,极为罕见,值得认真研究。
 
呼斯塔遗址出土的陶片
 
  贾笑冰副研究员指着河道里巨大的白石头说:“这是去年一场洪水后从山沟里冲出来的,我们都感到很可怕。但遗址却没有受到多少冲击。这又让我想到建筑组合北部那条450多米长的石砌墙,它是不是也有阻挡洪水冲击建筑组合的作用呢?目前我们还没有对此进行发掘研究,这有待今后我们深入研究它。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教授魏坚连续两年来到呼斯塔遗址现场,他认为,大家现在都知道北方草原是游牧区,但草原文明产生在何处?呼斯塔遗址可能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从这里发现的住房、使用工具等遗物上,我们得知当时这里的人们农业生产水平较高,是以农业为主的。但牲畜骨骼的出土,又表明当时这里的生产中加入了大量的畜牧业生产。这恰恰说明,农耕文明正在这里向游牧文明发展。或者说,当时这里农耕与游牧正在交融交汇交替中。是距今3600年前以农耕为主兼营畜牧业,很可能处于农牧业转换期的典型遗存,这样的遗存在研究新疆史前农业文明的发展和畜牧业起源方面具有重要的价值。所以说,呼斯塔遗址的发现,对我们研究农耕文明向游牧文明转化,是一个非常好的发现。
 
呼斯塔遗址巨大的建筑组合
 
  对于呼斯塔遗址的研究,魏坚教授认为不应局限于博尔塔拉河流域,而应该放在整个新疆的北疆地区,甚至扩大至整个中亚、蒙古、米诺新斯科盆地、南西伯利亚等地区。通过更多地了解这些地区的情况,这样才能比照出自身的文化面貌和文化特性。通过艰苦地努力和工作,建立起新疆不同区域的考古学文化编年体系。这应该是我们将来应该做的工作。
 
  听着这些专家学者的探讨,看着呼斯塔草原上或睛或阴的天气,想到贾笑冰副研究员说的:这片草原与3600年前的草原没什么两样,突然觉得自己可以感受3600年前,我们称为青铜早期时代的那个年代生活在这里那群人跳动的脉搏,感慨时光流逝的飞快,更感慨文明的传承就这样让我们一点点找到。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学术会议

中国最早马的证据、西天山面积最大的建筑组合都在这里发现

发布时间: 2017-08-24

洪水冲来了白色石头阵
 
  大块大块的云朵让草原一会阴,一会晴,一会又是雨。清沏见底的小溪哗啦啦唱着歌从身边流向远方。眼前巨大的白色石头,如一条河,阻挡了我们前行的脚步。跨过它,眼前就出现了让人发出惊叹声的遗址——呼斯塔遗址。
 
  呼斯塔,蒙古语为:生长着桦树的地方,位于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温泉县东北约40公里的阿拉套山南侧。当我们来到这片神秘的草原时,脚底的草原上,到处都是石头围起的墓葬痕迹,抬头望去,远处的阿拉套山顶笼罩在厚厚的云层里。
 
  负责在此考古发掘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史前考古研究室副主任贾笑冰副研究员说:“这片草原和4000年前没有什么两样,我们2年来发现的遗物经碳14测定,是3600年前的。也就是说,这里是青铜早期时代的遗存,可我们从任何史籍文字中都没有找到一个字的记载。这群人从哪来?到哪去?在这里生活了多久?我们一点信息也没有。”
 
 
呼斯塔遗址的发现呼斯塔巨大的房址
 
  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文物局副局长新华介绍,呼斯塔遗址是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时发现的,当时只觉得这里似乎像个遗址,就请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开展“温泉县博尔塔拉河流域青铜时代考古调查”。没想到的是,这里的发现竟然如此巨大,可以用改变中国考古历史来形容。
 
  呼斯塔遗址由从北至南由三部分组成:北侧阿拉套山前一座叫黑山头的120 米高的山顶上,有一处平面呈不规则“田”字形居址;南侧距黑山头直线距离4 公里的一座叫做小呼斯塔的高60 米的山顶上,有一座长方形的居址,山坡接近山顶的位置还分布有一条长约百余米的石墙,围护着山顶的居址。最关键的是位于山前冲击扇的大型居住遗址,整个面积竟然达到5000多平方米,是目前已知的新疆西天山地区面积最大的建筑组合。
 
  考古人员揭开地表后,建筑组合这样呈现在他们面前:建筑组合由长方形主体建筑、前室、西侧室、院落、院墙组成。居址的墙体由内外两道砌石,中间夹土石混合物构成。最大居址面积达600多平方米,且房与房间均有门道相联。最南端的一间巨大的房屋正面有两个门道,房前还有巨大的院落,均由石头砌成。
 
呼斯塔遗址附近草原上都是这样的石堆墓葬
 
  再看建筑组合的北部,还有用石头砌成的呈倒U形的石墙,且石墙并不呈直线状,而是呈S形,长达450多米。整个遗址面积达十几万平方米,规模之大,令人惊奇。
 
  从整体来看,黑山头居址与其南侧的小呼斯塔山顶居址遥相呼应,拱卫着以大型建筑组合为中心的城址以及周边居址群,形成了完善的体系,无疑让许多人产生这里有可能是当时这一区域权力中心的判断。
 
呼斯塔的发掘呼斯塔遗址出土的异形器(正面)
 
  2016 年6 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呼斯塔遗址发掘与研究课题组开始对呼斯塔遗址进行发掘。
 
  参与当年发掘的辽宁师范大学研究生范杰回忆说:“当时我被分配在编号F4的居址内进行发掘。有一天,我手下的工具碰到了一个硬物,认真扫去上层的土后,我看到一个绿色的东西,很光滑,像铜器。再往下挖,就看到两个上下叠压在一起的圆形遗物。小的在上面,大的在下面。大家看了后都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遗物,是干什么用的,只好给它起了名:石轮。”
 
  惊喜就这样在考古人员一一展现出来:在主体建筑西南角房与房之间,他们发现了一座祭祀坑,出土了人骨、陶器、铜器等遗物,其中角柄青铜短剑(刀) 和角柄青铜锥保存完整,做工精良,锥柄表面还装饰了细密规整的刻划网格文。这是亚欧草原地区最为完整的角柄青铜武器,弥足珍贵。
 
呼斯塔遗址出土的铜刀
 
  最让人感到不思议的遗物出现了。考古人员在编号F3的居址内,从地表挖到一枚似玉的不规则长方形异形器。在它的正面刻有四个圆点,顶端刻有由上下两个三角形图案,上是一个三角形,下为3个三角形。背面刻有六个圆点和一个倒U形图案。
 
  更让考古人员感到奇怪的,这些巨大的居址门几乎都被石头堵了。这一点很令人费解。如果是居住人员的房屋,为何要堵住门道?如果不是居住人的房屋,那建如此大规模的房屋做什么用?堵住房门且不是很不方便人员进出?
 
  更奇怪的是,如此巨大的房屋内,很少看得见用火的痕迹,难道这里是当时人们夏季生活的权力中心?就是现在,这里夏季有时也是很冷的,在附近放牧的牧民经常要靠生火来取暖。
 
  复杂的结构、惊人的规模、精美的出土遗物,不得不让人把这处建筑组合与“宫殿”联系起来。因为大型建筑组合及其他居址建筑组成了呼斯塔遗址的核心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在3600年前青铜早期时代,建筑如此巨大的建筑,也不是一般部落可以完成的,因为它需要众多的人力。特别是看到一些巨大的石头,三四个人都无法搬动,更不要说将它们如此整齐地放在一起,成为建筑的一部分了。
 
呼斯塔遗址出土的角柄青铜短剑(刀)
 
  黑山头的发掘获得了重要成果。发掘的两座居址的结构、建筑技术与冲积扇上的大型建筑组合如出一辙,出土的陶器也说明了其年代与大型建筑组合一致。特别是在居址地面上还发现了两具完整的马头。贾笑冰副研究员说:“我们从马头骨上层提取了其它动物的骨骼进行了碳14测定,是3600年前的。马头骨现在还没有测,但一定不会少于这个年限,有可能比它还要早。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这样说,这是中国最早的马的证据。”
 
  正是出于这一认识,发掘团队的很多成员悄悄地叫起了呼斯塔遗址的一个“昵称”:王的领地。
 
  呼斯塔遗址发现的意义
 
出土的马头骨
 
  考古界早就认定,在3900年至3600年间,马这个物种通过欧亚草原传入中国。但在现实的考古中从没有发现这个年代的马的遗物。呼斯塔遗址发现的马头骨,正好印证了这个观点,为研究这一区域乃至亚欧草原地区青铜时代考古学文化的社会发展阶段和组织结构提供了重要资料。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巍认为,呼斯塔遗址所处的博尔塔拉河流域是体现古代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关键地区,与西天山及中亚地区青铜时代考古学文化之间存在诸多的相似或相近的文化传统,反映了古代天山以及周边地区古代文化之间的互动与交流,体现出交流与融合的大趋势。而呼斯塔遗址所出土的青铜器、石轮、马头骨以及陶器等可能就是文化交流的重要证据。这种文化交流与融合,为后来形成的著名文化交流通道“丝绸之路”奠定了史前基础。
 
呼斯塔遗址出土的石磨盘
 
  对出土的异形器,许多专家学者均称不知为何物,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边疆考古研究室副主任巫新华研究员经过认真地观察后认为,这个物件可能与当时人们的精神世界有关,可能是某种权力或是王权的象征物。
 
  对规模巨大的建筑遗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陈凌教授感到惊讶与兴奋,他认真察看后表示,这极有可能是当时居住在此的人群的最高权力中心,规模如此之大,极为罕见,值得认真研究。
 
呼斯塔遗址出土的陶片
 
  贾笑冰副研究员指着河道里巨大的白石头说:“这是去年一场洪水后从山沟里冲出来的,我们都感到很可怕。但遗址却没有受到多少冲击。这又让我想到建筑组合北部那条450多米长的石砌墙,它是不是也有阻挡洪水冲击建筑组合的作用呢?目前我们还没有对此进行发掘研究,这有待今后我们深入研究它。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教授魏坚连续两年来到呼斯塔遗址现场,他认为,大家现在都知道北方草原是游牧区,但草原文明产生在何处?呼斯塔遗址可能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从这里发现的住房、使用工具等遗物上,我们得知当时这里的人们农业生产水平较高,是以农业为主的。但牲畜骨骼的出土,又表明当时这里的生产中加入了大量的畜牧业生产。这恰恰说明,农耕文明正在这里向游牧文明发展。或者说,当时这里农耕与游牧正在交融交汇交替中。是距今3600年前以农耕为主兼营畜牧业,很可能处于农牧业转换期的典型遗存,这样的遗存在研究新疆史前农业文明的发展和畜牧业起源方面具有重要的价值。所以说,呼斯塔遗址的发现,对我们研究农耕文明向游牧文明转化,是一个非常好的发现。
 
呼斯塔遗址巨大的建筑组合
 
  对于呼斯塔遗址的研究,魏坚教授认为不应局限于博尔塔拉河流域,而应该放在整个新疆的北疆地区,甚至扩大至整个中亚、蒙古、米诺新斯科盆地、南西伯利亚等地区。通过更多地了解这些地区的情况,这样才能比照出自身的文化面貌和文化特性。通过艰苦地努力和工作,建立起新疆不同区域的考古学文化编年体系。这应该是我们将来应该做的工作。
 
  听着这些专家学者的探讨,看着呼斯塔草原上或睛或阴的天气,想到贾笑冰副研究员说的:这片草原与3600年前的草原没什么两样,突然觉得自己可以感受3600年前,我们称为青铜早期时代的那个年代生活在这里那群人跳动的脉搏,感慨时光流逝的飞快,更感慨文明的传承就这样让我们一点点找到。

 

作者:王瑟

文章出处:“光明日报”公众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