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研究研究新论科技考古
科技考古
“科技考古”名称的由来——科技考古漫谈之二十二
发布时间:2017-02-24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袁靖    点击率:
  国家文物局公布了2017年的工作要点,第12条是关于考古工作,短短180字,高屋建瓴、言简意赅。其中,特别强调要“深化科技考古”。科技考古的定义就是应用自然科学等相关学科的方法和技术开展考古学研究。近几年来,科技考古这个词受到一些质疑,有些学者认为,诸如新石器时代考古、夏商周考古、动物考古、植物考古等都是以特定的时代或物质为对象的考古,而科技考古并非是以时代或物质为对象的考古,因此,科技考古属于用词不当。按照这个逻辑,当前全国考古学界普遍提倡的公共考古或公众考古似乎也不恰当,因为它并非以公共或公众作为时代或物质进行考古研究。实际上,公共考古和公众考古是强调了向公众普及考古知识、让公众参与考古、推动整个社会认识文化遗产的价值、逐渐具备保护文化遗产的意识、责任和担当。公共考古和公众考古跟科技考古都具有自己特定的内涵,即或者突出学科的责任和担当,或者强调在思路和方法上的革命与创新,他们都是考古学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都属于当前考古学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里简单地回顾中国科技考古一词的由来及发展,认识科技考古在中国考古学中的位置。在把自然科学等相关学科的方法与技术应用于考古学的过程中,先后出现过六种名称。一是“实验室考古”,二是“现代实验技术在考古学中的应用”,三是“科技考古”,四是“考古科技”,五是“科技考古学”,六是“多学科合作”。第一种“实验室考古”和第二种“现代实验技术在考古学中的应用”这两种名称都提出于20世纪80年代,有其特定的历史语境。当时国际学术界已经开始探讨如何应用自然科学相关学科的方法和技术研究考古遗址出土的资料,而中国国内也开始了此类研究,但只是简单地把实验室内的测试和分析理解为现代实验技术在考古学中的应用。研究人员往往局限在实验室内对样品进行测试和分析,很少考虑样品出土的考古背景及其测试和分析结果在考古学研究中的价值。虽多有新的发现,效果立竿见影,但也经常出现自然科学等相关学科的研究和考古学研究相互脱节,甚至还出现一些研究人员不考虑考古遗址出土状况的局限,过度演绎出来的一些错误观点,从而导致考古研究人员无法全面认同自然科学研究人员的研究成果。第三种名称“科技考古”提出于20世纪80年代末,既突出科技方法的独特性,也强调考古研究的目的性,这个名称一提出,就得到当时中国考古学会的认可。数十年来,中国考古学界从事相关研究的人员在实践中逐步以考古学的研究目标为指导,应用自然科学等相关学科的方法与技术,围绕考古学的问题开展研究,在研究中始终做到与考古学紧密结合,解决了以往的考古学研究中无法探讨的课题,在多个领域拓展、深化了考古学研究的内容。2014年由文物出版社出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著的《二里头》,就是科技考古各个领域全面参与二里头遗址的研究,取得重大成果的典型实例。放眼世界,国际考古学界有两本与科技考古密切相关的杂志,一本是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Science(中文翻译为《考古科学杂志》),另一本为Archaeometry(中文翻译为《科技考古》)。这两本杂志都是SCI和SSCI的检索杂志,刊登的都是各国科技考古研究人员应用自然科学等相关学科的方法和技术开展考古学研究的优秀成果,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是国内考古学界认识国际考古学界有关科技考古研究动向的重要窗口,也是国内科技考古研究人员在世界上展示中国科技考古研究成果的重要平台。第四种名称“考古科技”提出于20世纪90年代后期,其与“科技考古”的基本意思大致相同,“考古科技”是为了更加突出考古的主导作用。鉴于“科技考古”提出于20世纪80年代末,较“考古科技”提出的时间要早,现在国内各个相关的研究和教学机构都使用“科技考古”这个名称,如“科技考古中心”、“科技考古实验室”和“科技考古教研室”等。多年来 “科技考古”这个名称已经约定俗成,刻意改为“考古科技”,似乎没有特别的必要。第五种名称“科技考古学”提出于21世纪初,似乎与科技考古在全国开始蓬勃发展的背景相关。但是,我认为“科技考古学”这个名称不甚恰当。因为作为一门学科,是指一定科学领域或一门科学的分支,学科是与知识相联系的一个学术概念,是相对独立的一个知识体系,以此来衡量科技考古的涵义,显然是不合适的。第六种名称“多学科合作”,即2010年以来在一些文章中出现的把科技考古改称为“多学科合作”,我认为同样欠妥。因为考古学是研究古代社会的一门科学,要真正把这门学科的研究推向深入,除了应用其自身最基本的考古地层学和考古类型学方法之外,在研究过程中需要融入的学科众多,尤其是人文社会科学中的历史学、民族学和社会学等诸多学科的研究思路、方法和内容均不可或缺。因此,“多学科”绝不应该局限于自然科学等相关学科,把“多学科”等同于自然科学等相关学科是一个概念上的误区。其次,“合作”一词有平起平坐之意,也不能客观地体现当前各门相关学科在考古学研究思路的主导下,参与考古学研究的从属关系。其三,“多学科合作”这个词所表示的是一种比较抽象的方法和途径,可以用于解决世界上社会、经济和文化等诸多领域的问题。当前,考古学已经成为一级学科,其思路和方法应该明显地体现考古学的特色。因此,相比之下,“科技考古”这个词是对当前研究现状较为准确的表述,即在考古学发展的特定历史时期,为了解决以往的考古学研究不能探讨的问题,科技考古研究人员应用独特的研究思路和方法,参与到考古学研究之中,形成多个有特色的研究领域。为了概括这些研究领域,依据他们均包含科技方法这个特征,将其统称为“科技考古”。
 
  严格地说,科技考古是一个过渡性用语。由于现在属于科技考古范围内的各个研究领域还有待于成熟,一些新的研究领域还在逐步开发,所以科技考古这个词还会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但随着科技考古各个领域的研究逐步完善和独立,在有机地融入考古学的发掘和研究之后,科技考古这个词将逐渐消亡。我认为,未来的考古学家将各具所长,比如研究考古学理论、研究考古学某个专题、研究现在归入科技考古的某个领域等等,各具所长的研究人员参与到考古发掘和研究之中,多角度、全方位的对古代社会进行综合研究,进而推动历史科学研究迈向新的层次。(作者:袁靖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本文电子版由作者提供,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7年2月24日第六版)
 
(责编:李来玉)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科技考古

“科技考古”名称的由来——科技考古漫谈之二十二

发布时间: 2017-02-24

  国家文物局公布了2017年的工作要点,第12条是关于考古工作,短短180字,高屋建瓴、言简意赅。其中,特别强调要“深化科技考古”。科技考古的定义就是应用自然科学等相关学科的方法和技术开展考古学研究。近几年来,科技考古这个词受到一些质疑,有些学者认为,诸如新石器时代考古、夏商周考古、动物考古、植物考古等都是以特定的时代或物质为对象的考古,而科技考古并非是以时代或物质为对象的考古,因此,科技考古属于用词不当。按照这个逻辑,当前全国考古学界普遍提倡的公共考古或公众考古似乎也不恰当,因为它并非以公共或公众作为时代或物质进行考古研究。实际上,公共考古和公众考古是强调了向公众普及考古知识、让公众参与考古、推动整个社会认识文化遗产的价值、逐渐具备保护文化遗产的意识、责任和担当。公共考古和公众考古跟科技考古都具有自己特定的内涵,即或者突出学科的责任和担当,或者强调在思路和方法上的革命与创新,他们都是考古学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都属于当前考古学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里简单地回顾中国科技考古一词的由来及发展,认识科技考古在中国考古学中的位置。在把自然科学等相关学科的方法与技术应用于考古学的过程中,先后出现过六种名称。一是“实验室考古”,二是“现代实验技术在考古学中的应用”,三是“科技考古”,四是“考古科技”,五是“科技考古学”,六是“多学科合作”。第一种“实验室考古”和第二种“现代实验技术在考古学中的应用”这两种名称都提出于20世纪80年代,有其特定的历史语境。当时国际学术界已经开始探讨如何应用自然科学相关学科的方法和技术研究考古遗址出土的资料,而中国国内也开始了此类研究,但只是简单地把实验室内的测试和分析理解为现代实验技术在考古学中的应用。研究人员往往局限在实验室内对样品进行测试和分析,很少考虑样品出土的考古背景及其测试和分析结果在考古学研究中的价值。虽多有新的发现,效果立竿见影,但也经常出现自然科学等相关学科的研究和考古学研究相互脱节,甚至还出现一些研究人员不考虑考古遗址出土状况的局限,过度演绎出来的一些错误观点,从而导致考古研究人员无法全面认同自然科学研究人员的研究成果。第三种名称“科技考古”提出于20世纪80年代末,既突出科技方法的独特性,也强调考古研究的目的性,这个名称一提出,就得到当时中国考古学会的认可。数十年来,中国考古学界从事相关研究的人员在实践中逐步以考古学的研究目标为指导,应用自然科学等相关学科的方法与技术,围绕考古学的问题开展研究,在研究中始终做到与考古学紧密结合,解决了以往的考古学研究中无法探讨的课题,在多个领域拓展、深化了考古学研究的内容。2014年由文物出版社出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著的《二里头》,就是科技考古各个领域全面参与二里头遗址的研究,取得重大成果的典型实例。放眼世界,国际考古学界有两本与科技考古密切相关的杂志,一本是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Science(中文翻译为《考古科学杂志》),另一本为Archaeometry(中文翻译为《科技考古》)。这两本杂志都是SCI和SSCI的检索杂志,刊登的都是各国科技考古研究人员应用自然科学等相关学科的方法和技术开展考古学研究的优秀成果,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是国内考古学界认识国际考古学界有关科技考古研究动向的重要窗口,也是国内科技考古研究人员在世界上展示中国科技考古研究成果的重要平台。第四种名称“考古科技”提出于20世纪90年代后期,其与“科技考古”的基本意思大致相同,“考古科技”是为了更加突出考古的主导作用。鉴于“科技考古”提出于20世纪80年代末,较“考古科技”提出的时间要早,现在国内各个相关的研究和教学机构都使用“科技考古”这个名称,如“科技考古中心”、“科技考古实验室”和“科技考古教研室”等。多年来 “科技考古”这个名称已经约定俗成,刻意改为“考古科技”,似乎没有特别的必要。第五种名称“科技考古学”提出于21世纪初,似乎与科技考古在全国开始蓬勃发展的背景相关。但是,我认为“科技考古学”这个名称不甚恰当。因为作为一门学科,是指一定科学领域或一门科学的分支,学科是与知识相联系的一个学术概念,是相对独立的一个知识体系,以此来衡量科技考古的涵义,显然是不合适的。第六种名称“多学科合作”,即2010年以来在一些文章中出现的把科技考古改称为“多学科合作”,我认为同样欠妥。因为考古学是研究古代社会的一门科学,要真正把这门学科的研究推向深入,除了应用其自身最基本的考古地层学和考古类型学方法之外,在研究过程中需要融入的学科众多,尤其是人文社会科学中的历史学、民族学和社会学等诸多学科的研究思路、方法和内容均不可或缺。因此,“多学科”绝不应该局限于自然科学等相关学科,把“多学科”等同于自然科学等相关学科是一个概念上的误区。其次,“合作”一词有平起平坐之意,也不能客观地体现当前各门相关学科在考古学研究思路的主导下,参与考古学研究的从属关系。其三,“多学科合作”这个词所表示的是一种比较抽象的方法和途径,可以用于解决世界上社会、经济和文化等诸多领域的问题。当前,考古学已经成为一级学科,其思路和方法应该明显地体现考古学的特色。因此,相比之下,“科技考古”这个词是对当前研究现状较为准确的表述,即在考古学发展的特定历史时期,为了解决以往的考古学研究不能探讨的问题,科技考古研究人员应用独特的研究思路和方法,参与到考古学研究之中,形成多个有特色的研究领域。为了概括这些研究领域,依据他们均包含科技方法这个特征,将其统称为“科技考古”。
 
  严格地说,科技考古是一个过渡性用语。由于现在属于科技考古范围内的各个研究领域还有待于成熟,一些新的研究领域还在逐步开发,所以科技考古这个词还会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但随着科技考古各个领域的研究逐步完善和独立,在有机地融入考古学的发掘和研究之后,科技考古这个词将逐渐消亡。我认为,未来的考古学家将各具所长,比如研究考古学理论、研究考古学某个专题、研究现在归入科技考古的某个领域等等,各具所长的研究人员参与到考古发掘和研究之中,多角度、全方位的对古代社会进行综合研究,进而推动历史科学研究迈向新的层次。(作者:袁靖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本文电子版由作者提供,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7年2月24日第六版)
 
(责编:李来玉)
 

作者:袁靖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